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悲剧的血狼
    黑风寨东面,五十里外,一支大军缓缓而行,向黑风寨杀来。

     队列前方,一杆‘蒋’字大旗随风飘展,旗下竖立着一位身形高大的彪形壮汉,骑着黑马,手提长刀,一副谁也不怕的模样。

     他即是这次攻打黑风寨的总指挥,百夫长蒋成,也是千夫长典阳麾下第一猛将。

     对于这次剿匪,他的心态跟死去的程彪相差不多,从心底里就没把山贼放在眼里。

     哒哒哒...

     远处传来马蹄声,一个黑点由远而近,很快的,一个斥候兵到达了近前,神色慌张道:“禀...禀总指挥,我们的先锋军遭到山贼埋伏,已经全军覆没了。”

     “你说什么?”

     蒋成神色巨惊,待反应过来后,忙问道:“那程彪呢?敌军有多少?”

     斥候兵如实回道:“禀总指挥,敌人只有五十,程百夫长阵亡了...。”

     蒋成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装备精良的官兵居然被一帮山贼给打败了?

     这怎么可能?

     虽然官兵上下都在报空饷捞钱财,这些年也疏于训练,但是,官兵的兵器都是精良的,山贼有吗?山贼的兵器以木棍居多。

     官兵有皮甲穿在身上防身,山贼有吗?

     官兵的脚上穿的都是易于行走作战的靴子,山贼有吗?山贼大多数都是光着脚,能有草鞋穿就谢天谢地了。

     官军有一百多人,却被区区的五十个山贼击败,蒋成满脸通红,有种想骂娘的冲动,但看了看周围,他却是找不到对象,连战败的罪魁祸首程彪都已经阵亡了。

     过了会,蒋成强自压下心里的怒火,挥了挥手,示意斥候兵退开。

     县丞周磊也听到了消息,连忙赶过来追问情况。

     蒋成看着坐在轿子里的周磊,心里极其不悦。

     这一路上,周磊都在对他指手划脚,俨然把不懂军事的自己当成了剿匪总指挥。

     靠,这是在打仗,又不是来游玩,你还坐个轿子!

     蒋成的心里一直在嘀咕着,但他又不想在明处得罪周磊,毕竟这次周磊出了不少钱,吃人嘴软,拿人手段嘛。

     将情况跟周磊说了番,也不管周磊心里怎么想,蒋成命令,大军停止前进,原地宿营。

     安营扎寨后,蒋成、周磊、总捕头郑雄和其他的三个百夫长一起坐在帐篷里商量对策。

     “各位,山贼派五十人就把我们一百多人的先锋军打的惨败,连程彪百夫长都掉了脑袋,你们说说,下一步该怎么办?”

     蒋成说完,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品茶起来。

     啊??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他,脸上都不由露出一丝惧意。

     这一次,他们是来发财的,周磊出一大笔钱请他们来剿灭山贼,他们便赏脸来了。

     什么是山贼?不过是一帮拿着木棍和破铜烂铁为武器吓唬老百姓的泥腿子罢了,有什么好担心的?这次拿着周磊的钱把山贼们灭了,到时候搜刮他们的老巢黑风寨,说不定还能分个三瓜两枣。

     但是,郑雄等人现在听说山贼突然变棘手了,心里不由自主的打起了退堂鼓。

     周磊看见众人的神情有些不对,心里不由大骂。

     这一次他为了给周家报仇雪恨,花了那么多的银子,如果大军来这里虚晃一枪就班师回府,那他的银子岂不是打水漂了,他的全家岂不是死不瞑目?

     想到这里,周磊连忙咳了几声,说道:“其实,事情也许没有那么夸张,程彪手下的那些人想必为了逃过惩罚,故意夸大了山贼的本领,你们想想看,山贼都是有野心的,如果他们有这么犀利的本领,他们岂能甘心像井底之蛙一样窝在山沟里占山为贼?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换了是我,早就出来占据城池称王称霸了。”

     郑雄的本事只是在县城负责日常巡逻维持治安而已,对于在战场上如何运筹帷幄没有什么见识。他强行压下心底的不安,问道:“蒋总指挥,你的高见呢?”

