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7 就要辣手摧花(求收呦!)
        宋欣悦低头看向落在脚边的桃核,脸上伪善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你!”气得当即就想上去给她一巴掌,只不过中途突然瞥到后面走过来的人,宋欣悦有些匆忙地收回手,好似委屈至极般嘤嘤低泣了起来。

         沈清苏轻嗤一声,她还没说Lucifer大师平生最讨厌有人抄袭仿制他的作品,要是被他知道,他可能会在时尚界封杀侮辱他设计理念的人!

         很多人只道他是性情中人,却不知道他对设计作品吹毛求疵到一种病态的程度,这一点沈清苏深有体会。

         无视宋欣悦身边那个黑裙女人的奇异目光,沈清苏正准备转身前往宴会大厅的时候,一群女人身后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欣悦,你这是怎么了?不会又哭鼻子了吧?”

         只见三个身着西装、姿态各异、品貌皆都上乘的男人有说有笑地向她们走来,少女们见了忍不住连连低呼。

         宋欣悦望着当中一人,漂亮的脸蛋一红,有些娇羞地暗哼,“我才没哭!”

         “哈!”白色西装的年轻男人胸前别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轻笑,举止风流而潇洒地一把搭住她的肩,“谁欺负你了,跟哥说,哥帮你报仇!”

         “宋三少,是她,就是这个臭丫头胡言乱语中伤欣悦的!”黑裙女人沁阳站在旁边突然回魂般,从刚刚沈清苏带给她的感觉中走出,猛地才想到自己是欣悦的好朋友,自己应该帮她!

         沈清苏看着快要指到她鼻尖的手指,唇边泄出一丝不明意味的轻笑,碧绿幽深的眸子抬头看向一脸烟熏妆的黑裙女人,有帮手来了就合着欺负她吗?

         沁阳被她看得一怔。

         宋三少宋昱宸玩世不恭的凤眼微微流转,便看到当中娇小的女孩儿,女孩儿……他的心头澎湃了一下,然而当他看清小姑娘的面容,他的血液立即沸腾了起来!

         宋昱宸收回搭在宋欣悦肩头的胳膊,在人看不到的角度伸出暗红色的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唇角,几乎是跪下来的姿态,突然向沈清苏倾身过来。

         沈清苏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眉头都未皱一下,傻烟却突然闹腾了起来,【主人,他的危险等级是三级!三级啊!主人你要小心!】

         宋欣悦以为三哥要帮她报仇,睁大眼睛打算看好戏的时候,就看到他绅士而优雅地掏出胸口处的玫瑰,低低的声音温柔魅惑,“鲜花赠美人,小美女……”

         “唔……花的确不错!”一道清冷异常的声音突然插入其中,众人一惊,然而看清来人,立马大呼出来!

         “白瀚月!”

         “白先生!”

         这边小群体爆出轰响之时,引来了其他各处的小群体,众人一眼望去,面色骤然一凛,纷纷向长桌这边涌了过来!

         终于出来了!几个小时都没有发现宴会主人的踪影,这一会终于看到了!

         白瀚月不知怎么突然出现在包围圈之中、沈清苏身前,大手只管随意一伸,便在众人还没看清的时候,宋昱宸准备赠给沈清苏的玫瑰就落到了他的手中。

         玫瑰含清露,映着庄园之中的灯光,沈清苏却眼尖地看到他的手轻轻一颤,这是肉眼看不见的颤动,就连那一滴露水都只是轻轻晃动一下。

         沈清苏的目光放在眼前男人身上,别人没有瞧清,她可是看到他就像一阵风刮过来一样。仔细一点,还能发现他应该是从外面过来的,身上也带着常人难以察觉的风尘仆仆。

         白瀚月嘴边的笑容耐人寻味,却让宋昱宸有些警惕,视线在他手中的玫瑰一划,莫名有一种自己的脖子被他捏在掌中的感觉,微微窒息,他直了直身体,还是礼貌地问候:“白先生,您来了!”

         沈清苏眼见着一群人向白瀚月各种问候,便有些不耐烦地扯了扯他的衣服,“喂!”

         白瀚月愣了一下,转着玫瑰低头看她的时候带着奇怪的神色,“怎么,想要?”

         沈清苏还没弄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就见含苞鲜艳的玫瑰突然在他手中凋零,一片片瞬间褐变的花朵从他手中凄惨地跌了下来!骨节分明的大手保持着原有的姿势,拿着光秃秃的杆子,薄唇有些讥讽,却带着让人不能理解的任性,“不给!”他这样说。

         众人亲眼所见白瀚月眨眼间辣手摧花,就想惊呼热议,却被白瀚月一个眼光扫过来,立马吓得收起声音。

         宋昱宸笑容僵了僵,长腿一迈,正要上前说什么,旁边的宋欣悦痴怔地拉住他的袖口,“他……就是白瀚月?你们口中的白先生?”

         白先生,这是他给别人的唯一称呼,不熟悉他的人或许会叫他白瀚月,稍微熟悉一点的都会以白先生相称,白家帝国般的产业是由眼前这个男人只手操控的,宋欣悦目光迷失在他的身上。

         沈清苏抽了抽嘴角,姓白的有病,可爱的玫瑰惹他了吗!她惹他了吗?这样看着她做什么?

         “白先生!”在其他雌性都不敢轻易开口之时,宋欣悦上前一步,目光定焦了一样,“这是你们家仆人的孩子吗?”她指着沈清苏,信誓旦旦地问。

         ------题外话------

         今天编编跟颜色说了文文三十万倒v的事情,颜色现在要努力加把劲存稿了!做到上架后天天万更!

         马上就要到宴会小*、大*了,都没人催更……呜呜,我还准备明天三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