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毫无成效的作死
        “我听说用童子的尿,可以破除污秽邪物,不知道对这个有没有用!”紫馨已经没有了信心,但是正如王杰王杰所说,死马当活马医,即便不知道行不行,但总比没有办法的好。

         “童子尿?”王杰有些疑惑,不过瞬间她就明白了过来,顿时大声说道:“谁有童子尿,王洪赶紧用童子尿破了‘鬼打墙’,不管行不行,总要试一试!”

         王洪一脸郁闷,自己都三十出头的人了,跟老婆都结婚五年了,多少年前就不是处男,上哪去找童子尿,他没精打采的道:“主人!我儿子都有三岁了,早就已经没有童子尿了!”

         “我知道你没有,我是让你去找童子尿,赶紧去找啊!”王杰一脸郁闷,让人想笑又笑不出来,不过也怪她自己没把话说清楚,显得颇有些尴尬。

         王洪看了一圈,摇头说道:“主人!我的兄弟都跟我差不多大,基本算是作废,王叔年纪更大,更加不可能有,现在也只能看刘少爷这边有没有了!”

         王杰犹如看救星一般的看着刘文斌,没等王杰开口他便已经知道,不过他却非常坚定的道:“绝不可能!”

         “你……”原本以为刘文斌会很爽快的答应,可他却是出乎意料的拒绝,而且还非常的坚定,也就是说这件事没有回旋的余地,这让王杰心中堵了一口闷气,但却又无能为力。

         “不过我倒是可以推荐一个人,刘息,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刘文斌看出了王杰非常生气,可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就此献出他的‘童子尿’,如果那样做了的话,必将成为他人生中的污点,但他又不想太过于得罪王杰,于是刘息便成了最佳人选。

         刘息心里动荡了一下,仿佛天塌了一般,他不服气的道:“为什么是我?我一句话也没说,也没有添乱,凭什么是我?”

         “就因为你一句话也没说,对整个团队一点贡献也没有,这才让你做件有意义的事!”刘文斌虽然也不想刘息出丑,可这也是没有办法,谁让这是他那小表妹出了馊主意,自己作的孽还得自己还,再说这里也没有别的合适人的了,这个坑只能是刘息来填,为了让刘息听话,他就随便编一个理由来搪塞过去。

         刘息还待反驳,可他表妹紫馨却非常轻松的说道:“表哥,你就别扭扭捏捏了,不就童子尿嘛,又不是让你失身,不会有什么损失的!”

         “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这次我脸丢大了,回去了再收拾你!”刘息狠了狠心,仿佛比吃了苍蝇还要难受,硬着头皮去献了‘童子尿’,不过他却对紫馨撂下了狠话,足以看出他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

         紫馨听了刘息的话,本应该担心的,可她却忍不住想笑,同时还俏皮的说道:“表哥,你要一边走一边尿哦,我听说尿的越远越有效果!”

         “不准偷看!”紫馨的没羞没臊,让刘息的心就差那么一点就死了,这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还好他最终想通了,全当这是在做梦,不过他若是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档事,他断然是不会来的,就算打死他也不会来。

         刘息一声令下,大家都很识趣,没有人去偷看他献‘童子尿’,就算有的人想偷看,但面对这么多人也不好意思,刘息完事了就开始继续前进,途中没有任何人谈论什么,似乎大家都有共同的意识,不想让刘息过于尴尬。

         当他们再次走到之前的地方的时候,大家变得更加沉重了,显然刚才‘童子尿’事件是失败了,只是最气的莫过于刘息,自己牺牲那么大,居然是毫无功绩,他顿时连杀人的冲动都有了,真的是气煞他也。

         “紫馨,还有什么办法?”王杰倒是没多大的失落,本来就是抱着试的心态,在她看来现在的这种情况,无非是方法没有用对而已,相比之下她更怕停下来等死,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面对王杰的问话,紫馨已经毫无感觉,两次都失败了,说明她根本就不是这块料,道听途说跟现实是有很大的差距,她再也没有了得意的本钱,如果她再说再错,让自己变得更糟,那还不如不说来的好。

         “你怎么了?没关系的!不行就换一个方法,我相信总会有办法,没准这次就成功了!”王杰明显看出了紫馨的心思,虽然她也有这种感觉,可她却不能表现出来,不然那样会将整个队伍的希望彻底毁灭,现在也只能再继续了。

         紫馨确实很不想再说,但是不说只能更加的让人绝望,然而这次的办法似乎比上次更糟,她有些尴尬的小声说道:“那就只能试试宫下血了……”

         “宫下血?”王杰愣了好一会儿,最后脸色都变得有些红润了,她随即说道:“你们男人都去前面等候,这次由我们女生来处理,但是我们需要你们先回避,等弄好了我们再去追你们!”

         刘文斌离的比较近,尽管紫馨说的小声,但他还是听得很清楚,他很想阻止这样的无理取闹,可他又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任由她们去作,最终无奈的摇头离开了。

         “我现在不是经期,你们两个谁在?”王杰将所有男士支开后,向剩下的两位女生问道。

         亞熙顿感不妙,连忙说道:“我也不在经期!”

         自从进山以来,两人还是头一次,意见保持一致,瞬间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紫馨,而紫馨能看出她俩的眼神,就像是要吃了自己一样,铁定是要打她的注意,她顿时就想要逃离,可这二人像是看透了她,在她准备要逃离的那一刻,快速的将她给制住,并且同时准备下手。

         “我不!出谋划策的是我,凭什么出力的还是我!”紫馨拼命的挣扎,死活不肯屈服,而且还大声的抗议。

         王杰跟亞熙一起对付紫馨虽然有些吃力,但由于她俩常年一起玩耍,多少也有些默契,最终还是成功的取下了紫馨的‘宫下血’,并做出了处理,也算是圆满的成功。

         “好了!不要这样了!又不是(qiangbao)你,不要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了,你就当是为了大家,救大家的命,不然等回去了我再好好补偿你!”事了之后,王杰见紫馨状态不好,怕她想不开,做什么傻事,这便耐心的劝说,同时还不忘许诺。

         紫馨其实没她们想的那么脆弱,她虽然还是个小姑娘,但却是一个很有心思的小姑娘,事情发生了,她便会去接受,只是不会那么简单而已,说不定她已经都谋划好了,接下来要做些什么,总之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