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6 她像一道光
        后面那些人的张扬笑声和肆意挑衅,秦琨一个也没听到,“小……沈清苏!”他压低声音,一边分神开车,一边看了一眼突然陷入昏迷的女人,“她怎么了?”

         “心理暗示能力太强,心性太弱,昏睡过去了。”

         “为什么就这么昏过去了?”秦琨有些莫名其妙,她不就和这丫头说了几句话吗?

         “被催眠了。”沈清苏嘴角一咧,扯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秦琨好奇地瞪大眼睛,“催眠不是又要拿块怀表在她眼前晃、又要温声细语地诱导对方、总之不是一件很费神费力费时间的事情吗?”

         沈清苏目光轻轻转到他的身上,碧绿色幽幽深邃,“你说的这种不过是低层次的催眠术,也只是调节压力用作心理治疗而已,不可能让人昏睡,也不可能套出对方深藏内心之中的隐秘,这种程度的催眠,随便拉过一个催眠师都能办到!”

         “那你呢?”秦琨急问,脚下油门也不禁踩重。

         “其实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鲜为人知的催眠。”沈清苏想到教她催眠的老师,不禁哀叹一声,很久没看到他了,不知道他还在不在M国。

         “什么?”身上的好奇因子全都被调动起来的某大少,忘记了白瀚月对他的警告,一步步走向“小绵羊”的圈套。

         “还有一种催眠,不用借助任何道具,甚至不用肢体语言,仅仅通过寥寥无几的对话,就能攻破对方心防,让对方打开潜意识,甚至是脑海中的记忆,让你读取、干扰,以及抹杀!”

         “吓!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种催眠术?小丫头,你不会美剧看多了吧!抹杀记忆,哈哈,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秦琨哈哈大笑,眸光却紧了紧。

         “人们永远对没有见过的东西抱以否定的态度!”沈清苏轻嗤,“秦大少,你不知道的东西多了去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作为一个情报机构的老板,你这样懈怠,你员工知道吗?”

         秦琨一愣,目光呆滞了一秒,乖乖地摇了摇头,“不知道!噗……小丫头,难不成你使的就是这玩意儿,我为什么脑袋晕晕的!”秦琨骤然反应回转过来,立马不可思议地大呼小叫!

         “好好开你的车。”沈清苏舒服地窝在座椅上,像一只倦怠慵懒的波斯猫,“这种催眠名叫第三催眠术,游离在脑神经和心理前两个层次之外又包括两者的第三层次,不信的话自己回去好好查查。”

         沈清苏合上眸子,还真容易犯困,“催眠的程度也因人而异,她……”自然指的是后面那个女人,“心理承受能力自然比不上你,你一秒钟可以恢复正常,她一秒钟就可以催眠成功。心理暗示能力越强的人越容易接受暗示,易被催眠!”

         “还有……”沈清苏睁开眼睛,看到有两辆车迫不及待地冲到他们前面,故意发出雷一般的轰鸣,突然一笑,“美剧里面的未必都是假的!”

         “咳,虽然你说的蛮有道理的,但是怎么可以抹杀记忆呢?越想越不可能!电视剧都是骗小孩子的,艺术源于生活,但却高于生活!”秦琨不是傻子,在见识了她这么一手后第一反应不是惊讶叹服,而是想要套出更多!

         虽然他已经在心中将她定为迪特需要招揽收买的第一天才!天才,可不是天才吗!秦琨不止一次分心地看她,就像看一只蛰伏的猛兽。

         萝莉的外表下,她的灵魂像一个优雅而知性的女人,寡淡如风般轻渺的态度加上轻描淡写的语气,秦琨觉得自己被她看不起了,有些挫败,有些心灰,可反过来一想,她不过是个小丫头而已,怎么可以轻易干扰到他的心情!

         秦琨振作起来,侧眼一看,发现她身子往后倾,正在打盹,眼见目的地快要到了他还未探清虚实,连忙喊了出来,“沈清苏,你有没有听到我的话!”

         秦琨性子不定,在商场上也是出了名的滑泥鳅,平时叫人名字习惯性地换来换去,出口什么就什么,这会他却没发现,多少次他用“小丫头”,没说上两句,就变成了“沈清苏”。

         沈清苏揉了揉眼睛,被打搅了有些不满,但却明白这是傻烟升级给她带来的副作用,同时她自己升级也需要找个地方静息,今天跑来跑去的,自然会更加困。

         “海上钢琴师你知道吧?有些东西,看起来是玄乎,的确难以置信,但你却不能否定它的存在!天赋加上领悟,一个从来没有碰过钢琴的水手可以和一个发明爵士乐的钢琴家斗琴并且赢了,虽然这是只是个电影桥段,但你怎么知道现实中没有这样的人存在?”

