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8 渣人,好久不见啊(肥章求收)
        拐过向阳的弯角,一盆绿意盎然的盆栽摆放在那里,翠绿色的枝叶伸展出来,沈清苏踏着和缓的步子走了过来,嘴角沁着一抹动人的微笑,路过时随手拨了拨叶片。

         白皙稚嫩的小手划过碧绿色的叶子,走廊上从百叶窗射过来的缕缕阳光在两者间轻轻跳跃,很暖很美。

         沈清苏的心情格外美好,抬头看了看门牌,1203,到了。

         据说十二楼的VIP病房里面住的都不是病人,而是客人,这是医院的服务态度,客人至上,给您最真诚顶级的服务!

         用最好的药,住最好的房,得到最悉心的照顾,所以李沐泽经常不在这边,1203里面只有李兴泰一个人。

         李叔啊李叔,真是好久不见呢!

         沈清苏礼貌地敲了敲门,“进来。”过了不久就传来熟悉的声音。

         推门进去,落入眼帘的是滴答滴答响的医疗设备,以及躺在设备中间病床上的李兴泰。

         沈清苏微讶,还挺像模像样的,如果对方真的是想引自己过来才装作这样的话,那还真是大费周章!可是李兴泰脸上的病色表明她也有猜错的时候。

         很多事实证明,就算有强大的感知力,就算很聪明,但也会有意想不到的发展和不可预估的错误发生。

         不过这些意外的存在才会使人生更丰富不是?

         看来李兴泰真的如李沐泽之前所说,被打残成这样,只是没那么严重,什么植物人的也不可能,这才半个月,估计只是昏迷不醒而已。

         没想到刚刚醒来就碰到她,对他来说绝对会是一种难忘的体验!

         李兴泰艰难地挪了挪脖子,鼻子上面插着氧气管,却不妨碍说话。由于视角限制,他只看到门开了一下又关上,却没看到来人。

         “谁?”他的声音有些慌乱。

         沈清苏脚步一顿,慢悠悠地转到病床的另一边,李兴泰转动脖子连忙跟上,还没看清又不见了!李兴泰原本半合的眸子彻底睁大,“快出来!你是谁?”

         “啧啧,真可怜!”沈清苏只不过觉得站在那边碍事,就走到这一边了而已,绝对不是恶作剧……没想到会把他吓成这样,如同失去了主心骨一样惊恐。

         李兴泰听到陌生人的声音,猛地一扭脖子,“咔擦”一声清脆,整张面孔瞬间扭曲酱紫!

         “哎呀,伤残病人不宜乱动,你瞧瞧,不会又伤到哪了吧?”沈清苏走到他的床边,伸出手在他的脖子上戳了戳,笑得无害,“幸好没断!”

         李兴泰却疼得龇牙咧嘴,疑神疑鬼地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古怪的小女孩,嘴唇抖了抖,“你……你是?”

         “我就是我啊,大叔怎么好像很怕我?”沈清苏歪了歪脑袋笑眯眯地问,在李兴泰的怒视中,如同一个查房的护士,拨了拨仪器仪表,又翻了翻他的胳膊和腿。虽然她不太懂医院里面的东西,但她脸上的表情却一本正经,似乎在说:我是专业的,请配合!

         李兴泰却因为她的一番行为,面色一点点变得难看,“住手,痛!别乱动,那是氧气罐!”

         “我看你能说话了,就拔了吧!”沈清苏随手拔掉他鼻子上的氧气管。

         李兴泰白眼一翻,好半天才恢复过来,拼命地呼吸空气中对他来说很稀薄的氧气,手指颤抖地去捞被她随手甩在一边的管子。

         沈清苏在他快要碰到氧气管的时候又突然抽了过去,然后拿着管子就像逗弄小猫咪一样一点一点地挪走,“想要?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李兴泰目光狰狞,想要杀了她的心都有了!“滚!”他力图怒喝,却被自己的口水呛住,猛地咳嗽起来!

         沈清苏面色冷淡而轻嘲,自作自受,气死活该!

