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残躯
        纳威替盖伦挡下了来自厄加特的致命一击。

         卡洛村的村民们亲眼见到这一幕,都安静了下来,他们看向纳威的眼神里,无不是杂糅了各种难以描述的情感。

         这是一个可恨的男人,也是一个可怜的男人。或许没人真的认为错的是他,错的可能是符文之地,可能是战争,可能是这整个世界。

         纳威身躯软倒在地上,还有一些气息,但看样子是肯定救不活了。

         盖伦紧闭着眼睛,满脸痛苦。他那并不强壮的手臂上青筋暴涨。以他为中心,一道龙卷风逐渐成型。

         “德玛西亚!”

         盖伦举起暴风大剑,在狂风之中一声怒喝,再一次使用出了德玛西亚正义!

         巨剑光影从天而降,迅如雷电。厄加特在这一击之下,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整个人的身体便四分五裂,死的没法更透了!

         而这边,莫鲁也将八字胡打的没了任何还手之力。又一拳击打在他的胸口上,八字胡便狂吐鲜血,像断线风筝一样对着一个方向飞去。

         “嘉文兄,他的狗命,还是交给你处置最合适。”

         皇子取出巨龙长枪,面无表情地刺穿了八字胡的胸膛。“莫鲁兄的情意,我都记下了。”

         莫鲁结束战斗后,又握了握拳,感觉自己的实力在这两天连续的战斗中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似乎距离中级青铜不远了。

         克朗德等将士走上前来,就要下跪,却被嘉文扶住了。

         “殿下,罪臣保护不力,甘愿率队接受责罚。”

         嘉文没有说话,走过去,将克朗德放到地上的头盔双手捧起,郑重地给他戴上。

         “二叔不必自责,无畏先锋团并没有辱没名声。”

         说着,嘉文又看向了不远处的盖伦。

         此刻,他正扶起尚有一丝气息的纳威,似乎想听他的临终遗言。

         莫鲁走了过去,拍了拍盖伦的肩膀。“盖伦,以你现在的身份,不适合跟纳威说话。”

         莫鲁看了看不远处的嘉文和克朗德等人,“不管怎么说,他诺克萨斯密探的身份是洗不掉的,你去吧,纳威大叔交给我就行。”

         盖伦点了点头,站起身对着嘉文几人的方向走去。

         “纳威大叔,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纳威看着莫鲁,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

         “莫鲁……我有一个遗愿……未能完成……你愿意……帮我吗?”

         莫鲁点了点头,“别说这些没用的套话了,赶紧说正事。”

         纳威看向自己的胸口,努力地想要抬手,动作非常困难。

         莫鲁可没那么墨迹,直接伸出手在纳威怀里摸了摸,取出三枚绿色的刻有奇怪符号的圆形东西,像是玉石做成的。

         “我是德玛西亚……的罪人……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诺克萨斯……希望你……带着这东西……去诺克萨斯……找到我的老婆……跟女儿……她们不该继续留在……诺克萨斯……一定要回……德玛……”

         话没说完,纳威一口气没上来,脑袋一歪,彻底死掉了。

         莫鲁轻轻掂着手里的三枚圆形玉石,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这上边的符号有什么含义。

         “得,让你刚才别说套话赶紧说正事,现在遗言都交代不清楚。话可说好了,要是一直找不到你妻女,这些东西我就替她们保管了。”

         莫鲁伸出手,想要给纳威抹下眼皮,却失败了。

         “每一个死在诺克萨斯人手里的德玛西亚人,都不愿闭上自己的眼睛……”莫鲁呢喃着这句话,又轻叹一口气,“纳威大叔,敬你是条真汉子。到时候我可以把你的遭遇跟你女儿直说,不丢人。”

         莫鲁将三枚圆玉收好,起身走到盖伦跟皇子这些人旁边。

         村民们齐齐跪地。

         那名头扎孝布的女孩也跪了下来。

         嘉文立刻回敬君臣之礼,并让大家起身。他自己则是走上前去,看着那位头都不敢抬的女孩,伸出手。

         “愿意跟我回德玛西亚城里吗?”

         女孩抬起头,瞪大眼睛,仿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愿意跟我走吗?”

         嘉文继续问道。

         女孩两行眼泪流了出来,“我已经没有亲人了,如果尊敬的皇子殿下愿意收留我,让我入宫做宫女,或者随军洗衣做饭都行……”

         嘉文只是一笑,没说什么,抬手帮女孩擦了擦眼泪。

         莫鲁看着这一幕,又搓了搓手,没想到自己无意之间就成了摸过未来准皇妃的男人。

         “你们这俩基友可真爽,一个得了大宝剑,一个得了软妹子。我要是不捞点好东西,对得起谁?”

         莫鲁笑了笑,转头看着地上已经支离破碎的厄加特身体,又摸了摸自己的左胸。

         符文之心正在无声地给他传递着一个重要信息。

         “殿下,这两具尸体怎么处置?”克朗德指了指厄加特跟八字胡。

         嘉文略作思索,“一把火烧掉吧!”

         他们这些人不需要用厄加特的尸体邀功领赏,毕竟他们都早已经获得了自己能获得的最高荣誉和地位。

         莫鲁这时开口了,“克朗德将军,你跟厄加特是老对手了,你对他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吗?”

         听莫鲁这么一提示,克朗德微皱眉头,“据我所知,厄加特的身体机能很强,不论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势,恢复起来都特别快。我之前还怀疑他是服用了特殊的药品……”

         “但今天一看,他中了盖伦那么强大的一次攻击,竟然还有战斗力。对了,莫非他体内大有玄机?”

         听着莫鲁的提示以及克朗德的分析,嘉文跟盖伦也有些明白了。

         “那就收拾起厄加特的残躯,带回去。有机会请皮尔特沃夫或班德尔城的科学家研究一下。”

         听到嘉文的指示,克朗德便命令一名士兵前去将厄加特的残躯归拢起来,并吩咐他妥善保管。

         危机化解了,这次风波也已经平息。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平息了。

         入夜,莫鲁敲开了克朗德等人的房门。

         “厄加特的尸体呢?我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具尸体,或许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

         莫鲁神情并不轻松,他知道在游戏背景里,厄加特是死后又被改造成的螃蟹。

         但他完全不记得是怎么改造的,以及被谁,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改造的。

         毕竟他本来就不是学霸,记不住那么多详细的东西,但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放心吧,莫鲁小兄弟。”克朗德因为莫鲁这几天的表现,对他也非常客气。

         “尸体就在那里,你不放心的话可以亲自保管。甚至你想提前研究一下,殿下也不会说什么。因为我们白天都探测过了,厄加特的尸体并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莫鲁望着那一包残肢,以及透过布料渗出的已经凝结的血。它在月光的照耀下有种莫名的诡异感。

         莫鲁做了个深呼吸,走过去缓缓蹲下身子,解开了包袱上的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