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毫无征兆的睡梦
        次日清晨,刘文斌早早的醒了过来,这一夜他倒是睡的很安稳,也没做什么梦,王杰给他们三人准备了一个小帐篷,户外露宿基本是和衣而睡,起来也没什么要准备的,这样的生活感觉整个人都比较惬意。

         经过一夜的磨合,刘文斌基本清楚了这次出行的目的,主要是根据那个很玄乎的新闻,来寻找那条大蟒蛇的洞穴,至于能不能找到上古卷轴,那可真的是听天由命了,因此王杰一行人也是打着郊游的旗号,散心的同时顺便验证新闻的真实性。

         对于这一点刘文斌倒也不显失望,本身就是大海捞针的事情,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是碰运气了,但是有一点让刘文斌不能理解,这王杰是如何得知上古卷轴的事,难道说王杰也与他一般无二,都是受了幼时以及梦的影响,也是要解开自身的秘密,只不过这未免也太巧合了。

         是与不是暂时无法得知,刘息跟紫馨还在各自的睡梦中,刘文斌不想打扰他们,便自己一个人出了帐篷,他想到处随便逛逛,感受感受大自然的美好,毕竟像这种荒山野岭来的也不多,不享受享受难免有些可惜。

         出了帐篷他并没有看见别的人影,想必大家也都还在各自的睡梦中,如此的宁静倒也符合他的性格,放眼望去显得有一种格外的美,然而不远处的一座极为简陋的坟墓却吸引了他的注意。

         刘文斌有些纳闷,他仔细研究了这坟墓,看上去应该有些年头,除了先天形成的模样,也没有被损毁的迹象,可是昨天晚上他们明明就有从这里经过,为什么就没有发现这里有坟墓呢,难道是天黑没有看见,而且又很巧合的避开了,总之是好生的奇怪。

         刘文斌反复的研究了帐篷与这里的距离,以及方位跟角度,可是不管他怎么研究,直觉告诉他昨晚他们绝对有从这里经过,而且也绝对没有出现过类似坟墓,或者是土丘山包的地方,这让他越想越有些毛骨悚然。

         突然,神奇又有些惊悚的一幕出现了,坟墓的正前方缓缓出现了一个类似小门一样的洞口,而且与此同时还从里面传来了婴儿的哭声,这婴儿的哭声由小变大仿佛能刺破人的耳膜,刘文斌连忙将双耳捂住连续后退了好几步,差一点就要向昨晚那样拔腿而去。

         也不知道是好奇,还是被这一幕给吓傻了,他终究还是没有跑,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洞口,仿佛舍不得错过任何的一幕,愣是有那么几分像是发现新大陆了一样,估计是被这新奇未知给吸引了。

         婴儿的哭声没有持续多久,不过声音却并未停下,换成了公鸡打鸣的声音,虽然这声音不是特别的大,但总是比刚才婴儿的哭声强多了,至少这声音能被他接受。

         这公鸡打鸣的声音来的快,去的就更快了,总共也就叫了三声,顷刻间又恢复了之前的宁静,刘文斌放下了捂住耳朵的双手,在衣服的口袋里乱摸一通,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应该是从未见过这么古怪的事,刘文斌似乎有些期待坟墓中间的那个洞口里能爬山些什么,因此他找的自然是他的手机,估摸着他是想把这一幕给录下来,可是他怎么也找不到他的手机,细想肯定是落在帐篷里了,转身就准备向帐篷跑去。

         可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洞里似乎有了异常的动静,尽管从洞里传来的声音不大,而且也就响了那么一声,然而这恰好就被他给捕捉到了,瞬间就打消了他回帐篷的念头,显然这已经来不及了。

         也不知道他是怕被洞里的东西看到,还是他有些害怕洞里面的东西,在他决定先不回帐篷的一瞬间,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唯独他的双眼在全神贯注的看着洞口。

         果然真如他所想,那洞里还真有东西出来,他看的非常清楚,只见一只浅黄色的小猫咪,有些艰难的爬出了洞口,并无什么特别稀奇的地方,这景象略让他有些失望。

         见到了实物,也就不难推断出,刚才那类似婴儿的哭声了,仔细想想也对,猫的叫声确实有那么几分像小孩儿的哭声,只是刚才还出现了公鸡打鸣的声音,这就有点不好解释了,难不成这小猫咪还能学鸡叫,显然是有些荒唐。

         尽管刘文斌有些失望,不过好在这小猫咪也还算可爱,带回去还能当个宠物啥的,也不是全无用处,他这便起身想将小猫咪捉住,回头事了了一起带回去,也不算白来一场。

         可就在刘文斌起身的一瞬间,这小猫咪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转身就爬进了坟墓的洞里,这让他更加显得失望了,而且还隐隐带着那么点不甘,可他又无计可施。

         若是别的地方还好说,大不了把洞给掀了,怎么的也能将小猫咪给捉了来,但是这洞长在坟墓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总不能为了一只小猫咪,将人家的坟墓给掀了,那样也太缺德了,反正他现在肯定是做不出来。

         尽管这很无奈,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他看了看帐篷方向,发现还是没有一个人出来,为了不打扰到还在睡觉的人,也只能去别处再逛逛,看看还会不会有别的什么发现,这也是他唯一能安慰自己的了。

         正当他要踏步而去的时候,刚才小猫咪出来之前的声音又响了一下,在这失望的时候听到这个声音,顿时让他有些喜出望外,暗道:“难道这小猫咪以为我已经走远了,又要溜出来了?”

         刘文斌感觉这机会难得,他快步跑到了坟墓的一旁,双手掐在洞口的上方处,做好了手到擒来的准备,可是遗憾的是小猫咪并没有如他所愿,就此再没有任何动静,让他好生的难受,非常不甘心的他,便俯身下去想要看个究竟。

         “啊……”就在他俯身看向洞口的时候,洞里面极速窜出了一个东西,还未看清楚的他便被惊了个人仰马翻。

         “醒了!醒了!快过来他醒了!”刘文斌还没有睁开眼睛,就听到了一个女子的惊呼声,不过这个声音在他的印象中,应该属于跟在王杰身边的那个女子,中性偏柔倒还挺合他的胃口。

         “少爷!你终于醒了,可把我吓坏了!”有些不明情况的刘文斌睁开了眼睛,眼前首当其冲的便是刘息,其次便是紫馨、王杰一干人等,大部分人的脸上都是如释负重的表情,让他感觉颇有些莫名其妙。

         “你们这是做什么?”刘文斌坐了起来,他发现自己此时正身处之前王杰的帐篷里,而且之前在帐篷里聊过天的人都围着他,像是他发了什么大事一样。

         “少爷!你怎么说睡就睡了啊!以前可从来没见过你有这种情况,实在来的太突然了,我还以为你昏过去了呢!”刘息显得颇为紧张,也最是关心,看不出有半点说谎的迹象。

         刘文斌听了刘息的话,大感惊讶,很是疑惑的道:“你说我刚才睡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