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这是怎么回事?
    蒋成缓缓拔出了腰间的长剑,遥指前方,猛喝道:“全军冲杀,击败山贼!”

     “杀啊...!”

     下一刻,营内所有的士兵都出动了,朝营外战场跑去,从正面迎击山贼,尤其是血狼,更是在其攻击范围内,只要蒋成所部再往前几百米,便能围上了。

     鲁继宗一直关注着战场,见血狼有危险,赶紧冲上去,带人将血狼救了下来。

     鲁继宗焦急的道:“三当家,敌人越来越多,我们还是赶紧撤退吧!”

     “撤什么撤!”

     血狼怒目圆睁,大声道:“撤个屁,韩毅那鸟人带五十人就能把官兵杀的落花流水,我们有六百多人,却要落荒而逃,我不服!这么丢人的事情我不干!”

     晕死啊!

     鲁继宗在心里大骂:“三当家,你有点脑子好吗?具体的问题要具体分析,韩毅能胜,是面对区区的一百人,而如今可有上千人啊,还是事先埋伏好的,怎么能胜?”

     其实他早有撤退的心理了,只是担心血狼不会同意,所以才一直没说,现在事态严重,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鲁继宗无奈的望着血狼,心里有一万匹***跑过...

     官兵左右夹击,令山贼大为恐慌,很多人都已经偷偷的逃走,这一幕,让血狼大为震怒。

     不多时,蒋成已带着剩下的人马倾巢而出,立刻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山贼们终于溃不成军,惊慌失措的不听指挥,只顾自己独自逃命,兵败如山倒,已无力回天。

     血狼最终还是采取了鲁继宗的建议,好汉不吃眼前亏,先保住性命再说,在不甘和愤怒的心情中,他混杂在山贼群中,快速的向山寨逃去。

     官兵在后猛追,一路狂杀,杀的山贼死得死,降得降,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

     山寨大堂。

     看着逃回来的血狼,还有兵败的消息,大当家蛮牛一下子揪住了血狼的衣领,双目圆睁,咆哮道:“你说什么?”

     根据战报,出去六百多人,只有两百多人回来了,其中还有四十多个伤员。

     跟官兵的这一仗,居竟然损失了至少四百人!

     不是说官兵无能吗?不是说疏于训练吗?怎么现在是这样的结果?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蛮牛耳朵轰鸣,脑袋发晕,怎么想也想不通。前些天罗毅下山,确实是以五十人的数量击败了官兵,可现在六百人去,怎么还败了?

     “大当家,你且先息怒。”

     二当家黑狐狸赶紧过来劝蛮牛松开手。

     蛮牛将抓住血狼衣服的手收回,然后颓废的坐在椅子上,神情十分落寞。

     黑狐狸随即下令山寨头目雷志刚带领三百人死守大寨的大门,绝不能再让官军前进一步。

     雷志刚领命离去。

     接着,黑狐狸又叫血狼稍安毋躁,让他先喝口茶,喘口气,再慢慢的将对决官兵的经过详详细细的道来。

     此时此刻,血狼的模样十分狼狈,头盔被打落,头发乱七八糟的披在肩膀上,脸上沾满了尘土,汗水不停的从额头流下,弄的脸部黑一块白一块的,就像一只大花猫。

     除了这些,衣服也是又破又脏,肩膀那里受了伤,血迹斑斑。最搞笑的是脚上的靴子只剩下一只,另外那只靴子不知掉到哪里去了。

     血狼喝了几口茶,才难堪的将攻打官军大营的过程一一说给蛮牛和黑狐狸听。

     ............

     官兵营寨。

     中军大帐。

     县丞周磊恶狠狠的大声道:“这些人全都该杀!”

     这次,官兵俘虏了七十多个山贼。百夫长刘子山来请示总指挥蒋成该如何处置这些俘虏。

     站在一旁的周磊皆因山贼才家破人亡,他当然对山贼深恶痛绝,于是便强烈要求将俘虏全部处死。

     蒋成看着周磊这个战场菜鸟,不由叹了一口气,道:“周县丞,对于贵府的悲惨遭遇,本指挥也深表同情,你说的很对,这些山贼俘虏留不得,不过,能不能留待攻破黑风寨后再杀?”

