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章 我又回来了
    永平元年七月,正是署气将尽秋高气爽的季节,然京洛的大街上却弥漫着浓稠划不开的血腥之气,行走在街上的人们无不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只因东集的菜市场上又多了一颗被砍下来的皇子贵孙的人头——年仅二十一岁的楚王司马玮俱朝服被斩于市!

     随后贾后矫天子诏令又下了一道圣旨,令诸王持皇帝符节远离朝廷去往封地。

     于是,京洛一时人心惶惶,大街小巷中都唱起了凄婉的挽歌,那是西汉时期,汉成帝死后流行的一道童谣:“燕飞来,啄皇孙。皇孙死,燕啄矢。”说的是成帝的宠妃赵飞燕谋害皇嗣的典故。

     秋风飒飒,枯叶飞扬。

     在京洛如此紧张的局势之下,荥阳汜水关外,却还有一辆青蓬双辕的马车正从官道上慢悠悠的驶来,马车并不起眼,青色的帷幕上,几个银色的挂钩叮铛作响,后面跟着四名骑着驴子的随从,皆是仆人打扮的精壮大汉。

     因赶了三天两夜的路,几个大汉尽皆面色疲惫,神情郁郁,尤其一想到马车里那个接回来的小主子刚死了娘,就更是觉得晦气,若不是郎主特地交待他们一定要将这个流落在外的私生女接回洛阳,谁愿意跑到山阳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接这等差事。

     而坐在马车里的人自然是感觉不到他们厌烦的情绪的,一个圆脸略胖的中年妇人忽地撩开车帘,望向了前方的路,只见不远处一道关墙壁立千仞,巍峨耸立,隐约可见一块黑色牌匾上写着三个凤舞龙飞的大字。

     陈妪并不认识字,于是便向离马车最近的一个大汉问道:“老张,我们现在到哪里了?离洛阳还有多远?”

     “荥阳!”老张头也不抬的答道。

     随即又不耐烦的补了一句:“前面是汜水关,也就是荥阳县内,过了荥阳县,离京城也就不远了!”

     “好好!多谢老张,这一路上辛苦了!”陈妪看出了老张的不耐,忙从怀中掏了一袋碎银子,极小心又谄媚的送到那中年汉子老张的手中,待老张收好后脸上露出满意之色,这才放下车帘,坐回车里,对着身边的少女高兴的说道:“女郎,我们快到洛阳了,到了洛阳,你很快就能见到你父亲了!”

     车中坐着的少女正是她服侍了多年的小主子,小主子现今不过十四岁,稚嫩的面容还没有完全长开,但眉目清隽已隐然透出一丝别的小姑子所没有的英傲灵慧之气,尤其是一双漆黑纯澈的眼睛,幽深得如古潭般让人一眼望不到底,让人瞧不出这其中有多少喜怒的情绪。

     少女没有应声,陈妪便继续道:“等回归了父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以后你也是正经的士族姑子了,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了!”

     说了两句之后,见少女仍没有一丁点反应,陈妪有些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柔声劝慰道:“女郎,都过去了,不必太悲伤,娘子说了,你那位父亲也是个十分宽厚之人,他见了你一定会欢喜的,说不定他还会将女郎记入乐家的嫡系族谱,到时候女郎也能嫁个好郎君了,女郎……”

     陈妪还要絮叨,忽地听到自家女郎喃喃自语了一句:“我不悲伤,不过是一死,有什么好悲伤的!”

     那后面的一句虽然低不可闻,却是清晰的传到了陈妪的耳中。

     陈妪不觉心中一惶,顿时就急了起来,说道:“女郎你在说什么?小姑子年纪轻轻的,怎么无端会想到死,这种念头以后千万不要再有了!”

     可话虽这么说,心中却是无比的哀痛:经历了这一遭,别说是如女郎这般十四岁不到的小姑子,就是一个成年人也难免会有轻生的念头吧!

