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5 生死一线间
        秦琨一慌张就不知所措,解了半天都找不到绳结在哪,反而——

         “嘶!你弄疼我了!”沈清苏胳膊被他不小心用指甲划出一道长痕,坚持了那么久困乏得不行,在她昏昏欲睡的时候,这人一下子用力,沈清苏当即精神一振!

         秦琨愣了愣,一张大美脸嗖嗖嗖变红!谁知道他在这个当口还能胡思乱想些什么……

         沈清苏已经不指望他了,朝着黑暗中喊了一句:“喂,你快出来!”

         Lin从旁边走出来的时候,身体已经恢复正常,却让秦琨吓了一跳!这人是谁?

         不用说Lin也知道了她的意思,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说这里要爆炸了,但他莫名选择相信,大手在绳子上用力一扯,蹭蹭蹭俱断!

         同为大男人的秦琨,“……”老子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花拳绣腿!

         “快走!”这个时候,沈清苏也格外紧张起来,却听到仓库外面一阵子凌乱的脚步声!嘴角一勾,就听到一人惊恐的声音传来,“啊啊啊!小郭死了,小郭也死了!”

         一波人的脚步声瞬间又涌到了隔壁!

         秦琨一喜,简直是天赐良机!“快走,我们开车子跑吧!”

         “不行,跟我来!”沈清苏蹙了蹙眉,还有一分钟,这一分钟能跑多远?况且车钥匙还不知道在不在车上,所以她转身就往仓库里面跑!刚跑了两步,双腿骤然一软,Lin眼疾手快地扶住!

         “沈清苏!”秦琨的声音有些凄厉,推开Lin将她抱了起来,语速奇快,“你要去哪?还不跑吗?”

         “跑啊,跟我走!秦琨,化工厂爆炸威力无穷,我不知道具体范围是多大,我们跑不远的!后面有大型水力输送管道可以帮我们……相信我!”沈清苏脸上焕发着奇特的光彩,揪着他的衣服认真快速地说!

         在两个人紧张对话之时,Lin却一脸淡定,于他而言,生死无谓,所以他好心地提醒:“还有三十秒!”

         “啊啊啊!老子赌了!”秦琨抱着她向里面冲去!

         “这里!”沈清苏给他指路,里面有道小门通往后面,一打开,轰!

         夜色中如同巨大猛兽一样看守着这片化工厂的管道出现在三人面前!

         只是不同于另两个人只能看个隐隐约约的雏形,沈清苏清楚地看到管道上面的构造,“那边进口!快爬进去!”

         “做什么?躲在里面吗?”Lin跟着悠闲地爬了进去,慢悠悠地说:“这种管道材质防爆抗震?”

         “噗!”秦琨呕了一口血,要是躲在里面就能躲过爆炸的辐射,他就跟管道姓管!

         “你是想借助巨大的水力将我们送出去吗?”秦琨一语道破沈清苏的打算,却又不解,“不是说没有电吗?怎么能发动管道运输?”

         “你都说了是水力,自然是水力发电!”沈清苏用力拧开一道阀门,“嗵”的一声带上合金门,扣紧,“还有十秒!”

         “等等!”秦琨一脸惶恐不安,“那么粗的管道,那么大的流速,这是要有多大的压力?我们不会被挤爆吗?”

         “不会!”沈清苏一边咬牙回答,一边逆时针旋转藏在里面的应急三角阀。这个时候,她的心跳似乎又平稳了过来,一种强烈紧张后的冷静状态,让她的大脑飞快地运转、计算起来,“这种压力下,还死不了!”

         死不了会不会变得脑残?秦琨默默念了一句,闭上眼睛等着大水冲过来……

         五……

         四……

         秦琨心里咯噔一下,“怎么还没反应?”

         “轰!”

         两分钟前,刘三带着一群人赶到仓库这边来的时候,就被左边生产区溢出来的味道吸引了注意力。派了一个人过去查看情况,立马听到那人喊小郭也死了!

         一群人打开大门走了进去,看到里面的惊人场景,死相凄惨的男人歪歪地躺在地上!

         “不对!快出来!这种气体有毒!”刘三闻了有些熟悉的味道后,突然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筋骨也有些发酸,立马后退了两步!

         “老大!”络腮胡子听到里面有液体沸腾的声音传来,惊异不已,“这里面有声音!”

         “什么声音?”

         络腮胡子惊讶而好奇地走了进去,“这里有个大铁桶,里面有水在烧!”

         “你确定是水?”不知道怎么回事,刘三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声音都有些紧迫感!

         “咦?还有几根蜡烛!”络腮胡子这才注意到自己之所以能看到这里的场景,是因为点了蜡烛。

         蜡烛成矩形排列,中间放了一小堆浅黄色粉末,他不小心踢倒一根,烛火在粉末中呲啦一下,他连忙扶起,“老大,我觉得有什么不对……”他挠了挠脑袋。

         一群人不知不觉倒退了好几步,生物天生对危险有一种直觉,就像地震前小动物们会出现异常反应一样,只不过人类感知危险的能力太弱,何况这种危险是他们不知道的化学试剂爆炸……

         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在空气中响起时,众人才惊觉起来,“快跑!”

