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整个狐族都聚集在了圣树之下,焦急地等待着。

     就在圣树不远处的一个山洞中,一个小生命即将到来,她就是整个狐族翘首以盼的九尾灵狐。

     这是一个只要是狐族就都知道的故事。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这个世上并没有九尾灵狐,所有的狐狸都只有一根尾巴。那时三界动荡,神、魔两界征战不断,魔界妖君凭借着从天界盗来的法器,屡屡侵犯天界。玉帝无计可施,便向西方极乐世界的往生佛求援。但是,往生佛早已不问三界之事,只一心在佛门中超度极乐世界中的苦难人。

     玉帝无奈之下思得一计,传说那魔界妖君最好美色,天庭需要寻一位勇敢聪慧且善于变幻的神仙,化作一女子,去到魔界,迷惑妖君,将他从天界盗取的法器尽数偷回,天界方有胜算。但是,此时的天界,众位天神或死或伤,且无人有足够的信心能够迷惑住那妖君。

     在圣灵天山上有一灵狐,原是百折林中修炼成人的一只小狐狸,在人间游乐时迷惑痴情男子,闯下大祸,那时往生佛本意灭之,但这只小狐狸悟性极高,又充满灵气,往生佛不忍,叹了一口气,道:“一草一木皆有命,我佛慈悲,宽恕你,你便在我座下潜心修行,日后得到成仙,再去弥补你前世过错。”从此之后,这只小狐狸便在往生佛的座下修行了,在圣灵天山上一待就是上万年。而这次计划最适合的人选,莫过于她。

     所谓天上一天,地下一年,玉帝在天界等了也就十日左右的时候,这只灵狐便带着妖君偷走的法器回到了天界。灵狐还是那时的灵狐,但是灵狐的心已不再是那时的了。小狐狸没有向任何人说过偷回法器的经过,也没有再提起过那短短十日内发生的事情。

     只有在后来魔界兵败之日,众人只见那妖君手中持剑,半跪于圣灵山顶,面目悲切,一字一字声声凄厉地喊出那对狐族的诅咒,“我,上魔妖君,在此以吾血为契,以魔界千万魔将之灵为祭,诅咒狐族”,最后自刎于圣灵天山上的圣树之下。

     也是那日,小灵狐跪于往生佛前,求我佛施救狐族。往生佛念在此次狐族之灾,皆是因为为天界除难,便寻得一法压制于那强大的诅咒:妖君所施诅咒,狐族将历一灭族大劫,而往生佛施与狐族恩泽,狐族将历大劫之时,族中变会生出一只九尾灵狐,唯有这九尾灵狐能够帮助狐族渡过大劫。

     后来那只小灵狐去了哪里,没有人知晓,只知她在佛前跪别往生佛,说自己已无法再心无杂念地修行下去,既然这样,不如就此堕入凡间,随心去吧。狐族中有很多说法,有人说她是回到了圣灵天山上,自刎于圣树下,随了那妖君去了;也有人说,必是那魔界的日子苦不堪言,她受不住内心的折磨,堕入人间享乐醉生梦死去了······

     这是狐族千万年来的第一只九尾灵狐,玉帝赐名“骨思”。

     九尾灵狐出世,预示着狐族的灭族大劫将至了。

     她一出生便背负着整个狐族的命运,虽然出生至今接受狐族万民朝拜,狐王狐后宠爱她至极,但这也因她是唯一能解救狐族的九尾灵狐。上天见怜,让她生得一副三界独一的好容貌,狐王狐后每每在人前谈起时,脸上总是挂着没由来的自豪。

     狐后总拉着骨思的手道:“阿思啊,狐族先祖相帮天庭留下的诅咒却要你来化解,也不知这应劫之时会否伤着你性命,但你放心,我与你父亲定不会让你失了性命,不管用何种办法,定会保全你。”

     骨思其实并没有太把狐族灭族大劫需她化解这件事放在心上,玉帝在她三百岁时就已说了,九尾灵狐虽降世,但是这灭族大劫怎么也要过个几千年才到,日子还长久着呢。且不说那时自己到底会不会因解这劫而丢了性命,狐族的生命长长久久,若是这大劫来时自己也已经活腻了,这大劫倒正好可以了结了余生,岂不痛快。

     离木是圣灵天山上的一只小狼精,因这天山离天最近,仙气缭绕,不过三百年他便能化成了人形。

     骨思第一次见着这只小狼精的时候,小狼精正在一处山洞中架着一口锅煮药。不得不说那药的味道还真好闻,骨思闻着闻着,就不自主地走了过去。

     “喂,小狼精,你在煮什么?”骨思望着离木问道。

     “你怎知我是只狼精?”离木停下手中的动作,也望着骨思道。

     小狐狸微微一笑,道:“不只是狼精,还是只雪狼精。”

