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章 势必要报的仇恨
    “少爷!少爷!我们该回家了!”刘息挥手在刘文斌面前恍了恍,可他发现刘文斌并没有任何反应,连眼神里都没有什么光彩,明显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这让他很是让他有些纳闷。

     在刘息的眼中,刘文斌可是个传奇人物,年纪轻轻就挣得数不尽的家产,接触过一段时间之后,他更是把刘文斌当成偶像一样看待,印象中也没有什么能够拦得住刘文斌,可此时此景却让他非常的疑惑。

     刘息反复的查看过,整个包厢里确实只有刘文斌跟那位年轻女子,要说是那位年轻女子将刘文斌弄成这副样子,他还真的有点不相信,他只能相信这都是刘文斌自己作的,毕竟这也不是没有先例。

     “回家!”刘文斌缓缓起身,双目无神,一副失了魂的样子,就连说话也是非常机械性,感觉他整个人都不在状态,这让刘息好一阵担心。

     刘息担心归担心,可他也没有办法,但他知道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处,就算天塌下来,刘文斌也有应对之法,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带刘文斌回家,回家了一切就好办了。

     在刘息的帮助之下,刘文斌还算顺利的回到了家里,也毫无主见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至于刘文斌身上缠绕的这些绷带,刘息并没有放在眼里,因为很多时候,刘文斌自残都比这个严重,通常休息一下也就没事了,所以他对此也是司空见惯了。

     就在刘息关上房门的一瞬间,尽管只是非常细小的声音,却仿佛拥有着巨大的能量一般,瞬间就将刘文斌从茫然中拉了回来,感觉非常的不可思议。

     “这疯女人也真是凶悍,就稍微漏了那么一点点破绽,居然就给她逮着了机会,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收拾她,啊……”刘文斌看着自己手上的绷带,很是有些郁闷,这可算的上是他的耻辱了,发狠之余他刚一握手,右手之上便传来了难以忍受的疼痛。

     过了好一阵子,刘文斌总算缓过劲来,他开始慢慢拆解这些非常不规范的绷带,等他全部拆解完毕之后,看着自己那惨不忍睹的手,失声说道:“我这是碰见藏獒了吧,肉都快给我扯掉了……”

     “刘妈!刘妈!放下手上的事,快点回来!我受伤了,非常严重的伤……”刘文斌心疼的看着自己的手,快速的拨通了电话,急切的说完便挂了电话。

     刘文斌打完这个电话,仿佛吃了定心丸一般,不再心疼,也不再肉疼,就是默默地看着这快要缺了一块肉的残手,仿佛入定了一般一动不动。

     “文斌!你哪里受伤了?快给刘妈看看!”时间不是很长,刘文斌的房门被推开,一名颇有些韵味的年轻妇人提着一个医用急救箱,有些慌张的冲了进来。

     “刘妈!你快看我的手居然不愈合了,是不是我已经没有特殊能力了?”刘文斌本是非常安静的看着自己的手,可当他听到年轻妇人的声音后,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颇有些像小孩儿跟大人撒娇的味道。

     年轻妇人轻轻的接过刘文斌的手,仔细的检查了一番,有些不太确定的道:“文斌,你这看着像是中毒了,可是一般的狗也没这么大的毒性啊……”

     “刘妈,不是狗,是个疯女人咬的,非常凶的疯女人……”刘文斌似乎跟这个年轻的妇人非常的亲近,二十多岁的人了,居然还能在人家面前表现的好委屈似的,简直就是一副恬不知耻的模样。

     “哦!”年轻妇人轻轻的应了一声,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样,一边处理着伤口,一边很随意问道:“那姑娘是不是模样挺好看啊!”

     刘文斌听到年轻妇人话,居然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也没什么心机的说道:“确实挺好看的,不过还是没有刘妈好看……”

     “你这是活该,谁让你欺负人家姑娘,依我看没给你把整个手废了就算好的了,以后别总欺负人家姑娘了……”年轻妇人并未有因为刘文斌的话而改变己见,而是带着教育的口吻,语重心长的说道。

     “刘妈,斌儿没有欺负她,是她自己乱说秘密,斌儿就是想吓吓她,可她居然咬斌儿的手,而且还踢斌儿下面,踢的好痛、好痛……”刘文斌简直就像是委屈到了极点,而这年轻妇人仿佛就是他倾诉的对象,甚至是毫无保留的倾诉。

     “好了,都过去了,刘妈给你上好药了,明天就应该好的差不多了,以后你对人家姑娘好点,不然就离人家远点,记住了吗?”年轻妇人给刘文斌处理好伤口之后,也不忘留下自己的安慰合劝告,收拾完了就准备要离开,感觉像是有许多事要处理一样。

     就在年轻妇人临走之际,刘文斌突然拽住了年轻妇人的衣袖,恶狠狠的说道:“刘妈,那疯女人让斌儿差点掉一块肉,回头斌儿也要让她掉一块肉!”

     年轻妇人听到刘文斌少有以来的狠话,情不自禁的为之一愣,随即微笑着说道:“文斌,弄掉女人一块肉是很不光彩的,除非你能哄她高兴,让她为你生孩子,那样既达到了目的,也算是真正的解恨……”

     很明显这年轻妇人的话是别有深意,用非常温和的方式,来化解刘文斌心中的戾气,只是不知道刘文斌能不能理解这层深意。

     “刘妈,斌儿知道,爷爷说过的,娶个小媳妇儿生小娃娃嘛,可是她好像不怎么小啊……”刘文斌的思维似乎只停留在了儿时,顺着年轻妇人的话,开始乱七八糟的思索起来。

     “傻孩子,爷爷说的小媳妇儿指的是比你小一点的媳妇儿,别乱想了,刘妈要出去做事了!”年轻妇人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刘文斌的头,有些想笑却又怎么都笑不出来,实在是跟有些无奈。

     “哦!”刘文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本来就要放手的时候,可他突然又抓紧了年轻妇人的衣袖,很严肃的道:“对了,刘妈,有件事我想问你,刘息是不是你的亲儿子,他说他是你让他来报恩,所以才来做我的助理,是这样的吗?”

     年轻妇人叹了叹气,继续无奈的说道:“刘息确实是刘妈的亲儿子,不过却不是刘妈让他来报恩的,是他自己想来学本事,刘妈也拦不住,斌儿若是觉得他不适合,找个机会赶走他就是了,刘妈不会生气!”

     “如果这样,斌儿得考虑考虑了!”刘文斌不经意间松开了年轻妇人,口中念念有词,像是随口一说,又像是在说给年轻妇人听,反正不是很正常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