         不过她还是把氧气管给他插了回去,李兴泰一开始还在挣扎,搞不明白这个女孩要做什么,等到能呼吸足够的氧气时,立马变得像个瘾君子一样使劲吸了起来。

         呼吸稍一平稳,他就发现自己连个小女孩都对付不了,于是他一边瞪着她,一边暗自伸向床头的呼叫器。

         沈清苏发现他的小动作,轻嗤了一下,满不在意。

         她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病房?医生护士呢?不是到时间查房了吗?李兴泰越想越慌,越是猜不到她是谁,越是觉得她要么是沈家的人,要么是那边的人!

         所以他害怕至极,就算只是个小女孩,他也满心警惕。这大概就是做贼心虚吧,做了亏心事,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惶惶难安!

         李兴泰所想的沈家,也就是沈清苏原本的家,幸福的三口之家,却因为他自私自利和神秘人合作将她爸妈骗走,如今不知去处!

         而她,被人追杀,身死重生,前路茫茫,落入未知的命运和世界。

         如果沈清苏不是沈清苏,那么眼前这个毁人家庭做了坏事的人就该送去十八层地狱!

         但正因为是沈清苏,所以她怎么会让他去十八层地狱那么简单,留在世间继续受苦多好,陪着她也不会那么无聊了!

         李兴泰,不要以为你变成这副模样就会让她多同情你一点,很可惜,她向来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然后呢,锱铢必较,百倍偿之!

         李兴泰看到她奇特的神情,感受到一股令他不安的气息,立马捏住呼叫器狂按,“哒哒哒哒哒!”却不见有反应!

         沈清苏朝着他扬了扬旁边被拽下来的电线,“大叔,轻点按,不着急,没人跟你抢,请继续!”

         李兴泰怔怔松手,张了张嘴巴,突然大喊:“救命啊救命啊!快来人啊,有人要谋杀啊!快来人!我快要死了!”

         激烈的喊声就像大街上耍横的泼妇,引得沈清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李叔啊李叔,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既然胆子那么小,当初为什么要做坏事,为什么要背叛!爸妈要是知道真相,肯定会失望难过!

         爸爸妈妈……沈清苏想到那两个没良心的,心中一阵酸痛和思念。

         我很想你们,你们在哪?快出来见见我好吗?我现在已经克服了好多毛病,也改掉了一些缺点,甚至可以和你们一起去历险去挑战极限,只要你们出来!

         沈清苏咬了咬唇,心口狠狠一揪,钝钝的痛,和至爱的家人分开的感觉,李兴泰,我要一点一点加诸在你身上!

         由于看到熟人从而勾起无尽的思念和心酸,沈清苏却因此笑得越发灿烂,这是她要发怒的前兆,“别喊了,听不到的!”她好心提醒,傻烟在这里设置了屏障,再吵也不会有人听到。

         李兴泰喊到嗓子都嘶哑的时候才停了下来,看到女孩脸上的讽刺表情,这让他恼羞成怒,“你到底要做什么?小心我报警把你抓起来!”

         “我只是想问你些事,很简单的!”沈清苏看他强装镇定吓唬人的样子笑了笑。

         李兴泰根本不想理这个臭丫头,想都没想就一口拒绝,“我什么都不知道!”

         要不是现在身在异地受人监控,他肯定会找人好好修理修理她!竟敢威胁羞辱自己!真是找死!侧了侧目,他又不死心地去拿旁边桌子上的手机,准备找人把她带走。

         沈清苏替他把手机拿了过来,放在掌心上一抛一抛,“大叔,你看不起我吗?那么想要手机……求我,求我我就给你!”

         李兴泰彻底怒,愤愤地指着她的脸大骂:“臭丫头你是吃了狗胆吗!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怎么滚的?你示范一个给我看?”沈清苏好心跟他商量,却得到这样的回复!“大叔,你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嗯?”话音一落,沈清苏立马将他从床上推了下去!

         嗵!重重一落!李兴泰在地上滚了几滚,吓得不轻,连忙抓住一旁的凳子腿向慢慢靠近的她挥了过去!面目之狰狞,似是想要一把砸爆她的脑袋一样!

         “大叔,你真不温柔!”一个病人的力气,沈清苏轻轻松松拿下,拽过他手中的凳子坐了下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跟你好好说话,你非要把事情闹大,这是要谈不拢的节奏吗?”

