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4 白马公主
        请抬起你的头,我的公主,否则皇冠会掉,贱人会笑!

         此时此刻,沈清苏看着被几个男生迅速包围起来的少年突然想到这句话。

         他们大多长得人高马壮,肌肉结实,立马衬得其中的陆潋清瘦弱小,可他一身傲骨倔强竟让人丝毫感觉不到弱势。他咬着牙同他们对峙,不过瞬间,一群人就手足并用厮打了起来,扭作一团。

         毫无章法、纯粹靠力量去打的一场斗殴似乎毫无看头,可让人精神一震的是陆潋被拼命三郎附体般的勇气和执拗。

         嗵!一计重拳落下,打在他的肩头,他的上身晃了晃,脚下却站得稳当,反踢了回去!有两个人蹿过去从后面偷袭死死扣住他的身体,让他一脚踢空!

         一个额头爆出青筋的男生啐了一口,擦了擦嘴边的血,“臭小子,你在找死!”

         嘭!捏紧一拳,虎虎生风就招呼到他脸上!

         陆潋猛地侧头,拳头擦过他的面庞火辣辣的生痛,他却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一样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雪白的牙齿被鲜血染红,摇了摇酸痛的好像不是自己的手臂,不怕死地骂架,“再来!有种你们打死我!”

         几人一唬,怎么着,还怕他们打不死他吗!

         沈清苏眼底的陆潋身上沾满草屑灰尘和脚印,头发比鸟窝还乱,鼻青脸肿,衣服破旧,跟个疯子一样拳打脚踢、又喊又骂。

         盛采薇不喜地翘起嘴角,暗道:“粗鲁!”再抬头看向戚元成时,发现他的视线有意无意会划过他们前面的女孩身上。

         盛采薇作为他的女朋友极其护食,平常要是有哪个花痴女生胆敢靠近他,她立马就会纠集一帮子小妹去围堵警告那人,这个警告自然令人“难忘”!

         再加上戚元成对她的做法一直抱以默认的态度,这让她更加霸道起来。

         此刻她发现他看着别人,如果是一般人也就算了,盛采薇还不至于连这个自信都没有,可这个女孩一身圣洁纯真的气息,直觉就很危险。

         是她这种在校园混迹的太妹最讨厌的类型!

         这种人最会勾引男人了!况且元成的猎奇心理不是一般的重,作为他的女朋友,盛采薇比谁都要了解他。

         所以她从后面打量起沈清苏。

         沈清苏看着陆潋打架,他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拳头踢打落在他身上吭都不吭一声,反而笑得越发张狂,有人忍受不了他的魔音,打得越发暴躁起来。

         最后几人合力,上前一把扯住他的衣襟,龇牙咧嘴间尽是厌恶和鄙视,“臭小子,你还不低头!快低头叫大爷,啊?快叫啊!”其中三个人卑鄙地将他的双手双腿锁住,一人用膝盖用力去顶他的小腹!

         沈清苏就这么束手在旁静静地看着,和戚元成盛采薇一样,在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下站着躲开有些火热的太阳。

         原本她还在等着他的逆袭,等着看他究竟有何本领张狂成这样,等着发现他进圣元的原因。可是看到现在,他除了一身硬骨头似乎什么也不行,打架也完全没有套路。

         就算单打独斗他也不一定是别人的对手,可以想象此刻被围攻的他有多惨!

         这样的陆潋却莫名让她感动,不是他身上的冲劲和不怕死,也不是对被欺凌的弱者的同情,而是……

         他不是公主,更不是王子,他没有皇冠,即使如此,他依旧不会低头。

         沈清苏誓死不低头是因为她有皇冠,她的高傲不允许她低头让皇冠掉下去,也不会让一个个满心期待她失败的贱人们有任何嘲笑她的机会。

         但陆潋不一样,他不是富家子弟,此刻被打成这样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拦来帮他,说明他根本就是个无权无势无背景的三无少年。

         然而他却进了等级森严的圣元贵族学院,他身上的衣服泛旧,脚上的鞋子还是她上次看到他穿的那双,在这样华丽的圣元,真是穷得酸牙、格格不入!

         沈清苏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滋味,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连身上的行头都没钱打理的人。

         可上天却让她遇到了陆潋,她很好奇,什么都没有的陆潋究竟是怎么进的圣元,若不是能力太突出,又怎么会让邓校长都格外关注?

