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2 八年卖身协议
        沈清苏打开电脑,将游戏包从隐秘的个人空间里拖出来解压,重新安装,输入验证码,做了一大堆准备工作……别问她为什么做那么多,实在太做贼心虚了。

         翼是一个银发美男,等她一上线就用嘶哑的声音向她问候,女主一头瀑布般的黑长直发,巧合的是一双碧瞳星眸,和她一样,奇妙的巧合,很容易就代入了。

         “嗨!”她听到女主甜美的声音,这一节没有互动的剧情,都是蠢傻女主在哭诉自白,沈清苏撑着下巴突然感到有些无聊,话说这游戏是谁设计的?太没品了,能把眼睛的颜色换掉吗?

         胡思乱想中,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沈清苏还没听到翼开口说第二句话就匆匆忙忙将电脑一关,有些慌乱地将电脑藏了起来。

         小白似乎闻到牛肉干的味道,跑过去给沈君念开门,沈清苏刚放好电脑一回头就发现沈君念已经被小白放了进来,这狼崽子!有肉就是大爷了,那么容易就出卖她!

         “你在藏什么?”沈君念好像看到她在做什么。

         “啥?没啊,我藏什么了?”沈清苏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低头将底下的一只拖鞋踢了出去,以掩饰心虚。

         沈君念看了一眼她的桌子,发现空荡荡明显少了一块什么东西,又问:“你电脑呢?”他将一把牛肉干喂进小狼崽子嘴里后擦了擦手,捡起她的另一只拖鞋,眼尾扫到她的后背僵了一下。

         “哦,我发现我不怎么用电脑,就把它收进柜子里了,你知道的,我更喜欢用pad,电脑放在外面容易落灰。”

         越解释,沈君念越觉得她在装神弄鬼,嘴角一勾,“既然长时间不用,就要把电放掉,否则关机了也容易烧坏主板,你把电脑拿出来,我帮你把电放掉。”

         “啊?不用了,本来就快没电了,这会估计开机都开不了了,呵呵!”沈清苏挥了挥手,眼皮乱跳,一抬头就发现他狐疑地看着她,“你不会在用电脑看什么不健康的东西吧?”

         论做坏事被当场抓包的感觉……沈清苏尴尬地揉了揉头发,这才刚决定小小的堕落一天,就被发现了,沈清苏觉得沈君念快要成精了,却还要装作满脸无辜的样子,“……我什么都没看!”

         沈君念没有继续问下去,看她眼睛不同于平常的转动就知道她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这娃有前例,他很不放心。

         蹲下身将两只鞋子套到她光溜溜的脚丫上,他又一次看到这只银色脚环,脚环很好看,映衬着她雪白的肌肤,让人对她的脚爱不释手……沈清苏察觉到他的停顿,想要抽开。

         还没等到她动作,沈君念就放了下来,起身交代一句,“不要赤着脚乱跑,对身体不好!”

         沈清苏乖巧地点头,从旁边把书拿过来,“我就坐在这看书不乱跑。”

         看到沈君念走出去,她忙呼了一口气,将电脑拿出来把游戏卸载掉,清理得毫无痕迹后她才放了心。听到去而复返的脚步声,她捧起书,一目十行,过目不忘。

         因为赚了一笔钱,她寻思着不能老是投到股市里面钱滚钱,这样风险的投资说不定哪天出了个岔就输光了。想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做些稳定的买卖。

         想得出神,沈君念走到她椅子后面她都没发现。少年眸光温柔,在她看不到的范围内,尽情地释放他的爱意。

         爱上沈清苏的都在压抑,无论是以什么样的方式,白瀚月,沈君念,秦琨,宋昱宸。

         沈君念执起她的长发,最近一段时间她长得很快,快得离谱,连头发都跟抽了芽的禾苗一样迅速变长,变得越来越难打理。

         只要不出门,他发现她都随意地披着,连梳都懒得梳。沈君念微笑,看着她的发圈,拿出梳子,轻柔细致地梳了起来。

         沈清苏舒服地闭上眼睛,像一只被打理皮毛的布偶猫,乖巧而优雅。

         他的手指流连在柔顺的黑发中,又一次爱不释手,他梳得很慢,渐渐让她失去戒心,在她每次警戒起来时便用让人无法抗拒的声音说:“苏苏,我是你哥哥!”

