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分歧
    穿越森林,男人带着五个秘鲁准备返回平原的中央去搜寻使者,此时时间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中午左右,男人也知道使者的存活率十分的低

     【在毁灭者群的袭击下,能逃出来就已经是个奇迹了,你说的那个使者不可能还活着,当然我不是在怀疑的你。】

     一个高大的秘鲁喃喃道

     【闭嘴,使者有着伟大的远古之神的庇护,那些丑陋的虫子伤不了他!】

     男人反驳道

     看着这片并不是很辽阔的平原,男人现在已经深知了它的危险性

     【我有个计划,虽然我很想亲自去负责最危险的部分,但是这里面只有我能认出使者,所以我必须找两个人代替我去。计划是这样的,在平原的两侧分别让两个人去看守,如果在远处一旦发现虫群,就升起狼烟,让其他人逃跑,当然,这样做的话他很有可能会丧命,如果狼烟升起慢了,其他人也会一起丧命,所以,我需要两个绝对值得信赖依靠,并做好觉悟的人去。】

     头上戴着树叶帽子的瘦弱秘鲁对着男人吼道

     【这算什么计划!要做你自己去做!在虫群面前升起狼烟?简直是疯了!】

     戴着树叶帽子的瘦弱秘鲁说着就准备返回村庄,男人一把抓住他的肩膀道

     【那些该死的虫子没有眼睛,升起狼烟也不一定会死!我说过了,我也很想亲自去,但是没有人认识使者的样子!听着,我行过神礼了,哪怕活着回去,也不会有明天!你这个软骨头的孬种!】

     【切,谁信啊!】

     戴着树叶帽子的瘦弱秘鲁甩开男人的手,继续向着森林里走去。

     【给我滚回来!如果你再往里走一步,我的长矛会毫无疑问会贯穿你的身体!你应该知道的,我从不开玩笑!或者,你可以试试我会不会投歪,如果你有那个种!】

     那个高大的秘鲁发出了怒吼

     瘦弱秘鲁听到了这个声音,浑身一颤,道

     【怎么了,你也准备和他一起去送死么?他说的那个使者或许根本不存在,不,是一定不存在,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要是有那种力量的生物存在,毁灭者也不会肆虐到今天!】

     高大秘鲁将手中的石矛投出,石矛准确的落在了瘦弱秘鲁的面前

     【滚回来,这个男人说的是真的,他已经在族长的面前行了神礼,或许他已经找不到其他的方式,在短时间内来说服族长了,所以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胡闹,把我的矛捡回来,不然,我将用他的矛贯穿你的身体,背叛了神礼的契约,和背信者没有任何区别!】

     瘦弱秘鲁腿一软,坐到地上,无奈的拔出地上的石矛,返回了队伍

     男人道

     【那么现在,谁负责去看守?】

     高大秘鲁拉着一个戴着骨头项链的秘鲁站了出来,道

     【我们两个去吧,我可不想把命交给那个孬种,自己的命还是自己看着比较好!给我半沙时左右的时间,我会跑到平原边上看着那些该死的虫子的,放心吧,我对神发誓,哪怕赌上这条命,我也会为你们争取逃跑的时间!你的神礼值得我这样做!当然还有秘鲁的未来!】

     说着,高大的秘鲁和另一个戴着项链的秘鲁分头跑向了平原的两侧,剩下的人需要在这里等上一段时间后才能出发。

     ......

     男人收起手中的水袋,道

     【是时候了!我们走!】

     四人从森林的掩护下冲出,直奔与使者分离的地点,没有时间犹豫,没有时间恐惧,秘鲁的未来就寄托在这剩下的1个沙时!

     男人大致说明了使者的外貌和特点,并且也告知了他们使者可能会躲在地下,一旦发现了类似的物体,就让男人过去辨识。

     当四人赶到了目标的地点,只见地面上有着无数被火焰肆虐过的大坑,那些绝不是毁灭者干的,男人很清楚,这是使者所使用的那些金属品造成的。

     三人开始随着这些大坑的范围开始搜寻,在男人离开后,这里一定还发生了什么,地面上的大坑的间距明显比最初的战线拉得要长,是使者在确认男人的离开之后开始撤离而遭到了毁灭者的袭击么?还是有其他的什么原因,让使者不得不在离开了一段距离之后继续攻击呢?

     男人能感觉到这些大坑散发出来的热量,这种热量和太阳的热量不同,更像是真实的火焰而不是单纯的温度,大坑中间的温度更高,当男人想要走到大坑中间的时候,他能感觉到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警告他,如果他继续向前,那么毫无疑问的他将成为一具干尸。

     那温度看起来就像是连空间也被扭曲了,从大坑的上面看过去的事物,都有一些隐约的扭曲,男人只好放弃了去大坑中心位置搜寻的想法。

     男人回到了最初分开的位置,那些奇异的粉末已经找不到一点残留了,或许是伴随着毁灭者而来的飓风将粉末带走了吧,男人摸着地面的草皮,这是秘鲁特有的一种直觉,能让他们在触碰一些事物之后,可以在脑海中模拟当时发生的事情,当然这些模拟并不是完全准确的,这种特性被秘鲁称之为索迹或推理。

     男人的思维模拟:使者在确认自己的逃离之后,准备从虫群的袭击下撤退,他使用那些金属品吸引虫群的注意,虫群与使者的距离被拉开,当使者准备离开的时候,虫群.....不,不对,其他的什么东西出现了,连虫群都在畏惧的东西,使者对他们发起了攻击,剧烈的力量碰撞,使者的身影被火焰所埋没.......

