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一:绝境
    你听过神的语言么?

     准确的说,那并不能成为语言。

     那只是一种象征性的声音,一种沉长的音调。

     神不需要语言,它能将一切想要描述的东西直接传达到你的大脑,作为传输的媒

     介,便是那些沉长的音调。

     这便是神的语言。

     (例如:All-in-One!TheOnebyLifeProlonged!,amen,南无阿弥陀佛,等

     等词汇,他们完全不同的神话体系之下,却都带有沉长且高低不同的【n】的音

     调)

     沉长的音调开始回响在森林之中,大地开始颤抖,树木开始摇晃,无数的植物疯

     狂的增长。

     克拉克里的身体开始扭曲,皮肤开始撕裂腐坏,胶质的液体从他的肉体中不断的

     溢出凝固,无数的金色触手从那些胶质中穿插出来,渐渐的覆盖着他的身体,他

     的面部也开始变得狰狞,那是面部的皮肤被拉扯扭曲所导致的表情,无数的细小

     触手开始延伸至他的整个头部,一根猩红的触手从他的口中伸出,随着这根触手

     的增长,四周的触手开始不断的依附在这根触手之上,形成了尖端有一丝丝红色

     的巨大触须。

     那是伟大真神的化身,被所有生物所畏惧,所厌恶,所排斥的形态,没有任何生

     物的面孔,没有任何生物的特征,扭曲的身体否定了一切对其的猜测与可能性,

     那是对所有的生物提出疑问的化身—无貌者

     风神的信徒虽然试图解释什么,但是面对呼唤神权的克拉克里,对方也只能做好

     迎击的准备,开始呼唤自己的神权。

     伴随着低沉的音调响起,狂风不断的怒吼,它撕破天空,带来了征服者的灵魂,

     来自星辰之风切开了云彩,让天空恢复星辰之色,在黑夜之下,那金黄的长袍显

     得异常的耀眼,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身躯已经变得无比的巨大,在那兜帽

     之下的容貌却被黑暗所吞噬,那裸露的身躯开始遍布扭曲额皱纹,无数的触手从

     长袍之下延伸而出,他的样子虔诚而威严。

     那是风神的化身,被理智所排斥的躯体,伟大的卡尔克萨之王,沉默的灵魂征服

     者—黄衣之王

     风神的信徒们伏地而跪,尽量避免目光接触到两个化身,没有人能够保持理智去

     面对它们,看到他们的身躯时,双目将被灼烧,大脑的一切神经将被强制破坏,

     身体会解放一切限制,疯狂的准从本能而逃离此处,直至死去为止。

     神侍的力量并不足以唤来完整的化身,克拉克里在完成神化的瞬间,身躯便开始

     了崩毁,相比之下,风神的神侍有着信徒所提供的信仰,神化的身体并没有立刻

     瓦解,每当一片皮肤或触手脱离神体时,克拉克里的身体便会感到同等的痛楚,

     如同自己的血肉被一块一块的剥离一般的疼痛,是一般人永远无法想象的折磨,

     这便是唤来神权的代价。

     克拉克里知道,自己的神权一旦完全崩毁,结果便一定是死于地面上的两股势力

     其中之一,忍受着剧烈的疼痛,克拉克里发出了嘶吼,这已经是克拉克里能做到

     的极限了,当然,这并不是毫无意义的,这声嘶吼是无貌者的神权之一。

     那伟大之神的呢喃会在所有听到嘶吼的人耳边响起,如果不保持理智,便会在瞬

     间连同身体一同被混沌所吞噬,黄衣之王将无数的触手伸向无貌者,试图将其包

     裹防止声音外漏,但是克拉克里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克拉克里开始奔跑,不顾

     身体的疼痛,做好了死的觉悟放弃了一切妥协的使尽全力的奔跑,他破坏了风之

     信徒的村落,向着巴吉亚的边境跑去。

     两个神权出现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各地的教义中,水神的信徒们在得知了消息之

     后,更是愤怒不已,他们认为破坏米耶鲁库祭坛的人便是克拉克里,并迅速派遣

     了数名神侍前往巴吉亚。

     .......

