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密探
        厄加特的话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的卡洛村居民在这一瞬间都安静了下来,满场鸦雀无声。

         那个扎着孝布的女孩更是瞪着泪汪汪的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对面那个被俘虏的男人。

         “终于可以不用再叫他德文了吗?”莫鲁见皇子身份终究还是被揭穿,也松了一口气,一直陪着他们演戏可真够累的。

         “这位年轻的战士,真的是尊敬的德玛西亚皇子嘉文四世殿下?!”

         短暂的死寂之后,终于有村民用颤抖的声音问出了这句话。

         克朗德见事已至此,也没再隐瞒。

         “殿下,都怪罪臣保护不周!今日若是殿下出事,克朗德绝不苟活!无畏先锋团众将士誓死也要与诺克萨斯狗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其他将士也是齐声大喝,气势如虹。

         听到克朗德自曝身份,那些卡洛村的村民再一次被震撼到了。

         那名驰骋沙场数十载,战功不计其数的克朗德将军,就在眼前!

         那支号称德玛西亚军队灵魂的无畏先锋团,德邦最有名的正义之师,就在眼前!

         原来是他们倾尽全力保护了这个村子。

         “誓死保卫德玛西亚正义!”村民当中有人大声喊道,紧接着呐喊声此起彼伏。

         另一方的厄加特似乎没料到这些德玛西亚平民能有这样的魄力和凝聚力。他猛地出手,一柄长勾武器挥出,刺入了嘉文的肩上。

         “都给我闭嘴!不然我宰了他!”

         众人眼中怒火迸发,但毕竟嘉文还在对方手里,谁也没有贸然做出冲动的行为。

         “真是好一出君臣之情,君民之谊!演戏给谁看呢?”厄加特咬着牙,冷笑道。

         “德玛西亚,我看你们简直就是虚伪的正义!若不是知道他嘉文四世身份显赫,你们只怕早就逃命去了吧!还敢在此表忠心?”

         克朗德并没有理会厄加特的话,而是再次看向嘉文。

         “厄加特,我跟你做个交易。我与殿下随你回诺克萨斯交差。你放过这里的平民,怎么样?”

         厄加特用还沾着血的钩子挠了挠下巴上的胡茬。

         “你们两人,我不杀,带回去交差领赏。但这儿的人,谁也不能活!”

         克朗德脸色愈加阴沉,“你以为我们所有人破釜沉舟奋起一搏,你就能活着离开?”

         厄加特笑着点点头,“你无意中说对了一个事实,因为你们对我构不成任何威胁。我要他们死,是因为在这些人身体内,很可能有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你知道那是什么。”

         “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就可以害死整村的人,这就是你们诺克萨斯的行事准则?很好,看来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厄加特,我能击败你一次,就能击败你第二次!”

         厄加特又是一声冷笑,“克朗德,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本将军既然敢单枪匹马前来,自然有百分百的胜算。”

         说完,厄加特再次拍了拍手。

         “行了,不用再演戏了。你的使命已经完成,诺克萨斯会好好照顾你的老婆跟女儿的……”

         话音落下,村民当中有一个中年男人缓缓走了出来。他的脸上满是悲伤,双腿也在不断颤抖。

         “纳威!”

         莫鲁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立刻就想起了皇子一行人在密林中遭遇的埋伏。

         “纳威!你……竟然是诺克萨斯的走狗?”

         “皇子殿下他们曾经去你家待过,是不是被你坑害了!”

         一时间,这些德玛西亚平民愤怒了,纳威成为了千夫所指。

         毕竟比起诺克萨斯这些本就是国仇家恨的人来说,一个背叛国家的同胞显然更令人憎恶。

         纳威面色更加痛苦,他双腿颤抖的已经迈不开步子,直接瘫坐在了两方阵营中间,痛哭流涕。

         然而并没有人同情他,不论有怎样的苦衷与无奈,德玛西亚人也不会原谅那些背叛国家的人。

         “克朗德,不用做无畏的抵抗了。你仔细想一下,整个村子的人昨天都喝了纳威烧的水吧?”

         厄加特大笑起来,八字胡更是用手指弹着自己的戟尖,一脸得意。

         克朗德那几名英雄,包括莫鲁这时候都脸色一变,赶紧尝试催动符文之力。

         莫鲁并没觉得自己身体有什么特殊情况,即便他也喝过那些有问题的水。或许是因为符文之心的作用。

         而克朗德等人就不一样了,他们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走狗!”

         纳威此时连头都不敢抬了,他这样一个七尺男儿,却也承受不住被乡亲们和同胞们千夫所指的压力。

         除了莫鲁之外,其他能够称得上英雄的所有人都失去了战斗力。

         “事已至此,只有一个办法了。”

         克朗德在莫鲁的注视下,缓缓摘下了自己的头盔,郑重地放到地上。一头已经有些花白的长发随风乱舞。

         随后他将手伸向腰间,缓缓抽出一把剑。随着他拔剑的动作进行,这片地方骤然狂风大作。

         “殿下,无畏先锋团罪人克朗德,自接手军团以来,始终未能掌控此军团神器,自知已不配领导无畏先锋团。今日我愿以生命祭剑,请神剑之灵斩杀诺克萨斯狗,还我德邦子民安居太平!”

         “将军,不要!”

         “二叔!”

         众将士跟嘉文看到克朗德的行为,同时大喊道,想要阻止他。

         而厄加特见到这一幕,更是脸色巨变。“疯子!你竟然想用团长之血来唤醒暴风之剑!”

         克朗德没有理会那些人,他直接抽出了暴风之剑。

         硕大的剑身上透着亘古的沧桑感。狂风吹过,剑刃随之剧烈抖动,发出呜咽之声。

         此剑是无畏先锋团第一任团长的随身佩剑,曾沾染了无数诺克萨斯士兵的鲜血。后来在军团中代代相传,却始终无人能发挥出其曾经威力的万分之一。

         时至今日,能够激发此剑的唯一方法,便是用无畏先锋团最高长官的生命献祭,以表其对誓死捍卫德邦荣耀的决心。

         即便克朗德久经沙场,用过的兵器无数,但这暴风大剑在他手中却还是相当沉重。

         他用力举起暴风之剑,不顾嘉文和众将士的阻止,神情果决,视死如归,用力往胸口刺去!

         “嗡!”

         剑尖在距克朗德胸口只有不到一寸刹那间,突然发出一声剑鸣。

         随后这把暴风大剑从克朗德手里脱手而出,对着村子的一个方向飞去!

         莫鲁望着暴风之剑飞去的方向,心中释然。

         “大宝剑终于找到主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