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恶犬
    王晟再次确认元胶上没有残留物后,用开山刀在左手手心处割了一个小口,然后将元胶握在伤口处。

     “看来这身体的潜力并没有因为我重生而加强,吸收八十颗元胶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感受到掌心那股熟悉的凉意快速消退,王晟将手掌摊开,看着失去了光泽的元胶和已经愈合的伤口,有些惆怅地自言自语道。

     这就是末世初期最原始的变强方法,通过吸收元胶中的能量来强化身体。

     不过这种方法也有缺点,那就是因为这些能量都是直接从元胶中吸收,没有经过任何的过滤,这些能量都十分的斑驳,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身体的潜力。所以这种方法只能将身体的某种初始属性最高提升到八点,而无法像职业系统那样最高能够提升到九点。

     不要小看了这转职前的初始属性点,它可是直接从两个方面,决定了一个人将来能够成长到什么程度。

     第一,所选职业每次升级后获得的强化属性点,相当于对应职业初始属性点的一半。

     也就是说,如果王晟转职前的初始属性点为力八敏六法二,那么他分别转职成为战士潜行者法师,所能获得的强化属性点分别就是四点三点一点。

     第二,一般来说转职前的某种初始属性点是几点,与之对应的职业,将来的最高成就就是几阶。

     比如说,如果王晟转职前的力八敏六法二,那么他如果转职成为战士骑士这类以力量为主属性的职业,就有可能达到80级成为八阶传奇级强者;如果转职潜行者猎人这类敏捷为主属性的职业,最多就能够达到60级成为六阶英雄级;而如果转职法师那可就惨了,最多只能达到20级,当一辈子的初级法师。

     因此,不要小看了这转职前八点跟九点间的一点之差,它最终导致的实力差距可是天差地别的,而在强者为尊末世,实力可是跟地位可是直接挂钩的。

     当然,并不是说一个人的初始属性点多就一点牛X,且不说强化属性点可以通过战斗和锻炼来获得,位阶的差距更是要末世后期才能体现出来,因此还是那句话如果连活下去都十分渺茫,哪里还有心思去考虑什么长远呢?

     所以虽然从长远来看直接吸收元胶其实弊大于利,但是在末世初期职业系统还没有普及之前,绝大多数地球人都是选择通过这种方法来增强自己实力的。

     当然,王晟现在会利用这种原始方法,不但是因为紧迫感迫使他把握宝贵时间,增加他此次行程的成功率,更因为他有能够增加一点初始属性的办法,所以并不怕这种方法的副作用。不然他绝对会在基地再龟缩两个月才出来谋求个人智脑。

     他前世为什么可能以传奇级的身份就独领一支骑士团?为什么可能保得住灰烬使者的所有权?为什么可以成为下一任白银之手大领主的候选人之一?

     这些可不仅仅是因为他通过这种方法,将自己的初始力量提升到九点,使他自己有成为领主级强者的潜力,更因为他将这种方法公之于众,使反抗军的整体实力,特别占中高层大多数席位的地球人的实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这使他一下子一度成为地球人眼中的标杆性人物,同时在反抗军的中高层中获得了极大的声望,有了这些地球人的支持,就是卡德加和玛法里奥这些大佬们见了他,也多少要给他两分薄面不是?

     ——————

     见已经向元核转变的元胶也没对自己起作用,对自己身体的潜力彻底死了心的王晟,回到了三楼继续等待那个人的出现。

     这一等又是十几个小时过去了,眼见第二天中午的期限已经就在眼前了,而且王晟明显已经感觉到身体开始因饥饿而变得虚弱,他知道自己真的不能再等了,否则的话,万一在回去的路上出现意外状况,他就很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看来我即使重生了,也没有当主角的命啊!算了,还是回营地老老实实地等第二次机会吧!”王晟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郁闷地想到。

     尽管有些郁闷,但是见没有什么东西遗落之后,王晟还是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小楼,扛着一辆自行车,小心谨慎地离开了小楼。

     然而,尽管他已经十分谨慎,但是实力毕竟跟前世天差地别,他无法感知隐藏在迷雾之中的危机。

     就在他回到马路上刚骑上自行车准备回营地的时候,一阵低沉的“汪呜”声从前面传来,紧接着两只牛犊大小的身影,出现在了一百米外的迷雾边缘。

     尽管没有看清楚那两个身影的样子,但是王晟还是毫不犹豫地扔掉自行车,转身用最大的力气向小楼跑去。

     不跑不行啊!听那声音他就知道那肯定是犬科动物,再看那体型他就知道它们必然经过了一次进化或者变异,而不管是哪种,即使是一只都不是他现在能够对付的,更何况一次性来了两只。

     所以,之前的所有念头都被他抛之脑后,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以最快的速度逃回小楼据险而守,其他的以后再说。

     以王晟现在的身体素质,一百米也就七八秒的时间,也就是说两百米外的小楼,他只需要二十秒不到的时间就可以到达。

     他的速度不可为不快,但是那两只进化犬的速度更快,在他跑了不到一百米的时候,那两只进化犬就跑到他后面不到五米的地方,然后咆哮着向他扑来。

     听着背后的咆哮声,王晟猛地向右边一滚,堪堪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顺势将开山刀和盾牌拿在手上,然后面对两只进化犬半蹲在地上,准备迎接它们下一波猛烈的进攻。

     但是事实却出乎王晟的预料,一击不中后两只进化犬,并没有立刻对他展开攻击,而是一只死死盯住他,另外一只开始慢慢向着他的背后绕去。

     看到这一幕王晟的脸色无比凝重,他完全想不到它们居然已经懂得利用分工合作,他知道一旦让它们形成夹击之势,它们展开下一次攻击就必然是雷霆万钧,他很可能就会交代在这里。

     想到这些王晟眼色一狠,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拼命了,束手待毙可不是他的性格,就是要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王晟毫不犹豫地冲向了面前的进化犬,他此时无视了所有因素,眼中只有这只进化犬,他要将它一击毙命后,才有考虑其他的资格,不然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两只进化犬明显对他突然转守为攻有些意外,但是它们还是立刻也扑向了王晟。

     三个身影瞬间撞在了一起然后又迅速分开,王晟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那只进化犬此时已经双眼无神地躺在地上抽搐着,一把开山刀从它的下颚插进了它的大脑。

     而王晟虽然没挂却也凄惨无比,胸口已经完全被血染红,森森的白骨从破碎的衣服中露了出来,而背后的地上也流淌着鲜血,显然背后的伤势一点不比胸前的轻。

     尽管伤势严重但是王晟却凭着顽强的意志站了起来,将已经破裂的盾牌举在胸前,对着进化犬呲牙咧嘴,他知道此时不能露出一丝的惬意,不然另外一只进化犬就会立刻发起攻击。

     他最终还是没有将进化犬吓退,经过了两分钟的对峙后,它的耐心已经被越来越重的血腥味消磨殆尽,噬血的欲望驱使它,最终还是向摇摇欲坠的王晟扑了过去。

     “我应该是第一个连第一关都活不过的重生者吧!”看着扑向自己的进化犬,王晟多少有些郁闷地想道。

     “啊!”接着他也咆哮着向进化犬撞了过去,随后他只觉得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