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在圣灵天山上的日子吃吃喝喝地也很快就过去了,八百岁的骨思今日便可下山去历练。

     之前,骨思看着自己的三个哥哥纷纷下山游历,心里总是满满的羡慕,可是狐族的规矩,要满了八百岁才可以下山。

     “娘,大哥都下山了,我也想跟着他一道去!”五百岁的时候,骨思抱着狐后的尾巴如是道。

     “娘,二哥都下山了,阿思可否跟着二哥一道去?”六百岁的时候,骨思揪着狐后的袍子问道。

     “娘,三哥明日便要下山了,娘可否准了阿思同三哥一道?”七百岁的时候,骨思一遍喝着离木煮的药汤,一边问道。

     狐后瞥了一眼正一脸满足喝着药汤的骨思,习以为常地道了声不能。骨思心道,这当了只天地独一的九尾狐也不能例外啊。

     离木认识骨思也有五百年了,他真搞不懂这只小狐狸怎么老是想往山下跑,只有在吃东西时是最安分的。离木也偶尔问过她,为什么老是要往山下去呢?他不是狐族,自然不用遵着狐族的规矩,早些年的时候,便到过人间游玩,那果然是个风流自在的妙处,但始终及不上认识骨思后在狐族的日子。

     他记得骨思给他的回答,看似云淡风轻,实则让他有些心疼。骨思回答道:“我打小就生活在圣灵山上,这个世界还不知有多大,天界算是逛遍了,听二哥说人间是个妙处,我总想着这狐族灭族大劫不知什么时候就来了,若是那时候我还没在人间耍够,便丢了性命,岂不遗憾。”

     终于,八百岁到了,骨思可以下山了。

     离木留在狐族本就是为了照顾骨思,如今骨思下山去,他自然要跟过去的。况且骨思的嘴已经被他给养刁了,若是没有他在身旁注意着饮食,怕是这突然下到人间,东西会吃不惯。

     骨思下山时的阵仗也算是狐族众多下山狐狸中最大的了,狐王狐后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将她与离木送至半山腰,身后还跟着众多狐族中前来送行的百姓。

     花措是骨思的二哥,虽为男儿身,但因着长相实在俊美却又有点像女子般的阴柔美,于是取了这么个偏女儿家的名字。骨思常说:“二哥,若不是我生着便知你是只公狐狸,还真真会以为你个姐姐的样貌。”

     花措拉着骨思的手,一脸过来人的神态,道:“阿思,你这次下山,为着方便,还是扮作男儿身的好,你这样貌,若是明着女儿身,怕是会惹着麻烦。”

     骨思笑道:“二哥放心,这些爹娘已经交代过了,况且还有离木在,必不会有事的。”

     花措点了点头,摸着下巴似是在想什么。这时,狐王又对骨思道:“下山之后,记得收了自己的法术,不要轻易在人前展现出来,还有就是,不管何人问,切不可提起九尾灵狐之事。”

     骨思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狐王狐后又交代了一番后,骨思与离木与他们一一道别,准备踏上期盼已久的游历之路。

     他们起身时时辰尚早,与狐王狐后他们在半山腰话别后,也才午时不到。骨思随便吃了点东西,便拉着离木起身了。

     这圣灵天上真是不小,骨思在心中哀叹道,他们走了也有大概两个时辰了,还没有看到山脚。

     离木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道:“累吗?狐王狐后虽说不让我们腾云,但这边人烟稀少,应该不会有什么人来,要不你我都化了原形,我背着你走?”

     骨思的眼中猛地闪了精光,到了声好后,便立刻化成了原形。

     离木宠溺地望了一眼,也立刻化成了一只雪狼,银白的皮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骨思一跳便上了离木的背上,两只前爪拍了拍柔软的狼毛,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了下来,顺势打了个呵欠,便闭上眼睛睡觉了。

     离木就这样驮着骨思下山,一路上都没有什么言语。等他们来到山脚时,太阳已经下山,西边天山只有大片大片的晚霞还勉强地照亮着一点大地。

     骨思与离木在山脚下化了人形,这次,骨思身上换了一袭鹅黄色的长衫,如墨玉般的头发也束了起来,俨然一副少年公子的样子,只是这位公子的样貌生得实在是好啊,怕是许多倾城的女子也要自愧不如吧。离木悠悠地望着骨思,有些出神。

     眼看今日是到不了都城了,离木寻思着再往前一里有个小村庄,今夜只能在那里借宿一晚了,总不能让骨思露天睡树上。

     这个村子不大,笼共也就十几户人家,正值傍晚,家家户户都灯火通明,炊烟袅袅。

     离木带着骨思来到了其中一家村户门前,敲响了那扇有些老旧的木门。

     没过一会儿,屋内便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紧接着门被打开了一条缝,一个老妇人在门内疑惑地伸出头来看了看。当看到门前站着两位公子的时候,竟愣在了那里,好一会儿没有反应。

     离木与骨思互相看了一眼,离木轻声道:“这位婆婆,我们兄弟二人急着赶路,眼看着天快黑了,能在贵舍借宿一宿吗?”

