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二:古希亚
    风力是一种可以循环利用的资源,在其他的行星之上也吹拂着那无尽的星辰之风。

     密路雅最为熟悉的资源,便是风力,在巴吉亚这片风之大陆之上,继承了科学之力的密路雅更是利用风建造了一些奇异的军用兵器。

     为了这种兵器能够长期使用,德拉曼曾不惜与风神信徒之间签下了永久不可侵犯的条款。

     随着空中的轰鸣声传来,月光被一片乌云所笼罩。

     水神的信徒们仰望着高空,那些硬木碰撞的吱嘎声让他们清楚的意识到,那不是云,那是来自德拉曼士兵的战争机器。

     翔空艇,利用质地较轻的木头制作的翼散布艇躯各个部分,内部通过齿轮的原理让其不断的让机翼循环上下扇动,随着翼的上下扇动配合向上的风力便能使翔空艇平衡的漂浮于空中,艇身虽小,却搭载着各种重型的武器和炮弹,位于空中的绝对优势下,能对地面进行无差别的大范围攻击。

     艇的上方张着帆布,用于调整前进速度和转弯,在所有翼的上方有着用布与藤条制作的半圆形风罩,作用是辅助风力的循环,防止风力穿透艇身。

     随着空中不断落下的炮弹,水神信徒不得不暂时撤退,克拉克里将军服脱下,穿到一个尸体上后,迅速离开了亚戈那神坛,他丑陋的面容被看到的话,一定会被当做泄生者处理掉。

     随着黎明之光越过地平线,亚戈那的战争迎来了暂时的终结,由于不可侵条款,德拉曼的士兵在回收了克拉克里的军服和那不知名被烧得焦黑的尸体后,撤出了亚戈那,受到重创的水神信徒误认为德拉曼士兵与风神信徒们已经结成同盟,迅速向图库拉发起支援请求。

     双方陷入僵持。

     .........

     位于巴吉亚的左侧,有着一片被母神所祝福的土地——古希亚

     这片辽阔的大陆之上,生活着被母神所庇护的人们。

     肥沃的土地让他们不愁吃穿,无数的猎物漫山遍野,果树整年结果,景色四季如春,如同仙境一般。

     这里生活着最原始的秘鲁,这里的秘鲁们没有参与对毁灭者的战争,他们没有接触过科技或者任何的教义,也因此,他们现在的生活依然与百年之前一样,毫无进化可言。

     在这里,秘鲁们信奉的是大地,信仰的是自然,他们肯定其他神的存在,却认为所有的神都遵从自然之理,所以所有的神都不能脱离自然与大地的束缚。

     而破坏自然,改变自然规律的科学一派,则被他们视为敌人。

     因此,在密路雅王国建立后,这些原始而顽固的秘鲁也断绝了外界的联系。

     在世界被纷争之火吞没之前,德拉曼的学者们曾经调查过这里,他们在生态研究报告中有这样一段对古希亚大陆的记录。

     这里是百年之久的陈旧之地。

     没有半点文明的气息,没有一丝理智与教义。

     如果真有神在指引他们,或许他们也不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事了。

     看看那些秘鲁......不,那不能再称为秘鲁,我们经过商议之后,为他们命名为——鲁谷人。

     顾名思义,那些怪物根本不能称为理智的种族秘鲁,他们通过与野兽的杂交来获取野兽的本能与能力,通过几代的混血,除了一些秘鲁的日常习惯以外,已经几乎没有了人形,当然,他们依然还使用者最为古老的秘鲁语,这使得我们能够与他们交流,我们曾一致认为他们已经转为使用动物的语言了,当然这是我们之间的玩笑。

     (鲁谷:秘鲁语中的野兽)

     在过去的时代,这些鲁谷人为了躲避毁灭者繁殖下去,不惜与任何一种野兽进行杂交,改变自己的面容与身体,甚至变得如同野兽一般暴躁与凶残,虽然是这样的种族,却依然信仰着自然与大地,他们赞美母神,赞美一切生物,他们认为,自己能在毁灭者的支配下活下来,完全是凭借了强悍的繁殖与适应能力,他们绝不会承认,那是科学与神学所导致的结果。

     当然,除了这些鲁谷人,还有一些更为原始固执的秘鲁,他们至今都没有放弃作为秘鲁的尊严,他们不接受任何的教义与科学,保持着最原始的生存方式,他们并不排斥或者蔑视鲁谷人,他们认为鲁谷人的诞生也是自然之理,准从自然与大地的教诲,相信命运会决定一切,而秘鲁应该去接受与赞美命运。