     完全失去积蓄的信仰的克拉克里,躲藏在巴吉亚边境的一个阴暗水洞中,靠吃食

     水洞中靠近过来的虫类和鱼类来维持生命,他全身的骨头已经完全粉碎,皮肤也

     被剥离,他的肉体现在哪怕是翻个身都会感觉到难以忍受的剧痛,克拉克里用树

     叶包裹自己的身体缓解疼痛,尽量保持一个姿势躺在散发着腥味与恶臭的巢穴中

     ,在他身下,那是他用树叶和树枝搭建的床,现在已经完全被压塌了,床下还塞

     着克拉克里吃剩下的食物,那难闻的腐烂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但是克拉克里

     却无力去清理,因为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

     如果剥下那些树叶,克拉克里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团肉球,上去踩上两脚,还能

     听到怪异的呻吟。

     身为神侍的庇护依然存在,这表示克拉克里不会因为任何身体机能停止而死亡,

     只要身体的完整性不被破坏,他便能继续存活,当然前提是他自己不选择死亡。

     克拉克里已经吃够了那些土下的虫子和鱼类,他已经难以忍受那些味道了,他必

     须吃点正常的东西来缓解一下,克拉克里撑着拐杖离开了水洞,他试图靠近附近

     的村子去获取一些食物,但是那些村民看到了他的样子,无一不发出惨叫的,他

     只会遭到驱赶与咒骂,甚至可能被抓起来,然后扔到水里。

     勉强维持生命的克拉克里连取树上的果子的力量都没有,他舔食着那些地面上动

     物吃剩的果子,吃食那些野兽吃剩的腐肉,这可比散发着鱼腥的鱼类和散发着恶

     臭的虫子要让人容易接受多了,你根本无法想象那些虫子在你嘴里蠕动的感觉,

     以及那种难以忍受的味道。

     当克拉克里满足的靠在树下休息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股神权在靠近,而且方

     向竟然是海里。

     对方很明显是冲着克拉克里而来,他必须马上逃离这里,继续往里走一些,便是

     风神信徒的领域,克拉克里无疑已经惹怒了他们,现在跑进去和送死没有区别,

     但是那些从海里来的家伙很快就会上岸,克拉克里没有选择的余地,至少进入风

     神信徒的领地会让他活得更久一些。

     可怜的克拉克里连滚带爬的进入了风神信徒的领地,这里低矮的草丛并不能遮掩

     他丑陋的身躯,哪怕从远处也能轻易的看到他,克拉克里尽量压低身体前进,哪

     怕这并没有起到什么隐蔽效果。

     由于克拉克里体内已经几乎不剩下任何信仰,信徒们很难感应到他的位置,虽然

     他曾想用力量在地上开个洞躲进去,但这和自杀没区别,在他还没有发动力量的

     时候,恐怕就已经被风刃切成了碎片。

     现在,克拉克里遇到了一个大问题,他从来没有想过一头狮子竟然如此的可怕,

     森林之王的名号让他切实的感觉到了恐惧,他还是一名士兵的时候,都没有对任

     何一只感到恐惧,但是现在的他却恐惧到全身发抖。

     不发动力量,他便会成为一头动物的口粮,发动了力量,他便会成为公敌被立即

     处死,没有逃跑的选项,只能选其一。

     或许克拉克里还保留着一丝丝身为战士的荣耀吧,他举着手中的拐杖试图像当初

     那样驱赶狮子,但是失去了骨头的臃肿身体,让他根本没办法灵活的动起来,他

     反抗的举动,只会让狮子觉得他更加无力且可口而已。

     在狮子扑上来的瞬间,克拉克里发动了力量,触手从狮子的身体穿过,并将它撕

     碎,克拉克里能感觉到附近的信徒开始聚集过来,他的位置已经暴露了,

     克拉克里已经不在乎这些了,他坐到地上,撕咬着狮子的碎肉,至少在死之前,

     他要吃一顿饱的。

     当无数的信徒聚拢过来,嘲笑着克拉克里时,克拉克里并不理会他们,他只想乘

     着或者多吃一点。

     一些信徒开始践踏那些肉,并将它们丢到很远的地方,试图激怒克拉克里,但是

     克拉克里依然没有如他们所料,只是默默的咬噬着生肉,将它们吞到肚子里。

     不久,一名风神的神侍出现在人群中,他轻蔑的看了一眼克拉克里,很快的确定

     了克拉克里所信仰的神权,也认出了他就是当时摧毁了一个信徒村落的罪魁祸首

     。

     克拉克里被押到风神的祭坛上,两名高阶的神侍将决定他的命运。

     克拉克里依然咀嚼着生肉,丝毫不理会那两名神侍,他认为,自己死亡的命运已

     经确定了,虽然他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现在都还没有成为泄生者,不过这至少证

     明了他在最后都没有被神所遗弃。

     风神信徒宣告了克拉克里的罪名,并宣读了他的惩罚,他将于三日后,被无数木

     桩贯穿,挂于木架之上暴晒致死。

     ........

