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8 被声东击西的大少
        沈清苏还没自我感觉良好到认为这些人会对一个小孩子感兴趣,所谓美人计,遇到萝莉,那就是卖萌!

         卖萌可耻!

         垂着脑袋的小萝莉看起来没有丝毫杀伤力,看准了一个年纪最大、面目对比之下最为柔和的男人后,她突然难受地说:“叔叔,我好饿……”

         这个被沈清苏“看准”的男人脚步一顿,想要吓唬她,然而当目光一触及她娇娇弱弱惨兮兮的样子时,心就软了!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你,更是无时无刻不在诉说着委屈和可怜。

         如果他的家人还在,他的女儿也该这么大了吧?

         这个年纪的女孩不应该被捧在手心里娇宠,亦或者在教室里坐着读书吗?

         可怜的丫头,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竟然被他们绑了过来,面临着不可预知的命运!这种感慨和同情在男人心头并未持续多久,毕竟能在这里站着的,哪还有什么好人?

         但,就是最邪恶的人也有他柔软的一面,不可触摸,被小心翼翼地保护着!

         男人略一犹豫,还是掉头去车里把沈大今天中午出去买的食物拿了一点过来,递给她,“喏……”男人板着脸,眼睛中却快速闪过一丝柔和。

         沈清苏抬起像花儿枯萎般焉嗒嗒的脑袋,目现惊喜,“叔叔你真好!”突然又反应过来一样,发现自己被绑着不能动,硕大晶莹的泪水立即划过面庞,“叔叔,手好疼!”

         手好疼手好疼……秦琨瞪着,叔叔,我的手也好疼!

         男人为难地咬了咬牙,上前给她松绑。

         “王安,你在做什么!”坐在旁边看守他们的一人,刚刚啃完一只鸡腿,就发现男人突兀的行为,眉目一厉,拿着光秃秃的鸡腿杆子指着他,“为什么要替这个臭丫头松绑!”

         “小郭,她只是个没有攻击能力的小女孩而已,用得着这么警惕吗?”王安扬声回斥,满脸都是不以为意。

         “沈爷刚刚说了,这里每个人都有可能是杀死阿南的凶手,这个臭丫头也不例外!你把她解开,小心她晚上把你脖子拧了!”小郭恶劣地笑了笑,视线在沈清苏脸上一划,目光惊艳,“王安,你是不是看这个丫头漂亮,就想……嘿嘿!”

         小郭恶意的话语和令人恶心的笑声回荡在空荡荡的仓库内,引起一大片哄闹的笑声。

         王安瞬时一怔,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秦琨满脸恼怒,可恶!莫名觉得他们亵渎沈清苏,比侮辱他自己还要让人难以容忍!

         在一帮人各种颜色的目光中,当事人却淡定地吃完两块面包,喝完牛奶时,她舔了舔唇,望着王安一脸认真,“叔叔,好人会有好报的!”

         王安脸一红,既有恼怒也有不好意思,从来没有多少善心的他,第一次心软了一回,没想到却被小郭这样恶意曲解!看了沈清苏一眼,当即转头出去!

         留下一帮笑得前俯后仰的男人,小郭更是将鸡骨头朝着他的背影甩了过去,“装什么装,我就看他不顺眼,仗着自己年纪大就敢对我们指手画脚,他算个屁啊!”

         秦琨望着沈清苏,认真起来,前面可以由着她胡闹,除了他想看看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更多的则是他不觉得这帮人有多大危险!

         危险在明天晚上,他知道,这帮人行事散漫,不成方圆,无意间总是暴露出一些细节让他抓住。只是不同于沈清苏,他想得更远,甚至想到Y国那人,渐渐地就有些担忧白瀚月,生怕他会不小心泄露身份!

         他甚至觉得这一切恐怕不是针对自己和沈清苏的,这帮人在这个“沈爷”的带领下,似乎设计了局中局,至于要套住谁,他不确定!只觉得以白瀚月的行事效率,到现在没来找到他们太不正常了,难道他遇到麻烦了?

         秦琨眉头蹙着,却有更多让他不确定的事情出现了——沈清苏出去了一晚回来给了他一把枪;一个叫阿南的男人死了;一道黑影闪过,他藏在身上的枪不见了!

         他不敢多想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只觉得回迪特以后一定要立马、彻底、好好地将沈家的消息搜齐!他倒要看看,究竟是哪方鬼魅魍魉在作祟!

         沈清苏忽视秦琨的眼神示意,拿过背后偷偷藏的一瓶牛奶冲着他扬了扬,笑意满满且毫无戒心地朝他走过去,“你要喝吗?”

         “啪!”手背突然被人重重拍了一巴掌,随即“啪嗒”一声,玻璃瓶牛奶坠地打碎!

         乳白色的液体四溅,一瓶好好的牛奶被人打碎了!

         沈清苏双目含泪地抬头,害怕地看着拍掉她牛奶的小郭,“叔叔……”

         “看什么看,小心我打你!”小郭扬了扬大手,作势要打她,沈清苏吓得连忙后退。小郭露出得意和鄙夷,一脸凶狠地瞪了她一眼,“老实点!绑起来!”

