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塔卡斯祭坛
    胜利永远属于做好准备的一方,这是自古不变的法则。

     在科学一派早已蓄谋已久的图库拉战役中,他们以破竹之势拿下了水神信徒的各

     地据点,早已秘密运输入境的重弩,火轮车(车体内部装有石油,车身由铜和部

     分银打造,车轮下接有油管,车体前身有内部为半空心导热性较好银质锥形尖角

     ,车体内部有隔热层,隔热层下的空间内是简单的杠杆力矩原理组成的发条结构

     ,当火轮车启动后,会在短时间内整个车辆燃烧起来,并向指定的方向冲去,在

     平原战场上是即为有效的对人战争器械,由于体型重,且每一台火轮车都配置有

     特殊发条钥匙,基本不会被敌人掠夺或使用,但是由于当时不会治炼钢铁能够充

     当发条的金属十分稀少,且制作方法已经遗矢,所以火轮车的数量并不多),铜

     制重火炮,等等,几乎所有的战斗力都被聚集到了图库拉,加上这些士兵战场经

     验丰富,而信徒们很少发动战争,经验严重不足,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水神

     信徒武装部队几乎全灭,余下的人几乎都躲进了塔卡斯祭坛,战争进入末期。

     【这是最后一战,将那些不详的令人恶心的神学信徒从图库拉彻底驱逐!】

     总指挥在军营中训话,就在明天,图鲁斯将带领着精英部队前往塔卡斯祭坛,用

     最后的胜利为图库拉战役画上句号。

     克拉克里也将参与这场战争,所有人都认为胜利是已经确定了的。

     在进攻的信号打响后,士兵们从祭坛四面冲入了祭坛内,塔卡斯祭坛虽然隶属于

     水神信徒,但是建造的时候却是由其他教义来完成建造的,所以内部刻有许多完

     全没记录过的雕文和图案,这些让人难以理解的东西让士兵们感到无比的厌恶,

     甚至忍不住想要破坏。

     这并不是第一次进攻塔卡斯祭坛了,之前也派出过两个部队进攻过这里,但是两

     个部队都伤亡惨重且无功而返,他们根本不记得里面到底有什么以及发生了什么

     ,所有的记忆好像被剥离了一样,完全是一片空白。

     虽然这里很明显十分的危险,但是学科一派的高层不会在意士兵的伤亡,他们只

     想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全占领图库拉。

     所以,这一次便动用了总攻击,四个部队的联合突入,不仅配备着良好的武器和

     防具,每个部队还带有投降的信徒作为引导者,为了防止福音歌扰乱士气(在图

     库拉战役中的一个据点战时,水神信徒曾利用吟唱降神仪式的后半段吓退了来袭

     的士兵),所有的士兵在没有攻陷塔卡斯祭坛之前走出祭坛,均视为反叛罪,就

     地处死,可谓是破釜沉舟的一战。

     当图鲁斯率领着士兵进入祭坛后,人数优势一下就被瓦解,黑暗侵蚀了视线,迷

     惑了大脑,谁也不知道踏进祭坛的瞬间发生了什么,当他们恢复清楚的意识的时

     候,身边的战友已经不见了踪影。

     克拉克里作为图鲁斯的亲信士兵,自然与图鲁斯共同行动,在黑暗笼罩他们的意

     识之前,克拉克里让众人相互牵手来保持队形,但作用并不大,剧烈的头痛很难

