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4 第二朵玫瑰
        沈清苏悠悠一笑,慢吞吞地跟在沈君娅身后,听着心里面傻烟的报告,【主人,沈君仪跟上来了,看起来想要找你麻烦!】

         “有麻烦很好啊,就怕她不来……不过你吃饱没?”沈清苏精致的脸上露出狡黠,“对了,我怎么有种精力充沛、助跑两步都能飞跳起来的感觉?”

         【嗝,我吃饱了!】比第一次肥了不少的傻烟窝成一团,有些懒洋洋地显摆,“很正常啊,这就是我的好处之一,强身健体!强化身体到一定程度,主人肯定能飞跳起来的……”

         “啧,给你点空气,我感觉你都能上天了,看把你得瑟的!”沈清苏笑嘻嘻地说完,目光一转,突然往高大的花坛旁一躲。

         “人呢?”沈君仪刚转过一道弯,就发现前面缓步走着的沈清苏不见了,奇怪地在泳池周围转了一圈,依旧不见人影,“臭丫头死哪去了!”她低低咒骂。

         突然传来一道低低的哭泣声,沈君仪蹙着眉循着声音而去,好不容易才发现躲在旁边更衣室柜角的女孩,阴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阴森,她摸了摸发毛的手臂,有些不耐烦地说:“沈君娅,你在这里哭什么哭?有没有看到那个臭丫头?”

         暗自流泪的沈君娅抬头,含恨的目光立马对上来人,一怔,突然想到在舞台上沈清苏说的话……

         “要你管!都怪你!”她狠狠推开沈君仪,哭着跑了出去,整颗心都沉到了谷底,所谓的虚荣和骄傲,天分和聪明……所有的一切,在今天晚上,因为她的亲姐姐,被那个她最讨厌最不屑的私生女给打败了!

         她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在嘲笑指点她!硕大光鲜的舞台,她从小就渴望站在上面被世人瞩目的地方,一个私生女轻而易举地把她挤了下去!

         那淡淡的一眼她永远也忘不了!那轻轻的一句话——四手联弹,一个人两只手也可以……恐怕会成为她的噩梦!

         她一直在想,她究竟要练习多久才能做到她那样!

         从小到大,参加了数次比赛,她什么时候输得这么难看……沈君娅突然停止脚,气势汹汹地转头,“沈君仪,你站住!”

         沈君仪讶异地看着她,发现她哭了一脸泪水,满心烦躁郁闷稍敛,正有些心疼之时,小女孩突然说:“你满意了吧!你看到我这么丢脸肯定很开心吧!我被一个私生女欺负,你心里面肯定在偷着笑!沈君仪,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娅娅,你在说什么?”沈君仪张大嘴巴感到不可思议。

         “你肯定一直在嫉妒我,我比你长得好看,我比你聪明,就连钢琴,我也比你出色的多,所以你想让我出丑,我恨死你了!”

         沈君娅一把扑上去,被沈清苏有意误导的心理越发扭曲,“你就想用我来衬托你!你一直是这么做的!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妈妈只心疼你一个,给你那么多零花钱,给你找来造型师,把所有好看好玩的都给了你!”

         “沈君娅,你疯了!”沈君仪美丽的面庞立马皱了起来,有些暗恼,自己是有些嫉妒她,可是她是自己的亲妹妹啊,自己向来心疼着,又怎么会做这种事!

         “呜呜,你还不承认,要不是你出的这个馊点子,我怎么会出丑会失败!妈妈也不管我,我那么难过,她都不出来安慰我,她只会想着你,偏心偏心!呜呜,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们了!”塞了她两拳的沈君娅突然扭身就跑!

         沈清苏撇了撇嘴,小女孩心性啊,还挺好逗的,呵呵,希望她们的误会越来越大,那实在是……太好玩了!沈清苏眸子闪着幽幽的光。

         傻烟绕了两圈,【主人,我困了,待会需要睡觉,为升级准备了!】

         “看来你这次吃了不少。”沈清苏想了想,也没多少麻烦啊,危险更是没有,怎么就要升级了?

         傻烟接下来的话却让沈清苏心里一绷,【主人,接下来才是重头戏,你会遇到好几个危险,可要小心啊!】

         “什么危险?”沈清苏立即问去,很出息地没有问出那句——会不会死,她总感觉第一次莫名其妙地就死了重生了,第二次可能也会这么死!

