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子鸢
    自小我最相信的就是一棵名唤子鸢的老树精。

     他希望有一天能够像鸟儿一样飞在天上。

     我很喜欢他的名字。

     也许,我们有着同样的梦。

     他就生长在我们青丘的一座山坡上,是以前小姑和小姑父从昆仑山脚下移植过来的。说是和天上的一路神仙打了赌,看看是昆仑山脚下的风水好,还是我们青丘的风水滋养人。

     我没看过外面的世界,大多数都是听子鸢讲的。

     子鸢虽然是树精,但是话却多,尤其是和我。用他的话说,他来青丘那日,刚好我降生。所以,我和他是发小。虽然子鸢这样说,我却是不好意思揭穿他。他来我青丘那日,已经是他的百岁生日了。

     作为青丘的一名天狐后裔,和树精成为发小也是个有趣的事情。子鸢常说如果有朝一日他能修成人身,第一件事情就是带着我游山玩水,吃遍天下美食。

     他说:“小芷。我很羡慕你,羡慕你的自由。我也想让你这样自由地生活一辈子。”

     我总是偷笑。

     子鸢的一处枝桠下有一个树洞,那是我和他的秘密所在。

     我基本上是把所有家里长辈不让玩的小玩意都藏到了子鸢的树洞里。

     比如一面镜花水月的昆仑镜,好吃的糖葫芦,竹叶编制的小蜻蜓,还有我自己偷养的小仙豆。

     家里的族长经常修炼闭关,我也就得了清闲。天高皇帝远的生活也变得逍遥自在。仗着天生的好底子,虽然我未多加修炼,也得了三尾。

     子鸢嘲笑我说那尾巴是我捡回来的……

     小时候,我倒是经常和子鸢吵架。他吵不过我。每次他惹我的时候,我就会在他的身上画乌龟。子鸢很快就求饶了。那时候,子鸢就很博学了,有时候他说话的样子像是个万事通,这天底下的事情,他知道好多好多。

     子鸢说,人间有一种叫做情书的东西。

     一旦男子喜欢上女子,就会写这个表达感情。

     子鸢说,若是一日他修成人形定是要与我写上一些的。

     我说:“咱们的关系似海深,还用那些个外道的作甚。好兄弟,讲义气。你喜欢我,我早就知道了。我也喜欢你。”

     子鸢听后一时语塞,半天回过神说了句:“每次你这么说话,我就觉得特别孤单……”

     那时候,我和他都不是人形,我也只是个翘着尾巴小狐狸。

     白日里,我和他就这样望着天,消耗光阴。

     子鸢比我爱读书。

     修炼道法的时候,经常都是子鸢点播我。所以我的精进也有他大部分功劳。子鸢就是这个样子,什么都想替我做了。如果能替我做梦,我想他也是乐意的。

     子鸢懂得好多人间的玩意儿,比如什么时候春耕,什么时候惊蛰,什么时候叶子落下来,什么时候天空飘下白色的像羽毛一样的花瓣。也许,他也懂得人间的一些微妙情感和如何生小孩儿。

     我也时常好奇,这样一个树精连青丘都没出过,怎么懂得那么多有趣的事情。他说是从远方飞回的鸟儿告诉他的。这让我警惕起来每次路过我窗前的鸟儿。也让我增强了自我保护的意识。

     想来,我和子鸢交好是我第一次天劫的时候。那时候我刚满千岁。

     那时候,家里的族长把我关在屋子里,说是为了躲避天劫。

     除了我以外,似乎大家都紧张得团团转,但是我知道我应付得来。

     我自己也学了些推演的皮毛,于是自己也占卜了一下。和长辈们说得有出入。于是,我固执地认为我是对的。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偷偷地跑了出去,到子鸢那里看星星。

     子鸢已经长得老高。这里就成为整个青丘距离天宫最近的地方。

     当然,我历劫的事情,子鸢是不知道的。

     所以,当子鸢正和我讲哪里是斗宿,哪里是牛宿的时候,一个闪光下来,让子鸢给挡住了。

     我也成功地从一条尾巴的天狐,变成了两条尾巴。

     那日后,子鸢整整七天没理我。

     我瞧着他的叶子,也不好说什么。

     为了青丘的和平,我蹑手蹑脚地隔着老远就绕开了。

     后来,我从家里拿出叔从天宫带回的甘露,拜托邻家阿还带给子鸢。阿还问我:“你怎么不自己给他,你不是和那树精很熟吗?”

     我咋舌。“最近我欠了他一份大情,不好意思见他。”

     阿还若有所思,“或许你应该在他旁侧种个什么树,算是把人情还给他。”

     我想来想去,阿还说得甚有道理,但是呢,子鸢是我的发小,我可不希望有谁比我更了解他。

     回家后,家人看到我两条尾巴,都夸甚是能干。

     每次这时候,我就笑笑不说话。

     原本爱说爱笑的小青年就这样度过了几天郁郁寡欢的日子。

     那些时日里,我琢磨着欠了子鸢如此大的人情该如何偿还。

     于是,一周后,子鸢伤势好转,我厚着脸皮贴了上去。

     “那个……子鸢,对不起,我忘记告诉你了……”

     子鸢没说话。

     “嗯……子鸢,我这样做是为了让你不心疼。你想啊,万一我受伤了,你一定会担心的。”

     子鸢还是没说话。

     “子鸢,我发誓,下次再也不这样做了。”

     子鸢终于开口了。

     “小芷,不要发誓,你受伤,我心疼。”

     就这样,我才敢得瑟地露出狐狸尾巴。然后,尾巴高高地摇来摇去。

     子鸢和我看着远方滚滚红云:“小芷,我就是在想,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我提了提眉毛,转过脸愣了两秒钟,陷入了深深地思考。子鸢这问题问得甚好。我自己竟从没有想过,

     子鸢看着,笑了,“别想了,你这只笨狐狸。”

     我把竖着的耳朵放了下来,安心地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做起了白日梦。

     可我怎么在梦里听到了子鸢的叹息:“小芷,怎么办,你已经经历了一次天劫。想必是要比我早成人形的。你会不会把我丢在这里或者把我忘了?”

     我竖起了耳朵,并没有听到其他。想来,或许是我听错了。

     无所不知的子鸢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呢?而且,我怎么会忘了子鸢呢?

     我嘴里嘟囔了两句:“不会,不会忘的。”

     没有人知道,我旁边的子鸢被我的梦语逗笑了。又或许,他还是觉得我傻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