         “苏苏,你还小。”沈君念手上不停,温和的语气下酝酿着自己的小心思,“每个年龄段都有每个年龄段该做的事情,早熟不好,也不要好奇大人的世界、盲目地探索……这是一种透支未来人生的做法!过早地经历以后的事情,未来的人生会变得乏味枯燥,也会让你失去前进的动力,所以做你这个年龄该做的事情!”

         沈清苏吞了吞口水,她不就玩了个邪恶游戏,有这么严重吗?只是睁眼时碧眸一闪,她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么多人中,恐怕最不希望她长大的就是他,甚至害怕她长大,因为有可能她好奇和探索的“大人世界”里没有他。

         没有他的世界会让沈君念发疯的,即使他依旧是她哥哥,作为哥哥,可以享有一切哥哥能对妹妹做的事情,可是味道全都变了。

         她会挽着别人的手,会和别人拥抱,亲密,她会爱上别人……别人会取代他的位置,替她穿鞋、梳发……喜欢着她的小缺点,纵容着她的小毛病,既爱她时不时的成熟冷漠,又爱她偶尔的娇憨任性。

         她可以强大无情到没有你,也可以弱小黏人到以你为天地,就是这种若即若离、没心没肺又让人挠心挠肝的她,将他们抓得紧紧的。

         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让她溜了,又怕将她握得太紧惹她不开心……

         这是沈清苏的手段吗?不,她只是在做最本真最自私的自己,很早以前她就说了,喜欢上她的人都倒了八辈子的霉。就算再爱一个人,她也不会因此失去自我,更何况她还没爱上谁。

         可怕可憎的冷血!

         沈君念一切超过界限的期待,沈清苏都不会给予正面回应,她侧眸发现他穿着正式,一身黑色正装,甚至打了个领带,微微讶异,“你穿成这样是要和凯瑟琳出去约会吗?”

         凯瑟琳!凯瑟琳!又是凯瑟琳!

         沈君念握紧她的发梢,发现每次说到某些话题时,她就拿凯瑟琳搪塞!凯瑟琳只是外公的孙女,也就是他的表妹而已!因为认清自己心意又被暗示不可能以后,沈君念整个人都是不对劲的,所以那天晚上看到她的时候,嘴巴一张就多了个未婚妻。

         少年也有自己的骄傲,就算不能高调地爱,也不会爱得卑微,他是她哥哥,在少年看来,失去了哥哥的尊严就不配再是她哥哥!

         这个“未婚妻”也傻乎乎的,不大明白他的意思,又因为对他的畏惧,反正是敢怨不敢言。

         而沈清苏就算知道他们不是那种关系,每次也这样说,次次堵得他哑口无言。

         凯瑟琳被强行拉到两人中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吴梦寒曾经问她和沈君念的关系,她笑嘻嘻道:“大家都是亲人啊!”

         沈君念垂眸看着她,见她又不怎么在意地拿起pad玩起了游戏,松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如释重负还是失望。

         他宁愿她什么都不懂,这种状态也很好,没人跟他抢她。因为有种心态叫作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这样他就可以安心地护食了。

         游戏界面中,沈清苏跟队友换了道具后跑到樱花树下休息了一会,队友见她躲懒立马也跟着走了过来休息。

         十人组成的天雷队是他们的对手,挥着武器发现他们的行为后,立马弹出对话框:怎么不打了?

         沈清苏懒洋洋地回了一句:怕你们死得太惨,让你们养精蓄锐一会。

         对方看到这么嚣张的话,这才注意到大小姐身边的这个小丫鬟,点了下人物的身体发现她的等级,吓!零级就敢这么嚣张了?那他们十级以上岂不个个都是大神!

