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苏醒的维吉尔
        维吉尔从睡梦中醒来,他现在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维吉尔现在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被但丁杀死,并将他从蒙德斯的控制中解脱出来的那一刻,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死了,可是他常年在生死之间徘徊的身体告诉他,他现在正坐在一张木质椅子上,至于是什么木头做的他就不知道了,毕竟在他眼里都差不多。

         “少爷,醒了就别继续坐着了,这样对身体不好,长时间坐着会导致肥胖、腰背部疼痛还有呼吸和消化不适的。”一个温和的声音从维吉尔身旁传来。

         维吉尔听到这个声音顿时一惊,直接从浑浑噩噩的状态里惊了出来。不是因为这个声音有多熟悉,正相反,这个声音维吉尔十分陌生,可就是因为这个声音陌生维吉尔才会如此惊讶。

         维吉尔常年在生死之间徘徊,身体对于任何风吹草动都很敏感,就像他仅靠身体感觉就知道自己坐在椅子上一样。按理说无论是谁接近自己,维吉尔都能第一时间知道并且做出反应,除非接近自己的人远远强于自己,就像这个陌生声音的主人一样......

         维吉尔第一件事是摸向自己的身边,却没有摸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父亲斯巴达就给他的遗物——阎魔刀。

         这时维吉尔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死了,阎魔刀也已经不在自己身边,而且维吉尔还发现一件很重要的事,自己的魔力消失了……

         没错,原本属于维吉尔的庞大魔力,现在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也就是说现在的维吉尔只是一个身体素质和恢复能力远超普通人的人类而已……

         “少爷,您现在只是一个灵魂而已,所以请不要继续尝试使用魔力,因为那根本就是无用功。”那个温和的声音再次响起,并且道出了维吉尔此时的处境。

         “你是谁?”维吉尔不再装昏迷,睁开双眼看向声音的主人,冷冷地问道。

         那人彬彬有礼地行了一礼,恭敬地道:“在下名为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是斯巴达大人创造出来的恶魔,也是斯巴达大人的管家。”

         名为塞巴斯蒂安的恶魔有着酒红色的眼睛,黑色半长发,脸上带着微笑,身穿黑色燕尾服,手上戴着白手套,还穿着一双黑色的皮鞋。

         “斯巴达?我父亲?”维吉尔万万没想到会听到自己父亲的名字,而且还是从一个自称为恶魔的人的口中听到。

         “yes!”塞巴斯蒂安带着笑容,温和地道:“斯巴达大人正是在下的制造者,也是在下的主人。”

         “我怎么没听说过父亲曾经创造过一个恶魔,而且还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恶魔……”维吉尔对此抱有怀疑,因为他不觉得斯巴达有能力创造恶魔。

         塞巴斯蒂安对于维吉尔的怀疑并不在意,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道:“您没有听说过我很正常,因为斯巴达大人在创造在下的时候已经离开了您们,而且在下也从来没有出现在世人面前过。”

         维吉尔的眼中突然冒出杀气,问道:“按你这么说,我父亲斯巴达还活着,而且还对自己妻子的死不管不问喽?”

         “非也非也……”塞巴斯蒂安摇了摇头,反驳道:“老爷之所以离开夫人和少爷,也有着自己的苦衷,而且因为这个苦衷,老爷也无法对夫人和少爷伸出援手。”

         “呵!”维吉尔冷笑一声,不屑道:“说得好听,他能有什么苦衷?我只知道他对母亲的死不管不问!”

         “关于这个,老爷有给我一个东西,让我给少爷你看,他说看了那个之后你就会全部明白,请稍等片刻。”塞巴斯蒂安行了一礼,便不再管维吉尔,直接走出了这个房间,出去以后还顺手把门关上了。

         塞巴斯蒂安走后,维吉尔终于有机会好好看看自己所在的这个房间,刚才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塞巴斯蒂安吸引,根本没有观察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怎样的。

         维吉尔现在所在的房间并不算太大,只放了一张双人床和一个衣柜,还有就是一张朴素的桌子和一张被他坐在屁股底下的木椅,光这几样东西就占了整个房间五分之四的空间,剩下的空间也仅仅够两个人并排通过而已。

         “真是一个平淡无奇的房间啊……”维吉尔不知道为何突然说出了这句话,并且对这个房间的装饰有着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总感觉自己好想在和这里一模一样的房间住过很长一段时间一样。

         从椅子上站起来,维吉尔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和以前没什么不一样,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就是比以前虚弱了太多太多,现在这幅身体已经虚弱到不足以前的百分之一……

         “魔力消失,身体极度虚弱,没有武器在手……”维吉尔看了一眼房间的门,继续道:“而且还有一个不知道实力深浅的恶魔在这里看守,想要逃走的几率无限接近于零,这算不算是一个绝境?”

         没错,维吉尔从头到尾都没有相信过塞巴斯蒂安的任何一句话,他只相信力量和自己,他现在已经想要趁着塞巴斯蒂安离开的这段时间逃跑了,可是他的身体状况却不允许他逃跑,因为他的身体现在已经糟糕到了极点。

         至于糟糕到什么程度,现在的维吉尔可能连一只最弱的小恶魔都打不过,更何况未知的门外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如果还有其他恶魔在外面当看守的话,那他就只能放弃逃跑这条路了。

         “叩叩叩!”

         门被人敲响,门外传来了塞巴斯蒂安的声音:“少爷,我进来了。”

         话音一落,关闭着的门被塞巴斯蒂安打开,而塞巴斯蒂安进来时手上拿着一个他从来没看见到过的东西,一个大概只有三厘米厚的黑色物体,这应该就是他所说的斯巴达要给他看的东西,不过有没有被动手脚就不得而知了,毕竟维吉尔根本不认识这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