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6 直面痛击(上)
        沈君仪看到众人目光落在沈君安身上,好像在等着他做出决定,连忙拉住他的胳膊,“大哥,别走!别被这个小妖精骗了!”

         沈君安压根没想走,被她这么一拉,脸上迅速划过尴尬,“千先生,还是把上面的女孩放下来吧!”因为距离问题,沈君安也不确定上面的人是谁。

         但沈清苏这么说了,没准他们真的被她摆了一道!娅娅到现在没有出现,这让他心口一沉,忍住被沈清苏狠狠戏耍了一把的怒意,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上面的女孩”,而不是他的妹妹。

         沈君安不想承认!

         他害怕他们真的让他淌泥潭去救人,就算不死不伤,众目睽睽之下,脸面也算丢尽了!

         沈君安不是白瀚月,沈君娅也不是沈清苏,沈君安心想自己和千城是一个队伍的,他没道理为难自己。原本给白瀚月准备的游戏被沈清苏给弄砸了,到此就应该结束了。

         沈君娅却在上面将他们的谈话听得清清楚楚,前一刻没什么来往的白瀚月义无反顾地过来救她的时候,她以为自己的白马王子降临了!

         可下一刻害她变成这样的臭哑巴一来,白马王子迅速转身秒变路人,他不会来救她了!怎么可以!沈君娅在上面意识到这个,立马吓得泪水糊了满脸,想喊想哭却被捂在嘴里,脸色瞬间憋得通红。

         她使劲扭动起来,双手被捆吊在上面,痛得要死!呜呜!

         在这个时候,她听到臭哑巴替她说话了?大哥,快来啊,我好怕,底下都是鳄鱼!我要死了!

         没过一会,她就看到大姐拉住大哥不让他过来的场景,沈君娅惊得瞪大眼睛,大姐她……为什么不让大哥来救自己?

         沈君娅没想到会碰上这种可怕的事情,她只是想让臭哑巴弹不了钢琴而已,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快放她下来!她在内心哀嚎,想不明白臭哑巴都替她说话、白瀚月都来救她了,自己的两个亲人为什么无动于衷!

         她当然不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白瀚月会来救她?

         同样是十岁的女孩,白瀚月却没怎么注意过她,偶尔看到她一眼,也只是在心里立马做出对比——

         还是小丫头更讨人喜欢!聪颖慧黠,勇敢成熟又不失一个女孩的灵气和可爱。

         完全没有可比性!沈君娅在白瀚月眼里自然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看都懒得看一眼的那种。

         沈君娅同样不明白沈清苏让沈君安去救她,不是替她说话,而是在坑沈君安!

         所以在千城复杂难辨的目光下,在他准备开口就此将沈君娅放下来让事情结束时,沈清苏轻轻挑了挑眉,“不会吧,你把这些人都叫来,就这样让他们空欢喜一场?”

         秦琨紧跟着发出一声倍觉扫兴的声音,“切!千城,游戏都已经准备开始了,你就要喊停,不带这样逗人的!”

         千城却一直狠狠地瞪着沈清苏,白瀚月眉一皱,挡在沈清苏身前,语气有些不以为然,“所以千先生是准备信口雌黄了吗?”

         沈清苏从他身后伸出脑袋,“啊,那既然是这样的话,大家都散了吧!”

         散了?众人挤作一团就这样扫兴而归?虽然主角从白瀚月换成沈君安落差有点大,但丝毫不影响他们想要看戏的心情。

         “沈君安,快去吧!我都看出来了,上面吊的人是你妹妹!你妹妹都不去救,那我还真想不出来谁该去救她!”有人说。

         “是啊,千先生,你特地准备了这些东西,总不能白费吧?我们特地跑到这里来给你捧场,总不能白来吧?”第二个人说。

         于是第三个人第四个人……大家的声音混在一起,意思很明显,他们在逼他做决定!逼沈君安下泥潭!其实他们也有讨好白瀚月和沈清苏的意思。

         这两天下来,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白瀚月的强大果真名不虚传,不能惹!绝对不能惹!在此之前,却还有一个人比他更不能惹!

         那就是沈清苏!

         这女孩不是简单人物,她站在几个男人之间丝毫不显突兀,脸上表情也不见丝毫怯懦,反而从容、游刃有余,更何况他们不敢惹的白瀚月还站在她的身后,愿意用生命和尊严相守!

         所以这个女孩不想结束这场游戏,他们也极有眼色的不想结束,同千城抗议起来,还在旁边鼓吹着沈君安。

         沈君仪急得跺脚,恨恨地看向沈清苏,大骂:“小妖精,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闭上你的臭嘴!”骂完还不解气,朝她狠狠甩了一耳光过来!

         白瀚月眼中闪过杀意,却被沈清苏拉住,沈清苏看似不避不让,却在她奔过来快要落下手掌时,迅速闪了过去!

         沈君仪拍了个空,由于惯性重重摔趴在地上。她狼狈地抬头,对上爬了半个身子上岸的丑陋鳄鱼,“啊啊啊啊!”

         “吵死了!”千城大喝,“给我闭嘴,否则就把你扔下去!”

