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双妈组合
        “莫鲁先生,索拉卡大人有请。”

         在等候了一刻钟的时间后,那名侍女再次来到了莫鲁身边。

         莫鲁跟着侍女,对着观星殿中最高大的建筑物走去。

         虽然即将见到这位瓦罗兰大陆上最受人敬仰的救世者,但莫鲁内心并无太大波动。

         毕竟说到底,她也还是一个人,只不过是实力强大的人。还没到达神的地步。

         何况这还是个曾经跟自己背靠背坐在一起的女人。

         不过在两人拾级而上,攀登了一百多级台阶,来到那扇雄伟大门前的时候,莫鲁的符文之心还是剧烈跳动了一下。

         侍女推开大门,对莫鲁做了个请的手势。

         莫鲁一步踏入,感觉一阵圣光笼罩了自己。他适应了殿中的光线后,看向眼前的景象。

         一看之下莫鲁不禁心跳的更快了,血液也像沸腾了一样。

         他一眼就认出了坐在殿中一道圣泉边的女人。

         她的头发是银白色的,闪烁着星光,头上有着一只独角。

         她右手持一把弯月杖,身体斜靠在手杖上,姿态慵懒,却有着无尽的圣洁与庄重之感。

         她的身上穿着近乎透明的薄纱,而且衣衫还有些不整,并且衣不蔽体,裸露的肌肤雪白。

         但哪怕是这么薄的纱衣,莫鲁依然看不透里面的风光,这是最难受的。

         莫鲁的第一印象,这活脱脱就是一个雅典娜再世,维纳斯重生。

         这西方神的设定,果然是开放啊!

         莫鲁不由地想起了希腊神话里,神仙都是喜欢赤裸身体的。

         而索拉卡基本也差不多,估计成神后也就不用穿衣服了。

         在索拉卡的对面,那道圣泉另一边,还有一个女人。

         但她比较端庄典雅,衣衫齐整。这人手拿一把樱花扇,额上跟裙下裸露的腿上都刻有一些奇异的图案,似是某种图腾。

         “奶妈,扇子妈……”

         莫鲁隐约猜到了她的身份。能跟索拉卡平起平坐的,想来只有艾欧尼亚的另一位精神领袖,天启者卡尔玛了!

         这双妈组合,同时出现在眼前,却也让莫鲁不由地产生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压力。

         卡尔玛跟索拉卡在莫鲁进来后都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莫鲁也悄悄把眼光从两人的肌肤跟大腿上挪开。

         两人继续开口,说的仿佛是一种不属于瓦罗兰大陆的语言。

         莫鲁听这语调跟发音有些熟悉,但不明白什么意思。毕竟游戏里扇子妈也会说一种稀奇古怪的,像是梵文一样的语言。

         索拉卡轻轻一招手,莫鲁便也走上前去,来到那圣泉的旁边。

         近距离接触这双妈组合,莫鲁却没有了心理压力,反而嗅到一股淡淡的女人体香与樱花香,非常受用。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听着索拉卡的声音,莫鲁可以确定了,那一晚就是她问过自己的梦境。

         “感谢救命之恩。”

         “还有呢?”

         莫鲁心想哪还有什么,难不成还来对你以身相许?

         不过虽然索拉卡是一个活了不知几百年的人物,但要是有那需求,莫鲁也肯定不会拒绝的。

         “如果非要说还有别的事的话,那就是我想知道,索拉卡大人在德玛西亚观星台上留下的那个字,是什么意思。”

         听着莫鲁的话,索拉卡并没直接回答。她伸出洁白柔若无骨的食指,轻轻触碰到那圣泉上。

         点点水滴闪着光芒从泉中溅射而出,形成一片水幕。

         水幕上,一支支铁甲重装的军队正在大杀四方。看那些建筑物的特色,正是艾欧尼亚。

         “诺克萨斯入侵了艾欧尼亚。这瓦罗兰大陆最后一方净土,也遭受了难以估量的损害。”

         卡尔玛说道,没再说梵文。

         莫鲁点点头,“我之前去过艾欧尼亚矿山区域,在那里遭遇了一支搞破坏的诺克萨斯军队。不过基本都被我杀了。”

         索拉卡点点头,“所以这就是你偷拿了一块钻石的理由?”

         “一块钻石换了十几名诺克萨斯破坏者的性命,并挽救了矿场的可持续发展,不亏。”

         莫鲁厚着脸皮说道。

         索拉卡跟卡尔玛这种大人物,当然不至于因为一块钻石跟莫鲁计较。她们站起身,“艾欧尼亚的这一场灾难,需要你的帮助。”

         这有些出乎莫鲁预料,“两位随手一挥,就能覆灭整个诺克萨斯侵略军团吧?”

         “人间之事,我们难以干涉。”

         索拉卡说出了这句话,“我们受限于天地法则,无法动用某种过于强大的力量。更不能对普通英雄出手。”

         莫鲁心想这算哪门子天地法则?也难怪诺克萨斯敢这么明目张胆。

         艾欧尼亚的信仰能让这里成为一方净土,但某些愚昧的信仰,却也可以让这里血流成河。

         “需要我做什么?我只是个高级白银,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那么你以为这次入侵的军队实力有多强?”索拉卡反问。

         莫鲁听着这话,感觉到了不对劲。

         “难道这次,并非诺克萨斯发动的对艾欧尼亚的大规模战争?”

         索拉卡点点头,“这只是被派来试探艾欧尼亚反应,以及探查艾欧尼亚实力的先锋部队。”

         莫鲁若有所思,难怪他总觉得这条时间线不太对。原来这还不是他所了解的诺克萨斯大规模入侵。

         “那也用不着我出手吧?艾欧尼亚军中难道找不出更厉害的人物?”

         索拉卡点点头,“也可以这么说。这是宿命,外人强行干涉的话,只会引发更大的灾难。”

         “我的宿命吗?”

         “是你的,也是另一个人的。”索拉卡说道,“这是我夜观星象得出的结论。如果没有你参与的话,这场灾难恐怕会越来越严重。”

         莫鲁从来没想到,自己在高级白银的境界就能得到这个大陆上最伟大的英雄索拉卡的这种评价。

         宿命?除了自己的,还有谁的宿命?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跟另一个人扯上关系了?

         “你说的另一个人,是谁?”

         索拉卡挥了挥手,水幕上的图像再次变换。莫鲁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此人,来自诺克萨斯最高统帅达克威尔直接负责的国家最年轻的神秘军事组织,是号称诺克萨斯明日之星的“骑士军团”成员。她的外号,叫骑士之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