         沈清苏上次就留了心,她想,没有任何东西能靠着自己进圣元的他肯定值得她将他划作自己人。

         可看到现在,她并没有在他身上看到任何有用的能力,甚至刚刚的期末考试她也没看到他去参加。

         反骨、逃学、打架,就像一个问题少年,沈清苏此刻却更想把他收过来。头一次让她感动的一个人,很励志不是吗?

         这个时候陆潋却啪地一声被放倒在地上,没有求饶,牙一龇,一口咬上离他最近的一人腿上!

         那人嗷地叫唤起来,沈清苏一笑,就冲着这样的他,就算他一无是处,这个朋友也交定了!

         然而这个朋友却遇险了,被咬的那个人怒不可遏,“拉住他,老子我废了他的腿!”

         陆潋拼命挣扎,七个人密不透风地按着他让他动弹不了丝毫,看到身前之人抬起腿想要一脚踩下,他闭上眼睛,嘴边似有似无流出一声轻笑。

         讽刺而满不在乎的!

         沈清苏听到这样的笑声,只觉周围一静,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声音,唯独他的笑声在其中不停回荡。

         又是一个孤军奋战的人。

         失去父母的她,失去母狼的小白,没有人会帮忙的陆潋,他们身上都有这样的共性。

         一个将军,当他领着强大的军队驰骋沙场、英勇作战,齐心协力获得大胜的场面,远不及这个将军孤军奋战、沐浴着鲜血,整个战场上只剩他一个人面对敌人的千军万马,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杀掉最后一个敌人的场面来得震撼人心!

         夕阳西下,黄色昏暗的天地一片肃杀寒凉,鲜血喷洒的到处都是,尸体横陈。孤烟袅袅升起,越来越弱,这个时候,将军从地上爬起,撑着染血的剑挺起后背,单膝跪在地上。

         面向夕阳,他的面孔孤寂苍凉。

         他的眼前是没有任何人的苍原,没有同伴,或许他的同伴已死。

         这是陆潋的一声轻笑让沈清苏脑海中幻化出来的场景,少年的身影渐渐和这个将军重叠。

         突然有一个未死透的敌人从地上跳起,执剑朝着将军刺来!

         将军已经疲惫无力,闭上眼睛满脸不在意,等着那一剑的到来!

         啪!一声重响打碎这个画面,幻想出来的所有画面瞬间烟消云散!

         众人一惊,看到此情此景,眼中闪过错愕!

         他们看到沈清苏在那个男生朝着陆潋的左腿狠狠落下一脚,就要踩上时将手中的书朝着那个男生扔了过去!

         所以众人错愕的是她想做什么,靠一本书拯救陆潋吗?

         盛采薇笑了,暗含讥嘲。

         一切不过眨眼之间,咚!在众人的瞠目中,这个男生的脚终究没有落到实处,反而在一本书的作用下倒了下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原本还在跟前的女孩倏地一下上前,出现在几个男生之间!

         戚元成看到她的笑容灿烂却透着一股被触怒到的气息,她生气了,因为他们竟然真的想废陆潋的腿!

         他们这种往死里打的打法根本不害怕闹出人命,更不害怕在校园里闹出人命!

         闹出人命不关她的事,可他们竟敢动她看上的人!

         这人刚刚踢过陆潋的腿,所以她迅速伸脚踹向他的腿,位置不偏不倚,正是膝盖上方一寸!

         穿着裙子沈清苏动起手来丝毫不影响美观,反而快得让人看不到她做了什么动作,她可不想走光,动作越发利落!

         这人刚刚打了陆潋的小腹七拳,照本宣科,七拳不误,还给他!力大惊人,七拳之后,这人倒退好几步摔坐在地上。

         几人方才回神!

         立马做出反击,余下六个人——

         这人刚刚锁住陆潋的胳膊使劲地捏,沈清苏弯身躲开他的拳头,跳起来扣住他的喉咙,他惊得浑身一颤,“啊!”双臂猛地一痛,就在他惊恐之时,女孩突然侧身将他双手反剪过去,“咔擦!”一声一拧!

         趴在地上的陆潋睁了睁眼,灰尘沾在他的眉毛和睫毛上让他看得不是太清。模糊中,只看到一道娇俏的身影不断地在几个大男生之间穿梭。

         所过之处,一片狼藉,哀嚎连连。

         这人扇了陆潋一巴掌,沈清苏活动了下五指,在几人的警惕中,“啪!”一巴掌扇到他的脸上,躲都躲不开!男生捂着脸慌忙后退!

         这人在陆潋鼻梁上塞了一拳,还你,不谢!

