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3 割了你丫的
        看到前面突然倒下去的女孩,宋昱宸猛地一个重刹车——吱嘎!

         开门下车跑了过去,将她抱起。

         乐纹晓不备之下被吓得不轻,还没来得及骂人,对方就已经走远,将晕倒过去的沈清苏抱了回来。

         看着男人臂弯中毫无防备的小脸,乐纹晓的神情有些惊疑不定,“催情药怎么会晕?”

         “我就说不要用药,先去医院。”宋昱宸满脸不悦,将她放好,迅速开起车来。

         乐纹晓有些讶异地看着他,“你以为你能对付得了她吗?刚刚她的表现你不是没看到,想要得到她就要不择手段,你这是什么态度……去什么医院,还不趁她晕倒尽早下手!”

         “……”

         “宋昱宸,你怎么不说话,这是我们约定好的东西,大金湾区的土地合约只有在你把她变成自己人以后才会生效!”

         “你以为我稀罕?”宋昱宸冷嗤,频频透过后视镜看向后座上的女孩。

         乐纹晓一噎,“我知道你感兴趣的是这只猎物,正好我们不谋而合,我只是想让她从白瀚月身边消失!未防夜长梦多,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去医院,在车子里就可以把事办了!”

         宋昱宸蹙起眉头,又听她说:“你要是去医院把这丫头弄醒了,我敢打保票你绝对会得不到她!”

         “那去酒店。”宋昱宸纠结再三,开到了市里面最大的酒店,开了个最好的房间,小心翼翼地抱着女孩,乐纹晓想碰一下都碰不到。

         乐纹晓看着他一系列的反应,脸色骤然变阴,“你不会喜欢她吧?”

         “不可能!”虽然答得果决,脚步却凝滞了一下,乐纹晓发现,脸色更加难看,为什么她身边的人都对这个臭丫头念念不忘!

         一想到这里,乐纹晓就嫉妒起来,还不是一群见色起意的臭男人!

         “既然如此,那我就刮花她的脸。”乐纹晓从桌子上拿了一把水果刀朝着被放在床上的沈清苏走去,原本只是想试探宋昱宸,可是越走近她,她就越兴奋!

         满脑子都是划花她的脸让她毁容,不行!乐纹晓想到这里,现代科技那么发达,整容技术也越来越好,这点划伤肯定能治好,一定要想个让她治都治不好的办法,乐纹晓眼底酝酿着疯狂,冰凉的刀尖刚碰到她细嫩的小脸,宋昱宸就迅速夺了过去,“你做什么!”

         “你果然是喜欢她的!”

         “你可以滚了!”

         “砰!”乐纹晓被赶了出来,却笑了起来,很好,喜欢就喜欢,越喜欢肯定越想得到!

         等到他办完了事,她就可以来个彻底的了断!

         宋昱宸不放心地将门反锁上,朝她走了过去,全身都快颤抖起来,他终于要得到她了!沈清苏!

         此刻他已经分不清这种感觉是爱是恨,伸出手流连在她的面庞之上,宋昱宸的目光变得痴迷诡异,真美!

         越得不到越想得到,此刻就是宋昱宸最好的写照!

         女孩就像是上帝的宠儿,身上每处无一不是经过精心打造,宋昱宸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将她看清,结果这份痴迷变得愈发浓重,看着看着,他的呼吸急促起来……

         男人站了起来,解开衣服,担心到嘴的鸭子会飞,越发不放心,万一让白瀚月或者是他的人打扰了他的好事怎么办。

         所以他丢开裤带忙将窗户关好锁上,还有浴室,他走了进去。

         沈清苏爬了起来,小脸有些郁闷,她保证他要是再敢摸一下,她绝对会废了他!

         等等!为什么不废了他?

         沈清苏唇角一勾,对付这两个在背地里想要百般谋害她的小人,就该……碧眸凶光一现!

         宋昱宸出来看到床上的人突然不见时惊了惊,“沈……”

         “大金湾区的地皮不是还没有对外招标?”

