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回:客栈之遇
    每年五月的江南很美,花开香飘,门前流水清澈见底,桥上人来人往,一片祥和旺盛之景。

     一位约莫十几岁少年身着短衣长裤,身体魁梧,眼神灵动,让人感觉一身灵秀,在这窄小的街道悠闲地走着。

     他就出生在这个江南秀气之地,父母都是退隐江湖之人,从小就舞刀弄枪。

     这日是集会,每年的这天都一样,周围地方的人们便会赶来,有看热闹的百姓,有卖东西的小贩。

     他趁父母不在偷偷的跑了出来,对于练武虽说喜欢,但久而久之也有些厌烦,正巧出来看看热闹。于是便绕着河边漫步而行,这时正是上午时分,空气清净,人员密集,勃感热闹。

     每次父母都和他说江湖之中,复杂多变,凡事切莫冲动,要察言观色,还有不要与人结怨,和气生财。”

     林啸天走着也累了,便往路旁的客栈而去,一来歇歇脚,二来填饱肚子后思量思量一会去哪?

     这家客栈外面一块明亮的招牌高挂门頂,“喜迎“黄色二字格外刺眼,从外面看去宽大而干净。但见一斜光线照进,印的人影重重,喧哗之声街门口便能听到。

     林啸天慢步走进客栈,要了一壶酒和半斤牛肉坐在挨着门口边桌子的凳子上。这时,一洪亮的操外地口音传进屋里“请问林遥在哪里居住“,林啸天脸一正心道,林遥这不是找我父亲吗?,但这对年纪差别大的男女,又是外地口音,自己也不认识,当下便多了个心,留意起那二人。

     那男的看去约莫四十来岁,高高的个头,健健壮壮,手中携着剑,他旁边那女的约莫二十来岁,长发飘飘,大大的眼睛格外有神,虽说不上多么美丽却也秀气端庄,身穿是淡白色宫装,淡雅处却多了几分出尘气质。宽大裙幅逶迤身后,优雅华贵。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发间,让乌云般的秀发,更显柔亮润泽。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红唇间漾着清淡浅笑。

     酒店里店小二应接到道:“林遥?没听过啊,二位不如进来歇歇脚,再行打听。”那女的轻声说道:“父亲,按周师兄说的,林师叔就在这周围没错,咋们暂且歇歇,这里人多,应该会找到的。”

     那被称为“父亲”的男子,恩了声说到,好吧。当下,二人便坐下林啸天的对面,那男子眼光掠过,看了看林啸天一下,真像,随即又摇了摇头。那女子随即问答,怎么了?,那男子随口说的没什么,霏儿,你要吃什么?

     女子小嘴一撇,说道,江南这地方虽风景优美,却没北方那么宽广辽阔,也是一方水土一方风情,我吃不惯这里的饭菜,你吃吧,我就不吃了。”

     那男子恩到,叫小二上了一壶酒,半斤肉。”

     这时林啸天因为刚才那男子的观察也格外警惕了起来,听到那女子说道,北方,莫非他们是北方来的,当下心里也是一抹疑问,也没听父母说北方有什么亲朋好友啊。他这时也不敢多看那二人,生怕对方对自己生疑,便假装喝酒,其实那酒也差不多喝完了,只是要看看这二人到底什么来头。

     正当林啸天疑惑时,又是操外地口音的二中年男子,一高一低,口音于那男女相似,一位说道:“小二,来二壶酒,一斤肉。”

     那被称呼为父亲的男子一惊,一看这二位,脸色一沉,说道:“原来是光图派的“双惊洪屠”,不知是那方的风把二位吹到了江南。”

     那高一点的笑了笑说道:“苏掌门见笑了,你们父女找到林遥了吗?”哈哈,一阵大笑后,又道:“就算是林遥出场,你们广霄派也未必是我们的对手,你这一趟是白费功夫。”哈哈,那矮个子的也应声笑了起来。

     苏霏,口气硬生的说道:“现在就说输赢,未免还早吧,不过二位来亲自来到江南,也未免太大惊小怪了吧,看样子二位也是来打探我林师叔的消息的吧,那么看来二位也把八月初八,门派之争之事也当头等大事,那如此你们光图派怎么就保证能获胜呢,都过是自欺欺人吧。”那“双惊洪屠”被说道点上双双脸一红,同时说道:“好个小女子,倒是牙尖嘴利。”