         老实点?我会的!

         第二个黑夜来临之时,秦琨想要运力挣脱绳子,这次绑他的人显然不如之前那人捆绑手法好,他用力的话应该是可以挣开的……只是令他大跌眼镜的是——

         某萝莉挪开一只脚,露出脚下踩的一块玻璃,上面沾着的液体表明这是之前打碎的牛奶瓶子!

         秦琨张了张嘴巴,“你!你……”很好,他无话可说,他没见过这样的女孩,明明在走这一步的时候,她又算计下一步了吗?

         其实她不是好心想要给他牛奶喝,只是借着小郭的手,将玻璃瓶子打碎,然后藏一块吗?

         因为之前被搜了,身上没有任何解绑的利器,所以才这样做的吗?如果装牛奶的不是玻璃瓶,或者那个小郭根本不会管这闲事……她又准备怎么做?

         令人惊讶的不是她次次超人预料的行为,而是谨慎缜密的思维!因为在他看来,这帮人根本无须他小题大做、费尽思量,甚至被绑了他都有些懈怠,他压根不觉得这群人会有什么本事伤到自己!

         可是这个丫头,较真了!她脸上的表情在告诉他,她在专心且小心地对付这帮人,和他们无声无息地进行较量,她珍惜这个锻炼机会并乐此不疲!

         “很开心吗?耍弄他们很开心吗?”秦琨不自觉问了出来,想到曾在一本书上看到的内容——天才其实有一半是疯子,他们的高智商注定了他们的不凡和孤独、偏执和疯狂。

         天才时常会专注于一件事,孜孜以求到偏执的地步,甚至会因此癫狂、魔化!天才往往自傲,习惯于上帝的视角,以一种常人难以理解和抵达的智商思维,怜悯而轻蔑地俯视众生,恶趣味地在众生的世界翻云覆雨!

         这是秦琨站在一个普通人的角度,所理解的“天才是个什么样的人”。因为迪特的关系,他接触到不少天才,白瀚月是,沈君念是,很多人都是……如果就某个领域而言,他自己也是!

         所以他了解天才身上的共性!

         自傲,狂妄,高高在上,以自我为中心。

         却不像她这样,无可置疑,她是个天才,只是据这两天的观察,他想在她天才的皇冠上冠以“隐忍”、“坚毅”、“认真”、“吃苦”、“自我牺牲”……

         或许这也是天才的一方面性格,只是他没见过。而现在,他很好奇这个小天才,“你玩够了吗?”在别人眼里是玩命的事,在她眼里或许只是一场游戏。

         沈清苏抬头一怔,“开心?为什么会开心,顶多觉得有趣!玩?你觉得我在玩?”

         秦琨不解,“那你这两天在做什么?”

         “我只是在向他们说明,我很不好惹!”

         “噗,丫头,你这脾气挺大的,搞得我以后都不敢惹你了!”秦琨被她逗笑了,突然又截然而止,“他们人都到哪去了?也太不把我们当回事了吧,怎么连个看守的人都不屑安排了?”

         沈清苏踢了踢脚边的玻璃,“如果我说玩够了你相信吗?”

         秦琨果断摇头,“我相信不到明天晚上你不会停下来!”

         沈清苏定定地看着他,“原来你不傻!”

         秦琨,“……”我傻吗?我傻吗?“你不知道,其实有一种聪明人喜欢装糊涂。”

         “看来你这糊涂装得挺有深度的!”

         “我可以把这句话当作夸奖吗?”秦琨嘴角一扬,视线在地上搜寻起来,牛奶被那个小郭打掉的时候,他就光顾着生气了,也没看到玻璃渣都溅到哪去了。

         “你是不是想逃?”沈清苏看着烛光下身影模糊的男人,“机会来了!”

         “什么机会?”

         沈清苏将脚边的玻璃踢到他身旁,“你逃吧!”

         “你呢?”秦琨错愕,她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垫后!”

         “沈清苏!就算你很聪明,但请不要自作主张好吗?我……”我竟然会担心这个随便就对他自作主张的丫头!想逃的时候不让他逃,让他逃的时候自己又不走!

         “不愿意算了……这又不是什么电影里面狗血的桥段,我垫后就会死!”沈清苏撇了撇嘴巴,“我垫后也不是为了保护你,而是让你打头阵帮我声东击西!”

         “真的?”秦琨想想也有道理,这个丫头贼精的,怎么会舍己为人!让他开路倒是有可能……可当他解开束缚欲要帮她放下来的时候,沈清苏蹙了蹙眉,“不好了,他们回来了,你快跑!”

         “等等,你在说什么,先给你解绑!”秦琨手忙脚乱地解着她的绳子,门口的脚步声和说话声越来越近!

         “你先跑掉再说,再解下去我们两个都跑不掉!”沈清苏厉声喝道,“快点!”

         秦琨眸光变换来变换去,该死!“那你小心点!”叮嘱完身形一转,在一行人步入仓库大门之前迅速隐了出去。

         隐到暗处伺机而动的男人,不知道自己又一次被骗了!

         “不好了,秦大少逃走了!”

         ------题外话------

         单机不可怕不可怕不可怕,我有耐心我能等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