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7 赛马场上的英姿
        &nb皮尔斯王子最近春风得意,意气风发,如果不是王室的教养让他有所收敛,他肯定会向全国宣布——菲莉茜雅·艾伯特已经是他的人了,准王妃已经和他同居了,没准婚期会提前,因为有可能她已经怀上了他的小王子。

         &nb不过这事他只跟他的几个贵族朋友说了说,虽然力图保持镇定,可语气里面的炫耀还是清晰可见。

         &nb谁叫他终于拿下这朵罕见的高岭之花、空谷幽兰呢。

         &nb他的朋友皆都唏嘘惊叹,有羡慕有嫉妒也有祝福。

         &nb这日,皮尔斯被他的朋友撺掇着邀请菲莉茜雅来骑马。

         &nb会骑马的不一定是贵族,但是贵族都会骑马,这在y国上层社会是个铁令。贵族不会骑马就像人生而不会走路一样,是不健全的。

         &nb骏马的壮美,马术的优雅,贵族的高傲,三者融为一体会给人带来一场非凡的视觉盛宴。

         &nb皮尔斯心中一动,毫不犹豫就去邀请菲莉茜雅,骑马是展示男人魅力的时候,如果可以邀请菲莉茜雅共骑那就再好不过了。

         &nb而且发生那件事那么多天,皮尔斯一直没有看到菲莉茜雅。虽然两人之间有一个星期只约会一次的规定,但皮尔斯总是在不断地寻找接近菲莉茜雅的机会。

         &nb今天菲莉茜雅难得去了y国皇家音乐学院,却不是为了上课。

         &nby国的二月天正是晚冬时节,风和日丽,微风轻吹。静谧的钢琴房内,米白色的窗帘轻轻飘荡,带进来一缕缕暖融融的光芒,光线如金,铺洒在华丽优美的巨大黑白钢琴上。

         &nb而钢琴琴键上,一个身姿曼妙的女人趴在上面。这时钢琴房内响起一阵轻悄悄的缓慢脚步声,带着点小心翼翼。就在脚步想要靠近这个毫无防备睡着的女人时,忽然传来一声咚!

         &nb金色卷曲短发的男人吓了一跳,脚步骤然停下。他以为她醒了,可是等了半晌才发现原来她睡着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琴键,他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

         &nb男人坐在另一边的钢琴椅上,静静地看着女人的睡容,良久良久。

         &nb不知过了多久,就在男人以为自己可以永远这么看着她时,外面不知道是哪间教室传来了一阵风琴声。

         &nb动听悦耳的音乐往日是男人最喜欢的东西,现在他却皱了皱眉,因为他发现原本睡得安详的女人身子动了动,没一会她就揉了揉额头醒了过来。

         &nb“奥德尔,你怎么在这里?”菲莉茜雅眼神懒散地看着旁边的男人。

         &nb面色苍白却俊美异常的男人微微苦笑了一下,忧郁的茶色双眼中闪烁着菲莉茜雅不能理解的光彩,“我整日无事可做,除了在音乐学院里还能做什么呢?”

         &nb“也是。”菲莉茜雅对他的情绪并没有表现出过多关心,眉眼弯弯随口一说:“想必一个人操劳整个音乐学院挺累的,不过这是你的梦想,应该可以坚持下来!而且奥德尔,你要开心一点,你总是这样郁郁寡欢的。其实换个角度想,继承不了王位,却更自由自在不是吗?”

         &nb“菲莉茜雅,你以为我是想要王位?”奥德尔的笑容更加苦涩。

         &nb对此菲莉茜雅不想多说,转身,手指放在琴键上轻轻跳跃,如同一只只跳舞的精灵,谱出最美的乐曲。

         &nb奥德尔看着这样的她,神情变得恍惚起来,带着点难以察觉的痴醉。没过一会,奥德尔拿起随身携带的大提琴,和她一起合奏起来。

         &nb一曲罢,两人对视一眼,会心一笑,心里则惊叹于对方的音乐天赋。

         &nb菲莉茜雅拍了拍手为他鼓掌,不愧是y国皇家音乐学院的院长,相信他在大提琴方面的造诣已经到了大师级别。

         &nb奥德尔摇了摇头难以置信,“没想到你那么喜欢露拙,竟然藏了那么久。如果不是这次你连考连过几级英皇考级,大家都会以为你是音乐废材。”

