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2 可攻可受
        考试全程两个小时,邓校长原本想将两个少年赶去上课,但看到他们难得集中精力就作罢了。

         转首又看向沈清苏,并没有从她的脸上看出轻松或是困难的表情,她坐在桌前,笔尖摩擦在纸上刷刷刷。

         两个小时后,沈清苏将试卷交给了他,对着担心的沈君念安慰一笑,沈君念瞬间放下心来。邓行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小姑娘还挺淡定的,能考上应该没问题,他就想知道她擅长什么,可以往哪个方向上培养……

         几乎不做犹豫,一个电话打下去,三个专门负责改试卷的老师就奔了过来。

         半个小时后,陆潋脑袋重重一点醒来,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发现那两个人不见了,而本该安静的校长室此刻格外吵闹。

         “过了,成绩很理想……但是看不出来她哪项更好!”老师一说。

         “怎么会看不出来?从来没有出过例外,我们再好好研究一下!”老师二说。

         “看不出来什么?”一个声音插了进来,然而这四人并没有在意。

         “或许这套试卷出的有问题,我们要不要换了题目再让她做一次?”老师三觉得没有看出来是概率的问题,或许再做一套就能发现她的特长在哪里。

         邓行抬了抬镜框,拿着沈清苏的试卷翻来覆去地琢磨。突然目光一敛,试题没问题,她做的也没问题,可巧妙之处就在于她过了这场考试却让人发现不了她的能力……

         “她说她要上高三,你们怎么看?”邓行想到这事。

         “才几岁大啊就要上高三了!”老师二讶异不已,但想到她的试卷做得不错也就理解了,“这意思是只会在圣元待一年?”

         邓行点头,其实说圣元是一个另类的为国家招收、培养和输送特殊人才的教育机构一点都不为过,但是这个性质如此隐秘,会有人知道吗?

         这个小姑娘应该不会知道吧……否则也太恐怖了,他又细瞧了一遍试卷,没有做手脚的痕迹。

         “对了,她不是去做心理测试了吗?打电话问一下齐老师吧!”老师三又说,这么多年第一次出现了一个摸不着底的学生还挺有趣的。

         “你们在说什么?”陆潋奇怪了,这些老师平时不是最喜欢找他麻烦。

         四人从沈清苏的试卷中抽出注意力的时候听到他的话,吓了一跳。邓行咬了咬牙,“陆潋你怎么还在这里!”

         陆潋撇嘴不以为然,狭长的眼中却划过流光,“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四人同时缄默,这个时候电话那头响起一道温柔的男声,邓行瞪了他一眼,“喂,齐老师,那个沈家的小姑娘没什么问题吧?”

         “没问题啊。”对面轻笑,奇怪的语气,“为什么要有问题?”不过就是一个流程走下来,测验一下她能不能在圣元待下去而已。

         圣元,并不如它表面看起来这般光鲜,不是每朵花都能在里面生存、茁壮成长的。

         几人同时舒了一口气。

         “对了,那个叫沈君念的少年说了,什么狗屁的‘生死不论’条约就不签了,他妹妹要是在圣元出事,他豁了命也会让你们不得安宁的!”齐老师温声细语地说,口气里面透露出来的幸灾乐祸让几人眼皮跳了跳。

         进入圣元谁不要签这个东西?凭什么那小姑娘就要是个特殊的!

         “哎,先让沈家那个小姑娘去她哥哥班里面吧。”邓行无奈,批好文件,将她的资料存档。凝思想了一下,叫住要溜出去的陆潋,“等等,你把这个表带给他们!”

         陆潋会乖乖做跑腿的事?起初他肯定会嗤笑一声拒绝,这个时候他却愣了一下,无所谓地拽了过来,又满脸高傲地单腿蹦走……

         这个时候高一A班正在上课,还是令人讨厌的许老班的课。陆潋已经一个星期没来教室了,这会哪敢触怒他老人家!只好偷偷摸摸地从后门伸了个脑袋进去,瞅了瞅,两个人都不在,哪去了?

         “老大,这里这里!”一个圆脸胖男孩一双眼睛不安分地乱瞅,陆潋一出现就让他发现了,打了鸡血般兴奋地朝他挥手。

         “嘘!”陆潋竖了竖手指。

         “严小恪!你来回答这道问题!”

         “在!”圆脸胖男孩悲哀地站了起来,侧脸发现陆潋没义气地跑了!“这个……要用等比公式……”

         圣元的餐厅,没有去教室的两个人坐在桌前用餐,沈清苏妙目含笑,“哥哥,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什么事?”沈君念一边给她拌着沙拉,一边将纸巾递给她。

         “我想出来住。”沈清苏定定地看着他,就看到少年的动作停了下来。

         “不想待在沈家?我陪你!”少年不管住哪,能和她在一起就行。

         沈清苏慢吞吞地擦着手,“我想一个人住……”

         “胡闹!”沈君念想都没想就斥责,一个人住他怎么放心!

         “哥哥,这些天你还不够了解我吗?我不是小孩子,昨天生日一过,我已经十岁了……我的意思是,我会照顾好自己!”

