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悲剧的血狼(2)
    山贼头目王亮,骑着战马跟在血狼后面,不断吆喝着,呼吁大家快点往前冲。

     黑风寨的战马本就不多,除了几位当家,其余人都没有马匹。

     王亮骑的这匹,还是昨天韩毅上缴的,一共三匹,蛮牛给今天下山打官兵的三个头目一人一匹。

     嗖嗖嗖...

     满天的飞箭如蝗虫般密集射来。

     王亮的反应比不上三当家血狼,他的战马是刚刚分配的,哪有什么小盾牌?刚拔出横刀挡在面前,还来不及挥舞横刀,飞箭已经射到。

     “叮!”

     第一支箭羽射中了他的横刀。

     “噗!”

     第二支箭羽紧随而来,从横刀下面掠过,钻进了他的腹部。

     王亮疼的嘶哑咧嘴,全身颤抖,不断吼叫着。

     噗噗噗...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躲避,又有三支箭羽射来,扎穿了他的手臂,腥红的鲜血如喷泉般炸出,触目惊心。

     他的手臂受伤,变的无力,手上的横刀脱落,掉在了地上。

     嗖嗖嗖...

     五支利箭相继扎中了他的胸膛和脸部,王亮全身是血,怒目圆睁,不甘心的倒下,瞬间暴亡。

     “啊...有埋伏!”

     “王大哥死了...!”

     这一刻,又有二十几个山贼被箭雨覆盖,都惨叫着倒下,一动也不能动了。

     眼睁睁看着弟兄们一个个被弓箭活活的射死,匍匐在地上以小盾牌护体的血狼不禁悲愤交加。

     为什么?

     为什么官军这么训练有素?不是说他们疏于训练不堪一击吗?

     很明显,官军不但不胆怯逃跑,而且还担心血狼他们不来进攻,故意在他们面前装作手忙脚乱的模样,引诱山贼们上当。

     蒋成安排一百二十名弓箭手埋伏在大营的门口,对着山贼猛烈开弓射箭。

     每个人一连射出三箭,一百二十人转眼间就射出了三百六十支箭。

     嗖嗖嗖...

     三十一个山贼宛如地里的小麦,被镰刀收割,一个一个接连倒在了血泊中。

     后面的山贼见势不妙,慌忙停止住了脚步,转身奔逃。

     嗖嗖嗖...

     邪恶的利箭好像勾魂摄魄的牛头马面般,凶狠狠的射中山贼们的后背...

     血腥处处,汇集成河!

     仅仅是三轮箭雨,转眼之间便射杀了八十四个山贼,受伤的不计其数。

     这一瞬间,很多人都有了逃跑的心思。

     “杀山贼啊!”

     忽然,三百多名官兵在两个百夫长的带领下冲出了大营,向山贼们扑杀过来。

     “乃乃的!还我弟兄们的命来!”

     怒火冲天的血狼从地上突然弹起,提起狼牙棒,独自一人跑步向前迎战官兵...

     见此,山贼头目鲁继宗嘶声裂喉的大喊:“大家不要害怕,不要逃跑,三当家已经冲过去了,大家一起跟随三当家,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啊!”

     “杀尽官兵,大发横财!”

     另一个头目杨孝也把长枪高高的举起,大声疾呼。

     冲啊...

     鲁继宗抢先冲出,众人见了,不由热血沸腾,随即也追随他狂奔过去。

     “列阵!”

     官兵的百夫长刘子山大声指挥,只见官兵中的盾牌手走在前排,长枪手在中间,横刀手护住队伍的两翼。

     “去死!”

     三当家血狼怒喝一声,手中的狼牙棒以横扫千军之磅礴气势,向官兵的盾牌队伍狂砸了过去。

     “轰!”

     狼牙棒首先把一个官兵的盾牌砸烂,巨大的力量把那人的手臂震得骨折,狼牙棒顺势打在那人的头盔上,那人的脑袋受此痛击,立刻爆裂,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鲜血到处飞溅。

     狼牙棒再顺势向旁边逞凶,狠狠的打在另一人的胸膛上,将胸膛打凹一大块。

     “噗!”

     那人狂吐一口鲜血,骇然倒下。

     血狼的雷霆一击,一下子打死了两个盾牌手。

     “给我去死!”

     血狼猛一反手,狼牙棒再次挥洒,三个官兵被打的东倒西歪,血肉模糊。

     这时,山贼头目鲁继宗和杨孝带领四百多人赶到,个个手持刀枪棍棒对着官兵猛杀。

     站在大营里面观战的周磊、郑雄等人起初看见很多山贼死在乱箭之下,不禁幸灾乐祸大声叫好。

     现在,当他们看见山贼悍不畏死密密麻麻的冲过来,脸上却吓得惨白,手脚发软。

     总指挥蒋成看着这两个软脚虾,心里既好气又好笑,他淡定的道:“诸位,不必担心,山贼一定杀不过来。”

     然后,他对周磊下命令,道:“周县丞,麻烦你派遣两个保镖带领你队伍中的两百人前去支援一下,如此也能快些结束战斗。”

     周磊没有任何犹豫,连忙应允。他花钱请了五百多个混混和流氓,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随着命令下达,他手下的两个高大健壮的保镖带着两百人,拿着从县城仓库里取出的破旧兵器,一起闹哄哄的向山贼杀去。

     此刻,周磊的身边还剩下两个保镖、三十个家丁和三百个小混混。

     县城总捕头郑雄的身边,还有十个捕快、四十个帮闲,共五十人。

     蒋成的身边还剩下一个百夫长和一百个弓箭手。总的来说,实力还不错,不弱于寨外的山贼。对于这一战,蒋成是很有信心的。

     “哐!”