     保持意识,哪怕是图鲁斯也只能勉强的听到克拉克里说了些什么,但是具体的内

     容却听不清楚。

     庆幸的是,克拉克里反应迅速,很快的拉住了图鲁斯和另一名士兵的手,在混乱

     结束之后,除了他们三人以外还有三名士兵留在原地,加上图鲁斯等人一共五人

     ,连一个编队的四分之一都不到。

     随着惨叫声的传来,很明显有不少士兵在混乱中遭到了袭击,但是位置却判断不

     出,图鲁斯匍在地面上,试图通过地面的声音来判断其他人的位置,但声音从四

     面八方传来根本无法判断。

     虽然现在很明显处于了劣势,但是谁都不能在此撤退,走出祭坛便是死路一条,

     众人只能向着祭坛内部走去。

     没走多远,原先嘈杂的祭坛内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静,没有什么比能听到呼吸声的

     宁静更加让人不安了,更何况是在黑暗中。

     【扑~扑~扑~扑】

     什么生物拍打这翅膀,发出了诡异的叫声。

     【咕噜噜】

     伴随着这些声音而来的,还有酷似对话一样咕噜噜的声音,这不是密路雅所使用

     过的任何一种语言,图鲁斯敢肯定,这是某种动物才能发出的声音,或者说动物

     的器官才能发出的声音。

     图鲁斯取出了腰间的短剑,并将缠在左手上的布条扯了下来,图鲁斯虽然失去了

     左臂,但是他并没有因此丧失作为战士的獠牙,他的左臂下接上了一把利刃,看

     起来他现在已经不再使用双刀了,而是一把长剑和一把短剑的战斗方式,比起保

     持距离放暗箭的射击,图鲁斯更擅长近距离的搏击与撕杀。

     当声音渐渐靠近之后,众人正准备发起进攻,突然,那个声音竟然消失了,恢复

     宁静的黑暗中,显得格外的渗人,仿佛那些怪物已经发现了他们,并隐藏了气息

     ,在黑暗中准备伏击一般,让人难以平静。

     图鲁斯打破了紧张的气氛,他冷不伶仃的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我们的队伍到底有几个人?】

     克拉克里回答了他,并数了一下人数。

     【1,2,3,4,5,6,7,8.......20,21.....】

     随着克拉克里的数字不断的变大,人数也在不断的增加,宁静的黑暗中再次变得

     嘈杂起来。

     克拉克里冷静的观察了一下那些人,这些人毫无疑问是今日一同进入祭坛的士兵

     ,但是这些人貌似并没有发现克拉克里,他们都各自在对话,完全没有理会身为

     士兵长的图鲁斯。

     图鲁斯命令他们闭嘴,但是这毫无作用,谁也没有发现他们一样,突然,一声悲

     鸣传来,场面也随着混乱起来,士兵们开始相互厮杀,他们仿佛是没有灵魂的人

     偶一样,在身体完全被摧毁之前,他们只会不断的攻击周围的人,那些只剩下半

     边身体的士兵们,在地上爬行着、撕咬着,血腥味充斥了整个黑暗的空间。

     克拉克里很清楚,这不是幻觉,那些喷洒的血液和死亡的悲鸣,毫无疑问都是真

     实的,从哪些士兵的眼中,也可以看到士兵们的意识还是清楚的,他也想不通为

     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一个士兵向着克拉克里冲来,克拉克里抓住对方的手臂向后一拧,随后用长矛贯