         虽然大家等级都低,需要从底层打团体战一步步累积经验值升级,但他们这队人之前在其他游戏中早就认识熟悉,在现实中也是朋友。

         天雷队横扫各大网游,赫赫有名,这次他们换个小号到这款游戏中从头打起,随便找了个跟他们等级差不多的团队约战。没想到对方队伍退出去一个怂包,上来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

         窝了一肚子的火的感觉有没有!

         十个人的手指敲击在键盘上好似都能冒出火花,当即在底下的对话区域骂战起来。队友间也不秘密联系讨论作战策略了,这种渣迅速就能秒掉,斗死他们根本不需要策略!

         沈清苏眼睛一亮,目的达到了。

         刚上来没多久,她就发现自己加入的团队根本不是这个天雷队的对手,一路节节溃败,对方经验值嗖嗖暴涨,而己方血力值几度亏空。

         沈清苏观战一会,想要冲上去帮忙却无能为力。

         首先她在游戏中的人物身份就很低微,大小姐跟前的小丫鬟,负责做饭逗趣的一个无关人物,说白了就是调剂剧情的角色,可有可无的那种。

         沈清苏却看准了她的优势,无关紧要的角色往往是最被忽略的那个,战火往往也殃及不到她。等级为零,不想做炮灰,只能选她!

         不能帮他们厮杀的另一个原因是她没有血力值,武力值不用说,也近乎于零,所以注定她做不了主战大将。

         沈清苏到哪里都不会做附庸别人的调剂品,战士做不了,那做军师参谋也行,帮他们制定战术也能累积经验值。

         可是谁信她啊!就算是队友,大家互不了解不知底细,也不敢轻易将后背交给别人。

         聊天室中,沈清苏沉思了一会说:那待会我先带你们赢一场看看效果再说。

         想要服众,自然要看实力。

         于是大家将信将疑地跟着她走了一会,这下看到她仅仅一句话就挑起对方的怒火,让天雷队险些失控,他们激动了。

         沈清苏又说:他们骂战,你们也骂回去,尽量把自己表现得像是什么都不会的新手!

         众人回:明白你的意思了,行,骂人谁不会,我们要把他们骂得狗血淋头!

         站在樱花树下,沈清苏看着两方人马隔江相骂,又说:我建议我们改下队名。

         儒雅书生质疑:地火队不是挺好,改了多麻烦!

         大小姐:小晴丫鬟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了,对方天雷,我们地火,什么鬼名堂,天雷勾地火吗?总感觉被压了一头!小晴丫鬟,你说我们改什么名字好?

         沈清苏手指在屏幕上停了一会,半天后输入:扫雷队怎么样?

         打铁匠:噗!扫雷?好啊!就扫他妈的天雷滚滚的天雷队!

         烨王:前方高能,请自带避雷针!对方渡江过来了,我先去会会他们!

         沈君念发现不过一会,她就成了小队中的核心人物,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担心,怕她输了不开心,于是指了下游戏中小晴丫鬟旁边的那个儒雅书生,“他会叛变。”

         沈清苏讶异地抬头看他,“你也看出来了?其实不是叛变吧……他压根就是天雷队安插在我们内部窃取情报的细作。”

         沈君念不语,好吧,他白担心了,原来她都知道。

         “等会就明白,这人很快就要暴露他的狼子野心了!”沈清苏低头,手指在pad上翩飞,沈君念着迷地看着她。

         正如那句诗所说: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华美绮丽的梦。

         沈清苏在哪个领域都不会居于人下,这样的自信和骄傲,在哪个领域都会大放光芒、吸人眼目。

         游戏界面中,小晴丫鬟是个穿着青衣梳双丫髻的十五岁小姑娘,一双妙手主攻各大美食。沈清苏翻了一下道具,发现除了一大堆的食材就是碗具锅灶一类的!