         男人猛地一回头,就看到沈清苏靠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他刚刚扔下的皮带,漫不经心的慵懒模样让他喉结翻滚起来。

         “怎么,哑巴了吗?那块地政府不是征收了过去还在规划吗?”

         “你怎么醒了?”宋昱宸一时警惕,知道女孩的身手不弱,根本没心思回答她的问题。

         沈清苏垂眸有些失望,“看来乐家已经内定了,真有门路,不愧是地产界的大鳄!那块地我看上很久了!”

         “我给你!你想要那块地我就给你!”宋昱宸眸光一亮,认真地说。

         “你给我?”沈清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天真烂漫,宋昱宸却看到其中的讽刺,“乐纹晓让你办了我,才会送你这块地,然后你再转手把地送给我?意思是说,我沈清苏为了块地就要做起皮肉生意,就要卖给你?”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不知为何,她讽刺的面容有些扎眼,明明就是如此,他就是想得到她,不择手段地得到她,可现在……

         “衣服都脱了还跟我纯洁?”沈清苏又笑了,笑得意味深长,上下打量起他的身材,“唔,锻炼得不错!”宋昱宸比白瀚月多了丝人味,怎么说,大概就是那种碰过女人后才会有的味道。

         宋昱宸整个人都被定住了一样僵在原地,想到当初和胤说的话,她,的确够辣!呛人!够味!

         意外地让他全身都得了劲,一时忘了敌对关系,他迫不及待向她走去,“啪!”膝头一痛,他差点被她抽得摔倒在地!

         沈清苏收回皮带,眉眼如画弯了弯,“用起来还挺顺手的!爽不爽?”

         嘶!宋昱宸原本恼怒的面容瞬间暗沉,抽气,竟然答她,“爽!”

         沈清苏给了他一个鼓励的表情,“还想不想更爽?”

         宋昱宸觉得自己肯定被她魔魅的样子给蛊惑了,所以才没有判断力地说:“想!”

         沈清苏站了起来,“真乖!”如果不是身高不够,她会摸摸他的头算作奖励的。

         嗯,一个巴掌一个甜枣,训狗的方法。

         “想爽,自己躺床上去!”

         噗!躲在暗处的人惊得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完了完了,主子又被戴绿帽子了!

         宋昱宸没想到她会这么主动,直觉有鬼,却根本拒绝不了,一边怀疑,一边比狗还乖地躺了下去,胸口剧烈起伏按捺着一身的欲望!

         整个房间都飘起奇怪的气息,沈清苏不喜地敛了敛眉,还是速战速决吧。

         她拿起乐纹晓之前丢下的水果刀,冰冷的刀尖从他冷峻的眉峰慢慢下滑,抵达喉咙之时,宋昱宸紧张地睁开眼睛,刚要动手,女孩就一脸警告:“敢动?”

         男人果真不敢动了。

         当刀尖微微划破皮肤,带着刺痛和酥麻感,宋昱宸控制不住地闷哼出声,沈清苏勾起嘴角,“闭嘴!”

         男人很快就闭嘴了。

         躲在暗处的人捂住鼻血,只想喊一句,好H好暴力!

         主子这绿帽子都绿油油的了!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杀了一了百了,沈清苏也做不到动辄就杀人,在被某位首长警告过后,沈清苏觉得,她要低调一阵子了。

         目前她还没这个能力公然挑衅,与一国最高领导人反着来。

         她的行事准则,以牙还牙!倘若惹急了她,她就会跟你玩狠的,然后,狠不了的,她就从源头切断弊病——

         你不是次次想对我下手吗?

         那我割了你丫的看你还敢不敢、动不动得了这个心思!

         沈清苏享受这种训狗的感觉,就像上帝玩弄世人,只手操控风雨的感觉。

         刺拉!她划开他最后一层遮羞布,扬手——

         手机响了!

         宋昱宸恢复神智,整张俊脸由红变紫,由紫变黑,然后彻底一白。

         沈清苏急忙用皮带将他绑好捆在床头接起了电话,咳咳,这个电话她不敢敷衍,尤其在做了亏心事以后!

         “和家葬礼上,你没事吧?”

