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听着很玄的事情
        “麻烦你说的具体点好吗?”刘文斌似乎不怎么喜欢猜来猜去,而且这样非常的消磨他的耐心,这样挤牙膏的方式让他非常的不爽。

         可能大家都不太喜欢这样的方式,王杰看了看面前的这三人,多少都有些不耐烦的模样,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公愤,她这才娓娓说道:“好吧,我就把这件事说全了,这个猎人在八十年前是以打猎为生,可是有一天出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久而久之他家里人就以为他已经不在人世,他虽然不在人世了,可他的后人却要继续生活,于是就另谋了出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家人后代渐渐的住进了城市,唯有扫墓的气候才会回老家,恰巧也是这次扫墓……”

         “你能不能说重点,说了一大堆,完全都没有说道点子上,你能不能行啊!”刘文斌听了一阵始终没听到他想听的,这实在是磨光了他的耐心,忍不住就要发火了。

         王杰此时说的正是起劲,突然被刘文斌无情的打断,瞬间她整个人都不好了,想想也是,两位都不是好惹的主,骨子里谁都不愿迁就谁,性子急一点也属正常,只不过这样就很容易擦出火花了。

         王杰咬着嘴唇,狠狠的看着刘文斌,直到刘文斌低下头去,她这才又继续说道:“根据这个猎人回忆,他应该是掉进了山里的一个洞里,而这个洞里漆黑无比,他当时什么也看不见,一时又找不到出去的方向,只好摸黑向前行走,他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眼前就看见了两团亮光,这两团亮光相差不远,但又不是特别的明亮,于是他急行了几步走到了亮光旁边,正准备伸手去摸的时候,突然……”

         “主人,你还是说重点中的重点吧!”就在王杰说出突然的时候,她身旁的年轻女子也突然打了个哈欠,口中含糊不清的说道。

         王杰再一次被打断,她的脸都黑了一半,可当他看向刘文斌三人的时候,这三人不停的点头,似乎都赞同她旁边这名女子的观点,让她有气难出差点憋成内伤,好不舒服的样子。

         “好啦!说重点!”最终王杰还是妥协了,她很是不爽的说道:“猎人所在的洞里住着的是一条大蟒蛇,他被大蟒蛇发现以后非常的害怕,但是大蟒蛇却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还示意他去舔洞里的一块大石头,这一舔就是八十年,期间除了那条大蟒蛇的眼镜所发出的光之外,他没有见过任何的光,直到他被送出来的那一刻,整个蛇洞光芒四射,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整个蛇洞的样子,同时也看见了大蟒蛇的模样以及他舔了八十年的大石块,然而在这块大石头上似乎还放着一块布一样的东西,至于是不是布他就不知道了,由于当时他眼前的光线越来越强,很快他就因为受不了闭上了眼睛,最后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他家附近的一座小桥上了……”

         “真的假的!听起来也太玄乎了吧!”一直没有开口的刘息,在王杰说完重点中的重点后,发出了最为由衷的感叹。

         虽然并不是很愉快的说完,但是总算是把这个故事说完了,王杰心里多少也舒坦了一些,面带微笑的说道:“玄是玄了点,不过这事确实是真的,我派人给他们全家都验过DNA,基因方面肯定没有问题!”

         刘息点了点头,这现代科技还算是靠谱,有了这个作为保障,再玄的事也能相信,不过他突然又道:“不对啊!你这DNA能检测基因是没问题,可这没办法证明他活了多大岁数啊,万一他就是他们家的年轻一辈呢,这DNA能看出一个人活了多大岁数吗?”

         “对哦!DNA鉴定好像不能看出一个人有多大岁数吧!”王杰好似恍然大悟一般,像是肯定又像是不太确定,因此急需一个人来给她答案,可突然就传来了她那愤怒的声音:“死丫头,竟然敢坐在我的旁边睡着,看我不揪死你个死丫头……”

         “啊……松手!松手!松手!”这年轻女子突然惊醒,晃眼看见有人在揪她,可能是由于被揪吃痛的缘故,她立马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使劲拍打着那只揪她的手,口中还非常有节奏的呐喊着。

         这一动静着实不小,一下子把刘文斌也惊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一幕瞬间就有些头大,好在帐篷外的几个年轻人也听到了动静,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进来,费了不小的力气才将两人给分开,但即便是分开了两人还是要大打出手,这着实让围观的群众有些汗颜。

         也不知道怎么的,刘文斌似乎真的对王杰有心里阴影一般,见这势头有些不妙,赶紧拉着刘息跟紫馨就往外跑,而且头都不带回一下,瞬间就冲出了好远,任由帐篷里吵得天翻地覆。

         “少爷!又不是打我们,我们跑什么啊!”等刘文斌带着他俩跑出一段距离,黑灯瞎火完全看不见了,刘息这才反应过来,而且连忙阻止了刘文斌。

         此时刘文斌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不过他还是心有余悸的说道:“你是不知道,我之前吃过那女人的亏,她打起架来可厉害了!”

         “刚才什么情况啊!我之前听着听着就有些瞌睡了,一下就被她俩吓醒了,她们怎么自己人打自己人啊!”看来刚才睡着的不止那名女子跟刘文斌两个人,这紫馨却是不打自招了,只不过她的运气相对比较好而已。

         “我也不太清楚,突然她俩就打起来了,还好我拉着你们跑的快,要不然很有可能也遭殃了!”刘文斌暗自庆幸自己跑的快,没有被殃及鱼池。

         大家说这俩都是什么人啊,刘息心中不禁的暗自呐喊,瞬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他强压着难以平复的心情,无奈的说道:“刚才我们讨论到DNA能不能鉴定出一个人的年龄,王小姐突然发现她身边那名女子睡着了,接着就发生不可开交的一幕……”

         “对了,王洁她刚才有没有说到古卷,我后面睡着了没听到?”刘文斌总算想起了重点,然而又是一个不打自招的,叫人好生的无奈。

         刘息有些无语,他叹声说道:“说了,总之是听着很玄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