         连把趁手的武器都没有!难道敌人来轰她了,她就拿铁锅抵挡?

         天!最让她接受不了的就是衣柜里空空无一物。

         小丫鬟自然比不上大小姐美貌倾国,可是连件像样的衣服都不给她,花钱也买不到,沈清苏不平衡了,就算是玩游戏,她也要美美的!

         大小姐在河边玩水,沈清苏操作小晴走了过去,蹲下来悠悠地说:“从今天开始我不做饭了。”

         “什么?你不做饭给我们吃,我们没体力值啊!”

         “我做饭给你们吃,我也不涨经验值啊!”小晴学着她的语气,翻了个白眼。

         游戏中人物在对话,隔远了会听不到,所以儒雅书生朝她们走了过来,靠近时就听到这个小丫鬟反了天了,“一碗白米饭,你给我一块下品灵石……”灵石在游戏中就是他们的交易货币。

         “一道菜,你给我一套衣服!衣服越好看,菜就越好吃,你明白的!”

         沈君念在后面看到,闷闷地笑了起来,有些心疼她的精打细算,“你想要衣服,想要经验值,想要参战,我可以给你开外挂。这个角色配置差,只要你想,我帮你扭转过来。”

         “哇!”沈清苏激动,“那你能帮我把大小姐的衣柜给我换过来吗?我看她眨个眼就换套衣服和首饰,连发型都变了,哼!差距也太大了吧!”

         “嗯!”沈君念答应,一个网游的外挂程序,也是眨个眼就能做出来的,只是还没去做,她就反悔了,“不要外挂,有外挂就不好玩了!你瞧大小姐已经答应了我的要求,我还是不作弊了,不作弊我也能得到想要的,你看着吧!”

         沈君念也想看着,原本他穿一身正装是要出门。虽然因为她的事情,从M国回来那天,他答应了外公继承他的财产和公司,意味着他也要像沈君安那样从商。

         但他没忘记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也就是苏苏鼓励他去追逐的梦想,编程。

         他在这上面的天赋和造诣无人能及,华夏国安局因此盯紧了他,圣元也不会轻易放他离开。

         出一趟国都要被人监视,他敢肯定,他要是做出什么不利于国家的事情,他恐怕再也见不到她。

         为了自由、理想和她,他和国家秘密签了一份协议,算是卖身协议,为国家贡献出自己八年光阴,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这些事情她不知道,她当然不知道,沈君念发现,就算她对他这个哥哥越来越在乎,她也不会轻易表现出来让他开心。她也在压抑,因为她怕他控制不了情感。

         沈君念某些时候的确控制不了,所以他逼自己好几天不来找她,沈清苏好几天不见他人影的时候,就是他在冷静的时候。

         明天就是八月中,他却不能和她一起去夏令营,因为今天就要出发飞往岛国,代表华夏参加一项Java创新商业推广类比赛。

         众所周知,岛国科技向来发达,网络技术在全世界也名列前茅,但因为历史原因,华夏一直跟它竞高低,连场商业比赛都不放过。

         沈君念二话没说也答应了,据说一个编程界的大师会出席此次比赛当评委,他要去。更重要的,他有天听到某娃说,她喜欢岛国的某部动漫里的一个声优……他不喜欢!

         要杀杀他们的锐气!

         战斗力满满,到她这里一晃,现在却不想走了,就这样静静地看她玩多好,匆匆时光好似都温柔舒缓了。

         ------题外话------

         八年是个关键词。关于网游,从未玩过,脑洞出品,行家勿究,嘿嘿。话说第一卷铺垫了很多,出场人物也多,有些慢热,真正有耐心追过来的不知道有几个,但还是莫名的开心。

         对于更新,某习致歉,更新时间晚就不说了,字数也越来越少……因为最近是考试周,考个没完,背书加复习,现在又多了个科目一刷题,忙得团团转~不过很快就放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