     苏霏眼一转,笑了笑说道:“多谢夸奖,只不过对于那些狗仗人势的狗腿子不需要客气。”双惊洪屠,均想,这小女子又拐弯抹角骂我们了,都是一番怒气,但看在对方是小辈,而且又知林遥就在周围,光对付这父女俩还绰绰有余,但如惊动林遥就吃力了,如此一想,二人均咽下怒气。

     那高一点的又道:“量你也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门派之争,是胜是负,倒时自见分晓,不过有些人去要请退隐多年的师弟,那倒是让人笑话。”

     林啸天这时正认真的听着双方的话语,也琢磨出大致情况,正欲向苏掌门表明身份,又犹豫了一下,林啸天未曾出过远门,又未曾独自遇过麻烦事,当下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苏掌门嗤嗤一笑说道:“洪人方,我请我师弟那是我自家门派的事而且又不是外人,干你何事,量你光图派也是怕我师弟出手了吧。哈哈,既然怕,那就认输不就行了,省得赔了夫人又折兵。”

     洪人方坏坏一笑,若当年说怕还是真的,如今我派西门掌门闭门修炼,也非当年的西门掌门了,说怕那是你苏掌门该怕了吧。”说毕,又是哈哈大笑。

     那矮一点的附声道:“你们还是趁早认输吧”二人哈哈又是一阵大笑,整个客栈回荡着二人的笑声,这笑声里又透露着一丝嘲笑。

     此时,客栈的人愈来愈多,有自顾吃饭的,也有看见这二对外地人在争吵只是见对方手中有剑不敢多家谗言,只是静静地看着,也有一些有江湖阅历的悄悄议论,“看来这二队都是高手,也不知道他们说的那个八月初八门派之争会是什么场面,想必会有一场好戏看。”

     这时林啸天暗自发怒,这双惊洪屠也太自负了。也是,自从林啸天懂事以来,自觉父亲武艺高超,也亲眼见过父亲挥剑对付过几个朝廷侍卫,不过那都是很久的事了。当下,暗自说道:“笑吧,有你们哭的时候,我且看看这位苏掌门到底是不是真是我父亲的师兄。”

     苏霏缓了缓,轻声低耳说道:“父亲不必理会他们,让他们笑吧。我只是再想此次他们是怎么知道我林师叔在江南一带,而且又紧跟咋们后面,这事想必不是那么简单吧,我觉的此事必有蹊跷。”

     苏掌门思绪一缓,想想了,说道:“霏儿提醒的是,这样一想此事毕竟不是这么简单,眼下也只有先找到你师叔再行商议,只是眼见到了江南却又一时找不上你林师叔,真是让人着急,说着便从口袋中掏出一块手帕,那块手帕靓丽光泽,表面又缝补整齐,想必是上等材料做成的,手帕中间缝印着一个大大的“林”字。

     林啸天看到那手帕后先是一惊,虽看不清印的是什么字,却也随即想到以前也成看到父亲有同样一块手帕,只不过那手帕印的一个“苏”字,想到这里突然眼前一亮,心中默道,莫非这个“苏”说的就是眼前这位苏掌门。

     正当林啸天猜疑时,又听到苏掌门深情的说道:“这块手帕是我师娘亲自缝印的,还有一块是在你林师叔手上,他那块印的是我的姓,而我这块是你师叔的姓,当年我师娘亲手给了我俩时,就说以后你们俩要互相照应,要力致于把我广霄派发扬光大,凡事要一起商量,不可争夺争吵,然而,你林师叔却生性逍遥,不爱理会门派之事,不爱招惹是非,在几年以后我师傅,师娘去世后,便把掌门之位授予我,本来按武艺是你林师叔要高需要,只是他不太喜欢打理门派,我只好接手了,没几年后,他便隐退江湖,不知去向,如今咋们也只能碰命啦。”苏霏,一脸认真样的听的,恩了恩。

     听到这里,林啸天也一惊,原来如此,怨不得我一问过去父亲就找借口推迟。之前的疑惑也烟消云散,当下便走到苏霏这桌,深情的说道,“苏师叔,在下林啸天,你们要找的林遥便是家父。”

     此言一出,双惊洪屠和苏姓父女均是一惊,眼前这位是林遥的亲生儿子?,双方都没发话,不过仔细一看确实有几分神似。

     此时,客栈一片寂静,苏式父女在也半信不疑,洪屠二人满脸悲伤,暗道“难道林遥真的就在附近居住”,其他一些看客,见没了热闹便各自走开了。

     洪人方向屠锦荣使了个脸色,屠锦荣便匆匆离去。而这边苏氏父女,缓了缓气,,苏霏也在父亲耳边低到:“既然他说是,那不妨让他带咋们去见见是否是真的,二来咋们也挺起精神,小心有诈便是,若是有诈量他一个人也跑不掉