         &nb“所以呢?他们的想法和我有什么关系。”菲莉茜雅轻轻撇了一下嘴,满不在乎的样子。

         &nb奥德尔看到这样不羁随性的她,目光更加璀璨起来,可惜她快要成为他哥哥的妻子,他的嫂嫂了。

         &nb菲莉茜雅离开的时候,奥德尔依旧在钢琴房内用大提琴拉着悲伤的乐曲,忧郁王子沉在光影下的身影笔直而寂寞,皮尔斯找到钢琴房,只看到奥德尔一个人。

         &nb“菲莉茜雅呢,我听说她在钢琴房里。”皮尔斯看着奥德尔的眼光满是警惕。菲莉茜雅虽然已经和他订了婚,而且现在是他的人了,在这个一文不值只会音乐的弟弟面前,皮尔斯有很大的优越感。

         &nb但是菲莉茜雅对他的态度远不及对他这个弟弟的态度好,这让皮尔斯十分不满。

         &nb再加上奥德尔整日表现出一副为情所困的忧郁样子,皮尔斯更加不喜欢。其实那么多人中,也就菲莉茜雅不知道奥德尔的心思。自小皮尔斯就不喜欢奥戴尔这个弟弟,长大了还敢妄想他的女人,他更不可能不喜欢,私下里处处挤兑他。

         &nb“忘了和你说……”知道菲莉茜雅不在这里的皮尔斯正准备出去,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转头,“菲莉茜雅已经是我的人了,你知道吗?”

         &nb奥德尔眉目平淡似乎毫无所动,摸着大提琴的手指却停顿了一下,“哦。”他轻轻应了一声,面上什么情绪都没有,心湖已然掀起巨浪。

         &nb“菲莉茜雅本就是你的未婚妻,你想怎么样也是理所当然的。”

         &nb没有看到他难过,皮尔斯有些不甘心,想到他懦弱的性子就冷嗤一声离开了。

         &nb问了不少人才知道菲莉茜雅在图书馆,还看到了艾伯特家的艾琳娜,于是让她带他过去。

         &nb菲莉茜雅此刻在图书馆找着资料,今天来学校主要是写毕业论文。亚尔林当初让她报考两个学校,音乐和艺术,现在差不多都要毕业了。菲莉茜雅学习的时候极其认真,以至于周围的同学看着这样的她,都不敢相信这是平时在课上睡觉、完全不听课的学生。

         &nb有个看不惯她、以为她是个胸大无脑花瓶的女生见此,眼睛转了转故意去挑衅她,还特地拿了一道音乐上的难题毫不客气地问:“喂!你会吗?”

         &nb菲莉茜雅好似没有听到,埋着头做自己的东西,很久都没理她。这个女生有些不悦,就在她准备嘲笑她装模作样时,菲莉茜雅将笔记本电脑一合,笔一放,抬头迅速拿过她的本子,看了一眼问题后就在旁边的五线谱上画了几个音符,推给她就默然地起身离开。

         &nb看着上面的答案,女生有些难以置信地拿着本子怔在原地,后面的同学都很好奇,忙不迭涌了过来,“怎么回事啊?”

         &nb女生的脸色有些难看,“看来是我误会人了,菲莉茜雅的确有两把刷子。”果然她就不该听艾琳娜学姐乱说,然后去造谣生事。

         &nb如果菲莉茜雅要和她计较,她分分钟就被开除的节奏。

         &nb艾琳娜·艾伯特和菲莉茜雅在一个学校一个班级学习乐理和乐器,前者认真学习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赶不上从来不学习的菲莉茜雅,加之艾伯特家里的事情,艾琳娜更是嫉妒仇恨她,所以才会在她的背后说着各种坏话,甚至在学校散播她各种难听的谣言。

         &nb艾琳娜带着皮尔斯找到菲莉茜雅的时候,她正拿着纸质版毕业论文去导师办公室,冷着脸似乎没有看到两人。

         &nb皮尔斯不知发生了什么,以为她知道自己和别的人说了他们在一起的事。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因为男人虚荣本性,他就迫不及待甚至加上渲染把这件本来是他们两个人的私事暴露了出去。

         &nb菲莉茜雅进了办公室,把毕业论文交给负责指导她做毕业论文的导师。导师惊讶地发现才把任务布置下去她就完成了,而且自己从来没有指导过她。

         &nb不会是抄的吧?他表示严重怀疑,带着怀疑的神色通过查重软件检查了一番,很快就发现这完全是她自己的原创,而且写得很出色。导师一张脸立马焕发出光彩来,大大地夸奖了她一顿,最后说:“恭喜,毕业答辩完成了你就可以毕业了!”