     “如果现在就把他们杀死,恐怕山贼就会对我们官兵绝望,认为投降了也没有生路,反而会死心塌地的死守黑风寨,这对于我们想早日攻克黑风寨来说,是十分不利的。”

     “所以,暂时不杀俘虏,山上的那些山贼们就会抱着侥幸的心理,只要他们再次败给我们,投降的山贼就会越来越多。”

     周磊也想早日抓到罪魁祸首蛮牛和韩毅,想了想,便顺水推舟道:“也好,既然蒋总指挥这样说,那就让那些俘虏再多活几天吧。”

     蒋成想起了一件事,不由笑道:“周县丞,在战前你曾经说过,一个山贼的人头价值一两银子,你不会真的给钱吧?”

     周磊一本正经的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既然敢于许下诺言,就要敢于实现它。”

     他连几万两银子都出了,又何须再计较这区区的几百两?只要能杀尽山贼,就算出再多,他也心甘情愿。

     蒋成哈哈笑道:“那弟兄们可发财了,这次杀了三百多个山贼,加上俘虏七十多人,看来,你的银箱要大出血了...哈哈。”

     周磊不以为然,道:“不止是官兵,对于你,我也有一份丰厚的礼物送上,待来日攻下黑风寨后,我还会有重礼感谢。”

     说完,周磊把一个精致的小箱子递给了蒋成。

     蒋成接过来,打开一看,哇!金光闪闪,里面全是一根根的金条啊。

     周磊道:“这次能大败山贼,全靠蒋总指挥运筹帷幄,调度有方,这里是二十根金条,事后若能斩下蛮牛和韩毅的人头,我甘愿出两百根金条作为答谢。”

     一根金条重二两,二十根就是四十两金子,按照一两金子等于十两银子计算,二十根金条就相当于四百两银子。

     周磊出手如此阔绰,蒋成喜在心里,十分满意的笑纳了金条。

     接着,周磊召集官兵,举行打赏大会。

     顿时,大营里的官兵和混混都兴高采烈的起来了,前去领赏。

     官兵和混混凭借山贼的首级,一个接一个的从周磊的手中拿到银子,人人都笑的合不拢嘴,看着周磊,他们的眼睛里都闪烁着小星星。

     有一个弓箭手,一箭射中山贼头目王亮的要害。当时有几个人也射中王亮,但是只有他一箭致命,因此,他荣获了十两银子,让他开心的张牙舞爪,叫嚷不停。

     另外,周磊还给其他三个百夫长和总捕头郑雄打赏,喜得四人猛拍胸脯,豪情万丈的表示甘愿倾尽全力攻打黑风寨,以便让周磊早日报仇雪恨。

     黑风寨。

     韩毅驻地。

     听到三当家血狼带着六百多人下山对付官兵竟然吃瘪,伤亡了四百多人,二郎韩风不禁幸灾乐祸的狂笑道:“太好了,我早就知道血狼那些人是纸老虎,一捅就破啊,唉,这下可丢人了,哈哈...。”

     韩毅的眉宇间也不由自主的露出笑意。

     本来嘛,山贼们平时没有训练,上战场只是凭借匹夫之勇胡乱冲锋,吓唬吓唬老百姓还行,要是去跟官兵硬碰硬,不死才怪。

     韩毅道:“那些喽啰平时老是嘲笑我们训练,现在他们吃了败仗,应该知道训练的重要了。”

     “不过,你也别高兴过头了,我们跟蛮牛他们都是官兵眼中的山贼,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黑风寨一旦被攻破,谁也逃不了。”

     二郎韩风这才想起,自己也是山贼啊,是官兵眼中的仇敌,跟蛮牛等人是一样的。

     随即,他有些尴尬的将脸上的笑容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