     克拉克里被抓住的第二天晚上,信徒的村落突然受到了袭击,对方的神权很快就

     被判明,那是丑陋又卑鄙的水神信徒,风神与水神本就是完全对立,面对对方的

     袭击,风神信徒们自然全力反击,虽然成功击退了对方的第一次进攻,但村落内

     驻守的信徒也受到了重创。

     不断登陆的水神信徒开始聚集在风神领地的边境,风神信徒们决定放弃这个村落

     ,撤到亚戈那的神坛去。

     亚戈那的神坛已经聚集了不少神侍和信徒,但是据估计,水神信徒中应该有一名

     使徒,相比之下,由于长期的与世隔绝,风神的使徒根本联系不上,这让局势变

     得有些绝望。

     当水神信徒占领了几个村落之后,很快就逼近了亚戈那,亚戈那的祭坛没有任何

     军事化设施,他们或许从没想过外界会有敌人来入侵。

     今天就是处决克拉克里的日子,一名神侍从监牢外走进来,对着克拉克里道

     【这里最多撑不过三天了,你现在有两条路可以选:

     第一,与我们合作,一同击退那些该死的水神信徒。

     第二,明天早上,你就在转移的路上被处死。

     你自己选吧。】

     克拉克里自然不会放弃活下去可能性,哪怕是很小的希望他都相信自己没有被神

     所遗弃,但是凭他现在的身体,根本无法发动神权,他希望风神的信徒能够给他

     提供治疗。

     谈判的手段对于克拉克里来说已经非常的熟悉,这可比应付那些德拉曼的官员要

     轻松多了,在克拉克里最后提出要在风神的领地内降神,并要求对方保护时,对

     方犹豫了一下,克拉克里并不给他犹豫的时间,接着提出了自己可以作为诱饵牵

     制对方,并告知对方自己有足够的把握为他们赢取宝贵的时间。

     为了能让克拉克里加入战斗,并保证克拉克里能够完成任务不背叛自己,风神信

     徒们用风注入克拉克里的身体,代替他的骨头支撑他的肉体,这也意味着克拉克

     里一但背叛,这些风随时会撕裂他的身体。

     风神的信徒还赐予了克拉克里由风构成的皮肤,这样他就能避免与物体的直接接

     触,也不会应为一些小小的摩擦而疼痛感不已了,克拉克里对此也很满意。

     在风神信徒们开始撤退时,克拉克里将独自面对来袭的水神信徒们,但是他已经

     做好了准备,在到达这片大陆之前,他还是士兵的时候,这里就有着不少驻扎的

     科学一派的士兵,风神一派与科学一派保持着一定的友好来往,这也促使得这附

     近的科学一派士兵可以使用一些外面不能使用的工具。

     克拉克里找到了一些物资和材料,他一边吃食着食物补充体力,一边忙着制作什

     么。

     随着时间渐渐入夜,水神信徒们很快就聚集到了附近,克拉克里舔了下手指,用

     手指感受风向,再看看那缓缓升起的月亮,那仿佛就是水神信徒们进攻的信号。

     随着月亮升空,海洋也开始变得暴躁,掀起的巨浪位于亚戈那的克拉克里也能看

     得很清楚,那些低沉的吟唱声从森林中传来,看来是时候了。

     克拉克里掏出一个外形怪异的弩,将一些黑色的粉尘和混合物放进由空心木代替

     的膛里,然后对着天空扣下了扳机。

     这是德拉曼士兵的一种急救信号,克拉克里将通过这个信号,唤来附近驻扎的科

     学一派士兵,当然,如果那些士兵来晚了,克拉克里将变成一滩肉糊。

     为了便于辨识,克拉克里已经让风神信徒们缝好了自己的军装,只要不细看他那

     恐怖的面容,在黑夜中,他看起来就像是独自奋战,染了一身显血的英勇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