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8章 相互拼命的诋毁
        一家中档咖啡厅内,靠墙的位置坐着三个人,分别是两名年轻男子,和一名年轻的小姑娘,这三人相互看着对方,似乎都在打量着对方,而且都舍不得错过任何一个细节的样子。

         其中一个年纪看起来稍微大点的年轻人便是刘文斌,而另一个年纪稍微小点的年轻人则是刘息,最后这位小姑娘自然就是刘息找来帮忙的了,看起来似乎还未满十八岁的样子,确实应该算是个小姑娘。

         不知道他们相互看了多长时间,刘文斌品尝了一口咖啡后,露出有些不悦的表情,率先开口说道:“这就是你说的不怎么懂行的那位?”

         “是的,少爷!”刘息没有任何的迟疑,不过他却一直在注意着刘文斌的反应,同时也在关注旁边的小姑娘,似乎两边他都不想得罪。

         然而他旁边坐着的这位小姑娘瞬间就有些不高兴,并且同时毫不客气的说道:“这就是你说的年轻帅气,身价无数,只是有时候有些不太正常的那位少爷?”

         这次刘息有些迟疑了,他没想到这小姑娘居然这么不忌讳,他偷偷的看了看刘文斌的反应,好在刘文斌似乎并不反感,他这才轻声应道:“是的,表妹!”

         刘文斌见刘息对这小姑娘的态度,跟对自己的态度差不了多少,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他轻哼的道:“想不到小妹妹年纪不大,却这么有胆识,知道我身价无数,居然说话还这么毫不顾忌,你就不怕我事后找人收拾你吗?”

         “你以为你有钱就了不起啊!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了,而且还是网络非常发达的法制社会,随便发个朋友圈微博啥的,伟大的网民朋友们就能让你还有你的公司吃不了兜着走!”刘息的这个表妹似乎还真的不咋怕刘文斌,而且还相当的神气一样,她那得瑟的劲让人看了恨不得一爪将她给揪死。

         刘文斌神色似乎有些不佳,不过不等刘文斌发作,刘息倒是先看不下去了,他自知他这表妹年轻不懂事,怕惹得刘文斌不高兴,到时候真麻烦不断就不好了,他急忙说道:“好了,表妹,别在那吹嘘什么网络了,看得见摸不着,跟那纸老虎没什么区别,这次叫你过来是有正事……”

         “哎呀!表哥,你嚷嚷什么啊!不就是去考察考察嘛,像他这种公子哥顶多就是去走个过场,说不定还没到地方就喊着要回来了,把我叫上无非这事不能外人知晓,让我充当一个花瓶而已,然后想尽办法的潜规则我,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什么都知道!”刘息的这个表妹丝毫不给刘息面子,不知道是刘息没给她说清楚,还是她自己没有理解好,总之比那电视剧里的演员还能白话。

         “花瓶?”刘文斌突然被逗乐了,不过他又不好大笑出来,忍不住不削的说道:“我公司里随便挑一个也比你强上十倍,你当个花瓶桌都不配!还潜规则,小妹妹,你无聊新闻看太多了吧!就你这样的身材,要啥没啥的小女孩,如果不是看在跟刘息的面子上,我都不会看你第二眼!”

         刘文斌的话可谓是有些狠毒,可奇怪的是刘息的表妹居然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更加起劲的道:“你就别吹了!当我傻啊!你公司里的绝大部分都是阿姨级别的,甚至还有大妈呢,你这种人又自认为自己高高在上,总觉的这个不干净,那个也不干净,选来选去都没有合适的,你肯定是在我表哥那里看到了我的照片,觉得我清纯唯美,虽然现在还不是很出众,但终究是个潜力股,于是就编了个理由出来,然后再找机会下手,以待日后所需,还有如果你公司里真有你说的那么理想,你的邪念也不会动我这里来!”

         刘息表妹的话怎么听都有揭人老底的嫌疑,她虽然无所顾忌的乱讲一通,过了嘴巴的瘾,然而却把刘息给害的不轻,至少此刻刘息连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他可真没想到他这表妹竟然愚蠢到如此地步,非得将心里想的全说出来,哪怕是不说得这么明显也还有回旋的余地。

         这一桌的气氛瞬间就变得火药味浓郁起来,刘息更是到了无地自处的境地,想解围都不知道从何处开口,唯有听天由命了,可他突然又觉得有些不对劲,虽然刘文斌也没说几句话,但是以他对刘文斌的了解,此刻受到这么严重的挑衅,不采取措施肯定就有问题。

         可能刘息的表妹也发觉自己说的有些过了,可她就是忍不住要说出来,后悔的同时只好双手碰着咖啡不说话,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刘息看着刘文斌的脸色不停的转变,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是该说话还是不该说话,当他鼓起勇气准备要说话的时候,刘文斌瞬间变得异常平静,甚至还带着一点奇怪的微笑着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的这么透彻,那你为什么还要来赴约呢,难道你打心眼里就对我有好感,想我能对你做点什么,方便以后培养感情?”

         “呸!”刘息的表妹原本还在为她刚才的那番话有些自责,可听到刘文斌的话,以及看到刘文斌的表情后,瞬间就控制不住了,又羞又气的道:“真不要脸!”

         “还不是跟你学的!”刘文斌诡异的一笑,随即又很认真的道:“这位潜力股小妹妹,你对古墓知道多少,我先了解了解,毕竟这不是儿戏,我怕到时候你被吓的哭鼻子就不好了!”

         “哼!”刘息的表妹自知自己反被调戏了,但却又很无奈,只能以后再找机会,她很傲慢的道:“古墓即为古人之墓穴,然而古人亦有陪葬之习俗,其中不乏奇珍异宝,有宝自然有人觊觎,然后人为保墓主安定,多将墓室设有重重机关,更甚至将其墓室置于无人可寻之境!”

         “既是如此,你可知道如何寻找古墓,还有怎么进入古墓而不被其伤?”刘文斌似乎对刘息的表妹略微有些肯定,然而这并不足够,唯有更深一层的询问,才能最终的肯定。

         刘息的表妹面色一正,继续说道:“要寻古墓其实不难,但是也不简单,除了跟随别人发现了的足迹而下的幕之外,还有很多其他寻找的方法,比如借助特制器具,加以望、闻、问、切都是有一定成效,至于如何进入古墓而不被其伤,这个可就很难保证了,毕竟不是墓室修建者,只能借助前辈的经验再加以探索,具体情况还要具体分析!”

         “敢问姑娘芳名?”刘文斌此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看来这是得到了他的肯定了。

         刘息总算找到机会了,他怕他这表妹又不识抬举,扰乱了这么好的氛围,急声说道:“我表妹叫紫馨!”

         刘文斌点头说道:“那就这样!紫馨姑娘先回家准备,到时候我让你表哥去接你,至于报酬方面你大可放心,只要你能为我保密,我绝对满足你!”

         “恩!没问题!”紫馨同样点头,同时还露出了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