         “你再不滚出去,我让沈大少杀了你信吗?沈大少你知道吗!臭丫头,不要自找死路,想要和魔都的权势作对!”李兴泰见赶不走人,也吓唬不到这个丫头,立马抬出沈大少!

         沈君安呐!世界真小,沈清苏眼睛转了转,李兴泰怎么和沈君安有一腿的?她抛着手机的动作一顿,李兴泰见了立马露出惊喜!

         却在这时,沈清苏掌心中的手机响了起来,两个人同时一静,李兴泰心脏提了起来,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沈清苏低头看了一眼屏幕,笑了,“说曹操曹操到,你的沈大少打电话过来了!要不要接通?”

         李兴泰吞了吞口水,觉得她的反应有些奇怪,她不是应该害怕吗?就算不认识沈大少也该对突然打过来的电话慌手慌脚吧!

         那么大的岁数第一次被个名不见经传的臭丫头威胁,李兴泰心里暗暗记下了这笔仇,想着就算是麻烦沈大少也要把她处理了!

         “快接快接……”李兴泰凑过身子想要去抢,却突然停在半空中!

         “乖,不要说话啊,要不然我就会用水果刀切断你的喉管,相信吗?”沈清苏一边笑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一边接通。

         李兴泰果真不敢说话,惊恐地望着她。

         “我听说你今天醒了,怎么那么久都不给我打个电话?还需要我亲自打过来吗!”对面的声音满是怒气,就像喷薄的火山,“李兴泰,我给你三分钟!爬也要给我爬过来!我在1217!”

         “沈大少,快来救我啊!”

         叮咚叮咚!沈清苏还没来得及挂呢,对面那人就挂掉了,没有听到李兴泰惊恐的呼救!

         沈清苏咧了咧嘴,还真的是沈君安,这一下子都聚到一块来了……小萝莉碧眸璀璨,“你的沈大少都不来救你了!看看,没人要了吧?很孤独吧?是不是觉得被世界抛弃了只剩下你一个人?”

         没关系,这种痛苦你让我体会过,有我陪着你呢!

         李兴泰不断后退,尤其在沈清苏拿着锋利的水果刀步步趋近的时候,他捡起撞翻在地上的茶杯、水果,一咕噜地往她身上砸去!

         沈清苏皱眉避让,“别闹,我们只有三分钟的玩耍时间了!”捡起滚在脚边的苹果,她低头削了起来,“先说说你和沈大少有什么关系!”

         “关你屁事!”李兴泰涨红了脸,依旧不说!

         沈清苏削好苹果啃了一口,“看来真的不能好好说话了……沈氏夫妇你知道现在在哪里吗?”碧眸幽暗,让看到的李兴泰陷入呆愣,却木木地摇了摇脑袋,“……不知道!”

         催眠了以后得到这种结果显然是沈清苏没有想到的,更想不到的是李兴泰竟然已经被催眠过一次了!而被催眠的内容竟然是她想要问的东西!

         还是相同的第三催眠术!是谁?沈清苏想到教她催眠的老师……

         可惜,又一个可入手的人废了,以她现在的能力,还解不开种在他脑海深处的催眠,所以想要从他这里问到很难。

         沈清苏抿了抿唇,将水果刀塞进他的手里,“割腕自杀!”

         李兴泰愣了愣,眼睛在闪烁,显示他正在试图和催眠抗衡,犹豫了半天才在手腕上划了一刀。

         力气很小,只微微划破,沈清苏拿过刀重重一划,“死了就算便宜你了,活着可要继续受苦哦,你想清楚!”

         沈清苏起身,下一站,1217。

         ------题外话------

         推荐基友文,《国民老公赖着你》,夏寐

         一对一,宠文,男强女强,虐渣暴爽。

         【一句话简介】本是场虚情假意的爱情真人秀,却演变成世界瞩目的豪门骗婚?!

         小剧场

         一夜激情后,裴以沫认真跪下,“缪宝,别弄啥假设婚姻了,来真的吧,嫁给我。”

         女人轻笑,“我们家不缺钱,我凭什么要跟你?”

         ……

         两天后,拍摄中,裴以沫又跪下,“缪宝,嫁给我。”

         缪宝看看镜头,腼腆笑着,“好啊。”

         男人囧了,“女人咋变这么快?”

         缪宝眨眨眼,“这只是个假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