         &nb皮尔斯和艾琳娜站在她的身边听到导师对她说的话,两人脸上的神色不一而足,皮尔斯是与有荣焉,艾琳娜满是嫉妒,自己还在为毕业论文愁的睡不着的时候,菲莉茜雅倒完成了?

         &nb不声不响的不会是让别人代笔的吧?艾琳娜决定回去和亚尔宁“好好”说说。

         &nb几人吃过午饭,皮尔斯邀请菲莉茜雅下午去皇家马场骑马,艾琳娜表示要凑热闹,而且多事的把奥德尔也一起拉了过来。

         &nb菲莉茜雅原本和汉德有个下午茶之约,这会听到皮尔斯这么说,轻轻扬了扬眉,趁着他们不备给他发了个短信:汉德先生,对不起[吐舌]恐怕我不能如约而至了,皮尔斯邀请我去骑马,我拒绝不了他也不会拒绝他的[开心]下次再约了,再见。

         &nb这边汉德戴着眼镜坐在桌前一丝不苟地批改着文件,收到她的短信立即有些激动地打开……

         &nb没过一会他站了起来,“管家准备一下,我要出门!”

         &nby国很少会出太阳,这一连好几天不仅出了太阳还有些刺眼,女仆在菲莉茜雅下车时为她戴上了大沿帽。

         &nb菲莉茜雅看着巨大的马场,青草地宽广无边,骏马自由驰骋,这几天有些紧绷的心情瞬间放松了下来。

         &nb几人和皮尔斯的朋友汇合时,加起来已经有了二十多人。发现他们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奇怪,菲莉茜雅就知道皮尔斯做了什么,虽然面上依旧笑着,但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不开心了。

         &nb尤其在她坐在观众席上看到皮尔斯和莉兰妮勾肩搭背、说说笑笑地从更衣室出来时,她这份不开心更加严重。

         &nb顶着她未婚夫的名义就要有为她名誉负责的自觉,就算是青梅竹马也不能这么毫无顾忌吧,y国人又不比r>

         &nb莉兰妮朝着她这边眺望了一下,小麦色均匀的皮肤性感迷人,透着一层令人**迸发的光芒。低胸裸背的骑马装露出两个半圆,丰臀挺翘,腰肢结实,狂野不羁的眼神无时无刻不在放电,饱满的双唇一勾,侧头问向皮尔斯,“你女人怎么不来?”

         &nb皮尔斯也跟着看过去,露出幸福的微笑,满是纵容的语气,“她不想抛头露面就让她看着吧……”

         &nb“那可不行!”莉兰妮眸现暗光,哈哈一笑就朝着她跑去。

         &nb“莉兰妮!”皮尔斯喊了一声,忙追了过去。

         &nb“啪!”就在菲莉茜雅侧头发现汉德坐在另一边座位时,莉兰妮将手中的马鞭抽了过来,张扬肆意的笑声,“菲莉茜雅,敢不敢一起来赛马?”

         &nb“没兴趣。”菲莉茜雅用着惯常的壁花姿态端庄地坐着,和如同野马的莉兰妮相比简直像是驯养的家马,安安静静的样子和莉兰妮跳脱的样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nb所以两人一对上,大家都觉得莉兰妮在欺负菲莉茜雅,于是忙聚了过来拦着她。

         &nb而事实上莉兰妮的确在欺负菲莉茜雅,这时她迅速抽出第二鞭,却是朝着菲莉茜雅的脸——

         &nb“住手!”首相大人怒了,莉兰妮竟敢当着他的面欺负她,连忙快步过来。

         &nb可这一鞭已经甩了下去,就在大家目眦欲裂地以为菲莉茜雅会毁容时,菲莉茜雅突然伸手,轻轻的,真的是轻轻地抓住鞭尾,手上一震,莉兰妮立马被这股劲逼得倒退两步。

         &nb莉兰妮站稳后,不可思议地看着接过女仆递来的手帕优雅擦手的女人,随即咧嘴大笑,“菲莉茜雅,既然有点本事,就不要做孬种!来吧,你要是赢了我,我就把你舅舅送给我的‘地中海之诺’送给你!”

