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追踪
        盖伦性格孤僻,还时不时地犯邪,这都是莫鲁亲眼见识过的。

         而这个未来的德玛西亚之力,唯独在老森娜面前最老实。

         “莫鲁,你今年多大了?”

         三人吃完饭后,老森娜接过盖伦递来的茶,看向莫鲁。

         莫鲁如实回答了。他虽然穿越了,但年龄却没变化。跟在地球时一样,十七岁。

         “哦,那就是瓦罗兰历983年出生的。”老森娜微闭双目,若有所思。

         莫鲁也能从老森娜的神态中察觉出一些细微的变化,毕竟自己真正来到瓦罗兰大陆只有两天时间而已。

         这个老人似乎察觉到自己不太对劲,估计是碍于礼数所以没多问。

         而莫鲁在跟老森娜他们接触的这段时间,对真实的瓦罗兰大陆也有了一些了解,基本跟他以前了解的游戏背景一样。

         所以莫鲁凭借自己了解的瓦罗兰背景故事,也能在言谈间游刃有余。

         现在是瓦罗兰历1000年,英雄联盟尚未成立,战争学院也不存在于瓦罗兰的版图之上。

         所以德玛西亚与诺克萨斯之间常年纷争不断,苦的也还是像卡洛村这种小村子里的普通平民。说不定哪一天在睡梦中就会被战争的马蹄给踏平。

         “诺克萨斯的密探为什么会光临卡洛村?据我了解,这儿的地理位置并非兵家必争之地,而且对诺克萨斯也构不成任何威胁。”

         莫鲁面前摆放着盖伦收藏的一张用羊皮卷制成的瓦罗兰大陆地图,用手指了指他们所在的地方。

         “诺克萨斯人的想法不能用常理揣度,早些年德玛西亚就因为疏忽大意吃了不少苦头。”老森娜说道。

         “所以,如果这几天真的有什么突发状况,莫鲁,希望你能带盖伦安全逃离这个地方。”

         老森娜这话锋转的让莫鲁一时没回过神,“森娜奶奶,你也太瞧得起我了吧?”

         “姑且不说你是不是真的是从被诺克萨斯侵略过的地方逃生的,但就以你当前的实力,也足以从一支寻常诺克萨斯军队中安全撤离。”

         莫鲁对此深感意外,他只知道自己拥有了符文之心的碎片,能够掌控所谓的符文之力,却一直没运用过,毕竟还需要一个过程来适应身体的变化,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拥有多强的力量。

         不过在瓦罗兰大陆上,凡是能掌控符文之力的人,都被称为召唤师。这是非常尊贵的身份,标志着脱离了普通人的范畴。

         瓦罗兰大陆常见的召唤师实力分为六个大段,每大段又分初级,中级,高级三种境界,总共是18级。

         这些大段,主要以瓦罗兰大陆上几种常见矿产资源命名,前五大段分别称为青铜级,白银级,黄金级,白金级,钻石级,共有15级。而最巅峰的16-18级,称为王者级召唤师,被人尊称为最强王者。

         在这之上,其实还有更为高级的存在,那便是神级。只不过这个等级太过虚无缥缈,自建立瓦罗兰历法这一千年来,就没有人达到过这个级别,甚至就连突破了18级的半神人物都是凤毛麟角。

         传说中数百年前就已掩埋在黄沙之下的恕瑞玛文明中,曾经有过几位强大的飞升者,但是这么多年过去,那些人是否还存在于世都难说。

         而当前在瓦罗兰大陆最知名的最接近神级的人物,据说还在大陆东北部的艾欧尼亚岛上隐世清修,早已不问俗事。

         相传这个人物只需一道魔法,就能让整个瓦罗兰大陆方圆千百万公里范围内的所有人都立刻恢复到最佳状态,哪怕是濒死之人都能如同获得新生。相当牛掰。

         “寻常的军队士兵也只是身体健壮的普通人,你这样的初级青铜召唤师硬拼起来,或许经不起他们的消耗。但要说逃跑保命的话,还是绰绰有余的。”

         莫鲁一边听着老森娜的解释,一边把玩着手里的一个青铜茶杯。

         这是用瓦罗兰大陆上最常见的材料制成的,跟自己目前的实力倒很匹配。

         莫鲁不禁笑了笑,没想到自己到了瓦罗兰大陆上,却还是要从青铜坑里往外爬,现实就是这么嘲讽。

         “森娜奶奶既然能一眼看出我的底细,必然也是位召唤师,而且实力肯定不弱。盖伦的安危,你竟然掌控不了吗?”

         老森娜只是微闭双目,靠在藤椅上,没有说话,一派高人作风。

         莫鲁偏偏不吃这一套,你自己那么厉害怎么还让我保护你孙子?不讲理啊简直。

         “森娜奶奶,你倒是回答我啊?何况我可不是慈善家,我帮你保护盖伦的话,那个……有什么好处没有?”

         莫鲁想趁机跟老森娜弄点魔法材料或装备秘籍之类的,以他的经验来看,这种神秘老人总会有不少家当的。

         而老森娜还是不说话。

         莫鲁仔细一听,发现她已经发出了轻轻的鼾声,竟然真的是睡着了。

         盖伦取过一条用动物皮毛制成的毯子,轻轻盖在老森娜身上,然后往屋外走去。

         “她最近总是莫名其妙地睡过去,估计快要死了。”盖伦平静地对莫鲁说道,脸上也没任何悲伤之色。

         “靠,有你这么做孙子的吗?不称呼她奶奶就罢了,连死这么不吉利的字都随口说出来,你脑子里缺根弦吧?”

         莫鲁真是无语了,这个盖伦活该没朋友,情商可是够低的。

         看来盖伦在老森娜面前那么老实都是装出来的,这小子是怕他奶奶。恐怕整个村子里也就老森娜能真正制住她这个孙子。

         “那队自称德玛西亚商队的人应该休整完毕了吧?”盖伦望向了村子的一个方向。

         莫鲁隐约猜出了他的意思,“你想跟踪他们?我可还没答应你奶奶要保护你,如果遇上危险,我保证会果断丢下你,然后自己跑路。真的,很残忍的。”

         “好的,那样我会感谢你,免得你拖我后腿。在这片区域,能对我构成威胁的人恐怕还在娘胎里。”

         初生牛犊不怕虎,两个互相不服的年轻人说干就干,悄悄趁机尾随上了那二十人的商队,往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