         “不想和你扯什么日心说相对论在经历多少质疑后才得到证实的,我只想说,第三催眠术迟早会被世人得知、推崇、信仰!不过……”

         沈清苏龇牙露出甜美的笑容,“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第三催眠师,更不是能做第三催眠师的人都能达到催眠抹杀记忆的高超水平,据我所知,目前为止,全世界都没有这样的人,可是今后呢?”

         秦琨定定地看着她,她真美,不是如画的眉目,也不是清纯甜美的气质,而是……由内而外散发的自信和智慧,让人忍不住倾听,信服。

         秦琨突然有一种无论她的话是真还是假,他都会无条件听信的盲从和信任的感觉。

         “啊!秦大少,你怎么开车的!”就在这时,外面险险擦过一辆车,驾驶的却是个女人,沈清苏眼尖地发现还是个熟悉的女人——当时一脸烟熏妆,与宴会气氛格格不入,第一个跳出来为宋欣悦“打抱不平”的黑裙女人,沁阳。

         看起来像个女人,今天她只画了淡妆,却是少女的模样,想必也是圣元的学生。

         因为秦琨刚刚分神而不小心变道,差点撞到她惹得她开窗大骂了一声,这不骂还好,一骂看到个熟悉的小身影,不知怎的,心脏抽了一下,突然将脑袋缩了回去,一踩油门,跑了!

         刚刚她在睡觉,被小弟推起来告知要赛车了,那还得了,沁阳就跟打了鸡血一样驾车飞奔。

         没想到她和秦大少在一起,是要和他们一起赛车吗?沁阳想到这里,抿唇。

         沈清苏浅笑,看了一眼前面的深紫色被改装得花里胡哨、不辨原貌的车,回头发现秦大少还在分神,“喂!”

         “啊?”秦琨回神,故作正经地转过脑袋目视前方,“为什么要把她弄晕?”

         “你认为我们的对话,她有资格听吗?”嚣张的语气,却把秦琨说得心花怒放,完全忘了自己带着这个女人的初衷,“也是!”

         “嗯,说起来,这些东西我谁都没告诉,只告诉了你一个人呢!”

         “为什么?”秦琨被她说得一愣,突然有种荣幸的感觉。

         “因为你可信啊!”沈清苏满脸认真。

         “那是!”秦大少禁不住夸,小尾巴立即翘上了天,“你放心吧,你是个第三催眠师以及黑客天才的事,我谁都不会说的!对了,你怎么不和白瀚月说?”这个时候秦琨依旧觉得沈清苏被白瀚月打上了标签。

         被她这样特殊对待,秦琨却又忍不住和白瀚月做起了比较。

         男人某些时候也是需要哄的,秦大少的二比John有过之而无不及,沈清苏深谙其道,“啊……”她拖长语调,在秦琨的满怀期待中给了个最让他舒心的答案,“比起白瀚月,我更相信你啊,自然先和你说了!”

         事实上,沈清苏压根不相信他,她觉得没准他转身就当传话筒把她说的东西告诉了白瀚月,她自然就不用和白瀚月说了,也没有说的必要。

         她却不知道,秦琨这次却是较真了,从未如此守口如瓶过,不仅没做白瀚月的传话筒,反而多加阻拦,也因此,白瀚月在了解小丫头的道路上,重重障碍!

         话说回来,秦琨想要套话,她就让他“套”好了,不过要注意了,柔弱的小绵羊让你放松警惕的时候,同时也在你的路上留下了圈套!

         秦琨哈哈大笑,可惜目的地已到,他还想和她畅谈一番的,这么有趣的丫头,太对胃口了!

         “沈清苏,这下我真叫你沈清苏了,我的眼睛快要被刺瞎了!”

         “嗯?”

         “你就像光一样,突然照进了我的世界!啊!黑暗,你从此再也不会令我彷徨!”秦琨骚兴大发,完全忘了昨晚他还担心这么个小丫头片子会把他兄弟拐走!

         其实他才是那个最容易被拐的人,后面他才发现……

         “神经病到底为止,人来了!”

         “什么?啧,太快了!真可惜,你先下车吧!老子待会和他们好好玩玩!”

         “不下车。”沈清苏稳坐钓鱼台,动都不动。

         “啊?”

         “你会比赛吗?”沈清苏看着他,樱唇轻吐,“你知道怎么加速过弯吗?你知道在对方刻意撞击之下,怎么打轮刹车换挡回轮吗?你知道怎么节律制动吗?或者摆动漂移、跳动侧滑?”

         “这……”秦琨傻了。

         “秦大少,那你知道赛车的奥义吗?”女孩语速越逼越紧,竟让他突然心生紧张,害怕,亦或者……亢奋!

         ------题外话------

         原谅我,辣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