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放假
    林新晨看苏云云放下心来的样子,说:“让你操心了。”

     “嘻——”苏云云笑的很心虚,随即又get到一个点:“杜安然真是一个不错的蓝孩子,你这样他都肯帮你解围。”

     “你喜欢他?”夏昱覃问。

     苏云云难得小脸一红,“这么好的人谁不喜欢呢。”

     “好?只是因为人好吗,我想问,学校的帅哥们你有哪个不喜欢呢?”夏昱覃反问。

     苏云云立刻要张嘴怼她,嘴唇动了两下,眨巴了两下眼:“好吧,你说的很对。”

     见她俩这么熟,林新晨怀疑她们是老同学,但苏云云跟自己是老乡,离夏昱覃家很远。

     “你俩……”林新晨思考着一个合理的问法。

     “我们是一个社团的。”夏昱覃回答。

     林新晨:“那挺巧的呀。”

     苏云云想了一想,“其实也……”

     “不巧。”夏昱覃接过话来,苏云云点头,她正要委婉的表达那个意思。

     如果两人刚好同加一个社团那是挺巧,但若两人都同时参加多个社团有一两乃至多个重合的,也不是什么值得惊奇的事。

     她们两个就是走哪都能偶遇对方,才渐渐熟识起来。

     关于社团用夏昱覃的话说,不都参加个遍怎么知道自己的兴趣到底是什么呢。

     在苏云云看来就是,不都参加个遍怎么知道哪里帅哥最多呢。

     而林新晨只想说,你们钱多,任性。

     **

     自从和帅哥一起吃饭后,林新晨的存在感大幅度增加,走在路上回头率都高了很多。

     别人对她私底下的评价,她也略有耳闻。无非就是她没有漂亮到让人一眼惊艳,怎么就入了杜安然的法眼了呢。

     那天她趴在图书馆小憩,就听到旁边女生评论:“长得也算个美女吧,定多够得上班花的级别,但也没什么特别的啊。上次音乐系的系花逮到机会想跟杜安然一起吃饭都被找借口拒绝了呢。”

     另一个女生:“班花也算不上啊,她们班的武瑶就比她漂亮。主要是有手段,还不怕丢人。”

     这只是极个别的,大多数有心人还是比较理智的,既然能被帅哥看中,一定是有着某些特质。

     看多了就觉得林新晨衣着打扮没什么不同,唯一的就是时时待着一顶帽子。由此猜想,杜安然可能对戴帽子的女生格外青睐。

     抓住这一点,他的粉丝团们开始蠢蠢欲动了。

     就连苏云云也戴起了帽子,她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问林新晨:“你帽子什么牌子的啊。”

     林新晨扶扶自己的帽檐,想不到她还走在时尚的最前沿。

     但接下来快两周都没有杜安然跟林新晨再见面的消息,大家对此事的热情大大减弱很快遗忘。

     就像微博上的热搜一天一个样,就算是再爆炸性的新闻都撑不过半个月。

     紧张的考试周到来,谁也没有心情管别人的事情,那些平日里疯的熊孩子们都只祈祷着自己不挂科。

     记得小时候考60分都觉得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现在觉得60分压线过简直就是恩赐,果然还是年少太轻狂。

     考试的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早考完的孩子们迫不及待的当天就回家,每晚都能听到行李箱轮子滚动的声音。

     转眼间寝室里就只剩下林新晨一个人了,她还有周五最后一次打扫教室。秉着作战要像平时看的方针,期末考试学校也没停了她们的勤工俭学岗位。

     下午考试结束好一会儿,林新晨才去教室打扫。路上的学生们不管考的好还是不好,都撒丫子跑回寝室,这是他们大学的第一个长假。

     林新晨觉得此情此景,她也突然有点想家。

     教室已经空了,但放在桌子后排的东西还有人没拿走,是一个透明袋,里面装着准考证学生卡涂卡笔等考试工具。

     林新晨拿起来翻看,现在都急着回家,如果丢东西的人忘了就得及时交到失物招领处。

     透过袋子看到学生卡她愣住了,学生卡上的人是杜安然。

     每个人的学生卡上的照片都惨不忍睹,是高三准考证上的照片,那时候孩子们一心只知道读书不在乎什么形象,摄像大叔也拍得随意,照出来的人脸大皮肤黑。

     杜安然一身校服照的很板正,比现在的他多了些青涩,倒没怎么给他的颜值降分。

     要是苏云云见了一定又会说:证件照都这么好看简直了,果然是长得好了无论怎么拍都好看。

     这么想着,林新晨突然很想让苏云云看看,省的她以后吃个饭都得换几十种角度拍照,有时候还折腾她。

     反正也没人,林新晨拿出手机隔着透明袋调到拍照,比了比觉得模糊,索性拿出来放到桌子上拍。

     杜安然提着水桶进来的时候刚好就听到很清晰的“咔嚓”一声,看到林新晨对着他的学生卡在拍照。

     林新晨原本就侧向门口而站着,一抬头两人四目相对。

     她不自觉捏紧手中的手机,看看桌上的学生卡,觉得此情此景,很容易让人误会。

     杜安然的表情讳莫如深。

     林新晨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你学生卡上的照片照的还不错,我就想照下来给……”

     未经允许,私自照别人证件上的照片外传也不太好。

     她一向跟林婷婷吵架锻炼出来的口才也不错,此刻却舌头打结头脑发虚说不出话来。深深的无力感,他看到的事实都摆在面前,说什么都是徒劳。

     杜安然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微微挑眉,似乎在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林新晨暗自深吸一口气,抬头若无其事的微笑道:“你学生卡上的照片照的真好,不像我们的,简直都没法看了。”说不着痕迹的将卡放进了透明袋。

     杜安然放下手里的水桶,“是吗,你卡上照成什么样了?”

     他这是要看她的学生卡么?

     林新晨一时失语,突然想到他刚才放下的水桶,刚才桌子挡着,她又急着解释,没有注意到。

     “你刚刚是去打水去了?”林新晨终于找到一点话语的主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