         “没事,对了,葬礼现场那么多冰毒是你派人放的?”

         “嗯,你现在在哪?”

         “哦,家呢,我在家!”看到宋昱宸想要说话,她急忙用枕头压住他嘴巴!

         “是吗?你让吴梦寒接个电话。”

         “咳咳,小寒出去了。”

         “那你让小白叫两声。”

         “小白也出去了。”感受到对面瞬间没了声息,她忙反应过来,“我的意思是,小白跟着小寒出去了,他们去外面溜圈了,嗯,溜圈!”

         “那你一个人在家里做什么?”

         “我……玩玩具,我今天发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现在正在琢磨呢!”

         “什么玩具?”

         “白瀚月你今天废话怎么那么多!”

         “因为你心虚了,老实交代,你在做什么?”

         “好好好,我说还不成,我在切萝卜!你手怎么那么长,我切萝卜你都要管了!”

         那边男人的声音瞬间温柔,“不要伤到手了!”

         沈清苏心想这还差不多,她本来就在切萝卜,干嘛心虚!

         挂了电话拿掉枕头,她发现宋昱宸已经晕了过去,吓得她以为她眨眼间又杀了一个人,摸了摸他的鼻息发现还算正常她才舒了口气。

         在晕迷中割了他真是便宜他了,沈清苏再一次扬手,狠狠——

         咔擦!

         闪光灯突然在眼前一亮,沈清苏迅速回头,这个时候才发现房间里多出来的一个人!

         被人拍下证据了,她来不及再动手,跳下床一脚踹向柜子旁!

         秦天手持相机从里面滚了出来,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沈清苏发现他就是刚刚一脸酷拽的男人!

         三句话不离他主子!

         这会也是,他指着她大骂:“沈清苏,你死定了!你竟然出轨!我这就回去跟我主子说!”

         马丹!沈清苏气得骂娘,在他夺门而出时迅速追了过去,直觉碰上这种死缠烂打的王八蛋就不是好事!

         谁知道他口中的主子是谁!

         直觉像是白瀚月,那就更不可能放过他了!

         他娘的既然是白瀚月的人,她刚刚晕过去的时候怎么不见他反应一下,还有这会,她像是出轨吗?她只是想阉割了别人而已!

         想到某个醋坛子根本不会在意这些,她就加快了脚步,运起异能给她带来的速度技能,如风一般嗖地划过!

         顶楼。

         秦天站在边缘上,“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

         “你跳啊!”沈清苏脸不红气不喘地靠近他,发现他嘴边诡异的笑容,直觉不好,果真下一秒就见他跳了下去!

         操!沈清苏飞奔过去低头一看,发现他如蜘蛛人一样攀在玻璃上迅速游走时,她简直想指天骂娘了!

         这是什么鬼!

         眨眼之间,那人已然不见了身影,沈清苏心中一突,还是趁着事发之前赶紧道歉吧,于是忙给某人打了个电话。

         结果上来就问:“白瀚月,你日理万机,应该没有功夫回来找我吧!”其实她还抱着侥幸的心理!

         “嗯?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某人精明的让她根本糊弄不了,沈清苏急忙转换语气,“就是想你了而已。”

         “那我回来!”他也想她!

         “别,千万别!”沈清苏一紧张就暴露了内心的想法,然后察觉到他的危险,立马变身小棉袄,“我的意思是,你跑来跑去挺辛苦的,也耽误工作。”

         “那你来看我?”某人的声音满是期待。

         “哈哈,你们那边的月亮圆吗?”

         “沈清苏!我们这里是白天!”

         “那你们那边的太阳圆吗?”

         “别跟我转移话题!”

         “白瀚月,我爱你!”

         “嗯?”

         “在知道我那么爱你的情况下,你以后要是发现了什么事情,千万别跟我计较啊!我还小,不懂事!您老人家多担待点!”

         白瀚月眯起眼睛,某丫动用起三十六计,是犯了什么错?

         这边沈清苏郁闷地走到酒店大厅,正要出门之时,突然察觉到不知名的危险——眨眼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