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回 遇到西装男的死缠
        于小泞本来就没有多大的劲,自然比不过眼前这位西装男。感觉到手上越来越疼痛了,立马就用大拇指的指甲尖,狠狠地扎了一下他的虎口。

         不过也挺幸运的,当初别的指甲都给剪掉了,幸好还留下了大拇指上的,没想到这时却派上了用场,随后就见他马上松了手劲。

         虽是这一招较为阴险了点,但对着这种突来的危险,于小泞可没想那么多。既然西装男都想让他出丑,那自然也得反击。

         “不必客气,我还是就在这里喝一杯吧。”装作没事一样,于小泞还故意说道。

         西装男欲要上前再次请于小泞去另一边,就见方总又给他使了个眼色,随后,暂也停止了较劲。不过眼神中的凶恶,不时的朝于小泞袭来。

         只见方总手指碰了下酒杯,意思就够明显了,在酒水里搞怪。看来今天不把于小泞这个保镖放倒,他心里绝不甘心。

         宣欣芯在跟身旁的,另一位脸大面黑又肥壮的老总,正在交谈着。虽是不时的发出笑声,但眼神也在扫来于小泞。

         很快,西装男就倒了一杯酒水,递到了于小泞的身前。还故意在手上晃荡了三下,好似在诱惑。

         “这杯酒敬你的,没想到你真够阴险啊!”西装男说着,后一句的声音变小了一些。

         这种出丑的事,估计西装男也不想泄露。但看去眼前这位,比自己要低矮半个头的年轻人,心中突有一个暴力的冲动。

         于小泞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此刻扫了眼身前的酒杯,就觉得这里边的酒水定有古怪。当然,出于礼貌还是接手过来,但并未立马就喝。

         眼神看去了身前一米远的长型沙发上,宣欣芯一直都在被很多的中年男人敬酒,看似迫于无奈,她也只能喝掉了。

         只见宣欣芯这时起身越过沙发,径直朝于小泞这边走过来。脸上显露了淡淡的绯红,就连身体都快站不稳了,只怕没少喝酒。

         “你没事吧?”赶紧伸手扶着她,于小泞疑问道。

         “暂时没事,你扶我去厕所。”趴在于小泞的左肩上,宣欣芯小声说道。

         也是因为这些红酒的度数不算高,虽是喝下了不少杯,但醉得并不严重。当初为了事业打拼时,她就没少喝酒,红的白的冷的热的,统统都有喝过。

         “那你接下来就该让那位方总,签合同了吧。”扶着宣欣芯,找到了女厕所,于小泞把她扶进去以后,说道。

         “我等一下再去说说,现在得把这些酒水吐出来。”门也没关,宣欣芯说完后,就在里边哇哇大吐。

         不久,宣欣芯走出了门外。刚才用冷水清洗了一下,倒也恢复了不少,脸上露着微笑,又领着于小泞直奔沙发那边走了过去。

         宣欣芯紧挨在那位方总的身边,脸上挂笑着,还用手臂在他身后故意触摸了一下。

         “方总,您看这份合同,是不是该签了?”声音细柔的说着,宣欣芯就把包里的合同给拿了出来。

         “宣小姐,这份合同当然要签的,不过现在你别那么急,等一下我俩去书房再谈。现在怎么多老总都在这,得多喝点酒,大家尽兴嘛!”

         只见方总眼神往身边扫了眼后,扭头扭看过来,大声说道。

         好不容易把这位宣美女约到了家里,都快到嘴边的肥肉了,他哪能怎么轻易放过。赶紧从新给倒了杯酒水,推到了宣欣芯的身前。

         “这些老总可都是有过生意来往的,把关系打好了,对你公司的发展,肯定会大有帮助。”

         再次说罢,这位方总举起手里的酒杯,看似要敬宣欣芯一杯。

         “方总,我等一下还有点小事要处理,你就把那合同给签吧。改天我再找个悠闲的地方,亲自陪你喝。”

