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离开神国
        “这是我的遗蜕。”

         就在里昂打算离开神国的当天,提亚将一截小指骨交给了里昂,这截小指骨不同于凡人的骨头,通体透明,晶莹剔透,就像是蓝水晶制成的艺术品一般。

         提亚遗憾地说:“就剩下这么一小截了,剩下的被弗拉特收走了,或许已经销毁或者制成什么魔法物品了。想要离开神国,我只有附身在我的遗蜕上。”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提亚迅速从镜子里脱离出来附身在指骨上。

         里昂收起指骨,将它贴身藏在了宽大的衣袍里,然后走到房门前打开门。哈斯顿站在门外,问道:“里昂少爷,离开神国的传送阵已经准备好了,您现在就离开么?”

         “是的,东西我都已经收拾好了。”里昂点头。

         这一次离开,里昂行李很多,他实验用的魔能刻刀、一些绘制灵纹需要的诸如星纹纸之类的东西、几件衣服以及一些书籍,弗拉特甚至给了他一张十万的紫金卡,这种由帝国发行的卡片能够代替沉重的货币购买货物。

         里昂并没有和什么人告别,神国也没有谁值得里昂去刻意告别,他沉默地跟随着哈斯顿走向传送阵。

         走在神宫的走廊里,看着为自己引路的英灵,里昂有些恍惚,他好像看到了刚来神国的自己,也是沿着这条走廊,也是跟随着一名英灵。

         只是一个沿着走廊向南,一个沿着走廊向北。一个离开、一个进来。

         在神国的日子里,里昂过的并不那么愉快,也发生了一些让他难过的事情。但是里昂觉得自己得到了成长,无论是魔法、身体、还是心智,他都切切实实地得到了很大的成长。

         在踏入传送阵的前一刻,里昂回过头仔仔细细地看着自己生活了八年的神国神宫,他意外地发现自己在八年里还没有仔细游览过这个地方,每一天每一天都是那么的匆忙,现在静下心来去看,其实这有些破败的神宫还是有着特殊的美感。

         只是自己依旧讨厌着这个地方。

         里昂收回目光,大步走入了传送阵。

         传送阵光芒一闪,里昂便消失在了原地。

         ……

         太阳的余晖闪耀着最后的光芒,渐渐地沉寂在了山峰之下,漫天繁星悄然出现。喀什玛的星空很美,无数的繁星每夜可见,那是一座座神灵的居所,在世界的壁垒上盘踞。

         帝都上方最大的浮空岛之一,那是哈斯克斯家族的象征。金碧辉煌的紫荆花堡坐落在浮空岛上,不管是哪一天,舞会总是紫金花堡里不可缺少的节目,这也是贵族们最喜欢的消遣方式。

         掌管着紫荆花堡大小事务的劳勃管家却走出了紫荆花堡,来到了浮空岛外的一处空地。这块空地一般是暂时性屯放物资,或者是坐骑的休息地方,不过现在这里并没有被使用,这片空地空旷无比。

         夜风吹拂,帝都的秋夜已经有了几分凉意,劳勃紧了紧自己的大衣,让自己能够暖和一些。

         一道光门突兀地出现在这块空地上,对接的魔法阵闪烁着光芒。里昂从门外一步步走了出来,他环顾着四周,空荡荡的空地上只有劳勃微笑地看着他。

         “欢迎回家,里昂少爷。”劳勃慈祥地笑着,像是看到许久未归的后辈。

         里昂点点头,他抬起头看向星空,感受着微凉的秋风吹拂自己的脸庞,久久未动。神国没有四季、没有昼夜,这是里昂在八年时光里看到的第一个星空。尽管里昂只在紫荆花堡小住过几个月,尽管这是他第二次来到这个浮空岛,但当他呼吸着来自喀什玛的空气,看着不远处喧嚣的紫荆花堡,他心里莫名地有些欣喜。

         “夜风虽然凉爽,但是对于一位老人而言还是有些寒冷了,我们还是先回城堡吧。”劳勃微笑着说,“需要我为您拿行李么?”

