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7章 解开绕心的死结
        “少爷……”刘息有话想说,但又欲言又止的样子。

         刘文斌微微的笑了笑,平静的道:“说!”

         “少爷!你是不是想亲自去寻找古卷轴啊!”刘息虽然没有刘文斌这么精明,但也不代表他就有多笨,如果真当他是一个小跟班的话,那这玩笑开的就有点大了。

         你可以想像一下,一个人能有自主的选择,能有不是一般人的决断,能够让一个精明的人觉得他有用,就算他起步再晚,终究也是能成就一番不小的事业。

         刘文斌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淡淡的说道:“既然你已经猜到了,那我也不瞒着你了,我确实是要去寻找古卷轴,你还愿意跟我去吗?”

         “少爷!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执着的非要找那什么古卷轴,在这里好好的经营公司,然后安安静静的享受生活不好吗?”刘息终于鼓起了勇气,将自己心里的重大疑问说了出来,此刻他完全没去想后果会如何,心里面真真切切的只想知道答案。

         刘文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些严肃的说道:“你真的想知道?不怕我灭口了?”

         “不怕!我只想知道原因!”刘息这回可是动了真格,斩钉截铁的道。

         刘文斌有些呆呆地看着刘息,刘息也很认真的看着刘文斌,两人就这么僵持着,仿佛石化了一般,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文斌突然问道:“你觉得在我的生活里有享受吗?”

         “难道没有吗?”刘息突然也变得怪异起来,他说话的口吻,跟当初的刘文斌简直一模一样。

         “没有!”刘文斌肯定的说道,紧接着他又道:“可能表面上看起来,我家业庞大,有着花不完的钱,但是你知不知道,我时常从梦中惊醒,而且醒来的那一刻我完全感受不到自己,更甚至我面对镜子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我却不是我,你能体会其中有多恐惧吗?”

         刘文斌所说的这些,刘息基本知道个大概,但他认为这只不过是精神上的一种病,然而只要是病,就总有病好的一天,完全没理由去找什么古卷轴,这才是他追问的真正原因。

         刘息虽然能感觉到刘文斌此刻有多么的压抑,但刘文斌却并没有毫无节制的发泄出来,由此可以看出刘文斌还只是轻度患者,他将双手搭在了刘文斌的双肩,非常认真的说道:“少爷!我知道你的精神压力很大,但是你可以去适当的放松放松,重点是这些都跟什么古卷轴没有任何关系,那古卷轴根本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刘文斌突然笑了笑,他轻轻的推开了刘息,然后平静的说道:“看来你是把我当精神病了,为了证明我精神没有问题,那么我就告诉你,我为什么那么执着的要找古卷轴!”

         刘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刘文斌,关键时刻就要来临,他所想知道的就快要得到答案,仿佛这也是他的心结一般,不知道始终会觉得不舒服。

         刘文斌的表情有些痛苦,但是他却很平淡的说道:“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偶尔做做噩梦是件非常平常的事,可当这个噩梦反反复复,不断的循环着你小时候的事,而且你的记忆也只在这个噩梦中结束的时候,我想你也不会释然了!”

         刘文斌见刘息听得认真,他稍微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的人生并不完整,我的记忆只停留在八岁那年,我不知道我是如何成长起来的,也不知道这么多的家产到底是怎么来的,自我有印象开始,这一切都是这么的顺其自然,可我知道这一切都不自然,而在梦中反复出现我爷爷给我讲的故事,我想只有解开这个故事,才能解开我的秘密,但前提就是要找到那份古老的卷轴,唯有这样我才会有那么一点头绪!”

         “原来如此!”刘息在听完刘文斌的话后,好似恍然大悟一般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情况。

         刘文斌突然笑了起来,非常诡异的说道:“你说我是不是被人夺舍了灵魂,所以才变成这样了?”

         “少爷!什么夺舍不夺舍的,这是现实世界,不是小说里的玄幻世界,你这样应该去看医生!”刘息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两步,仔细的大量着刘文斌,同时一脸无语的说道。

         “看医生?”刘文斌的笑容更盛了,他有些无奈的道:“如果医生能解决,我就不用每天生活在恐惧当中了!”

         “少爷,你去检查过了?”刘息原本就不怎么相信刘文斌所说的话,任谁听了都会觉得可笑,然而他无意中却得到了匪夷所思的答案。

         刘文斌淡淡的说道:“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年轻人,有病去看医生是很平常的事,我刚感觉到我的身体有些不对劲就去医院检查,可惜结果是一切正常,让人想不到的是这病似乎越看越严重了,就好像刺激到了什么一样,自那以后我再也没去过医院了!”

         “怎么会这样啊!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科学都解决不了的事?”刘息有些纳闷了,按刘文斌说的这些,很明显就是精神上出了问题,可是医院都查不出毛病,莫非真的没有毛病,只是这实在是有些诡异。

         刘文斌没有着急着回答刘息的问题,而是坐到了他的老板椅上,显得非常悠闲的说道:“谁知道呢!反正我按照我的本心来行事就好,别的我也管不了,我说了这么多让你知道,而我却还不知道你的真实意向,该你正式表态了!”

         “少爷,你说的这么神奇,我没理由不跟着你,哪怕是去见识见识也好!”刘息似乎被刘文斌说服了,不过他好像是被吸引的更为多一些,总之他是对这件事释然了。

         刘文斌拿出手机看了看,微笑着说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认不认识既可靠又有经验的人,总不能我们两个啥也不懂的过去抓瞎吧!”

         刘息其实心中早就有人选了,他小心的说道:“少爷,我确实认识这么一个人,不过她还是个学生,我不太确定她到底懂多少……”

         “还真有啊!是谁?懂的少没关系,关键是可靠就行,下午能带来见见吗?”刘文斌打断了刘息的话,他显得有些急迫。

         刘文斌似乎最开始并没有在刘息这里抱有希望,毕竟刘息比他都还小几岁,认识的人少是其一,主要还是不可能会有人对古墓有研究,然而刘息却给了他希望,好像就是上天安排好的一样,心里希望有这么一个人,就出现这么一个人,这怎能叫他不急迫。

         “呃……行吧!”刘息心里有些打鼓,说白了就是没有多少信心,只是他担心的倒不是像他说的那样,而是在担心他能否说服她,就目前情况来看,他也只能试一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