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第一幅灵纹
        莫尔兰西的消失对于里昂而言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打击,但是他不敢在弗拉特面前流露出一丁点内心的想法。

         里昂害怕莫尔兰西曾经对他说的话是真的,弗拉特对他真的不怀好意,里昂甚至想过写信给哈斯克斯家族,让劳勃管家或者是凌鹭叔叔将他接回去,但是里昂内心十分的不甘,他答应过要带着莫尔兰西离开的,可一旦他一走了之,莫尔兰西该怎么办?

         况且弗拉特真的会那么轻易地让他离开神国么?

         万幸的是,弗拉特并没有对里昂做出什么让他难以忍受的举动,只是像是一位和蔼的老师悉心教导着里昂灵纹学,而英灵们则负责教导他魔法以及其他方方面面的知识。

         “博学,是一名魔法师最基本的要求。”弗拉特曾经对他这么说,这一点里昂也深感认同。

         至少在目前为止,弗拉特是一位可敬的导师,里昂甚至怀疑莫尔兰西所说是否是正确的,亦或者只是某种偏见。但那日在秘银之室,在编号325囚牢中,那位祭祀的执念让里昂难以忘怀。他悲哀地发现自己只能被动地接收着一切现实,却无力去改变什么。

         里昂将自己内心压抑,整个人越来越沉默寡言,他将所有心思都投入到对于知识以及力量的渴求中,至少在这个时候里昂能够忘记那些压抑的事情。

         他每天废寝忘食地学习着、修行着,甚至已经接近于痴迷的状态。

         某个夜晚,虽然神国依旧亮如白昼,但真实之瞳的反馈中,已经到达了深夜。

         里昂并没有入睡,他手中持着锋利的小刀,专注地分割着一只雪原兔标本。在魔能净光台上,还放着一个盒子,里面放着其他的解剖刀,应对着不同的部位。长时间的解剖学习,再加上依赖于真实之瞳的精准,里昂已经能够解剖大多数的三级以下魔兽。

         他将雪原兔的表皮划开,小刀如蝴蝶般在他指尖飞舞,而那具标本也开始渐渐地被完美剖开。这一次里昂要将雪原兔后脑的魔晶核以及连接魔晶核的两根运送及输出魔力的血管完整剖出来,实际上这即便是十级魔法师也难以完成。虽然这也是里昂第一次尝试这么高难度的解剖,但是他已经有了充足的把握。

         里昂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双手没有一点儿颤抖,由于里昂的手法精湛,并没有划破血管,所以出血量并不大,这具被剖开的雪原兔标本竟然有一种另类的美感。

         他放下手上的刀,从盒内拿出一把头部弯曲的金属刀,撬开雪原兔的脑壳,看到那枚蚕豆大小的魔晶核时,他开始构思起输能管以及出能管的位置。

         他的眼前突然间出现一根根红蓝两色的线,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里昂微微发怔,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这正是他构思的这具雪原兔的浑身脉络,红色的是普通的血管,而蓝色的则是魔力经过的血管。

         对照着已经剖开裸露出部分的几条血管,里昂发现眼前这副血脉图并不是完全正确,心意一动,这副血脉图便按照他心中所想般的更改。

         在这副血脉图的参照下,里昂发现他对于雪原兔的身体构造变得了若指掌,原本对于他还有些困难的解剖目的变得轻松起来。

         很快,一幅完整的魔晶—魔力出入血管的标本被里昂小心翼翼地存放在了一个白色的盒子里。

         做完这一切,里昂欣喜若狂,这是真实之瞳的血脉进一步被挖掘而出现的新能力。很快,里昂将这一种能力命名为“模型构建”。

         基于这个模型反馈出来的内容,里昂突然间看得入迷起来,他观察着那一根根流动着魔力的血管,观察着雪原兔这种最低级的一级魔兽的魔力循环,里昂感觉无数的知识从脑海里涌现出来,互相交织、互相融会贯通,许许多多曾经懵懵懂懂的问题变得有迹可循。