         &nb菲莉茜雅神情动了一下,说到这个就来气。

         &nb还是两个月前,皇家艺术学院举办了一场稀世珠宝拍卖大会,贵族很多人都参加了这场盛会,以高昂的价格拍卖到了很多满意的珠宝。

         &nb菲莉茜雅一开始兴致缺缺,直到压轴上场——地中海之诺,这是十八世纪一个西班牙国王为他的爱妻特地订做的结婚礼物,一条绿宝石手链。据说这颗绿宝石是这场拍卖会中最稀世珍贵甚至无价的珠宝。

         &nb学了珠宝设计的菲莉茜雅也不得不惊叹于宝石的美丽以及手链设计之精巧。

         &nb约定一生一世永不分离的地中海之诺噱头极高,吸引了一大批贵妇和小姐们竞相出手,菲莉茜雅也跟着举牌,原因无他,这颗绿宝石的颜色跟她眼睛是一样的。

         &nb颜色有轻重之分,多一笔则太浓,少一笔则太浅,她眼睛的颜色,至今没有看到有一模一样的替代品。

         &nb这颗镶嵌在银链上的宝石大概是她目前看到最像她眼睛的东西,就连坐在她旁边的亚尔林也说:“一直想着菲莉茜雅的眼睛很美,如果能挖下来就好了,现在有了这个那就不用挖了。”说的好像他原本要挖她眼睛一样。

         &nb于是亚尔林也跟着叫价,菲莉茜雅一看是舅舅啊,舅舅拍了肯定是给她的,接着她就放弃了,最终让亚尔林以一亿英镑叫价成功。

         &nb亚尔林当时也的确是要把手链给她,只是莉兰妮走了过来,“亚尔林大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好像还欠我个礼物。”

         &nb“是吗?地中海之诺怎么样?”

         &nb“舅舅!”菲莉茜雅当时直接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nb“好啊!”莉兰妮立马兴冲冲地接了过去。

         &nb就是这两个卑鄙小人,打破她原定的计划,让她要做的事无限期顺延,然后就等了一个多月……

         &nb现在莉兰妮用地中海之诺做赌,菲莉茜雅站了起来,“走吧。”说着就到后面的更衣室换衣服。

         &nb反正迟早要把地中海之诺拿过来,越早越好。

         &nb赶过来的众人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倒转的剧情,莉兰妮经过汉德身边,“汉德大人不会是看上了壁花小姐吧?”

         &nb“壁花?”汉德露出优雅一笑,意味深长。

         &nb“看来你对你的未婚妻并不了解。”莉兰妮不忘在皮尔斯王子这里烧一把火,皮尔斯的俊脸当即有些铁青。

         &nb穿上白色的女士衬衣后,女仆小心翼翼地给她套上黑色一字肩骑装马甲,系好紧身长裤上的皮带,拍了拍根本没有皱痕的衣角。

         &nb“头盔不用了。”菲莉茜雅淡淡拒绝,第一次做事这么积极,甚至来不及让女仆动手,就自己穿上牛皮长靴,扣紧袖扣后就匆匆去了养马场挑马。

         &nb这个时候大家都在这里等她,看到她一身骑马装英姿飒爽的样子全都眼前一亮,摆脱了一身的慵懒劲后,此刻大步生风走过来的她如同一位所向披靡的女将军。

         &nb皮尔斯见到众人反应,有些骄傲又有些紧张地上前展示自己的所有权,“菲莉茜雅,你骑我的马吧!”

         &nb在此之前,菲莉茜雅一直是壁花小姐的形象,从来没有参加过骑马击剑这样贵族常玩的体育项目,此刻大家看到这样的她,开始激动地期待起来。

         &nb莉兰妮靠在一根木头上双手环胸抱着马鞭,看到众人纷纷涌向了她,嘴角立即勾了一下有些讽刺,“你怎么不去?”她侧头看向汉德,“我怎么不知道汉德大人这么有闲情,还有时间看马术比赛了?”

         &nb“闲情自然是有的,因人而异。”说完汉德就走,他很好奇她会挑什么马。

         &nb莉兰妮的脸瞬间黑了,该死的男人全都是喜新厌旧的家伙!

         &nb------题外话------

         &nb谢谢yrq226宝宝的飘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