     众人都把希望寄托在骁勇善战的蒋成身上。

     蒋成想了想,在心中冷笑了两声,然后淡淡的道:“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山贼只是乌合之众而已,只要我们稳打稳扎,步步为营,以我们大军的实力和装备,山贼绝难再占半分便宜。”

     这话算是给周磊吃了一颗定心丸。

     周磊哈哈大笑,说道:“对对对,蒋总指挥所言有理,哎呀,还是蒋总指挥厉害,不愧是有着丰富战场经验的将军啊。”

     其余人也拱手夸赞蒋成。

     蒋成被众人的阿谀奉承弄的有些飘飘然。

     不过不得不承认,非常的受用,几句话便又让他重拾了信心。

     ..........

     两日后。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这一日,血狼的心情也是非常的好。

     因为在今天,他要带领众兄弟出征了,前去迎战官兵。连韩毅那种种田的农夫都能把官军杀的屁滚尿流,就更别提他这种当山贼多年的凶神恶煞了,想必大队人马一到,官兵就会吓的屁滚尿流撒腿就跑。

     血狼越想越兴奋,大声吼道:“弟兄们,都跟我下山去宰大肥羊了,出发!”

     吼吼吼!!!

     所有人轰然回应,声震长空。

     血狼自我陶醉了一下,随后意气风发牛叉哄哄的带着六百多人向下山走去。

     这些人当中,有三百多人是血狼的手下,有两百多人是大当家蛮牛的手下,剩下的一百多人是二当家黑狐狸的。

     跟随血狼下山杀敌的还有三个山寨头目:杨孝、鲁继宗、王亮。

     “报,启禀三当家,官军大约有一千多人,在山脚的二里外安营扎寨,请三当家定夺。”

     一个山寨的探子骑马赶回来向血狼禀告。

     血狼听了大喜过望。

     官兵一定是被韩毅吓破胆了,才不敢前来进攻山寨。

     血狼大声喊道:“弟兄们,官军既然胆小如鼠不敢过来,那我们现在就杀过去,让他们知道我们黑风寨的厉害。”

     “喔!喔!”

     “麻痹的!昨天被韩毅那帮鸟人捷足先登,打败官兵赚了个盆满钵满,我们这次一定要比他们捞的更多才行。”

     “为了发财娶媳妇,干了!”

     山贼们犹如打了鸡血般嗷嗷直叫,仿佛金山银山就在眼前,伸手便可抓取。

     赶了一段路,山贼们终于看到了官兵的大营。

     有些官兵看见山贼杀到,不禁吓的抱头鼠窜。

     血狼见了更加洋洋得意,狂妄的道:“弟兄们,看见了没有?官兵快被我们吓的尿裤子了,大家注意,准备冲锋!”

     头目鲁继宗有些担心的劝道:“三当家,我们赶路有些疲惫,不如先休息一下再从长计议。”

     血狼一摆手,轻蔑的道:“你懂个屁,没看到那些官军要逃跑了吗?要是他们跑了,我们上哪去找银子和武器装备?”

     “别他麻废话了,弟兄们,都随我冲锋!”

     话刚说完,血狼手持一支狼牙棒抢先骑马冲了过去。

     “杀啊!”

     “别让官兵逃跑了!”

     “冲啊!跟上,跟上,跟着三当家吃香喝辣!”

     山贼喽啰们相继大呼小叫,六百多人争先恐后的向官军冲了过去。

     距离官军大营二百步,只见守在门口的官兵都害怕的丢下兵器,一哄而散。

     一百步。

     大营里乱作一团,惊慌失措的声音隐约传来。

     五十步。

     嗖嗖嗖...

     突然,头顶上,一百多支箭羽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的向山贼们射来!

     血狼高傲嚣张的神态终于消失了,继而换上了愤怒之色:“麻痹的,有埋伏!”

     “叮叮叮!”

     箭羽眨眼即至,血狼手疾眼快,慌忙抓起马头旁边的小盾牌阻挡利箭。

     “噗!”

     一支箭狠狠的扎中血狼的马头,马匹痛的脖子一歪,向旁边倒下。

     血狼赶紧从马鞍上滚下来,用盾牌死死的护住要害部位。

     嗖嗖嗖...

     四支弓箭射中马身,血浆爆流,血狼的爱马转眼之间被杀死。

     嗖!

     一支箭迅速穿过一个山贼的咽喉,那人抓住箭杆,喉咙里咕噜咕噜地想说什么,但嘴里流出大量的血沫,还没等他说出口,便眼神涣散,黯然倒下。

     利箭无情的钻进胸膛,凶狠的钉中额头,毒辣的射穿肚子,转眼间,十三个山贼在跑步前进的过程中被射杀一空,相继倒在了血泊中。

     血肉飞溅,横尸遍野!

     一时间,黑风寨的山贼们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人仰马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