     穿了士兵的头部,但是对方的动作依然没有停下来,士兵挣扎着扭断了自己的手

     臂拜托了克拉克里的束缚,继续向克拉克里袭来,克拉克里将对方踢倒,对着图

     鲁斯道

     【现在怎么办,这些家伙已经完了,任务继续还是撤离?】

     图鲁斯道

     【冷静点,这些家伙应该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精神,我的士兵不会采取这么单调

     的攻击方式,这明显不是凭借自己的意识做出的动作,附近有什么东西在控制他

     们。】

     虽然克拉克里很清楚这并不是精神控制,但是现在貌似也招不出更加合理的解释

     了,两人一边避开人群,一边摸索着附近的情况。

     很快,两人都得出了结论,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连入口都没有,由于可见度非

     常低,火光只要点燃的瞬间就会熄灭,荧光虫粘液在这里面根本不发光,所以根

     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来的。

     但是现在毫无疑问,他们被困住了,这里就像一个巨大的屠宰场,所有人都将在

     这里面互相残杀至死。

     突然,图鲁斯向着克拉克里袭来,克拉克里来不及闪开,虽然试图反击,却被图

     鲁斯用短剑的剑柄敲击了右侧肋骨,这一击让克拉克里疼痛不已,看来肋骨已经

     被敲断,他必须和图鲁斯保持距离。

     克拉克里就地一滚与图鲁斯拉开距离,并抽出绑在腿部的弩,对准了图鲁斯的头

     部,图鲁斯并没有停顿迅速向克拉克里冲来,熟悉弩的性能又擅长近身战斗的图

     鲁斯通过不断的侧移,让克拉克里无法瞄准,并很快的拉近了距离,克拉克里勉

     强预测了一下图鲁斯的动作,并扣动了扳机,但是很遗憾只是集中了图鲁斯的腿

     部,图鲁斯一刀扫向克拉克里的头部,克拉克里用弩身将短剑弹开,但图鲁斯左

     臂的长剑却接着刺了过来,克拉克里腹部被刺穿,虽然避开了要害,但是严重的

     出血与肋骨断裂,开始让他愤怒了。

     克拉克里将弩上膛,并对准了图鲁斯,图鲁斯再次冲向克拉克里,克拉克里扣动

     了扳机,只见数枚箭矢射了出去,虽然这种弩带有齐射的功能,但是并不能同时

     射击这么多枚箭矢,很明显克拉克里在膛内塞了过多的箭矢,这也导致了箭矢的

     威力大幅度降低,甚至有些都没有射出去。

     图鲁斯闪避着箭矢,这正是克拉克里想要的,克拉克里将长矛投向图鲁斯,箭矢

     封住了图鲁斯的动作,长矛完美的命中了图鲁斯的腹部,但是没有刺穿,图鲁斯

     的战斗本能使他抓住了长矛的柄,降低了长矛的冲击力。

     克拉克里已经没有了箭矢和长矛,他将手中的弩丢到一边,愤怒的盯着图鲁斯,

     只见图鲁斯拔出长矛后,突然跪在了地上。

     【该死,我到底看到了什么,那是个什么东西,真是太疯狂了,不可理喻!】

     图鲁斯一边喃喃着,一边抱着头。

     看来图鲁斯恢复了一部分意识,但是情况并不乐观,两人的战斗引来了混战的士

     兵。

     【喂!不管你看到了什么,现在我们最好躲起来!】

     克拉克里踢开一个扑上来的士兵,拉起图鲁斯向着一个没人的角落跑去。

     当摆脱了士兵的追击后,图鲁斯才缓过来,道

     【不行,不能思考,一旦思考,那些东西就会冲进我的脑子,侵蚀我的意识!那

     些士兵不是被控制了......他们只是彻底的疯掉了!快,打晕我,趁着我还有意

     识!打晕我!】

     图鲁斯痛苦的抱着头。

     克拉克里打晕了图鲁斯,这是最好的办法,他没有闲情再去和图鲁斯纠缠了,虽

     然不知道这些人到底看到了些什么,但是克拉克里并不在意,他所在意的是怎么

     从这里逃离,他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情。

     .......

     第一天:大部分的士兵聚集过来,到晚上的时候基本上都死掉了。

     第二天:活下来的士兵们开始自残,虽然从死亡的后勤兵身上获得了一些药物,

     不用担心伤口恶化了,但是疼痛感依然在加剧。

     第三天:一片寂静。

     克拉克里大致估计着在里面的时间,现在大约已经四天了,图鲁斯从第三天醒来

     后,就不再发狂了,看来士兵基本上已经死完了,他们所能看到的奇怪的东西也

     消失了。

     携带的食物已经吃光,依然没有找到出口,从第三天开始,克拉克里就已经开始

     吃食那些士兵的残肢,不填饱肚子便无法战斗,在战场上没有比无法战斗更糟了

     ,那和死亡没有区别,何况两人都负伤了,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能利用的一切都将被利用。

