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遭遇偷袭
        依然是那片树木长得跟鬼怪一样的森林,莫鲁和盖伦与那支商队相隔了几百米的距离。因为他们不知道那一行人中有没有实力强大的英雄,所以也不敢追踪太紧。

         “这些树有没有名字?”莫鲁问道。

         盖伦折下一条漆黑的树枝,树枝很快如同冰凌一样,滴滴答答地滴下墨水一样的粘稠汁液,没一会就彻底融化了。

         “我们叫它魔沼鬼柏,原产于巫毒之地。不过它无毒无害,不用担心。”

         “所以它跟魔沼蛙有什么关系是吗?”

         “并没什么关系。而且你不觉得在当前环境下,讨论这些东西有些多余吗?”

         继续追踪了一会,莫鲁敏锐地察觉到这地方他昨天来过。“等一下,我要去刷一波野。没准能抢升二级呢!”

         抢升二级自然是玩笑话,莫鲁并不认为初级青铜到中级青铜有那么容易。但能借此机会小试牛刀,却也不错。

         反正盖伦也听不懂,刷野这个词估计也不在他的词典当中。但他还是跟着莫鲁一起来到了那处F4的巢穴。

         “奇怪,怎么没了?”莫鲁十分惊讶,“昨晚上还在这里的!而且根本没有长草。”

         盖伦看着莫鲁的模样,似乎猜测到他什么意思了。“你是说昨晚这儿有几只笨鸟?”

         莫鲁点点头。“而且这一簇草丛昨天也没有,是新长出来的。”

         “会不会是你记错了?森林中到处都有那样的深红锋喙鸟,一般都是四只成群。你记错了也正常。”

         莫鲁摇摇头,又把手探进那簇草丛里,皱了皱眉。他感应到里面还有一点残留的符文力量波动,所以更加确信这事没那么简单。

         “先不管了,追踪那队可疑人物要紧。”

         莫鲁说道,随后带着盖伦继续开始跟踪。

         然而这一路上,盖伦反而开始神色越来越不对劲了。

         “看来你没记错。因为丛林里的野生怪物的确出问题了,很多我以前见过的锋喙鸟或暗影狼都不见了,他们所在的地方无一例外都长起了草……”

         莫鲁没有说话,他隐约猜到了一个可能,却又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可能性。所以也只是一言不发。

         追踪了约有十来分钟,他们便已进入了密林深处。参天的古树遮挡了大部分光线,远处时不时地响起阵阵兽吼,树上也有一些怪鸟发出诡异的叫声。

         “嘘,有动静了。”莫鲁示意盖伦放轻脚步,两人悄悄摸近商队,爬上了身旁一棵大树上,遥遥地看向那队人马。

         只见在商队前方,有一名不知从何而来的青年,打扮得与寻常百姓无二。

         那人正在和领头的年轻男子与那两名中年男人交谈,其他商队成员则是分散开来,成一圈站在四周,严密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果然是来跟密探接头的。这些人无论从神态还是身体条件来看,都绝对是常年在军队中训练的。他们很可能是诺克萨斯人。”

         盖伦点点头,表示同意莫鲁的看法。

         就在两人竖起耳朵想要仔细听他们谈话内容的时候,那个之前训斥过盖伦的中年男人却突然转头,望向他们所在的方向,横眉竖目,不怒自威,把他们吓了一跳。

         “别动,他不是在看我们。”莫鲁小声说道,因为他听到树下草丛中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呜……”

         两人往身下一看,发现有三只狼正龇牙咧嘴地对着那队人所在的方向逼近,一大两小。

         “是暗影狼。”盖伦说道。

         莫鲁点点头,又摇摇头,“这不是一般的暗影狼,它们有问题。在它们体表有一层淡淡的绿光,似乎有一定毒性。”

         莫鲁身为一名入门英雄,在感知力这方面比盖伦敏锐的多。

         就在两人说话的工夫,其他方向又有许多组同样的暗影狼,从不同方向对着那二十多人的队伍包抄过去。

         粗略一看,竟然有十几组。

         “会不会是纳威大叔意识到了这些人的身份,故意给他们指了错路,想让这些诺克萨斯人葬身密林中?”

         莫鲁此刻想到了这个可能性。

         不过还没等两人细细揣摩,那些暗影狼便已经开始对那些人发起了攻势。

         这些狼眼睛里也是古怪的绿色,但毕竟这是大白天,绿眼睛绝不正常。

         莫鲁跟盖伦就那样藏在树上,看着下方上演的好戏。决定静观其变。

         而下方那些人反应速度非常快,神色也异常冷静,显然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了。

         “砰!”他们车上的那些伪装成商品的木箱突然炸裂,各种各样的兵器飞了出来,被他们抓在了手里。

         紧接着便是一场惨烈的厮杀。

         那二十多人中,除了领头青年跟两名中年人没有出手之外,其他人都参与了战斗。

         “啊!”

         交战中,有几名被狼咬伤的士兵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他们的皮肤创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发出一股股白烟!

         还来不及其他人反应过来,那几人已经倒在地上哀嚎起来,最终化成了一摊脓水。

         “小心!这些狼身体内有剧毒!”

         那名中年人大喝一声,随后一脚将车上的一个木箱踢到半空,在箱子落下的时候猛地探出手,硬生生地破开箱壁,从里面掏出一把血红色的大刀。

         “喝!”中年人一声怒吼,大刀一挥,一道红色刀影斩出,瞬间把即将扑向一名士兵的两只暗影狼齐腰斩断。

         随后另一名中年男人也是从木箱里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参与到了战斗中。

         此刻车上只剩下一个最长的箱子,以及自始至终面色严峻一言不发的年轻人。

         在那边的战斗愈演愈烈的时候,有几只暗影狼悄悄从一地尸体中爬了起来,原来它们刚刚是在装死。

         它们避开那两名中年人的视线,猛地对着自始至终都没行动的年轻人扑了过去。

         “唰!”

         就在这时,青年人袖口中有一道流光飞出。流光落地之后,赫然是一面充满了威严感的旗帜!

         与此同时,车上那最长的一个木箱也爆裂开来,竟是一柄巨大的长枪!

         随着一声龙吟,青年人单手持枪,往旗帜所在的方位一刺!

         沿途所过之处,所有的暗影狼都被击飞到半空之中,身体爆炸,化为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