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2 让我抱抱
        夕阳落下帷幕,染红大片天空,放眼窗外便是繁花茂盛的庭院。趴在窗边的沈清苏发现前方的几颗香樟树后还掩有一处欧式喷泉,美丽祥和的圣母雕像倾泻出蓝色的水流,碧蓝而通透。

         “傻烟,我的眼睛……能看得很远很清楚!嗅觉、听觉、味觉、视觉都会这样慢慢提升上来吗?”沈清苏一时感到奇妙,竟然真的会有异能这种东西!

         明明之前还有三百度的近视,重生过来不仅不近视了,视力还会这么好!这种程度的清晰,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充斥在视线中的美景也比过去好看的多。

         【是啊,只要主人努力升级,一定会从正常人的范围跻身出来,达到非正常人的能力!到时候主人想做什么,都不会感到束手束脚了!】

         傻烟见她主动提起这个,连忙跟她介绍升级的事情,【我现在是零级,只能赋予主人一级的感知能力;相应的,如果让我升级到一级,主人就可以升级到二级了!】

         “说来说去,你到底是怎么升级的?不会就是吃吃睡吧?那限度呢?”沈清苏星眸微转,秀眉一扬,笑靥如花,当是明眸皓齿,美得不似真人。

         傻烟看得晕乎乎的,【主人……你好美!】

         “和你说正事呢,你怎么变得跟个小色鬼一样!”沈清苏微嗔,如果没有傻烟,这会她还不知道在哪里干着急。想到这里,沈清苏双眸如洗,发出碧色深芒,“你能不能说一下和我爸妈失踪有关系的那些人……”

         【主人……这个人家感知不到,只知道危险,所以就直接帮你规避过去了!我还是和你说升级的事情吧,如果主人怕找不到危险,可以从事危险的事业啊!】

         【比如说当警察抓罪犯,或者做坏事被警察抓?好的,我知道主人不喜欢做坏事……呜呜,不要这么瞪我,我也是觉得主人不是那么善良才这么建议你的……涉及危险的职业不是有很多吗?主人的父母不也是次次与危险和死神擦肩而过……】

         沈清苏眯了眯眼,“还有呢?”

         【还有就是,升级会很慢,升级的周期也会很长。如果主人有机遇,或许一年就可以升一级,反之一辈子可能都这样了!】

         “敢情你这个异能真的是鸡肋啊,说!你要多少危险才能升级?”

         【呃……这个也没有限制的,如果是小的危险,比如说险些被车撞了,这样撞个一千次也升不了!但如果是主人上次在车库里碰到的枪击事件,或许两三次就能升级了!我也是因为碰到那个所以才能和主人说话的!】

         沈清苏呵呵一笑,“原来你自己都没有定数……算了,那你知道宋兰溪准备对我做什么吗?沈君安刚刚竟然吓唬我!”

         【主人有哥哥保护就不用怕啊!】

         “怕?我什么时候会怕?哼,我只是不想老是拖累沈君念,他的伤都没有好,这次为了救我又下水了!”沈清苏感到愧疚,说完便起身拿着手机下楼。

         “还有重要的事呢,今天是他的生日。”沈清苏绝不是一个轻易就能对人付出好感及感情的人,就连John也是跟在她爸妈后面死缠烂打才渐渐认识熟悉的。

         之所以对沈君念格外上心,除了他对她好让她感动以及愧疚之外,更多的,她真的有把他当作哥哥看待。

         铺着暗红色长毯的走廊空无一人,欧式壁灯发出点点萤火之光,打在壁上的油画上,油画很美,大多都是风景,还有一幅就是门外的海棠。

         这些画全都出自同一人之手,画风可见这是个温柔细腻的女人。就算没有傻烟赋予她的直觉和感知,她也知道。

         沈清苏发现这栋小别墅处处是这个女人的印记,然而当她问沈君念时,沈君念只是看着她不说话。

         这让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相比他的妈妈,自己身体的母亲则丝毫没有踪影,除了对镜自照时,看到的那点Y国血统。

         Y国,Y国,沈清苏默念,原本打算高考完就去Y国的剑桥念大学,因为那是妈妈苏叶的母校,也是妈妈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

         可是现在……高考离她很远,如果有可能,她要尽快参加考试,这不仅是她需要完成的任务,也是对爸妈的交代。

         沈清苏光是看着眼前的铁门都有些发怵,她有些弄不清沈君念的想法,有时候对她的占有欲强烈到让她害怕,有时候却可以对她的某些怪异行径保持缄默而不好奇询问。

         松松紧紧间,她对他的防备自是慢慢降低,走进处处充满冷色调的房间,沈清苏再次皱眉。

         他是不是也有心理阴影,可是不知道住在这样的地方会更加抑郁吗?

         黑色大理石铺就的地板上倒映出沈清苏的身影,她找了一圈,甚至抬头看了一眼华丽明晃晃的水晶垂钻吊灯,依旧不见半个人影,他不在,哪去了?

         【主人,他就在这里。】傻烟突然开口提醒。

         沈清苏看了一眼深紫色的沙发,与之相对的是一面喷金立体镜,然后直直地走向镜前。

         原来还有个地方,是他的秘密空间吗?她该不该进去?沈清苏双手放在镜子上,不仔细看真的发现不了。

         【主人快进去吧!他在里面!】傻烟有些兴奋地开口,连忙催促!

         沈清苏一时陷入自己的情绪中,没有听出傻烟的“别有用心”,用力地推了推镜子!

         镜子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出现一个入口,沈清苏眸子一亮,难怪不见他的电脑和书柜什么的,原来都在这里!

         一丝光亮透过入口渗进黑暗的地方,沈君念闭了闭眼睛,将照片放在胸口护紧,看清来人,目光霎时一变,“出去!”

         沈清苏被他凌厉冰冷的声音吓了一跳,如不是听出来他情绪很不好需要人陪,她肯定立马转头就出去!

         “哥哥……今天是你生日……我来是想问你有没有想要的东西?”一想到沈君念骚年生日的时候连个人都没的陪,她就觉得好可怜!

         “……出去!”沈君念坐在地上,身前散着一堆东西,而怀里却紧紧抱着个相框。

         沈清苏听出他的有气无力以及沮丧,不都说生日的时候最想妈妈吗?他也是吧,更何况他那么爱他的妈妈,将她所有的东西都保留了下来且保存的那么好。

         “哥哥……今天是你的生日,本应该开开心心的!”沈清苏走近,欲要向他低垂的脑袋抚去,神情间充满同情和怜惜。只是小手还没触碰到他的头发,自己就被他一把揽到怀里!

         “娃娃……让我抱抱……让我抱一会!”头顶的声音苦涩而痛苦。

         ------题外话------

         换了美封啦,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