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5 快赶走这个妖女(一更求收)
        一缕阳光透过白色窗帘射在女孩安然入睡的面孔上,微卷的长睫在阳光的照射下投下一抹令人心醉的剪影,一头乌青色长发凌乱地披散在纯白的枕头上,有几根调皮地挂在她染着红晕的脸颊旁。

         一只骨节分明、在阳光下几乎透明的手出现在女孩脸旁,显出犹豫和怔愣,像是一个艺术家不敢触摸自己最得意心爱的作品,生怕摸一下都会损其美丽与芳华。

         同时脸上还带着一抹陶醉与恍惚,这是沉醉在无比的满足骄傲中的表现。沈君念轻轻弯了弯手指,终究还是把手收了回来。以前不会有这种感觉的,娃娃也不会美到让他不敢触碰,似乎碰一下就会像泡沫一样消失在他眼前,尽管那一瞬绽放的七彩光芒有多耀眼!

         沈君念轻轻跪在她的床边,像一个守护公主的骑士,又像一个为女王冲锋陷阵的战士,执起她的小手轻吻一下,唇边透出一丝叹息,不禁再次于心中发出感慨:这是他的娃娃!

         不知看了多久,沈清苏终于睁开朦胧的双眼,骤然看到床边出现个人,吓得瞠了瞠眸子,半晌有些迷糊地反应过来,便又安心地闭上眼睛咕哝:“现在几点了?”

         “十一点。”沈君念似乎永远也看不完看不够,之前还想着要对她揉揉捏捏,刚刚那一瞬所起的感觉却让他碰一下都不敢了。金色给人一种灿烂光辉的感觉,然而他金色的眼睛却让人在不经意间察觉出一丝暗黑与沉沦的味道。

         沈清苏揉了揉额头,猛地反应过来,“我竟然睡着了!还睡了近十个小时?”

         沈君念疑惑地看着她,见她一股脑从床上跳了下来,白嫩的脚丫踩在天鹅绒的地毯上又被羽毛覆没,像个小火箭一样蹿进了浴室,一边刷牙一边走过来想要将他推出去。

         “你有什么急事吗?”沈君念问,问得沈清苏猛然停下刷牙的动作,碧绿色的眸子瞪得大大的显得很可爱很呆萌。

         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准备高考、准备和爸妈好好庆祝十八岁生日的沈清苏了!她是重生在华夏魔都上流财阀沈家的沈三小姐,哦,严格意义上来说,是私生女!

         沈清苏垂下长睫,掩下眼睛里的失落,却又很快重拾信心!她要奋斗努力,要为找到父母做好一切准备!首先就要帮傻烟寻找食物,还有让自己强大到无需有人宠有人惯,却依然幸运到有人宠有人惯……

         如果傻烟告知她有能力应对神秘组织那种等级的危险了,她就会立马动身去找爸妈!甚至……神秘人想要找的地图,爸妈究竟为M国做了什么才签订了保密协议……她统统要弄清楚!

         所以爸爸妈妈,你们会等我的对吧?不是女儿冷血,而是你们告诉我的——越是危急关头,越是要冷静,越要笑得让人捉摸不清!

         沈清苏洗漱好后发现骚年哥哥依旧没有出去,反而一直不错眼地看着她,看得她一阵发麻。这是她哥哥,她不该胡思乱想的,沈清苏做着心理暗示。

         又想到傻烟因为昨天多次动用体内能量而陷入休眠期,直白地说,就是她的感知异能暂时不能用了!

         直到找好食物给它!

         沈清苏想要换衣服,刚要开口赶人,门外就传来一阵礼貌的敲门声,“少爷小姐在吗?”

         沈君念上前开门,接过侍应生手里推的东西。沈清苏瞪大眼睛,再一次被骚年给惊到了,扭了扭衣角,有些试探性地问:“哥哥,你是不是要玩换装游戏啊?”

         沈君念一愣,觉得这个词好极了,“是的,换装游戏!”

         沈清苏弯了弯嘴角,眼睛朝着四处打量,“哪有这么大的娃娃……啊,我倒是想起来家里面还有好多芭比……”

         “是给你穿的!”沈君念双手在一排放满裙子的衣架上游离,眼睛一会看向沈清苏一会看着衣服,暗自做着比较。以前才不会为娃娃花那么多心思,现在娃娃活了过来,他肯定要展示一下哥哥的“手笔”!

         “我不是你的娃娃!”沈清苏惊呼出来,考虑过她的感受吗?这么花里胡哨、精美绝伦、堪比花童所穿、参加正式场合、宴会穿的盛装礼服,要给她穿吗?

         她应该穿套日常休闲服运动服什么的,而不是这种摆在玻璃柜里展示的曳地长纱裙!

         再次听到沈清苏反抗的沈君念金色眸子一黯,快速地划过某种不明情绪,就又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的再次比较起来。

         沈清苏一想到现在任务在身、随时都会有危险麻烦的小身子要被套上这么一身华丽装扮,立马就觉得步子都迈不动了!要是坏人追来,她穿着这些岂不是一下子就被扑倒在地等人抓了!

         那么柔弱似白莲林妹妹的肯定不是她!她要做一个萝莉外表的女汉子,招招催人命的那种!“那我就穿着睡衣出去了!”沈清苏一不做二不休,小脸一撇急忙就要出门!

         “站住!”

         ……

         当沈清苏再次被包装的像个精致的礼物,随着沈君念回到沈家时,她突然想振臂一呼:“我沈清苏又回来了!我要占地为王!我要抢夺整片山头!”

         然而一身黑色欧根纱公主泡泡裙,背后系着个白色大大蝴蝶结的沈清苏笑得一脸春光灿烂又淑女,眸若繁星闪闪发亮,对上沈禾初不可思议的双眼,语笑嫣然地启唇:“爸爸!”

         “沈君念!快赶走这个妖女!你是怎么认识她的?混账!这是个骗子!”沈禾初惊得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手指颤抖地指着沈清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