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外置魔装(上)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提亚没有再在里昂身边出现过,看来为里昂重建魔网确实让他陷入了虚弱,以至于不得不隐藏自己,避免被弗拉特发现。

         里昂依旧如同以往的日子一般,钻研魔法,学习灵纹。值得一提的是,重建后的魔网让里昂吸收魔法元素的效率太幅度提高,在真实之瞳的分析中,里昂大致算出提高了二点三倍元素吸收速率,而且简便的魔网结构也让蓄魔变得更加容易。

         不过三个月的时间一过,提亚的唠叨声又开始无时无刻不陪伴着里昂。这种感觉对于里昂而言糟糕透了,最直观的影响就是学习效率下降、灵纹绘制成功率下降、冥想效率下降等等,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他总是很难集中精神,毕竟谁也不知道提亚会什么时候出来吓他一跳。而机械化心灵这个魔法已经成为了里昂每日必用的魔法,每晚的冥想,里昂总是腾出一个蓄魔位来绘制机械化心灵的式术。甚至里昂曾经想过,要不干脆把提亚的存在告诉弗拉特算了,这个啰嗦鬼真是让人讨厌!

         不过这个念头他也只是想想而已。

         虽说提亚的唠叨、骂骂咧咧让里昂心烦,但是不得不提,一位曾经的传奇元系法师,他能够指导里昂的还是很多。虽然弗拉特教导里昂还算是尽心尽责,但是他醉心于自己的实验之中,除了每天固定给里昂讲解灵纹学的时间,其他时间都将自己关在实验室内不出来,如果没有得到许可,即使是里昂也很难见到他。

         这个时候,提亚就开始取代了导师的位置,他会在里昂绘制灵纹时指出他的错误,在他学习新的魔法时会给他详细讲解魔法的式术、来源、用处等等,以便里昂更加容易掌握。他甚至教会了里昂一个他自己创造出的法术,四级法术——提亚的低语。这个法术能够强制性打断周围五米内所有法师的吟唱,成功率和法术有效半径随着法师的法力高深以及精神力强弱改变。不过里昂更喜欢称呼这个法术为噪音术,因为释放这个法术会发出很大的噪音干扰施法。

         虽然提亚对于里昂的提点很多,只是这些有用的指导信息必须得从比这些信息庞大数十倍的无用信息中提取出来,而且那些无用信息中无时无刻都充斥着嘲讽、大骂、戏谑、诅咒弗拉特等等负面内容。如果有选择的话,里昂更愿意不要这个“曾经的神灵、至高的光暗之主、伟大的二十三级元系法师”的指导,而这个自称也是里昂在提亚口中听到过最多的一个自称。

         提亚倒是乐此不疲,用他的话来讲“漫长的生命中总得找点乐子,尤其是在找不到其他乐子的时候”。作为“乐子”的里昂听到这句话时,直接打碎了提亚当时附身的一盏琉璃灯。

         不管里昂过的开心与否,时间距离提亚重新出现在他身边后的第十七个月,里昂碰到了他人生之中第一个瓶颈。

         “还是不行。”这一日,里昂退出了冥想状态,他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已经十六岁的里昂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男人,高大的身材略显消瘦,脸庞英俊只是更多遗传自他的母亲维茵,俊美有余但不像他的父亲莱克那样阳刚。不过莱克是一名战士,而里昂是一位法师,一直待在实验室、冥想室、图书馆之类地方蜗居的法师自然不能要求自己能够拥有战士一样的阳刚。

         里昂对于这些并不是那么在意,至少一个在意自身形象的人不会胡子拉碴、头发凌乱。他已经在冥想室待好几天了,可是自身法力早已圆满的里昂却迟迟无法突破七级法师的瓶颈,摆脱初级法师的名头成为一名八级的中级法师。

         平日再注重自身素养、恪守贵族礼节,这个时候的里昂已经烦躁到早已将该死的贵族礼节丢到一边去了。

         明明自己的法力已经满到无法再从外界吸收了,可为什么就是迟迟难以突破呢?

         “啧啧,这么早就碰到了人生第一个瓶颈。作为一名魔法师,你的资质可远远比我想象中的差呀!”

         提亚的聒噪声让本就心烦意乱的里昂心情更加压抑:“闭嘴,提亚。”

         “我只是纳闷,一位曾经的神灵、至高的光暗之主、伟大的二十三级元系法师在你的面前,你为什么不知道向我请教呢?”

         里昂倒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一开始他还没觉得这个瓶颈那么难突破,而且他可不想听提亚的唠叨。但眼下,里昂只能硬着头皮请教道:“那么您这样一位曾经的神灵、至高的光暗之主、伟大的二十三级元系法师,能给我这个小小的初级法师什么指教呢?”

         提亚砸吧砸吧嘴:“每个人的瓶颈都是不一样的,以我当年的天赋在整个帝国都算是顶级,至少我可没有在初级晋级中级的时候碰到过瓶颈,我的第一个瓶颈还是在晋级圣域的时候。”

         “废话不要多说,直接说重点。”

         “我再思忖思忖,虽然强行突破瓶颈的办法不少,但是没有副作用的办法即便有咱们现在这个条件也做不到。”提亚嘿嘿笑道,“所以嘛……目前我还没想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里昂感觉一口郁结之气憋在胸口,他瞪了提亚一眼:“下次这种没有营养的废话最好彻底烂在你的肚子里。”

         “你这是什么态度。”附身在一个半身雕塑上的提亚直接跳了起来,“你这是对一位长辈不敬,要知道我当初和你的祖父,那也是号称帝国双骄……”

         里昂懒得听提亚提起他和里昂祖父那些陈年老事,那点事情已经被提亚翻来覆去提过数十遍了。他正在烦恼,虽说有元素星轨的内外循环共鸣,他魔力的积累并不会逊色于那些天才,但是瓶颈这个东西是只看个人资质而出现的,但里昂的魔法天赋仅能说是比普通人优秀,但还算不上是什么天才。

         突然间,提亚停止了唠叨,整个房间一下子的安静下来。

         有人来了。

         里昂立刻明白了缘由,只有当外人出现的时候,这个话唠才会主动停止说话。

         冥想室外响起了一声钟响,这种安魂钟的钟声能够保证让正在冥想的法师提前退出冥想而不受到反噬,不过大部分法师都舍不得为自己的冥想室配一件这样的附属设备,因为它昂贵的造价让囊中羞涩的法师们难以负担。

         里昂整理了下衣裳,他对外喊道:“进来吧。”

         进来的是哈斯顿,他向着里昂弯身行礼:“里昂少爷,主人叫您过去。”

         这倒是稀奇,因为里昂已经在几天前向弗拉特请了假才进入冥想室闭关的,而弗拉特也应允了,现在还没到期限,一般而言弗拉特不会打扰里昂的闭关。眼下他让哈斯顿过来敲响安魂钟,提前打断里昂的冥想,看来是有什么事请要发生了。

         里昂点点头,对哈斯顿吩咐道:“为我准备一下衣裳,等我洗漱沐浴完毕之后就去见老师。”

         “是,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