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共睡一床
        德玛西亚之翼,奎因,一名冷酷的射手,追击敌人的能力超强。

         莫鲁看着眼前这位,感觉她是自己来到瓦罗兰大陆之后,见到的跟印象中最符合的英雄。

         她并不算很漂亮,而且穿的也是一身便衣,不喜欢打扮与化妆,年龄也将近三十岁了。

         莫鲁感觉她就像前世邻居家的大姐姐一样,为人随和。

         只不过她那一双眼睛,如同雄鹰一样锐利。在跟莫鲁往旅馆走的时候,她一双眼睛时刻都在留意着周围那些人。

         “奎因,你在德玛西亚有英雄称号吗?”莫鲁问道。

         奎因摇摇头,“我还不够资格。不说整个空军了,单是雷蛇部队中,比我强的就大有人在。”

         来到莫鲁的房间,奎因把自己的外套脱了。

         艾欧尼亚位置更靠北,气温比德玛西亚还要低一些。所以这初秋时节,外面已经比较凉了。

         她的身材随之呈现在莫鲁眼前。那一身鹅黄色的紧身软甲,将她成熟到极致的身材勾勒得恰到好处。

         “我觉得你叫我奎因姐更合适。”奎因脱掉外套后,又把那帽子也摘了,一头乌黑长发如同瀑布洒落。

         这样一看,还真的挺有女人味。

         “叫姐的话我觉得把你叫老了,我看你更像是我的同龄人,真的。”

         奎因难得地笑了,“你嘴巴真甜。我比你大了可是将近十岁,哪能像是同龄人?”

         莫鲁认真地盯着奎因的眼睛,“然而这十年带来的并不是你外表的变化,而是十年阅历的丰富,与十年人生的感悟。成熟的是内心。”

         奎因看着莫鲁认真的样子,又是一笑,让莫鲁如沐春风。

         “怪不得见过你的人都那么喜欢你。”

         莫鲁摇摇头,“我只对朋友坦诚相待。不然你去问问瘸子斯维因,他是否也那么喜欢我?”

         奎因接过莫鲁倒的一杯水,用鼻子嗅了嗅。

         “怎么?怕我用谜药不成?我现在的身体状态又承受不住那种长时间的剧烈运动。”

         奎因喝了一口水,“是这样的吗?那可太遗憾了。本来还想今晚好好伺候一下你。”

         莫鲁一伸手,“扶我起来,我可以试试。”

         奎因一巴掌把莫鲁的咸猪手拍开。

         “我是怕有人在水里下毒害你。既然国王陛下派我来了,那我就必须肩负起关于你人身安全的所有责任。这也是德玛西亚士兵最基本的素养。”

         “好吧,”莫鲁说道,“我从来就没小看过斯维因,不然也不至于拼着废掉自己的风险,也要让他付出惨痛代价。”

         奎因眼睛里有着赞赏之意,“诺克萨斯三大指挥官,个个本领非凡。斯维因的修炼境界虽然远逊于达克威尔和杜克卡奥,但论起杀人不见血的手段,无人是他的对手。”

         “所以你当时能做出那种选择,既是过人胆识的体现,也是一种放眼未来的大局观。你的做法,我理解。”

         莫鲁听着奎因的话,顿时心中也有些激动,感觉这个女人真是了解自己。

         为什么不论哪里都有那么多姐弟恋呢?因为不得不承认,年纪大点的女人更善解人意,也不会那些撒娇卖萌耍无赖的手段。很有主见,能自立,让男人省心。

         “斯维因这个人,其实很不简单。不知道你了解多少?”奎因问道。

         莫鲁摇摇头,这个他的确不知道。英雄联盟里的英雄背景也没交代清楚,很多英雄都像是凭空出现的。

         “据我所知,他以前只是诺克萨斯的一名士官。那时我们的上一任国王,也就是嘉文二世陛下,曾远赴诺克萨斯用以供贵族娱乐的角斗场,在那儿暗中说服并拯救了赵总管。”

         “在密谋良久之后,他们杀出诺克萨斯重围。传闻当初负责围堵他们的,正是名不见经传的士官斯维因。”

         “如果不是关键时刻赵总管用自己的身体挡下那一支毒箭,嘉文二世陛下恐怕早就殒命了。那时候的斯维因,就显露出了极为恐怖的军事才能。”

         “但后来为什么他们能从诺克萨斯逃回来,却是个谜。按赵总管的说法,斯维因似乎是有意让他们逃掉的,非常奇怪。”

         莫鲁听着也感觉很不合理,“那这么多年了,竟然也没有任何危险的征兆?”

         奎因点点头,“没有。只不过没过多久以后,斯维因就得到了一只乌鸦,然后开始在诺克萨斯军中平步青云。”

         “而且他对待德玛西亚也越来越残忍,那个刽子手成为许多德玛西亚人民心头最可怕一朵的阴云。”

         莫鲁听着奎因讲起这些往事,虽然跟他以前了解的背景有交叉点,但中间还是有明显的断层。

         这其中,必然发生过一个或一系列转折的事件。

         “这个策士统领,秘密还真是不少。”莫鲁心想。

         “不过这些事情也都已经过去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就是德玛西亚最可怕的对手之一。而你重创了他,就是德玛西亚的大英雄。”

         奎因说,“所以,这次国王陛下才会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拯救你。而我们当前最重要的,也就是尽快赶赴索拉卡大人所在的观星殿,请求她帮助你恢复伤势。”

         “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以免夜长梦多。”

         莫鲁听着奎因的话,也点了点头。“现在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莫鲁正色道。

         奎因示意他说下去。

         “嘉文三世派你来保护我,是全天候近身保镖的意思吧?”

         奎因点点头,“没错,一点纰漏也不能出。否则你出了什么事的话,我也就永远不用回德玛西亚了。”

         “那今晚,你要不要跟我一起睡?”

         奎因看着莫鲁,嘴角勾起一个温婉的笑容,轻轻点头。

         “没错,这是我任务的一部分。”

         ……

         入夜,莫鲁却难以入睡。

         毕竟在他的床上,还躺着一个身材极为火辣的熟女奎因。

         而且在他们两人的中间,还有一只大鸟,正对他鹰视眈眈,那锐利的眼神,仿佛在审视自己。

         “你大爷的,华洛。”

         “不是我大爷的,华洛一直就是我的伙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