         这人扯过陆潋的头发和衣服,“刺啦!”她毫不客气直接将他衣服扯了,顺便拽了一把头发下来!

         这人最狠,什么都对陆潋做过,沈清苏看到他想逃跑,拉住他校服的领带在他脖子上狠狠一绕、重重一勒!

         “咳咳咳……”他眼睛暴突,眼中渐渐现出对她的畏惧!害怕也没用,沈清苏从上往下——

         鼻梁,脸颊,下巴,肩膀,胸口,肚子,腿,脚一一攻去!

         他们对陆潋做的每一笔,她统统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有仇,现在就报了!可别想着跑,事后再报她会让你们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所以老老实实地受死吧!

         陆潋想要睁大眼睛,眼前却一片模糊,潮湿而氤氲的,有灰呛到眼里,好痛!想哭!

         每个女孩都会期待白马王子的降临,陆潋没有想到,他的白马公主就在他最狼狈最难堪最绝望的时候,悄然而至!

         还剩最后一个人。

         沈清苏停下来看着他,这人正是想废陆潋腿的人,此刻他刚爬起来不过一半,注意到她这么灼热的目光,紧张得喉咙一梗,“老大,快来救我,我不想死!”

         看来沈清苏雷厉风的行为和表情实在吓到了他们,死?沈清苏可不敢明目张胆地杀人,而且她向来有一报还一报、公平得很,不会让你们死的。

         戚元成听到他的呼声无动于衷,比起几个小弟受伤,他倒更想看她打人。霸道的,好看的,毫不手软的,一气呵成的,戚元成第一次发现,原来打架也能这么优雅。

         得不到救援的男生小腿一软,反应却极快,慌忙转身逃跑!

         沈清苏慢悠悠地走过去捡起地上的书,再次上演用一本书就能将一个人砸倒的本领。这次距离更远,那本书就像一枚子弹嗖地发射了出去!

         “啊!”一声,被砸中再次摔倒!

         沈清苏像猫咪一样迈着优雅的步伐朝着他走了过去,男生手肘着地使劲往后退,一边注意周围,一边嘴上告饶,“女侠……女侠我错了!”

         “女侠?”沈清苏挑眉好笑。

         “不不不,女神,女神饶命!小的我错了,再也不会找陆潋麻烦了……”

         “女神?”她似乎对这个称呼不满意。

         “小姐……天使……小仙子……呜呜,老大,老大我错了!”男生以为油嘴滑舌会让她心软,眼睛刚刚一转就突然被她踩住了脚!

         “我是老大,那边那个人是谁?”沈清苏弯下身子在他身边说,悄悄地指了下正要过来的戚元成。

         戚元成看到,一愣,停下脚步。

         趁着他没有赶到的时机,沈清苏学着男生刚才的样子,提起脚对准他的左腿,笑问:“准备好了吗?”

         男生刚刚看到的是迎着阳光的沈清苏,那时他觉得美极了。这次看到的她却是背着太阳,刺眼的阳光让他眯了眯眼睛,发现她的面容浸在昏暗中,恍惚中他点了点头,有些木讷地答:“准备好了!”

         “住手!”戚元成一个不备就见她动脚,想要提醒她这个人是校董的儿子却来不及了,最后汇成一个住手,沈清苏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一脚踩下,咔擦骨裂。

         她的力气更大了,看到男生白眼一翻晕了过去,她拍了拍手,终于干净了。

         走回陆潋身边时途径戚元成身旁,听到他沉沉地问了一句,“他并没有伤到陆潋,你竟然还动手!”

         沈清苏听到笑得更明媚了,为什么偏要这么想,难道非要等到伤害造成了才能对敌人出手吗!这不是她的做事原则,所以说她残忍她也无话可说。

         比起残忍,她更接受不了自己的人受到伤害!

         还有,这是一个校霸对学霸说的话吗?

         当初谁说要废腿的!

         ------题外话------

         推荐总裁霸宠暴力娇妻/薄荷糖茶香

         第一面,他在机场遇险,她出手相救,却不留一句话,他只记住了她的背影!

         第二面,她去他公司面试,由于冲突,她打伤了他的部门经理,她被带去见他,因为一句五十万赔偿,她怒气之下把他按在了墙上,给了他一个不一样的壁咚,这次他记住了她霸道的容颜。

         第三面,她被好友拖去相亲,她狼狈出逃,却一头撞在了他的怀里,仇人相见,冤家路窄,几句话不对,直接开打,这次闹大了,他竟被打伤鼻骨,住进医院,她为了弥补过错,给他当起了无偿护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