     第四天晚上,明显的震动让两人惊醒,当震动停止时,两人已经被困在了一个奇

     怪的房间内,血迹溅慢了墙壁与地面,残肢断臂散落一地,爬虫和苍蝇盘旋在两

     人周围。

     【看来那些疯子开始行动了,这地方看起来像是监狱,不过曼德拉的监狱可比这

     环境好多了。】

     图鲁斯喃喃道。

     【他们准备清理那些尸体了吧,为了防止还有幸存者反击,特别将房间分开了,

     进来的时候,那些人一定对我们干了些什么,让我们感觉不到地面的震动,以至

     于整个房间都在移动都无法发觉,这个祭坛内部完全就是一个可以按照他们意识

     活动的迷宫!】

     克拉克里分析着现在的情况,没有什么比祭坛本身可以活动以外更好的解释了。

     但是克拉克里的预测并没有准确,他们又被关了三天,那些信徒完全没有任何动

     静,或许他们觉得祭坛里多一两堆白骨并不是什么大事。

     房间内已经充满了腐臭,克拉克里甚至能从耳朵里挖出许多小虫子,当然,鼻孔

     里也不例外。

     残肢也吃完了,两人只能抓虫子吃,甚至吃食自己的粪便。

     第五天的时候,两人甚至都听不到苍蝇那厌烦的翅膀震动的声音了,他们的意识

     已经接近极限。

     突然,剧烈的震动再次传来,当震动停止,两人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过道中,皮

     肤感觉到了久违的风的流动,看来至少附近有通风口了。

     很快,过道的一端传来许多的脚步声,两人连忙爬起来,由于附近没有可以躲藏

     的地方,两人只好向着另一端走去。

     两人的意识并不是很清楚,模模糊糊的进入了一个房间,房间内点有许多的蜡烛

     ,还有一些食物摆在桌子上,两人一顿狼吞虎咽之后,将一些食物摆在耳朵旁边

     ,不一会,许多小虫就从耳朵里蜂拥而出,耳朵中的那种蠕动感和那种场景,我

     相信任何人都不会想体验一下的,图鲁斯的鼻孔里甚至有许多虫卵,看来他那巨

     大的鼻孔很受那些虫子的欢迎,图鲁斯不得不将克拉克里的弩裁掉,取出铜丝来

     烧热,然后伸到鼻孔中将虫子逼出来,顺便将虫卵连同鼻毛一起烧掉。

     当两人缓过神之后,这才发现,这个房间貌似是一个祭祀的地点,他们吃掉的是

     用来供奉的食物,而在木桌两旁放着两个石像,在左边的是一个蹲着的,令人恐

     惧而厌恶的石像,那圆溜溜的看不清五官的头部之下,长着章鱼般的触手肆意的

     甩动着,手臂的部分则长着蝙蝠的翅膀,在翅尖处长着利爪代替了手掌,弯曲的

     身体如同没有血肉一般突兀出骨头的轮廓,唯独那双腿像是袋鼠一般健壮,而它

     的脚掌却酷似老鹰的利爪死死的扣在石座上,从它蹲坐在石座上的样子,也能看

     出那爪子的握力足够将一个人的头部捏碎。

     另一边则是蛙人或者说鱼人的石像,依然丑陋得让人厌恶到想要呕吐,扁平的头

     部大大的眼睛,脸颊两侧长着鳃,或许是雕刻者的记忆过于精湛,连那鳃之下的

     肉也可以清楚的看到,让人感到浑身起鸡皮疙瘩。

     在那个头之下没有脖子,而是一个圆柱连同头部直接到了身体,这个石像看起来

     像是在跳舞一样,一边手臂高举,一边手臂低垂,只有三根拇指的手掌掌心向前

     ,像是在向来者问好,又像是在嘲笑来者,能让人不想去看的,就是那个身体,

     那些长满鳞片的部分下长着一些像是泡泡一样的东西,看起来像是密密麻麻的虫

     卵,让人不寒而栗,而他们的胯下并没有任何性象征,完全是空的,繁殖的方式

     或许也想鱼一样吧,最后是那双退化的腿,脚趾之间长着脚蹼,看起来像是为了

     方便在水中移动,但是在它们的大腿两侧处,也长着酷似鳃一样的东西,但我敢

     肯定那不是鳃,而是其他的什么器官,因为那里面有什么东西伸出了一个头正在

     张望,那绝不是这个星球上所存在的东西,或者说绝对不是有意识的去创造出来

     的生物,因为神绝对不会创造这样丑陋的,让人厌恶的生物。

     而在这两个石像中间,木桌前,放着一块石板,石板上是一副壁画,上面画着一

     个长满触手的怪物与一个酷似球体的东西在交流。

     正当两人想要靠近去看的时候,门口却传来了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