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神秘客人
        “如果你再继续胡搅蛮缠,我就有正当理由带你回去审讯了。你这是妨碍公务。”刀妹说道。

         莫鲁挺喜欢看艾瑞莉娅生气的样子,非常可爱。不过他也知道必须有个限度。

         所以莫鲁收起开玩笑的姿态,正色说道:“嗯,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假如我是个敌对势力的密探,你带我回去审讯的话,我正好可以顺路摸一下普雷西典护卫队的底细。”

         艾瑞莉娅并不笨,听着莫鲁这话,立刻懂了他的意思。

         “你是说,我刚才抓走的那个人?”

         莫鲁点点头,“我不经意间看到了他身上的一件挂饰,那是诺克萨斯士兵的标志。”

         “诺克萨斯?”刀妹神情也凝重了起来,“为什么诺克萨斯士兵会来艾欧尼亚?”

         莫鲁将自己了解到的情况都跟艾瑞莉娅说了。然后站起身。

         “具体情况,我想你可以问那个人。前提是你真的能制服他。”

         刀妹哼了一声,“我不信在我的地盘,还能让诺克萨斯人反了天?”

         说着,她也起身。两人一起,对着普雷西典卫队总部走去。

         来到那儿后,天也已经黑了。

         艾瑞莉娅问过她的属下,那个寻衅滋事的人已经被关押到审讯室里,就等候她的发落。

         “你也一起来吧。”艾瑞莉娅对莫鲁说道。

         莫鲁只是笑了笑,并不真的认为刀妹就这样完全信任自己了。

         她很可能怕自己是有意撒谎混进来,会在这里搞什么事,所以要时刻跟他一起,免生意外。

         不过这也正合莫鲁心意,他得到那双妈组合的指点,知道锐雯跟她的先遣队此刻很可能就在普雷西典市的范围内。

         所以能对这儿有一定了解的话,有利于任务完成。

         刀妹带着莫鲁,对审讯室的方向走去。

         来到那里后,审讯室门口两名卫兵对刀妹恭敬地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把门打开了。

         “空的!”

         那几人都是大惊失色,“这怎么可能?根本就没人打开过门!”

         莫鲁进去检查了一下,“只有一扇门,连窗户都没有。而且门也没有破坏的痕迹。标准的密室逃脱。”

         他看了看天花板,又在地上四处踩了踩,也没发现异样。

         “看来你说对了。”刀妹面色凝重,赶紧吩咐手下的人去其他地方搜寻。

         “你觉得什么人能做到悄无声息地从密室逃脱?”莫鲁问道。

         刀妹仔细想了想,“忍者。曾经我们抓捕过从均衡教派逃亡到普雷西典的叛徒教众,但最终还是让他溜了。跟这个场景有些像。”

         莫鲁若有所思,“莫非是影分身?”

         随后两人也没继续留在这里,而是一起在附近的区域搜索。

         按莫鲁猜测,那人实力并不算太强,应该只是来打探消息。

         如果是这样,他应该还在附近区域调查普雷西典护卫队的情况。

         然而几乎在全员出动之后,搜寻了大半夜,他们都没能找到那人的踪迹。最后也只能作罢。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感谢你的警告。”刀妹说道。“恐怕今后我们需要多加防范了。”

         两人正说着话,艾瑞莉娅看到了一个人。“劳拉。”

         那个叫做劳拉的女孩走了过来,笑容很明媚。“艾瑞莉娅。”

         “这是我的好朋友,劳拉。她父亲跟我父亲是关系很好的战友。不过她并不是英雄,所以在护卫队做后勤工作。”刀妹给莫鲁介绍道。

         “你好。不过我现在不能陪你们了,我家里还有客人。”

         莫鲁点点头,两人跟劳拉告别了。

         “她家里来了什么客人?”

         莫鲁问道。艾瑞莉娅听着,难得笑了。

         “我感觉你有些草木皆兵,她是一个好客的女孩子,很善良。哪怕她的客人是路过的流浪汉或乞丐,我都不觉得意外。”

         “因为这里是艾欧尼亚。艾欧尼亚人,有自己的信仰。”

         “好吧,希望你朋友的信仰能带给她足够的分辨力。”莫鲁说道。

         然后他跟刀妹也告辞,离开了护卫队,对着自己休息的旅馆走去。

         躺在床上,莫鲁也细细思索着这一天发生的那些事情,越想越觉得事态扑朔迷离。

         “那个神秘人分明是诺克萨斯的士兵,却怎么会忍者的本事?”

         “莫非这次诺克萨斯入侵艾欧尼亚,打的是特洛伊木马的好牌,想来个里应外合?”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难怪艾欧尼亚难以阻挡侵略者了。连自己人都倒戈的话,这个岛屿也就完了。”

         莫鲁也想起了他跟奎因被忍者袭击的那次,也可能跟那个教派有关。

         均衡教派,如果真的有人跟诺克萨斯联合,那诺克萨斯的潜在帮手可就太恐怖了。

         不只是祖安的炼金师,还有均衡教派的忍者。再加上他们本就十分彪悍骁勇善战的铁血军队,还有谁能阻挡他们战争的铁蹄?

         而在斯维因知晓了莫鲁体内的秘密之后,莫鲁也明白自己很可能一个不小心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所以诺克萨斯的力量越强,对自己就越不利。

         “看来必须主动出击了。”莫鲁想着,“先下手为强。明天先去调查一下那个劳拉家里的客人。”

         不知道怎么回事,莫鲁隐约觉得那个女孩家里的客人,并不是她的七大姑八大姨那种亲戚,很可能是陌生来客。

         如果真的是,那么有相当大的可能跟诺克萨斯有关。

         第二天,莫鲁并没有去找刀妹。而且普雷西典护卫队除了戒备更加森严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变发生。

         直到晚上,莫鲁看到劳拉从护卫队出来,他这才悄悄跟了上去。

         劳拉从护卫总部北门离开的,门口有一个气质优雅、英俊潇洒的男人在等她。

         看到劳拉出来,那个男人很绅士地陪着她一起。两人走在路上,男人风度翩翩,有说有笑。

         “这莫非就是她家的客人?刀妹倒是真够谨慎的,不过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刀妹。我看这男人也不像个好鸟。”

         莫鲁悄悄隔了一段距离,跟踪着他们。他看到这两人买了一些吃的,看那份量,似乎有三人份。

         “有问题。”莫鲁心想,“莫非她家里还有别的客人?”

         跟着他们走了一刻钟左右的工夫,应该来到了劳拉的家。

         “妹妹,我们回来了。”

         那个男人对着屋里喊了一声。

         一名看起来身受重伤非常虚弱的女人,从屋里走了出来。

         莫鲁心中一惊,“锐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