     男人开始按照自己的推理,顺着使者可能撤退的方向移动,第一次,他发现自己距离战线的位置已经偏离了,于是他返回了最初的地点,再重新来,第二次,他发现自己走到了与自己猜想的敌人非常接近的地方,这样与假设的【撤离】这个出发点矛盾了,再重新来过。

     十次,二十次,三十次,男人呈扇形的搜寻着,此时另外三个秘鲁也无功而返,看来使者并没有冲向虫群,或者撤回岩洞的打算。

     当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男人踩到了一个硬东西,和金属相似,却呈现出土壤的颜色,所以让人很难用肉眼辨别,男人一阵欣喜,立即用石矛将这个东西从地里挖了出来

     这个东西并不大,有一个人头左右的大小,正方形,看起来应该是个箱子。

     当这个箱子被拿起来的瞬间,他的颜色竟然会随着变化,就像是拿着一个透明的东西,男人十分惊讶,但是这个东西毫无疑问是他们从没见过的,只有那个使者才可能使用的东西。

     箱子四周没有任何起伏或者凹陷的口,所以应该不存在有钥匙的说法,男人将箱子交给另一个秘鲁,继续挖掘着四周,很快就从距离箱子不远的地方挖出了一些奇异的液体,和一个布袋,这个布袋是男人之前用来装果子给使者的......

     男人紧紧的握住布袋,眼泪开始流淌,另外两个秘鲁也大致猜测出了原因,试图安慰男人,男人递过布袋给另一个秘鲁,道

     【带着这两个东西去见族长!】

     随后对着瘦弱的秘鲁道

     【你去让两个看守的人回来,告诉他们东西找到了,我们在刚刚争吵的地方集合。】

     在三人离开后,男人找来石头和树枝,在奇异的液体上搭建了一个简陋坟墓,并将身上随身带着的一些果子留在墓前。

     ......

     当所有人集合后,男人知道了高大的秘鲁也牺牲了的消息,从痕迹来看,他应该是到达位置不久就发现了落单的毁灭者,为了拖延时间,他将毁灭者引向了另外一个方向,活着的可能性几乎为0了。

     瘦弱的秘鲁虽然看起来与那个高大的秘鲁关系不是很好,但是其实两人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可以看出瘦弱的秘鲁已经很努力的在搜寻高大秘鲁的踪迹了,头上的树叶帽子也弄丢了,头发也和汗水交杂着凝在脸上。

     但是没时间悲伤了,五人向着森林深处走去。

     ......

     晚上,男人必须要为自己的神礼负责,他将在今晚成为谢神的祭品。

     男人把弄着箱子,一些女人走了进来,这些女人没有说什么,只是褪去了身上的衣服,挑逗着男人,她们希望留下男人的血脉,因为这个男人将成为秘鲁的英雄。

     但是男人并没有理会这些女人,他把弄着使者留下的箱子,那个沾满了奇异液体的袋子,里面放着一片白色的像是树叶一样薄的物品,看起来像是用来记录东西的,上面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以及用小人画出的......使者与男人相遇的故事......

     使者死前留下的这个箱子与这些符号,还有这个故事一定有着关联,但是男人怎么想也想不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男人试图模拟了使者死前的想法,但是使者所处在的世界与他完全不同,使者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以及感情的表达方式,他都根本不了解,他们相处的日子不过短短的几天而已。

     男人推开趴在他身上的女人,试图通过不同的方向来看那些奇怪的符号,突然,男人发现了什么,他将那个白色的物品对折,奇怪的符号重叠在画上,形成了秘鲁所使用的文字!

     这串文字看起来十分的别扭,就像是使者刚刚开始发出秘鲁所使用的语言时一样,十分难以识别,但是男人还是读了出来,akaku(秘鲁语中的科学的组合词,秘鲁本来是没有这个词的),这是将一棵(古时同棵用)树的【棵】组合【学】字的发音,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这毫无疑问将成为使者给秘鲁带来的力量的代名词。

     随着男人的声音落下,奇异的盒子瞬间做出了回应,箱子的正面渐渐裂开,出现了一个小孔,小孔上射出光芒,女人们受到了惊吓,连忙逃出了房间,族长随着众人赶到,只见那光芒渐渐散开,竟然在光芒中呈现了图像,秘鲁们跪在图像面前,认为这是神迹,这将成为拯救秘鲁的关键。

