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修王府的女人们
    陈清幽突然怀疑自己不姓陈,而姓幸名运!纵观古今谁有她这么幸运?感觉上天特别宠幸她一样,什么都给她安排可好,她只要沿着铺好的路往下走就好了!

     “灵儿,你着魔了吗?”端木陌辰心里的双手抱着欧阳若灵的双肩说。

     陈清幽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九王爷,这个这个是你们家九王妃和我的暗号!”陈清幽继续胡乱编着理由。

     “暗号?什么暗号?”

     这时欧阳若灵也反应过来,吓了一身冷汗,自己到没关系,这要是一下没控制住,把清幽的底细给暴露出来,那可是杀头大锅呀。

     “啊,是,刚刚来的时候我和清幽说了的,只要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就用暗号,呵呵……”欧阳若灵虚惊的说,最后居然是虚弱的笑了。

     可是柳如烟却怀疑的看着这两个人,一路上都是他们三个人在一起,他们什么时候商量好的这么长的暗号?

     “呵呵,是呀,在门口就,就商量好了,本来我还不信王爷的妃子们这么,那什么……呵呵……”陈清幽无力的解释着,就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

     “清幽,是有心上人了吗?”柳如烟问。

     “啊?没有呀!”陈清幽回答!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我认为你这是已经芳心暗许了呢!”柳如烟笑道。

     “我是看他们呀,我虽然没有心上人,可是我知道,女子怎可以如此低贱的去讨好……如果,如果是我宁愿一生不嫁,也不做这样的事情!”陈清幽有些露骨的话真的没太好意思说。她还是硬生生的咽下肚子里了!

     “好一句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端木修夜说。

     陈清幽的脑袋短路了,而且这次还是助力短路!这是什么情况?老婆都四个了,还想再得一人心?他这是祸害良家妇女好吗?

     “这想法不错,可是整个齐楚过除了九王爷现在只有灵儿一位妻子,谁不三妻四妾?”端木逸辰说。

     “你家里的那些三妻四妾是摆设吧?不过我倒是觉得你这样太委屈如烟了!”陈清幽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八王爷钟情于柳如烟,他这么说无非就是给自己留点面子,证明自己精力旺盛,是个合格的种马王爷!

     “清幽,这话不可以再说了!”柳如烟红着脸阻止陈清幽继续说下去。

     “时间不早了,还走了!”端木修夜说。

     他现在就明白一点想要陈清幽留下,他就必须把这四个女人处理掉,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可是这种想法却不收控制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

     “清幽,你还是哥修夜做一辆马车?”端木逸辰故意大声的说。这就是陈清幽当众揭穿他的后果,不能处罚他,总得让她吃点苦头!

     陈清幽机械的回头看着端木逸辰,有机械的说“遵旨,八王爷!”

     陈清幽感觉有四束寒光刺穿了她的后背,她记住了,这个八王爷其实是个腹黑王爷,千万不能得罪,太阴了!

     一上车的陈清幽就故意闭上眼睛装睡,他可不想在给自己刨坑了,再这样下去,非把自己活埋可不可!

     “不用装睡了,我现在只问你一个问题!”端木修夜还是没忍住先开口说话了。

     陈清幽眯着眼睛看着端木修夜。

     “你会离开?”

     “啊?”陈清幽没有反应过来。

     “你回离开修王府?”

     陈清幽看着端木修夜,她不知道端木修夜为什么会这么问,她纠结这应该怎么回答,离开是必须的,可是如果说的太直接,会不会惹恼这个王爷?

     “哦,或许吧,我也不知道,突然来到这里,幸亏王爷收留,只是以后我还没有打算好!”

     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是最好的回答吧,起码不用脑袋搬家!

     “你在害怕?”

     虽然陈清幽回答的让人挑不出毛病,可是她眼底的恐慌还是被端木修夜抓住了。

     “我,我没有呀!”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不,不是。我只是,只是想着刚在我把你四个妃子骂了,你会不会……”陈清幽想说端木修夜会不会剁了她喂狗,可是又想想这样太残忍了,还是不要说了,万一,端木修夜想不出这样残忍的法子呢!

     “本来是应该把你剁了喂狗的!”端木修夜平静的说。

     可是,陈清幽不平静了,她千想万想也没想到刚来到这里,刚找到自己的战友,就要这么悲惨的结局?如果被剁,会不会直接就死了还是会很疼然后血流尽了再死还是……陈清幽不敢在想下去。

     “那个,王爷能不能来点痛快的,剁我估计剁一下也死不了,看在我认识的份上,让我直接,嘎嘣一下就死的那种行不!”陈清幽绿着脸,几乎用恳求的语气跟端木修夜商量。

     “可是,她们跟我没关系!”端木修夜的一句话差点让陈清幽一口气没喘上来,憋死!

     她如果真的憋死了,她那死的得多冤枉呀。

     “说的好像不是你妃子一样!”陈清幽嘀咕着。可是还是被端木修夜听到了。

     “她们就是暖床的,不过……”

     不过?不过什么?能不能不说半截话?这样会让人心里痒痒,好不啦?真是喜欢吊人胃口!

     “他们只不过是给别人暖床的,跟我没关系!”

     靠,这是炸弹,绝对是炸弹,我已经被炸成焦炭了。

     这种荒唐事就算在现代也没有听说过,居然发生在这个古代王爷身上了?这要是被人知道了,这不就是背带绿帽子了?

     “你是说你把你的女人送给别人那什么了?”陈清幽含蓄的说,其实她真的想直接说,可是她怕她猜错了!

     “不是我的女人。是皇上硬送的。”

     皇上硬送的不想收也得收的女人,就必须和这些女人发生点什么?不发生点什么就对不起皇上?陈清幽在不断的补脑,这到底把女人当什么了?

     “那,那她们是不是太可怜了?”

     “与我无关!过段时间把他们赐给那个人就行了!”端木修夜平淡的说,就像再说一件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