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 阴谋
        莫鲁完全没想到再次见到锐雯的时候,她会是这种状态。

         只不过在下一刻,看到锐雯进屋时走路的姿态,莫鲁不禁眯起了眼睛。

         “她是装的,锐雯根本就没受伤。”

         想到这一点,莫鲁隐隐猜到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在外面观察了许久,发现锐雯虽然伤势是假,但与劳拉的情意却挺真的。

         患难见真情,莫鲁也不知道这样形容恰不恰当。但劳拉对锐雯的这种关怀照顾却是真心实意的。

         如果锐雯真的是打算恩将仇报的话,莫鲁也将对她彻底失望。锐萌萌又如何?这种心狠手辣的人是绝不能留作长期敌人的。

         莫鲁观察许久后,最终离开了劳拉家。

         ……

         第二天中午,普雷西典市出事了。

         居住在市中心的居民,都听到了从普雷西典中央广场传来的声音。

         一队装备精良的人马来到了普雷西典广场上。手中的重武器闪着血芒。

         “所有普雷西典的人,听着!放弃抵抗,给你们留一条生路!”

         众人听着这个声音,愤怒中又满含疑惑,许多人围着广场指指点点。

         轻轻推开旅馆的窗户,莫鲁看向了不远处的广场。

         “你们为什么这么疑惑,是在怀疑普雷西典护卫队去哪儿了,为什么会让这些诺克萨斯人入侵了吗?”

         莫鲁将手中的一杯茶一饮而尽。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真是颠扑不破的道理。”

         广场上的诺克萨斯士兵有百余人,大部分眼中都有着贪婪与兴奋。

         为首的有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莫鲁昨晚见过的劳拉家两位客人。

         那名气质儒雅的青年一脸不屑地刮着自己的手指甲,丝毫不理会围观在广场周围那些愤怒的市民。

         至于锐雯,她面无表情,身位比那名青年靠前一些,应该是场上官职最高的人了。

         “你们是在等你们可亲可敬的护卫队吗?”那名俊雅青年笑了笑,“不必等了,他们不会来了。”

         青年打了个唿哨,两个诺克萨斯士兵架着一名年轻女人来到了广场上,扔在了青年的马前。

         莫鲁看到锐雯别过了头,没与劳拉对视。

         劳拉的嘴上缠着布,一点声音也发不出,但她的眼睛里泪流不止。

         “劳拉!”

         很多普雷西典的市民都认识劳拉,眼睛里的怒意更盛。“放了她!”

         马上的青年翻身下马,来到劳拉身边,用食指勾起了劳拉的下巴。

         “还要感谢你这位后勤人员在普雷西典护卫队饭菜里下的药,不然怎么能让我们这么顺利进城?”

         劳拉哭着,拼命地摇头,又用求助的眼神看向锐雯。

         但锐雯躲开了劳拉的目光,闭上了眼睛。“好了,废话不要说了,干你该干的事情。”

         “我该干的事情?”那名青年笑了笑,一把将劳拉的外衣撕碎了,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

         广场之外,一片惊呼声响起!

         锐雯猛地睁开眼睛,“你要干什么?”

         那男人笑了笑,“不是我要干什么,而是我们要干什么!”

         说着,他一招手,立刻就有十几名诺克萨斯士兵上前,面无表情地排队站立。

         “想要让真正的恐惧来磨灭这些艾欧尼亚人的反抗心理,就必须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人间地狱!”

         那男人眼睛眯着,嘴角也露出一个邪恶的笑。

         “你敢!”锐雯似乎意识到这些人想要做什么了,她看着劳拉眼里的惊恐与绝望,拔出了自己的重剑。

         “呦,尊敬的骑士之刃大人,您这是做什么?想要把剑刺向自己的属下吗?”

         那名青年看起来并不害怕锐雯,甚至有些不屑。

         “我是这里的最高长官。”锐雯面色阴沉地说道,“诺克萨斯,不能做出那种肮脏的事情,更不能靠这种卑鄙行为来让敌人感到恐惧!”

         “啧啧啧,”那青年摇着头,很快一阵绿色烟雾弥漫开来。

         不远处坐在旅馆窗前的莫鲁,看着他的样貌,从美男子变成了一个光头并且满脸坑洼的丑男人。

         “祖安炼金师……”莫鲁皱了皱眉。“他们也派人参与这次探路行动了。”

         那名炼金师哈哈一笑,“普雷西典是艾欧尼亚的一处圣地,上面交代过,必须让这里引起恐慌才行。锐雯大人不会忘了吧?”

         “而且出计策谋害护卫队也是锐雯大人的主意,你不也会忘了吧?”

         锐雯面容冷峻,但并未反驳。

         “好,既然是这样。那我最后一次尊重你的意见,我留这个女孩一个清白之身。毕竟锐雯大人也是女人身,怕给你留下心理阴影……”

         光头哈哈大笑,锐雯握剑的手握的也更紧了。

         那光头没再对劳拉怎么样,但却走向了广场外围的围观市民。

         他从一名诺克萨斯士兵手里拿过一把斧头,对着那已经有些吓傻了的市民们走去。

         锐雯闭上了眼睛,叹了一口气。

         “叮!”

         就在光头挥起斧头,砍向一名被吓哭的小男孩的时候,一道寒芒从场外飞了进来!

         光头大惊失色,立刻后退。

         紧接着,又有三把一样的利刃飞来!

         光头眼看着躲不开了,这时锐雯出手了。她从马上一跃而起,重剑挥舞间,将其他三把飞刃击退。

         “诺克萨斯狗,受死吧!”

         一个声音响起,一身红色轻铠的艾瑞莉娅从天而降,手拿由四把利刃组成的奇异兵器,冷眼看着面前的诺克萨斯士兵。

         随着她的到来,外面又有一阵整齐的跑步声响起。

         那是许许多多的艾欧尼亚卫兵,正从四面八方围拢向广场,将所有人包围了起来!

         诺克萨斯士兵们见到这场面,惊惧无比,光头男跟锐雯同样面色阴沉。

         “我们中了别人的计!”锐雯沉声说道。

         “这算什么计?”

         光头此时也没了之前的那种嚣张,声音有些发颤。

         他眼看着艾瑞莉娅将劳拉护在了身后,连这唯一的人质都忘了劫持。

         “这一计,叫做将计就计!”

         众人听到一个声音从广场外的旅馆中传来。

         莫鲁一跃而起,踏空而行,落在了广场上,站在刀妹身边。

         “锐雯大人,别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