     箱子中的图像向秘鲁们展现了一个奇异世界的发展,以及一种名为科学的技术,这种技术是通过对物质本身的构造进行理解,然后以某个目的为出发点,将物质组合起来,以此达到想要的效果的技术,比如让秘鲁能够轻松的运输石头,就将木头这种质地较轻的物质削成边缘平滑的圆形,然后用木棒将两个成品的圆形木头固定在两头,利用树胶来将木棒固定在一块木板上,最后将石头放上去来运输的话,就会变得十分的轻松,这就是名为科学的技术,一种在理解中重新构成物质的组合技术。

     随着这个力量而来的,还有一段讯息,这段讯息告诉秘鲁,他们所信仰的神只不过是一种生物,这些生物同样使用着名为科学的力量,秘鲁从很久以前就被这些生物所控制并支配了思维,但是那些生物十分看不起秘鲁这些下等的生物,所以并没有将技术传授给秘鲁,在最危机的时刻,他们使用了一些本能的力量逃离了这里,留下了面临灭亡的秘鲁,但是真正伟大的神并没有抛弃秘鲁,秘鲁拥有着名为思考的力量,有着进化的可能性,所以神派了使者来到了这里签订一份契约。

     契约的内容只有短短一句话:

     秘鲁们,将箱子中的知识变为自己的力量,然后,成为混沌的摇篮,孕育伟大的真神与他的父亲。

     除此之外,什么提示也没有,秘鲁们并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他们不明白,神到底想要从他们这里索求什么,他们害怕着,害怕着自己无法履行与神的契约,他们开始拒绝继续浏览箱子中的知识。

     男人站了起来,道

     【这是秘鲁最后的希望!同胞们!看清楚了!这是使者带来的,为了拯救我们的名为科技之光!有了这个技术,我们就能对抗那些该死的虫子,活下去!想想那些可恶的毁灭者!想想你们逝去的亲人!这是神的恩赐,又有何所需要畏惧的!契约的第一步是让我们记住所有的知识!当我们理解了所有的知识之后,我们一定会知道,契约中的后面这段话是什么意思!所以,同胞们,不要犹豫,不要畏惧,这是名为科技的力量,是秘鲁最后的道路。】

     秘鲁们想起了那些巨虫,想起了逝去的亲人,想起了外面的世界,想起了自己的家园,没有什么好犹豫的,秘鲁们贪婪的摄取着盒子中的知识,那些知识就像是大海,永远也没有办法吸光,每当他们理解的越多,他们对世界的认识就会变得更深。

     但是,相对的,许多的秘鲁认为,科技不过是神所恩赐的力量之一,神的信条不可变,只是信仰的目标,从那些控制他们的种族,变为了伟大的真神。

     箱子像是会回应每一个人的想法一样,会为他们展现他们一切想要看到和理解的信息,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那些名为神的伟大存在的相关信息。

     .......

     30年后,浩劫结束,秘鲁将种族名转为密路雅,密路雅的势力快速发展,巨虫被驱赶出整个星体。

     变为统治者的密路雅开始探索这个星球,他们不再满足于大地,试图开始支配海洋,但是这个行为却惹怒了远古的居住者,密路雅将他们称之为古老者,他们所拥有的力量与科学完全不同,那些力量根本不是科学所能解释的,庞大的身躯,还能呼风唤雨,在他们的力量面前,密路雅的科技显得无力,在古老者的愤怒之下,大地被切成了几片,面对了绝对的力量之后,密路雅只好退回了陆地,不再触及海洋。

     但是,密路雅探索的好奇心并没有在此被终结,他们开始探索自己的星体以外的星体,并得知了在以最中心的行星太阳为中心距离九个星体之外的那个行星,便是使者的星球,他们将那个星球名为犹格斯星,又被称为九重天外。

     此时,神的存在变得更加的神秘,变得更加的诱人,那些早就拥有着比密路雅更高科技的种族口中,所说的那个神到底是什么?

     不少的密路雅开始疑惑,但是这时候,密路雅也想起了那个契约,他们开始害怕,害怕自己没有实行契约而遭来神的愤怒,他们害怕那些神秘的科学不能解释的事物........所以,他们产生了分歧。

     信仰着神,想要履行神的契约的人建立了名为信仰的集合体,教义。

     并从科学一派中不完全的独立出来,他们依存着科学,却不忘履行与神的契约。

     而那些害怕神,畏惧契约的人,则变成了科学的狂信者,他们排斥神学,排斥一切科学不能解释的事物。

     双方的战争一触即发,战况也十分的惨烈,为了互相削弱,那些拥有着知识的密路雅们,不断的在战争中遭到暗杀或者袭击而死去,以至于密路雅的科技开始急速的倒退,在密路雅临近灭亡之时,不忍看到密路雅以这种方式自取灭亡的双方首领终于达成了共识,决定共存!

     就这样,神学与科学的分歧被保留了下来,但是此时科学也成为了失落的技术。

     (由于损失了大量继承了知识的密路雅,此时的密路雅科技已经倒退回石器时代晚期,最强盛的时候为近现代但是使用的依然不是钢铁,而是最原始的青铜瓷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