         “哦,不需要。我自己可以拿,谢谢您。”里昂礼貌地说。

         一路上,劳勃走在前面为里昂领路,他随口问道:“在神国的日子开心么?里昂少爷。”

         里昂斟酌了一会,说道:“很忙碌但也很充实。”他并没有正面去回答开心与否这个问题。

         劳勃点点头,然后带着里昂向城堡走去:“里昂少爷,您离开时的房间我还为您保留着,今晚您就住在那儿吧。”

         里昂点头说道:“好的。”

         “离家族试炼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您可以好好休息。老爷不在,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对了,凌鹭将军听说了您回来的消息,他很高兴,这几天他应该会来找您。”

         “谢谢您告诉我这些,请问亚士回到紫荆花堡么?”里昂礼貌地问着,亚士比里昂大三岁,而哈斯克斯家族会让嫡系在紫荆花堡接受教育直至成年礼完成,然后才会接回去。所以二十一岁的亚士已经离开紫荆花堡三年了。

         “亚士少爷尚未回来,不过他已经接到了通知,很快就会赶来。”

         里昂很高兴能够马上见到亚士,他都不知道这个小胖子这八年间变成了什么模样,不过小胖子在信里可是信誓旦旦地跟里昂说自己已经瘦了很多了。

         进入了紫荆花堡,里昂委婉地拒绝了参加舞会这个提议,他向劳勃要了一间空闲的冥想室,因为马上就是他开始冥想的时间了。即使离开了神国,里昂也并不打算打乱自己的作息时间。

         劳勃对于里昂的勤奋非常的欣慰,他很快为里昂准备好冥想室,并且留下了两个侍女服侍里昂。

         再进入冥想室之后,里昂并没有立刻开始冥想,他拿出了那截指骨,放在了自己身前的地面上。

         提亚很快发出声音:“这就是紫荆花堡么?真是华丽呀!”

         他附身的指骨虽然被里昂贴身藏好,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看到”紫荆花堡内部,即便只是里昂走过的这几条回廊,已经让这个见多识广的传奇法师感慨万千:“即便是皇帝陛下的寝宫也不过如此。”

         见识过一次皇宫的里昂深表同意,至少灵启殿是没有紫荆花堡内任意一个房间华丽的。

         提亚有些心有余悸地说:“刚刚那个人,我感觉他似乎察觉到了我。”

         “刚刚那个人?”里昂愣了一下,“你是说劳勃管家么?”

         “是的,他让我很不安。”提亚担忧地说,“没想到来哈斯克斯家族第一天就可能暴露了。”

         “也许只是你想多了,提亚。”

         “不不不,你不明白。就在你刚走出传送阵的时候,他注视了你很久。”提亚说,“我觉得他是在看我,老天,他只是哈斯克斯家的一个下人。真是恐怖的家族。”

         “劳勃管家可不是下人。”里昂纠正道,“他在哈斯克斯家的地位可远比普通嫡系高多了,至少我见到每一个哈斯克斯的族人都对这位老管家毕恭毕敬。”

         “不管怎么说,这些日子我要小心谨慎地隐藏自己了。妈的,这可比在神国还要憋屈。”提亚骂骂咧咧道。

         “小心谨慎是必不可少的,不过我相信在这里没有人会伤害我。”

         提亚对里昂的话非常不以为然:“不会伤害的只是你,他们可不会顾及我。一个曾经的神灵、二十三级元系法师的灵魂,对于这样的家族而言,研究价值还是不少的。我可不想我自己出现在哪个传奇的实验台上。”

         “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再过一个月我们就要进入另一个世界了。”

         提亚不解:“另一个世界?”

         里昂解释道:“是哈斯克斯家族用于给年轻一代当做家族试炼的世界,十年一次。每一个没有参加过家族试炼且年龄在三十岁以下、实力未到高阶的族人都可以参加。”

         “用一个世界来给年轻人当做试炼,真是奢侈。”提亚啧啧称奇,“不过这也意味着这个世界不会太高级,承受不了太强大的人进入。”

         “那对于你会有影响么?”里昂连忙问道。

         “不用担心,哪怕在低级的位面,现在的我都可以进入。”提亚不无悲哀地说道,“反正我现在一丁点力量也没有。”

         听到提亚可以跟随他一起进入,里昂放下心来,他停止了和提亚的继续交流,开始了今天的冥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