         然而傻烟却陷入了死寂。

         靠!沈清苏龇了龇牙,真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异能!

         “娅娅,你别乱跑,成何体统,再这样下去,沈家的脸都要被你丢光了!”沈君仪忍住不耐追上去,有些着急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宴会大厅,来之前她看到好多女人涌了过去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今晚是她重要的机会,必须要抓住白老爷子……唯有这样,她才能离白瀚月更近一步!

         她跟宋兰溪想的不一样,宋兰溪没有和白瀚月打过交道,所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可见过白瀚月两次的沈君仪却清楚地明白,那是个不可捉摸的男人,比风还要迅疾无形,却能给人狠命一击!

         她没那个自信可以抓住他的心,却有那个信心走到他身边,让他看到她!那么接下来就可以一步步磨合了!

         她长得并不惊艳,也没多少出色的本领,唯独气质还属上乘,是长辈们都喜欢的类型!

         白老爷子风风雨雨了那么多年,肯定需要一个自己这样的儿媳孝敬在身边!

         沈君仪闪过一丝志在必得,一把拉过沈君娅的胳膊,沈君娅气得直扭,“你放开我!放开我!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啪!”

         “你……”沈君娅不可思议地捂住脸,“你打我!”

         “够了!你还要闹多久!是不是有谁跟你说了什么?这么明显的挑拨离间你看不出来吗?”沈君仪拉着她的胳膊低斥!

         “你打我……”沈君娅小脸涨红,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训话!

         沈君仪无奈一叹:“你还小,你不懂,你又不要着急嫁人,穿着打扮的也不用太在意,只要多学点东西就好了,你何必跟我闹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

         “你……”沈君娅压下眸子,长睫一颤,落下两滴泪水,为什么我就不用着急嫁人了,我也想光鲜好看的出门见人,何况你不也才十五岁吗?

         难道十五岁就要比我着急嫁人了?

         沈君娅打心里不服,想得越多越不对味,可是胸口却堵着一团酸涩和嫉妒,让她说不出来,只能一把甩开沈君仪的手!

         沈君仪面上闪现一丝薄怒!

         沈清苏捂嘴打了个呵欠,她是不指望坐她们的车回去了,不过刚刚看到秦琨过来,沈清苏心里一跳……

         倒是可以搭下他的顺风车!

         “小美女,怎么就你一个人?”散步到多兰河边的沈清苏正在思索下一步该怎么走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有些熟悉的轻佻声音。

         月光下一身白色西服的男人显得风流倜傥,手里再次执了一朵玫瑰,递向她。

         沈清苏后退一步,“你高度近视吗?非要凑那么近才能看到?”

         宋昱宸一愕,随即笑开,“这张小嘴真能说,你刚刚做了什么,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就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他突然伸出大手擦过她的唇。

         沈清苏一时没躲过去,立马有些恼怒地瞪向他,“你癫痫吧,再管不住自己手脚,我帮你剁了!”说完转身就走,真是踩到狗屎了,哪里都是人,哪里都不能安歇!

         “等等……”男人身形利索地一转,挡在她身前,“玫瑰你不要?”

         “有病!”沈清苏险些翻了白眼,正常人不都应该和美女搭讪吗?这个男人怎么一副发情的样子盯住自己!

         不是有病就是有病,她实在想不通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会对她这样一个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小孩感兴趣!

         如果白瀚月知道她的想法,肯定要呵呵了。

         “别啊!”宋昱宸又一次挡在她身前,要不是沈清苏收得快,肯定会一头撞到他怀里,“让开!”沈清苏一脸厌烦。

         宋昱宸自尊心有些受打击,却轻轻舔了下唇角,“小美女,收了花再走吧!”

         沈清苏目光转向对方手里娇艳可爱的玫瑰,想着拿了就走,却不想还没碰到,心里就一道危机感劈向她,让她连忙收了手!

         “白瀚月,你怎么在这里?”她突然惊喜地看向男人身后!

         ------题外话------

         卡章了……今天撸细纲的时候突然在想,要不要给另一个*oss一副紫色的眼睛,好吧,强迫症伤不起,我也就是想想……(^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