     女郎自小便没有见过自己的生生父亲,只与自己的母亲和唯一的兄长相依为命,因为没有父亲,女郎小的时候不知听了多少闲言碎语,受了多少邻里姑子们的欺凌,但不管生活如何,至少有母亲和兄长在,都是不孤单的,然而就在三月之前,她这仅有的一点温暖都被现实打破,唯一的兄长在去往荆州渡长江的途中竟然遭遇劫匪,不但所有财物被洗劫一空,就连人也被劫匪逼得跳了江,生死未卜,不知所踪,当消息传来时,娘子当场就晕死了过去,从此以后缠绵于病塌,直到七日前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若不是娘子早有准备,寄信于洛阳,告诉了那个在朝中任大官的郎主女郎的存在,恐怕郎主也不会想起,将女郎接回本族吧?

     陈妪心中还在感慨伤怀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少女的一双墨瞳中已发生了急遽不可思议的变化!

     “陈妪,你是陈妪?”少女茫然而惊措的看着这个白白胖胖的中年妇人,仿佛不敢相信的问。

     “我当然是陈妪,女郎,你怎么了?”看着自家女郎满脸惊诧的表情,陈妪也有些不解的问。

     而就在这时,几乎是突然的,少女猛地掀起车帘,看了看跟在马车旁边的几个壮汉,然后又向远处的城墙眺望了去!

     在看到那五十岁开外威严雄阔壁立千仞的关墙以及那牌匾上三个笔墨挥就的大字时,少女的眼瞳再次变得极为明亮且幽深。

     “荥阳,汜水关!”

     汜水关,她记得的,这里曾有骁骑将军王济所驻守的十万大军,然而赵王之乱后,这十万大军便编制到了孙秀的护卫军中,之后便是接二连三的血腥倾扎,直到最后她和城都王所在的邺城也被那个人攻破,她的夫君抛妻弃母而逃,而她也因兵败自刎于铜雀台。

     她分明还清楚的记得那一剑割破喉咙的痛楚以及冰冷的窒息感,甚至她还有感觉自己坠下铜雀台后,似乎还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那个男人紧拥着她说了一些令她莫名奇妙却感人肺腑的情话,最后还在她唇瓣上落下了一吻。

     那个吻十分的真实,有着一缕苦涩而甜腥的味道,哪怕她已灵魂离体,仍然能感受到那一吻的炙热和沉重。

     她应该是死了的,那一剑她完全没有给自己留下一丝生还的可能,但为什么她还能再醒来,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马车还在辘辘的向前行驶,那声音听起来竟不似从前那般聒嗓,车外的景物缓缓向后退去,风吹到身上也有一股淡淡的凉意。

     乐宁朦再看了看自己的一双手,以及身上所穿的服饰,手不再是从前长年握剑而生了厚茧的手,身上一件半旧不新的广袖袍子也比从前小了许多,肌肤比之从前更加白晳柔嫩。

     她似乎回到从前了?

     她竟回到从前了!

     “女郎,女郎,你怎么了?”陈妪见她一副神情茫然目光呆滞的样子,不免担忧的问。

     好半响,乐宁朦才似如梦初醒一般回过神来,再次看向了这个面容慈祥的白胖妇人,这是从小服侍她长大的仆妇,也是将她奶大的乳娘,阿娘死后,便是这个乳娘一直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照料着,陪着她渡过阿娘逝世后最难熬的那段时间,陪着她一起从山阳赶回洛阳,然而却还没有到达洛阳父族,就在荥阳县内遇到一群黑衣杀手的伏击,陈妪为救她而死。

     她还清楚的记得,那一刀横空划过,陈妪猛地将她推了开,她转眼看时,就只看到陈妪半截身子在血泊里翻滚着,那痛苦又混浊的目光望着她,最后只闪烁出一点欣慰又担忧的泪光。

     “陈妪……”乐宁朦不由得眼睛一润,再次唤了一声。

     在陈妪不解的目光注视中,乐宁朦突地握起了她的手,掐了又掐,掐了又掐,直掐得陈妪一脸茫然,痛哭流涕,才笑盈盈的道了一声:“无事,我只是想唤唤你!”