         沈君念金色眸光闪烁,像是阳光透过玻璃照在他的眼睛上反射出来的光芒,他只了解了一件事情,就是她飞得越来越高、离他越来越远了!

         “为什么不要我陪?”少年被打击了,拿着筷子没精打采地拨了拨蔬菜。

         理由很多,却不能说,总而言之,沈清苏觉得这个时候就是最佳时机,她积累势力和锻炼能力的最佳时机!

         “我双休的时候会回沈家,你可以陪我啊!我想在学校附近买套房,上学会很方便。你也可以过来看我,上学的时候也能看到。”

         就算不是真正的理由,沈清苏还是很认真地解释,不想敷衍他,但也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事情。

         因为不能让他卷入自己混乱的世界。

         孤独而单纯的少年肯定不知道他的妹妹做过很多不好的事情,甚至杀过人,沈清苏本心不想让他发现自己的另一面,那一面冷血、残忍、黑暗、嗜血……

         Arlen正是发现她的这一面才重视起来,有种同类人的气息,所以他称她黑兔子。

         少年发了一会呆不知道想了什么,“买房子……钱要多少?银行卡给你,不行,房子我要好好选一下……”

         沈清苏怔了怔,突然按住他的手,“哥哥,谢谢!你同意了?”沈清苏感动不已,没想到他会这么好说话,原以为他会强烈反对的……可正是什么都不问、无条件支持才是她的好哥哥不是!

         沈君念好像和她初次所见的那个沈君念不太一样了,不再想着囚禁她,反而一步步地退让,却从未离开,好像回头就能看到他对她说:娃娃,好好走,我负责守护!

         沈君念,哥哥,我也会让你幸福的!沈清苏下定决心!

         “不用给我钱,我自己有。”沈清苏从John那里拿回一笔之前投资在他身上的钱,买房子用不了多少,剩下的一些再钱生钱好了。

         沈清苏想要赚钱还是很容易的。

         只不过,“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钱哪里来的?”沈君念嗖的一下抽回手,一脸严肃,“是不是白瀚月给你的?”

         这又和白瀚月有个毛关系,沈清苏摇了摇头,“不是。”

         “那你想要出来是不是他出的主意?或者是他怂恿你的?”

         这跟白瀚月更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了,沈清苏接着摇头,满脸无辜,“没有的事。哥哥,你在沈家要注意他们一群人,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就跟我说,不要憋在心里面……”解决完自己的事情,沈清苏开始担心他的安全。

         “不要跟我转移话题!你说说,白瀚月是不是从中作梗了!苏苏你还小,不知道他那种人……”其实沈君念也不知道他是哪种人,但还是信誓旦旦地说:“就会骗小孩子!”

         沈清苏挑眉,难道白瀚月之前骗了很多小孩子?只不过她又不是真的小孩,跟她有什么关系。

         “苏苏,眼看着你长得越来越快了,相貌身材也慢慢长开了,男人……咳……”沈君念有些犹豫该不该给她灌输点常识……

         沈清苏认真听讲,内心里面已经笑翻了,他不会要给她进行性教育吧?

         其实性知识什么的,她都可以做他鼻祖了,什么没见识过,还需要一个青涩的少年来教?

         当然作为哥哥想要行使权利,教育两句,她也是愿意认真听的,沈清苏摆出洗耳恭听的表情,却让沈君念突然说不下去了。

         沈君念可不纯情,该知道也早知道了,虽然年纪小没经历过,但不代表他会像白瀚月那般连艾斯艾木都不知道。

         他之所以说不下去是因为为难,因为他要像一个女人一样道听途说、胡说八道,但为难并没有持续多久,突然拉近距离,“我和你说……白瀚月,其实喜欢的……是男人!”

         圈子里都这么说的,也不算道听途说,少年这样安慰自己。

         沈清苏满脸惊讶,“原来如此!”她之前也这么觉得,“是不是和秦大少是一对CP?”

         秦大少?沈君念对他唯一的印象就是他老是来找自己,求贤若渴般邀请自己加入什么迪特内部组织的。

         不过沈君念确凿无疑地点了点头,“没错,就是他!”天知道他连白瀚月和秦琨认不认识都不清楚!

         沈清苏点了点桌子,如果说初次见识到秦琨那个雌雄莫辩的长相和啰嗦的性子以后,她断定他是受……

         那么和白瀚月一番接触以后,她倒是搞不清到底谁才是受了。

         纯情、经不起撩拨、辛苦忍耐的样子真是很……沈清苏揉了揉眉头打断乱七八糟的思绪,比起女人一箩筐的秦大少,他才更像受吧……

         或许攻受属性不明,可攻可受也说不定。

         沈清苏,你有胆子不自己YY,去和白瀚月说,他绝对不会掐死你的!

         ------题外话------

         感兴趣的亲可加群忠犬联萌,群号:伍、肆、贰、柒、玖、伍、玖、肆、柒,无门槛,颜色等你来调戏嘛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