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为人
    子鸢的话果然应验了,在他替我挨了第一道天雷不久,我满了一千岁。他比我大,而我却早于他化成人形。那天,暮色还未笼罩青丘的大地,我屁颠屁颠地跑到了子鸢面前。子鸢不敢看我。

     “子鸢,你怎的不快点看看你面前的美人到底是什么模样?”我骄傲地仰起头用鼻子看他。

     绿罗裙翩跹莲动,好似一只会跳舞的蝶儿,一会儿上,一会儿下的。那快乐,似乎能融到人的心里。可是子鸢的心思却是别样的。子鸢是把头硬生生地别了过去。这样子最不像他。“小芷,恭喜你。”

     我仔细想了想,除了之前历劫那次以外,这还是子鸢第一次故意不看我。

     子鸢是个心大的人,至少我这样认为,所以他难过的时候不多。只有在他枝干上画乌龟的时候,他才是这副模样。

     “你快看看,是不是肤若凝脂,唇若含毕丹,我今天还和小姨学会了莲步,走起来好生漂亮。”本来我还想给子鸢跳支舞来着,可是毕竟刚成人,还不太会移动,在狐狸洞偷偷练过一次,差点闪到腰。

     子鸢无奈地看着我的裙角,良久,缓缓抬了眼:“小芷,你永远都是最漂亮的丫头。我早就知道你比我先成人形。”

     那时候,我一直都不懂,为何我的精进让子鸢如此惆怅。以至于,我一直以为他是被我的聪明智慧所折服。于是,我就一副老生常谈的模样,拍了拍子鸢的肩膀:“咳咳,没关系,慢慢努力,总有一日会你也会成人形的。虽然资质不如我,但是总归不差。”

     听了这话,子鸢呛了口风,干咳半天。“那什么……小芷,你还是快点回去吧。这儿风大,不适合吹牛。”

     我听他的,蹦蹦跳跳回了狐狸洞。

     刚回去就听到狐狸洞内叽叽喳喳。当然,这个词似乎不应该用在这里。七嘴八舌?或者是人声鼎沸?总之,是各大长老各抒己见。我在门口听了那么一耳朵。大概意思是白芷这个小丫头,一天天贪玩,不学无术。天劫也是歪打正着找了旁人帮忙。这样下去何时才能飞升?如此一来,如何对得起老祖宗白荀?倒不如送去灵隐阁学艺,那里人杰地灵,哪怕实在是贪玩,学点规矩约束一下也是好的。

     我听到这儿,怎么觉得这个家此时还不能回……

     灵隐阁我可是知道的,在东方紫薇星宿下方的一座仙山上,神仙界近千年出现的,专门收女弟子的帮派。传说不管多顽劣,都能被管束得像是个大家闺秀。虽说比起几万年前的昆仑墟是无法企及的,但是好在六界祥和,也无架可打,于是晚辈也乐享太平,只图发展和繁|衍了。

     在诸位长老散会一前,我做了个明智得不能再明智的决定,赶紧收拾铺盖离家出走。

     这幻化的人身倒是比狐狸样子来得方便许多。双手捻决,很快的,能够带的行李我就都准备好了。蹑手蹑脚地走出狐狸洞,我还没忘记去和子鸢告别。

     “子鸢啊,嘘,小点声。我家里要送我去灵隐阁,那什么,我琢磨着,我年纪尚轻,不堪重任,我先出去避避风头。这个昆仑镜的口诀我传给你。你念口诀的话就能够找到我。”

     子鸢撅着嘴:“你这狐狸,太不厚道,刚刚成人就要丢下故友。若是出去把我忘了,我就把你的消息告诉他们。”

     我对他嗤之以鼻。

     子鸢用叶子帮我遮挡了起来,“小芷,如果一定要去的话,别走太远。我会很快赶上你的。我想再有个五百年,我也会成人形,到时候,我就可以去找你了。还有,你要记得回来看我……”

     我一边听着子鸢的碎碎念,一边将藏在他树洞里的诸多宝贝装进行囊。

     那日,我趁着夜色,一溜烟地跑出了青丘。草还浅得很,刚刚过脚踝,踩上去软软的,好生有趣。听子鸢说,以前我小姨也曾离家出走,还拐回了我小姨夫……子鸢还说,以前有一个叫做塞翁的人,他家里的马离家出走,结果过几天拐回了一匹母马。

     风吹过,撩起一缕头发。

     子鸢望着我走出青丘的背景,良久流下了两行热泪。

     有谁见过树精的眼泪吗?那像极了两行露水。

     不一会儿工夫,昆仑镜发出了声响,“小芷,你可知道,你刚装进包裹里的那些银两有一大半是我的。”

     我思忖了一下,确实是比我藏进去的时候沉了不少。

     “那什么,子鸢,江湖救急。反正你现在也用不着。等你用着的时候,我早就回来了。到时候,我把我那份儿借你。“

     子鸢扯了扯嘴角,“小芷,你是不是犯傻,你都回来了,我还能去哪儿?”

     “那你说怎么办吧……”

     “能怎么办?以身相许吧。”

     “呸,子鸢你个不要脸的,怎好意思说出口。这么两个钱,就像娶媳妇,你也太抠门了。”

     真不知道子鸢怎么想的,近日里越发喜欢开这种玩笑了。虽然我是不会当真的,但是作为一个姑娘家还是会介意。想想子鸢抠门的样子,真是咋舌。还好,他的钱放我这儿替他存着。

     家中长老们终于散会了,众人列成两队准备欢迎我回来,好庆祝我千岁的生日。不知道等了多久,家中的掌事看不下去分了大家一些瓜子和果子,号召大家边吃边等。这诚然是对的。孩子不懂事儿,大人可不能少了礼数。虽然这礼数也不见得大方,但是总好过一直聊天的口干舌燥。

     一说:“这小芷丫头也算是出落得不错,以后一定要嫁个如意郎君啊。”

     一说:“我觉得咱们天狐族好久没有什么热闹的喜事了。小芷丫头的事儿得大办。”

     一说:“你们这些老人家就喜欢咸吃萝卜淡操心。人家还是小姑娘。而且我看她和那树精子鸢走得倒是近。说不定以后子鸢就入赘了。”

     经过这样一个引子,所有话题又扯到了入赘上……

     “还是得有出息。入赘多没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