     陈妪吃痛之下,表情更是一呆,转眼,竟看到女郎的眼中有晶莹的泪水滑落下来!

     那是喜极而泣的泪!

     她重生了!她竟然真的又重生了!定是老天都看不过去了,所以才会给了她这次重生扳回一局的机会吗?

     乐宁朦想着,忽地转向陈妪肃声问:“妪,现在京洛是什么局势?”

     不知道女郎为什么会突然问起京洛局势的陈妪神情又是愕然一愣,立将求解的目光投向了郎主从京洛派来的一名中年汉子身上,那中年汉子也是个精明的,连忙会意的向乐宁朦答道:“女郎,如今京洛一片繁华大好,有贾后及鲁国公辅政,许多奸侫皆已伏诛,百姓可安享太平!”

     贾后和鲁国公,那个素爱与名士遣词共赏、豪奢比富的鲁国公贾谧?

     乐宁朦的唇角边不由得弯起一抹讽刺的笑,又问:“我父亲现在朝中担任何职?”

     汉子顺口答道:“太子舍人!”

     太子舍人?她父亲现在还只是太子舍人,也就是说,现在太子还在,八王的争权之战还未开始,而当今天子暗弱无能,正是贾氏外戚专权,总揽朝政的时候。

     “南风起兮吹长沙,遥望鲁国何嵯峨,千岁髑髅生齿牙。”唱的便是贾后及她的侄儿鲁国公如何残害皇子皇孙,权倾朝野,屠戮忠良。

     这中年汉子所说的奸侫伏诛大概便是指被贾后借刀杀人用以灭掉了权臣卫伯玉及汝南王司马亮的楚王司马玮吧?

     可要说奸侫,这晋室朝廷之中,又有谁能比得过贾后及其她的椒房之亲鲁国公当之无愧呢?

     一个丑婆娘竟然也能祸乱朝政,真是大煞风景,严重破坏当今风流雅致的社会风尚!

     在心中暗骂了这一句后,乐宁朦不自禁的望了望这广袤无垠湛蓝如洗的碧空,看着看着她便笑了起来,自从她嫁与城都王去了邺城之后,这洛阳的天空有多久没有再见过了,想不到她竟然又回来了!

     我又回来了!

     果然大道并非无情,人生还是充满阳光和奇迹,既然上天予我重活一次的机会,我必要好好的活,好好的活,好好的活着去虐死那群渣渣,方能对得起姐这开挂的人生!

     就在她唇角弯起,无限憧憬着美好未来时,突地一阵凌乱又急促的马蹄声从右侧传了来,传来一个粗哑的声音喝道:“站住!站住!停下马车!”

     与此同时,左前方也有三四个身着奇装异服挥舞着大刀的粗汉策马飞驰而来,一共十来个大汉瞬间将她们团团围住,为首的一名壮汉长相十分独特,刀疤鲜明,独眼威慑。

     那独眼龙十分夸张的喊着:“停下来,都给我停下来,本大爷是来抢劫的,所有财物与女人全部留下,剩下的人全部给大爷我滚蛋!”

     一句抢劫吓得几个护送她的壮汉一轰而散,陈妪也哆嗦着紧紧的攥住了乐宁朦的手,一副吾命休矣视死如归的壮烈表情,唯有乐宁朦好似充耳不闻的保持四十五度角的望天,纹丝不动,只是刚刚扬起的那一抹喜不自禁的微笑慢慢的、慢慢的收了起来!

     (靠!你抢个劫有必要喊这么大声吗?

     谁特么的说重生之后就一定能掌控一切的,都不留给我一丁点的反应时间,还叫我怎么先发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