     这些人被我们称之为——鲁伊,他们与鲁谷人不同,虽然顽固原始,却懂得很多大自然的秘密。

     运用这些秘密,他们甚至能引发一些奇迹般的事情。

     比如我们之中有个在前往鲁伊营地时,死于毒蛇剧毒的学者,那天晚上我们确定了他的死亡,他的尸体已经发黑,但是当我们把他带到鲁伊一族的营地时,那些鲁伊竟然将他复活了,他们清除了毒蛇的剧毒,那个学者甚至感觉身体比【死亡】之前还要健康。

     不可思议的事情并不止这些,对于这些鲁伊,作为学者,我们对他报以敬意,虽然他们不肯接受进化,但是毫无疑问,这与他们所持有的力量一定有着各种不可言喻的关系。

     这些鲁伊最奇怪的地方莫过于他们的祭祀了,每一个鲁伊的营地都会有这样的祭祀,并且族人与来客都必须一同参加这种祭祀,如果拒绝,他们便会瞬间翻脸,将你赶出营地或者扣在木架上烧死。

     祭祀的内容非常的简单,甚至都没有任何的吟唱与固定的动作。

     仅仅是让所有人脱光衣服,然后抱住树木或者趴在地上即可,闭上眼睛,感受自然中生命的流动,这便是鲁伊整个祭祀过程的内容。

     对于接受了科学的密路雅来说,脱光衣服让我们羞涩不已。

     但是在这里,所有的老人与小孩以及妇女都会一同脱光衣服,虽然他们的衣服本身就和没穿差不多,但是这种统一的行为,也让我们鼓起勇气脱下了【文明】的衣服。

     在长期与鲁伊的生活中,我们知道了一些关于鲁伊的事情,他们之间有着一种类似教义的存在,虽然他们不懂神学,却依然保留着一种萌芽状态的神学基础,例如他们有着共同的信仰,这个信仰没有实质的定义,并不像水神或者风神那样,有着明确的目标性神明。

     因此,这并不能完全称为神学,因为他们都没有定义信仰本身,所以更不可能存在膜拜的目标——也就是对神的定义。

     不过,我们在他们的历史中,却发现了一些名字,或者说一些关于传说的东西。

     他们会将一切神的诞生归于黑山羊的功劳,将一切神的神权定义在自然之下,我们也曾调查过他们所谓的黑山羊,但是在目前现有的教义中,都没有找到相关的描述,除了风神的一部分文献中有提到过黑山羊的功绩以外,至于他是什么,依然是不为人知。

     ......

     古希亚这片大陆在纷争的年代,很多势力都曾经试图侵略,但最终却都是无功而返。

     一名德拉曼的士兵回忆,在古希亚的地下,生存着一种夜行性的怪物,他们外形似蛆,身长百尺,身高数米,整个躯体的前端便是嘴,圆形的嘴里长着数千颗牙齿,嘴里散发着腐臭,会吞吐粘液,粘液会腐蚀人体以及任何一种金属或者布料。

     更可怕的是,他们有着一定的智力,且经常集体行动,具体数量无法估计,或许整个古希亚大陆之下都是它们的巢穴,他们会在深夜时,人们熟睡的时候出现,许多的部队都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受袭而导致全军覆灭。

     而且根本没有办法捕捉他们的动向,这些家伙会在地底高速移动,能够捕捉与地面接触发出的任何微小的声音,它们张口出现时,便能吞噬半径21英尺左右范围内的所有物体,如果试图趴在地上听声音,那么当你听到他们移动的声音时,下一秒,你就会成为他口中的食物。

     数百万的士兵连一周都没有撑过去,便伤亡惨重,撤出了古希亚。

     没有人愿意去那种地方,甚至都难以想象那里的秘鲁是怎么活下来的。

     有些人认为那些东西便是鲁伊口中的黑山羊,但实际证明,这个推测并不正确,这些怪物确实不会袭击鲁伊,但是也不会听从鲁伊的召唤,在风神的文献中所描述的黑山羊只有一个,而这些怪物却不计其数。

     而在神学之中,古希亚这片大陆更加让他们伤透脑筋。

     这片大陆之上,他们甚至都无法完全发挥自己的神权,在这里,他们的神权仿佛一些都在一个巨大的力量之下被压制着,因此,神学的士兵在这里甚至都无法战胜一个鲁谷人。

     ......

     就像我开头说的,这片大陆被大地母神所庇护,从最古老的年代开始,这里就不曾有过其他的信仰。

     虽然大多数的人都不知道这个信仰的具体定义,但是,这其中也有从远古的时期就已经理解了这个信仰的实体,而不停的膜拜和累积信仰的人们,他们守护着这片大陆,控制着那些地底怪物,他们看似与鲁伊相同,却有着比任何一个鲁伊更加丰富的生命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