     。苏掌门点了点头。

     于是,三人离开客栈,林啸天走在前头带路,苏氏父女就紧跟其后,也没有理会洪人方。

     那洪人方在一边愣了半天,一脸着急样,似乎是等屠锦荣到来,眼见他们三人起身走了,寻思到:“看样子这小子果真是林遥的儿子,也不知道姓屠的那家伙把这情况告诉西门悲鸣了没,自己又忌于对方人多不敢擅于行动。“当下也静静地坐在原地。

     三人走出酒店时已是快傍晚时分,正值夕阳西下,余光照射下矮矮的房屋一排排的余影印在水里,一泓溪水,黑影与清水交叉映入眼帘。古桥上的人群,一重重,相比晌午时也不见少,吵吵嚷嚷,有孩童的呼叫声,有伴侣的骂俏声,正条街被这气氛哄然着一篇热闹。

     路旁的商铺里,老板喜笑颜开,忙的不亦乐乎,一边介绍物品,一边掏着碎银子。一家挨一家的店铺几乎如此。

     苏霏看后,问答:“怎么看似大家也没有回家的打算。”林啸天笑了声说道:“今天是集会,晚上会有灯会,路上,湖上都有,那盏盏花灯一起点燃,甚是美丽,许多人都是来赏灯的。”苏菲,哦了声。

     当下,林啸天领着苏氏父女走过这条街,过了桥,右拐向一个偏僻的低矮房屋走去,同时说道:“这里便是家了。”

     苏掌门仔细看看了林家周围,但见四周只有一条道路通往,门不算很大,但却修饰的别有一番样子,看样子院子也不大,而且周边也是低矮不大的房屋一排排,

     看似没有多大区别,若非自己家人也难以分辨是哪庄,苏掌门暗自叹道,看来林师弟这些年也是过着他自己那心中田园居室生活,不过问门派事物,不和江湖的事沾边,想来他应该也是很庆幸吧。”

     随即,林啸天打开门,喊道:“父亲,母亲,你们看谁来了。”那林遥夫妻早早就回来了,发现林啸天不再房屋也不再院子练武,也没责备的心思,林啸天的母亲宁灵溪说道:“孩子大了也该去外面闯闯了,若是成天呆家也不是回事。”当下二人便忙活其他就没在思量林啸天。

     听到儿子的话声后,夫妇俩一脸迷茫,暗道:“二十多年了也没几个人知道他们住在这里,当下又是惊喜又是惊恐。惊喜的是二十多年没见亲人了,惊恐的是莫非是当年江湖中人寻找到这里,二人走出屋后一看,林遥先是一惊,表情中也是一丝喜悦一丝惊讶,随口说道:“剑皓师兄。”宁灵溪也是一惊,暗道,莫非眼前这位就是丈夫时常提起的苏剑皓师兄。

     当年林遥隐退时,还未曾结婚,所以苏剑皓也不识的宁灵溪,但也猜到了大概,但见她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此时满脸喜悦说道,师弟,可算是找到你们啦,这位是弟媳吧。林遥应道,苏师兄,屋里坐吧,又吩咐宁灵溪去准备饭菜和酒,今晚要和苏师兄好好续续。”

     宁灵溪看丈夫一脸喜悦,想到自己丈夫二十年来也没有今天高兴,心下喜悦之情也难以言表,便去准备饭菜了。

     不一会,饭菜都端了出来,苏霏看了看饭菜,好多都是北方菜系,也不管他人,自己拿起筷子先吃了起来,又说道:“来到江南一路都是南方菜,吃不习惯,饿了有几天了,师叔别笑。”

     苏剑皓责备了一声,林遥笑到,“不打紧都是自家人,这北方菜系也是灵溪自己学的,她知道我是北方人便自己学着做来。”

     饭后,苏霏吵闹着说要去看灯会,宁灵溪便让林啸天陪他去了,自己和丈夫,还有苏剑皓在屋里聊起此次苏剑皓来寻他们是为何事。

     苏剑皓把自己这些年如何发扬门派,如何处理与江湖之人的争斗,又重点说了八月初八朝廷举办门派争斗,谁若获胜别的门派又将听从与此门派,而且每年还会获得大量的物质资源。