     一个山贼拿刀对着官兵的一个盾牌手用力砍下,那个盾牌手举起盾牌架住,说时迟那时快,盾牌手的两旁突然冲出两个长枪手,长枪宛如毒蛇吐舌般残忍的刺进那个山贼的腰间,那人登时痛得张大了嘴巴。

     噗!噗!

     两根长枪相继抽出,鲜血爆射而出,那个山贼死绝当场。

     刺!收!

     盾牌挡住山贼的兵器,长枪向前猛刺,然后迅速抽出,官兵靠着娴熟的战场刺杀技巧,一下子歼灭了二十六个山贼。

     “哇呀呀!”

     眼睁睁的看着弟兄们逐一惨死在自己的面前,血狼悲痛欲绝,大声叫唤。挥舞着巨重的狼牙棒一通狂砸。

     就在这时,盾牌手向两边退出,百夫长刘子山派三十个长枪手从后面杀气腾腾的围了过来。

     不好!

     血狼突然发现事情有些棘手。

     不管血狼向哪个方向冲锋,他的后面和两旁都有长枪在等待时机,随时准备偷袭他。

     “呼...。”

     血狼的狼牙棒向前横扫,四个长枪兵连忙向后退避,血狼立即收回狼牙棒,整个人迅速转身一百八十度,狼牙棒再度出击,将三根偷袭的长枪打歪。

     与此同时,一左一右,两根长枪从两旁如长虹贯日般刺到,血狼的狼牙棒还来不及抽回,就在此危险时刻,血狼立即将身体倾斜,用右腋把右边的那支长枪稳稳的夹住。

     血狼再次飞快的伸出左手,将左边刺来的一支长枪抓住,低头一看,枪头离他的心脏只有两寸。

     好险啊!!!

     谁料,更大的危机还在后头。

     两个手持短刀的人从包围圈的外面,不停的翻滚到血狼的脚前,两柄短刀对着血狼的双脚丫犹如剁猪肉一样剁个不停。

     地趟刀?

     麻痹的,这是江湖高手的绝技啊!

     血狼迅速放弃狼牙棒,右脚一跺地:“呼!”犹如大鹏展翅,血狼腾空而起。

     “噗!”

     一支长枪乘机捅进血狼的肩膀,滚烫的鲜血眨眼间将血狼的衣服染红。

     强敌环伺,血狼躲的过地趟刀,却躲不过长枪。

     “呔!”

     血狼怒吼一声,左腿猛的踢出,带着凌厉的破风声一下子打在那人的喉咙上。

     “格!”那人的脖子立刻被打折。

     “打你个狗娘养的!”血狼再加上一拳,重重的击中那人的心脏,将那人打的口喷鲜血向后面飞去,还撞倒了四五个官兵。

     血狼的勇猛,让周围的山贼们兴奋了不少,纷纷跟紧血狼的脚步。

     不过这在蒋成眼里,却是困兽之斗,成不了什么大事。

     寨楼上,蒋成冷哼,喝道:“林豪听令!”

     百夫长林豪双手抱拳道:“在。”

     蒋成沉声道:“我命你带领一百名弓箭手,从山贼的左边开弓射箭,箭若射完,换刀冲上杀敌,不得有误。”

     林豪拱手:“遵命。”

     说完,他转身带着一百人匆匆赶去。

     蒋成又对周磊道:“周县丞,请你再派一个保镖带领一百人进攻山贼的右边。”

     周磊照办。

     一个保镖也带着一百个混混跑步离开。

     蒋成看了看外面勇猛杀敌的血狼,朝周磊笑了笑,道:“周县丞,你想不想亲手割下山贼的头颅,为你们周家报仇雪恨?”

     周磊听了,激动的道:“蒋总指挥,你,你的意思是...。”

     蒋成胸有成竹的道:“如今,我的官兵死死的顶住山贼的前面,山贼打得头破血流都不能前进一步,而这时,左右又夹攻山贼,山贼必定震惊,心生逃跑之念头,我再带领你们全部杀过去,山贼必定崩溃,撒腿败逃,到了那时,对山贼要杀还是要剮,就全由你周县丞决定了。”

     是吗??

     周磊听了磨拳擦掌,激动万分。如果真能那样,那他出的那些钱也就值了。

     不过想了想,他又皱起了眉头,说道:“蒋总指挥,为何不派人把山贼的后路也堵住?万一他们有人跑了怎么办?”

     蒋成有些啼笑皆非的看着县丞周磊,在心里暗骂:“猪脑子!”

     蒋成解释道:“兵法有云,围三阙一,你要是把敌人的退路也堵死了,他们无路可逃,反而会激起他们的拼命意志,到时候,他们的亡命拼杀往往会加大你的损失。

     “再说,兔子急了还会咬人,狗被逼急了也会跳墙,更何况是人呢?反正山贼们在山上,又跑不掉,急什么?”

     周磊好像有些明白,满意的点了点头,只要山贼们跑不掉,怎样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