     那个老妇人仍是愣在那里,眼睛只直直地盯着这两人。骨思被她盯得不舒服,掩口咳了两声,那老妇人才恍然回过神来,急忙打开门迎了上去,满脸挂着笑道:“可以可以,我们这也是乡下,没有什么太好的东西来招待二位,看二位身上的打扮,也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吧,只要你们不嫌弃,尽管住吧。”

     离木携着骨思拱手道了声谢,便随着那老妇人走进了屋里。

     这位老妇人的家是个两进院落的小宅子,里面的摆设都很简单,前厅里放着几把椅子和一张桌子,上面摆着几盆盆花,再往里走便是一个小院子,边上是厨房,院子里摆着各种不用的家什,再后面便是两间睡房。

     骨思自进了屋子眼睛便一刻都没听过,东张西望,好奇的不得了,打量完这个又去打量那个。离木在一旁看着,也就笑而不语。

     老妇人招呼着两人在前厅的椅子上坐下,拿了些糕点茶水让他们先充充饥,晚饭要等家中正主回来才会开饭。

     两人刚对老妇人道完谢,便听到一个娇柔的声音从院子传来,由远及近:“阿娘,是阿爹回来了吗?”

     这个声音的主人缓步走进前厅,便看见厅上坐着两位公子模样的人,刚想问是谁,便在目光触及两人的面上时愣在了原地。

     这两人长得真好看,好看,除了好看,她竟一时想不出什么其他的词来形容,想是神仙下凡便到这种模样吧。那位穿着银白色长衫的工资,眉目俊秀,身量颀长,墨玉般的头发称着如脂的白肤,真是一副好相貌。他旁边的那位穿鹅黄色长衫的公子,看着身量小些,但样貌竟比身旁那位更是好看,多了些女子才有的娇柔。

     那位老妇人看自己的女儿愣在那里,怕是被这二位的样貌给迷住了,刚刚自己也是这般,所以只得开口道:“小英,这两位公子今日要在我们家借宿一宿,你今日便与我和你父亲一道睡在东边房中,将西边的那间睡房让与这两位公子。”

     离木与骨思起身,对着她拱手行了个礼,便又坐下了。

     这个叫小英的姑娘呆愣愣地应了一声,接着清醒过来,双颊一红,便快步走进了后院。

     老妇人嘿嘿一笑,便疾步出了门,不知去了哪里。

     骨子手中拿着一块黄灿灿的糕饼,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对离木道:“这是什么?”

     离木端起茶杯,呡了一口:“这是人间的糕点,这个应该是玉米酥。”

     “玉米酥?”骨思皱着眉,又闻了闻手中的那块糕点,伸到嘴前轻轻咬了一小口,慢慢咀嚼起来。

     离木放下茶杯,微笑着问道:“味道如何?你可喜欢?”

     骨思将手中只咬了一小口的玉米酥放回盘子中,咽下了口中的食物,悠悠道:“好。”

     离木笑着摇了摇头,这只小狐狸啊,果真是被自己养刁了。

     老妇人出门没多久,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乌压压一片人。村庄人朴实,来者便是客,大家都要来招待的,更是这次听说来了两个天仙似得的公子,就一定要过来看看了。

     因着大家的热情,村里突然便热闹起来。大家索性将自己的菜都拿了出来,在村中心的聚集处搭起了百家宴。各家中的家主也回来了,全村十几户几十个人,热热闹闹的开饭了。

     骨思因着没见过这种样子的饭桌,一时兴起,将村长拿出来的老酒一口气灌下了一碗。离木在旁边急忙拦下,却也拗不过她,只得顺着她去:“你想喝便喝罢,我在这看着你,想来也不会有事。”

     酒至半酣,众男子中,有个年纪稍小的,喝了一碗酒,清了清嗓子,一脸郑重,像是要说一件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唉,大家静一静,静一静。”

     众人听他这般叫唤,也停下了嘴里的话子,骨思也放下手中的酒碗,朝他望去。

     那男子见大家都停了下来望着他,便又喝了一口碗中的酒,砸了咂嘴说道:“今日我去旁边的山上砍柴,原本也与平时一样,没什么新鲜事,谁知,在我砍到一半时,见到远处有什么东西在动,我便定睛一看,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众人听的正入神,见他停在那里不说了,都急着叫他快说下去,老村长更是急的对他叫道:“你这小兔崽子,把我们的胃口都吊起来了又不说了,你是想干什么劳什子,还不快说!”

     骨思已有半分醉意,听着老村长的话,歪头想了会儿,扯着离木的袖子凑近他耳边道:“那男人竟是一只兔精吗?我怎没看出来?”

     离木伸出修长的手指在她额头上一点,笑道:“你还真是只天真的小狐狸。”骨思瘪了瘪嘴,转过头继续等着那男子往下讲。

     那男子见众人都在催促,便咳了咳继续说道:“我看到啊,在远处的树林中,一只浑身银白色的狼驮着一只有好几根尾巴的狐狸在那溜达呢!”

     此话一出,众人惊骇,包括离木和骨思。骨思原有的半分醉意,也被这句话给惊醒了。

     骨思与离木借宿那家的老妇人开口道:“你可看见那只狐狸有几根尾巴了?”

     男子摸着下巴,翻着眼白想了会儿:“好像是九根,距离太远,我粗略数了一下,好像就是九根。”

     此话一出,众人又是惊骇,也包括离木和骨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