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我不是在广市?
    从钱包里摸出唯一的一张毛爷爷,我皱着眉头。

     “可愁死了”

     再摸摸瘪下去的肚皮,我嘀咕了句“可饿死了”,便打通外卖电话。

     “欢迎致电KFC订餐电话,请问您需要什么呢”

     接听的是一位口齿伶俐的女服务员,我在电话那头还能听到外头的嘈杂声。

     “要一份奥尔良鸡腿堡套餐,哦不,点一对奥尔良烤翅就好了。”一想到手上没钱,本想点套餐的我就一哆嗦,只点了烤翅。

     “好的先生,奥尔良烤翅一对是10元,请问地址在哪里呢?”

     “等等...这样吧,烤翅也不要了,给我来个苹果派”

     “我们肯德基,是没有苹果派的哦...”

     “好吧,那就烤翅了”

     “嗯,先生,送餐费是7元钱哦,所以到时候共收你17元整。”

     “这么贵,不要了,不要了”我尴尬得挂断了电话。

     最后拍了拍胸,感叹道:

     “卧槽,送餐费都这么贵,不如自己出去吃。”

     心中暗惊,因为以前我自己点的套餐,都是免送餐费的。

     “我穿这样去楼下吃午餐不会出糗吧?看着空荡荡的衣柜,和上帝它已经暗下去的阿里旺旺图标,

     我打定主意后,捂着鼻子打开了门。

     果然,一层层灰尘扑了过来。

     我虚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办公椅子。

     虽然它们贴着办公桌,看似整齐,但是上面平铺着的灰早已证明这个地方早已废弃。

     “破败程度远不止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特别是我开门后,又惊起了那一层层陈年老灰,隔着衣服都能闻到那酸味。

     “咳咳”不管了,拍了拍睡衣两侧的口袋,确认了钱包在里面后,我往门口走去。

     突然,我想起了凳子会突然移动袭击人的那种老式鬼片,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大概二十几米,却感觉我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庆幸的是自己没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到达门口后,我擦了擦汗,这才把这道门看得仔细。

     细看,面前居然是一道玻璃门!

     而且不知道为何,我看到这道玻璃门后,背后突然有点凉意。

     “这道玻璃门的把手和我房间的门把手截然不同,是根大而直的铁柱,固定在门上面。”

     “可以直接推吗?”我手握铁柱,并试着推了推门,感觉门外面被堵住了一样。

     顿时我头皮发麻,甚至有了退回房间的念头。

     但是背后凉意骤升,使得我不敢回去了,哪怕是回头看!

     惊险时刻,我也不顾睡衣会不会弄脏了。

     用尽我平时玩游戏憋尿半个小时,再一口气撒出来的力气,用身体猛地一撞门。

     “砰”地一声,门开了,稍微被强光给刺激了一下,我一口气蹦了出来。

     揉了揉眼睛,我这才回头看。

     这一看,可惊呆了我。

     那开着的玻璃门,边上悬挂着白色的纸条,地上躺着被外力撕裂的半截。

     “是封条?!”我仔细一看。

     这些长纸条,上面的确写着大大的“封条”二字,边上还写有“管理处封”

     看得我头皮发麻,脑海甚至有点空白。

     ”辛亏现在是白天“我这么鼓励自己。

     使自己不那么害怕后,回想起刚才布满灰尘的办公室,因为被封所以残旧,我一点也不奇怪。

     “可为什么我的房间会在这件陌生而残旧的办公室里面?”

     “这个办公室为什么会被封?”

     我挠着头,看向面前玻璃门,透过光仍然看不透里面的风景。

     只有空气中那被光反射的尘埃,以及吞噬视线的黑暗。

     我不想,更不敢回去。

     左右环顾一番,周围好像是工地,破墙残砖的,而且被白色纸板围了起来。

     一般只有工地工程,才会围起来的,可为啥,这大白天的竟然没人?

     “这地方是哪...”我喃喃自语,可步子一刻也没停下,赶紧往外,靠近马路的地方走去。

     静,环境静的出奇,

     跑,我开始跑起来。

     终于,跑出了纸板围区,当我手靠在撑纸板的杆架上的时候,

     我看到了纸板上写着“拆迁工程,闲人免进”

     无意中瞥到下面小字:深市拆迁工程局

     “什么鬼?这里是深市?”我顿时就懵逼了。

     这时候,手机的状态栏有提示新的信息,我慌忙点开。

     深市,今日天气:晴,气温:23度。

     简直是触目惊心,看到后我眼皮抖了下。

     “我不是在广市?”

     “不可能!初中毕业后,我一直是住在广市的,而且我根本对深市不熟,唯一去过的几次也是父亲带我去的。”

     “我的工作狂父亲,他工作的地方在深市,平时下班后就回到我们广市的家,由于路程比较远,而且跨市,所以他往往是在母亲的唠叨下,吃着冷了的饭菜。”

     “那我怎么会在深市呢?对了,父亲,父亲...”

     我点开了拨号界面,可是点任何按键手机都没有反应。

     “该死,被上帝限制了!”怒骂一声后,我点开了电脑网店的阿里旺旺软件。

     入眼的,依旧是父亲一周前发来的电脑报表,可时间居然是:2016-08-3111:50:00!

     “现在的时间是9月6号,也就是说,父亲最后一条消息,是在一周前发送过来的...”

     他的头像依旧是黯淡着,而我的目光也暗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屏幕也渐渐变暗,就在息屏的一刹那,“叮咚”声响了起来。

     犹如晴天霹雳,吓得我一哆嗦,手机“咣当”掉了下来。

     捡起一看,右下角的角被地板撞平了一点点,幸亏屏幕没事。

     我赶紧打开屏幕,看看阿里旺旺是谁找我。

     我心里其实期待着:“是父亲?”

     结果却是一个叫做“God”的客户发来的消息。

     “又是它”由于我登入的电脑网店的阿里旺旺,点开消息弹窗是可以看到最近联系人的聊天窗口的,于是,我看到了父亲的头像。

     不知为何,他的国字脸,陌生了许多。

     切换过去看god的消息,看到了详情:

     god:“是不是很吃惊?”

     我有种深深的无力感,连打字都变慢了许多。:“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

     god:“以后别再问这种问题了,现在计划改变,因为你好像有朋友在深市学院”

     我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

     god:身为我的御用客服,你该对我们的网店负点责任吧?

     看到这句话,我目瞪口呆。

     心想:这是哪跟哪呀?

     于是我回道:“?”

     上帝依旧飞快的把字在聊天窗口打出:“现在你最想要的除了答案,就是想要钱对不?“

     “那你肯定还得寻思钱,要怎么得?还是得靠这个网店,网店要怎么来钱?当然是卖东西了!“

     我目不暇接,根本没空去回它,因为它打字速度太快了,这些字几乎是秒发在我的面前的。

     god:最重要的一步来了!你得有宝贝,才能上架并且售卖,对吧?也就是说网店得上架宝贝是不是?””

     我消化完上面的话后,才怯生生得回了一句:“是...”

     不出所料,上帝又开始逼逼了。

     god:好!那么你现在按Ctrl+Q看看有什么惊喜吧?

     我心想:难道又有新任务?难不成是让我去收集宝贝?

     突然,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接着,我的嘴角不自觉得挂起了微笑,继而哈哈大笑。

     最后的最后,我把大笑转为喃喃自语:“仔细看上帝的消息,看来,这个上帝也不是万能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