         沈君仪不顾形象、涕泗横流地后退,使得场内原本还觉得她像个标准大家闺秀的太太小姐们频频摇头。

         这点场面都镇不住,真够小家子气的!

         宋兰溪这个时候才赶到,一进来就看到这副场景,气得心肝直颤,忍了好一会才忍下来,“沈清苏!”她走了过来,脸色绷得像个严厉的大家长,“你还记不记得你姓沈!你在这里做什么?对自家人赶尽杀绝吗!”

         “赶尽杀绝?”沈清苏咀嚼着这几个字,抬头对上她,心想之前被绑架的事、孟韶雅孩子被害的事情都没有跟她算呢!

         “我只是想让大哥去救沈君娅而已!我怎么赶尽杀绝了?难道大哥去救人就会死?”沈清苏神情委屈至极,语气也泛着不解。

         大家明明知道不是那么回事,却一致的心疼了,跟着目光就有些谴责地看向宋兰溪。

         宋兰溪气不打一处来,果然是小妖精,这么小就会祸乱人心!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沈清苏却不耐烦了,定时炸弹还有十三个小时,她的事情还没做完,哪来那么多时间和他们耗!

         所以沈清苏看向沈君安,“大哥考虑到现在有没有考虑好,去还是不去?要不然我把自由者号给你?大哥,你快去救救沈君娅吧,我看她都要被吓傻了!只要你把她救下来,我就把自由者号给你好不好?”

         白瀚月辛苦给她赢来的自由者号,她转头就这样许给自己?还有这种好事?沈君安惊疑不定地看着她。

         秦琨和千城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她要玩什么了,唯独白瀚月一声不吭,默默地支持她的决定。

         有人见此,立马批评起宋兰溪,瞧人家小姑娘多实诚多善良!为了让沈君安救人,她都拿出自由者号了!

         前面让白瀚月辛辛苦苦打了三场,这会只要沈君安把沈君娅救下来,她就给他!真是天大的好事!听到的人都有些心动,他们去救人算不算数?

         这个时候沈君安却是答应也不行,不答应也不行!

         这个臭丫头又在坑他!

         要是他答应了,别人会说他什么?亲妹妹挂在上面性命垂危他都无动于衷,结果沈清苏把自由者号拿出来了,他才答应?真是见钱眼开、无情无义!

         要是他不答应,别人又有话说了,自由者号都拿出来了,你还不答应?这是有多害怕啊!怂货!孬种!

         千城一愣,也想到了这里,眼神随之一深,这个丫头竟然在以牙还牙!

         刚刚他把这样两难的局面丢给白瀚月,这会她立即就报到了沈君安身上!

         与此同时却在打自己的脸!

         很好很好!果真是Albert家族的人吗?就算外表看起来再良善,本质里却是个丝毫不吃亏、得理不让人的吸血鬼!

         千城走了两步坐到一旁的靠椅上,指着沈清苏,“这件事你们自由决定,我不插手了,反正自由者号现在已经不是我的,而是你的了!”虽然被一路打脸,但千城每次都能很快地接受事实,最后将自由者号拱手让人也眼睛都不眨一下。

         实际上他的心底却掩着深深的冷笑,没有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局是什么!

         自由者号已经变成这个女孩的了?众人听到千城这样宣布,都忍不住羡慕、惊叹,爆发出声声议论。

         反观沈清苏,好像完全不知道自由者号的分量一样,脸上再平静不过。这样令人兴奋的关键时候,却去提醒沈君安,“大哥,快点啊!把沈君娅救下来,自由者号就是你的了!”

         沈君安脸一沉,她越催他,他就越担心她是不是捣了什么鬼!

         直到沈君娅将嘴巴上的胶带挤了下去,又哭又喊:“大哥,我怕!快来救我!”沈君安才往前走了几步,该不该救?

         可是有自由者号呢!要是他真的救下来,这个臭丫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这么说,能不把自由者号给他吗!

         如果有了这艘游轮……沈君安开始幻想起来,沈君娅的安危在他眼里如过眼云烟,真正能在男人心里留下痕迹的,并且值得他去拼一把的,只有切切实实的利益!

         无上的利益!

         他走到泥潭边缘,在众人的屏息下抬头,脸上全都是担心心疼的表情,“娅娅,别怕,大哥来救你了!”

         好一副情深义重的样子!

         沈清苏嗤笑,在沈家这里真是长见识了!这样想着,她朝前走去,还没两步就被拽了回去,狠狠撞入男人怀里,她抬头看着紧紧抓住自己的白瀚月,“怎么了?”

         “你刚刚去哪了!”白瀚月声音嘶哑,透着无力和烦躁,手指真的想就这么掐进她的肉里去,看看她的骨子是不是黑的!从始至终,她倒是淡定的不得了,不知道他都急得想要杀人了吗!

         沈清苏蹙眉,这么用力干嘛?她又不是死了,不还好端端站在他面前,“这事我们待会再说,先看完沈君安的表演。”

         ------题外话------

         你们看到这章短小的章节时,作者君已经躺在床上睡成猪了,嗯,你们可以拿着小皮鞭尽情地鞭挞~

         啊呜,明天补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