     离木是圣灵天山上独有的一种狼,雪狼,这种狼通体是银白色的皮毛,可算是骨思在这圣灵天山上看过长得最顺眼的一种狼了,也是最容易修炼成精的。

     离木望着骨思皱了皱眉,而后开口道:“看你生得这般好看,是狐族的那只九尾狐吧。”

     “诶?你怎知我就是那只九尾狐?”骨思向着洞里走了几步,那锅里的药香闻着愈发浓了。

     离木脸上挂了一丝笑,没有回应。

     骨思见那小狼精不回自己,也没有追问,只盯着那口锅咂了咂嘴:“小狼精,我看你长得这般俊俏,不如我收你做我小弟如何?”

     “不要。”离木瞥了骨思一眼,继续搅着锅里的药汤。

     骨思见离木不肯,却也没有就此作罢:“那我与你做个朋友可好?”

     离木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骨思开心道:“我叫骨思,你叫什么?”

     离木继续搅着锅里的药汤,半晌过后,轻轻道:“离木。”

     小狐狸一脸的笑意:“离木好,你煮的这是什么,闻着真香,能让我尝尝吗?”

     后来,骨思在与离木闲聊时聊到此事,离木总是一副嫌弃的样子看着骨思:“你当初找着我做朋友,就是贪图着我锅里的药汤吧。”

     骨思正靠在圣树根上喝茶,听离木这么一说,险些呛到,眼珠子咕噜一转,笑对离木道:“哪能啊,我那时是真见你长得好看,又喜欢着你清冷的性格,这才想与你做朋友的。”继而假装失望地叹气道:“唉,这相处久了才发现,你最开始那清冷的性子竟是装出来唬我的,现在······”

     “现在如何?”离木斜睨着她道。

     骨思一咬牙,为了今后源源不绝的药汤,这点牺牲算什么,于是在真真是好看的脸上挂着十分的微笑,对着离木道:“现在自然更好,你比那时身量自然愈加俊朗了起来,长得也更加好看了,若不好,我能与你在一起处了这么多年吗。”

     离木望着骨思三界独一的样貌竟出了神,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得装作无语,低头喝茶。

     骨思瞧着离木耳根子都红了,顿时起了玩意,清了清嗓子靠近离木道:“离木,你说,你第一次见我时,是不是就喜欢上我了,因着害羞,所以才装着那副清冷的样子?”

     骨思说这话很轻,嘴里的热气都喷在了离木的脖颈上。离木像是被说中了心事一般,手一抖,茶杯里的茶便尽数泼在了离木银白色的长衫上。

     滚烫的茶水激得离木一个机灵,连忙伸手去拂茶水,骨思见状,赶忙道歉道:“离木对不起,我就想开个玩笑,没想着伤着你。”边说边伸手也去帮着他拂茶水。

     离木轻轻抓住骨思的手,声音轻柔:“水烫,我来吧,你小心别伤着。”

     骨思吐了吐舌头,小心翼翼道:“今日我害你被茶水烫了,今后还有药膳吃吗?”

     “还说那时不是为了药汤,你这只馋嘴的小狐狸。”离木笑道。

     话说,骨思在那个山洞中认识了离木,尝到了那碗药汤之后,便日日都来找他,缠着他煮各种各样的药汤和药膳。狐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在家不吃饭,整日整日地往外跑,总担心她是因为自己要化狐族大劫而内心压力太大,所以绝食了还整日在外瞎晃。直到后来出来找骨思时,看到她蹲在一只小狼精旁边,一脸满足地吃着旁边锅中黑乎乎的东西,才明白了原委。于是,离木就被狐王很客气地请回了狐族,做了骨思的御用厨子。

     其实,离木的爱好并不是煮药汤做药膳,他喜欢熬丹药。那日见到骨思时,那一锅药汤原本是用来做丹药的,准备熬着见底时收汁取精华,谁知被骨思喝掉了半锅。喝完后,她竟道了声好喝,就随意化了原形,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在山洞口晒着太阳睡着了,留下锅前一脸愁容的离木。离木望着就剩半锅的药汤,思量着,这锅丹药是练还是不练了呢。在那之后,骨思便一直来找他,缠着他煮药汤,做药膳,以至于那时对做饭只是略知一二的他,到后来可以说是精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