         “轰!”轰鸣的响声伴随着火光遍天,粉尘夹杂着碎片,由一股热浪带出!整个天地为之狠狠一震!

         即使之前走了很久走得很快,出了园子的王安也被巨大的冲击力掀翻在地,额头流血!

         “咳咳……”王安的身旁响起一道咳声,他失神地看过去,“沈爷?”

         沈大惊疑不定地爬起来看着后方的园子,黑暗中火光漫天,“炸了……怎么会怎么会……”他恍惚地说。

         一切的计划都毁了?他输了……不,夫人和大少爷输了!

         炸了……这场仗谁打得漂亮?她不喜欢的人一个都没有留下!全军覆没!

         只是她自己人呢?沈大望着蔓延着火光的荒园,直觉她还活着,还有秦大少。

         要说自己为什么在这里,沈大想起她最后说的话:“如果想知道我是怎么赢的,把一个叫王安的人派过来,我有话跟他说……待会他出去的时候你偷偷跟过去就知道为什么了!”

         为什么?他不是没有好奇心,藏在外面跟上偷偷摸摸出去的王安,直到爆炸之前他都在思索着他是不是要做什么事!

         没想到是这种结局……沈大心中有种复杂的感觉,这个女孩怎么可以算准他们的想法和做法?

         如果他们没有出来呢?

         这种概率*件,她怎么可以那么信誓旦旦地拿来跟他打赌?

         而事实证明,她赌对了,赌对了每一步!自己被她设计逃过爆炸一劫,却要面临着是否背叛大少爷的艰难选择……

         沈大眸光一沉,站了起来,他为什么要履行赌约,这不过是个小孩子家家说的玩笑话而已,背叛沈君安一事,可不是说着玩的!

         只是让沈大为难的是,他已经确定了她是个不好惹的人,他不敢再轻易招惹!这一行她用行动告诉他:你可以拒绝,我也可以选择让你生还是死……轻轻松松的!

         作为一个身娇体软音萌的萝莉,当没有足够的力量来与敌人抗衡,她会用天才般的智商来碾压敌人,虽然还不够成熟,却在一步步成长!

         王安爬起来的时候耳前一阵轰鸣,他揉了揉耳朵,以为是爆炸后产生的后遗症,身边的沈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他满脸沮丧,举目望向燃着大火、恢复平静的荒园,那个女孩……

         昙花绽放的一瞬间他没有看到,火光爆发的一瞬间他却看到了!

         生死一线间,如果他没有好心答应她出来,不,如果当初没有心软……他会不会像那帮人一样?

         此刻他突然明白了她的话以及用意,她说:叔叔,好人会有好报的!

         这个丫头!王安哭笑不得,心口流过一阵暖流,全身也充满了力量,他擦了擦额上的血,看着后方,小丫头,要平平安安的!

         目光定格良久,王安才准备离开此处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刚走了两步,就听到前方一阵重型机车的轰鸣声,“嗖!”擦肩而过!

         王安愣愣地看着,只看到一身黑色机车服的少年驾车往火光处冲去,正是沈君念,凭着沈清苏之前拨过来的号码,追踪到此处的沈君念。

         只是让他心痛惊恐的是,似乎是来迟了!迟了整整一天!娃娃!

         少年不顾一切的势头让王安心惊——“站住!停下来!不要去!……你要找的人不在里面!”

         接连的喊声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听见,王安瘸着腿往那边走过去的时候,轰鸣声倒退了回来:“她在哪里……我的娃娃,不对,沈清苏!小女孩……碧绿色眼睛……”

         少年惊慌而错乱的语句让王安眸光一软,“她肯定活着!”

         ……

         河流的下游区,晨光正好,阳光洒在河面上波光粼粼,一道高大的身影跑了过来,快速急切又充满思念。

         女孩柔软的黑色长发浸润在清透的水中,脸上粘着一点绿色水藻,被某个咂吧着嘴巴的男人搂紧,“沈清苏……”他不自觉念到。

         来人一顿,又迅速弯身下来,小心翼翼地将女孩从他怀里抱出来……

         “沈清苏!”秦琨被惊醒,朦胧地睁开眼睛,被强烈的阳光刺到,揉了揉看清来人,“阿月……你怎么才来!”

         “玩够了?”男人声音喜怒不辨,手指轻轻拨开她的乱发,满脸柔和。

         “我没玩……真的,这次真没有!我只是看着她在玩,她很会玩!”秦琨笑了笑,从水边爬了起来,“我饿了,好饿好饿,几天没吃饭容易吗我,啊喂!等等我!阿月……”

         ------题外话------

         化工厂绑架事件完,后面时间会加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