         有一种叫做灵感的东西在里昂内心砰然爆发,他立刻冲到柜子那里,从中取出了数十种材料抱在怀中,然后急匆匆地返回魔能净光台,将这些东西横陈竖列整齐排开。接着他冲出实验室,让等候在门外的哈斯顿为他取一张星纹纸和一把魔能刻刀来。

         哈斯顿很快将里昂要求的东西拿来,这个时候里昂也已经将材料调制成一种特殊的墨水。

         里昂迫不及待地将厚而宽的星纹纸在魔能净光台上摊开,拿起魔能刻刀,将它放入浅蓝色的墨水中,魔能刻刀很快自动储满墨水。

         里昂屏气凝神,魔能刻刀在星纹纸上刻下了第一条纹路。

         时间慢慢地流逝,无影灯下里昂的手不停地舞动,魔能刻刀在星纹纸上不停留下纹路,他的手越来越快,纸上的魔法式术也越来越多。

         里昂已经忘却了时间,他的眼中只有那张星纹纸,脑海里却有无数的构思交织。他将每一个构思都付诸刀下,看似两两间没有意义的式术开始融合,开始交织,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繁杂灵纹。灵纹隐晦地流动着淡蓝色的光芒,期间暗含着魔力波动,只要有人向其中输入魔力,激发这个灵纹,它将赋予激活者冰雪魔法属性增幅效果。

         这是一张初级冰雪魔法增幅灵纹。

         里昂怔怔地看着这张完成的作品,他几乎忘记了呼吸,这是一个真正的灵纹,虽然只是一个最初级的灵纹,但它的意义对于里昂而言实在太大了。

         因为这是一幅完全由里昂创造的灵纹,它不同于任何一个现有灵纹,而是独属于里昂·亚历克斯的作品。

         里昂如在梦里,全然没有一丁点真实感。虽然他系统地学习了灵纹学,学习了灵纹的来源是来自生灵,也学习了绘制灵纹的基本方法,可他并没有学习任何一个灵纹师创造的初级灵纹。也就是说他从雪原兔的身体中完成了一个新型初级灵纹的诞生!

         一直到里昂确认这一切都是真实,他这时才感觉到绘制完灵纹后体内的魔力匮乏,他就这样瘫软地躺在地上,放声大笑,四年的学习,四年的努力终于是没有白费。

         虽然这副初级冰雪魔法增幅灵纹漏洞很多,甚至不能刻印在魔法物品甚至是人体上,但是这代表着里昂已经有资格正式学习灵纹,而不仅仅是学习一些基础知识。

         除去弗拉特这个创造了血脉模拟的灵纹师,普通灵纹师的地位并不比魔药师、炼金术师、构装师等等副职地位高,但这并不代表灵纹学差劲,灵纹学号称辅助其他副职师的职业,任何一位副职师如果能够得到灵纹师为他们的作品绘制灵纹,例如炼器师请灵纹师为他们打造的魔法武器绘制增幅灵纹,魔法武器的力量将会拥有一至三层的增幅。魔药师请灵纹师为他们制造的魔药绘制灵纹,那么药效将提升百分之十五至百分之二十五。诸如此类,灵纹师增幅过的作品将提升一个甚至数个档次。

         所以灵纹师的作品价格也一直居高不下,虽然目前而言里昂并不缺少财物,但是他总有独自闯荡的时候,到那时绘制灵纹为他带来的财富将非常可观。

         况且,弗拉特曾许诺里昂,在他能够掌握三级灵纹时,便教导他血脉模拟这一特殊灵纹种类。而这种特殊灵纹,帝国任何一个贵族家族,甚至是哈斯克斯家族,也是非常渴望得到的。

         一旦里昂掌握了血脉模拟的特殊灵纹,即便只是七八品的血脉,也能够让里昂在帝国中得到足够的地位。

         或许重振亚历克斯家族也不是梦想?

         这个一直被里昂压抑在内心深处,一直不敢去想的念头在脑海浮现。

         这一年,十四的六级魔法师——里昂·亚历克斯,完成了他人生中第一幅灵纹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