         宣欣芯右手臂挽住了,这位方总的手腕,故意撒娇的说道。要使着别的办法让他签约,那肯定行不通。

         所以才想到用撒娇来搞定,不然一直僵持下去,人倒是喝醉了,那份合同却还没签到,可就会很麻烦。

         “好吧!宣小姐可真会挠人心,等一下我俩去书房聊聊。”脸上挂着邪笑,方总摸出钢笔,就在合同上把字给签约了。

         宣欣芯随后赶紧收在了包里,死死的揣在身上。起身正想借故上个厕所,但马上就被方总给拉住手臂。

         “你干嘛去啊?”质问一声,方总扭头又给身边的人,使去了凶狠的眼色。

         “方总,我先去上个厕所。”宣欣芯见势不妙,说着就把包包欲要放在沙发上。

         但见方总一松手,宣欣芯快速的往前走了几步,手上一使劲就把包扔给了于小泞,她则是继续朝前边走了过去。

         “谢谢方总了,我们得回去了!”扭头大声说着,宣欣芯便朝门口处奔去。

         身上的酒劲还没完全散开,要是一直跟他们喝酒,那接下来的危险,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又是方总自己的家里,且那些高壮的保镖又那么多,光凭于小泞一个人,只怕完全不能获胜。

         于小泞后脚刚踏出门口,就见身前围上来了不少的西装保镖。赶紧把手上的包,递给了身旁的宣欣芯。

         “你拿着,找个机会先离开,我随后就赶到。”大声说着,于小泞伸手勒紧了一下皮带。

         又使劲扭动了脖子,于小泞眼神凌厉,双手握紧了拳头。以前读书时可没少打架,虽是没有真正训练过,但打起来也是一把好手。

         现在要保护的人,就在自己的身边,且还是以前的女朋友。突然面临怎么多人,围在了身前,于小泞自然就得英雄救美,毫无退怕之意,尽管双脚已经在打抖。

         “那你小心点,我在停车那边等你!”靠近于小泞的耳朵边,小声说完这一句,宣欣芯就朝另一边跑了去。

         也是这份合同对她来讲,确实是非常重要,关乎着公司前途的一份命脉,所以她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先保护住合同才行。

         只见方总从屋内走过来,身后还跟着不少的人群。他身边那位高壮的西装男,率先往前走过来,便想捉住于小泞。

         “宣小姐突然离开,有些不礼貌吧。”方总开口大声喊道。

         于小泞听到这话,赶紧从大门中间,退到左边的位置上。此刻身边都被人群给包围了起来,好似无路可走了。

         扫了眼身边的围着,逐渐逼近自己的保镖,于小泞知道今晚怕是,不死也得躺在病床上呆几个月了。

         “小子,我当时看你不识趣,不喝下那一杯酒时,就觉得你很讨厌了。现在就给你个机会,在前边的空地上跟我过几招,只要赢了我,你就可以走。”

         高壮西装男凶狠的说着,看去身后的方总,见他很深意的点点头,顿时明白了过来,那意思是下死手。

         家里还有怎么多客人,方总也没好说话。毕竟怎么多人欺负于小泞一个人,脸面上也过意不去,所以对于身边这位保镖的话,自然就很赞同。

         于小泞扫了眼身边不远处的保镖,见他脱掉了身上的西装,露出那雄壮的胸肌,心想肯定完了。

         这位保镖那么厉害,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于小泞点了点头,先一步走去了那边的空地。不是不害怕,而是想找个机会逃跑掉。

         要跟这位保镖打起来,不到十分钟于小泞估计就得玩完,哪能是这练家子的对手。

         “我就陪你练练手,希望你说话算数。”于小泞眼神凶狠的说着,也脱掉了身上的外衣。

         又扫了眼身边的环境,发现别墅的出口都被这群保镖死死的守住,现在除了翻墙,根本无路可走。

         不过,于小泞心里虽然害怕,但并未太过担心。

         当时赶来的前一刻,家里的小虎就给种下了一丝心神在他体内,遇到了危险,小虎也能感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